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本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本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本体!】

    “规则到底是什么?”

    “所谓规则,便是这个世界一切运行的最本质的原理。”

    “那么,若是掌握了规则,岂非便是无敌的存在?”

    “可反过来说,有了规则,岂非便是有了束缚?若是没有了规则,那岂非才是真正的任凭我随意驱使?”

    “怎么可能没有规则?”

    “怎么可能没有束缚?”

    “为什么一定要有?”

    “圣阶的强大便是在于掌握了这世界上最本质的规则,可这么说来,岂非每一个圣阶,身上也都套上了一条最最难以挣脱的枷锁束缚?如何才能挣脱这枷锁?如何才能做到所谓的无敌?”

    “无敌?你觉得什么是无敌?”

    “自然就是……”

    “所谓无敌,并非是字面意义,并不是说可以战无不胜。人在这个世界里,便是有敌!纵然你能战胜看的见的对手,你能战胜酷热?你能战胜严寒?好吧,纵然你能战胜这些,那么你能战胜生老病死?你的敌人,便是这所有一切,看不见摸不着的‘规则’!只要你身在这世界之中,便算有敌!”

    “那么,所谓的无敌,岂非根本就不存在?”

    “可以说存在,也可以说不存在。”

    “何解?”

    “你穿上了棉衣,便战胜了严寒。你喝下冰水,便战胜了酷暑。你手中有水,便战胜了烈火……所谓的无敌,或许这境界并不真正存在,我辈修行者。便是一步一步的往这目标前进,每往前走了一步,或许你就能多战胜几个无形‘敌人’,所谓的境界高低,什么圣阶领域。其实说穿了,无非便是谁比谁能多战胜几个敌人罢了。”

    “那么,领域到底是什么?”

    “领域?领域不过就是比圣阶多战胜了几个敌人罢了。也做不到真正的无敌。”

    “难道,领域之上……”

    “哼,纵然是我的老师,已经是领域中人。也依然有无法战胜的敌人,生老病死,这等规则,依然无法跳出。你所困惑的,不应该是如何做到‘无敌’!而是你应该明白,你眼下能战胜的是哪些。而你还依旧无法战胜的是哪些,你当务之急,准备战胜的又是哪些——这些问题你都未曾想清楚,过早就谈论什么‘无敌’,岂不是叫人笑掉大牙?!”

    ……

    陈道临趴在那儿,却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卡奥和绿豆糕的这番交谈。

    难得有两位圣阶的强者如此清晰明白的讨论着这些关于真正“力量”“规则”的奥义。虽然绿豆糕是受到了一些胁迫无奈之下才回答卡奥的问题,但毕竟两位圣阶之上的高手的谈话,平日里哪里有机会听到?!

    这些看似浅显易懂的言语,仔细思来,却玄之又玄!陈道临虽然综合实力只停留在中阶,但是他所学极杂,又加上一肚子乱七八糟的学识,若是长久以往,在这修行的道路之上,若没有名师指点。只怕难免会贪多无厌,迷失方向,此刻两位真正的圣阶高手的交谈,言语之中,隐隐的一些道理。就如同迷雾之中闪过的几道闪电,让他心中隐隐颇有明悟!

    而陈道临随即注意到,不仅仅是自己,就连一旁的阿德,虽然闭着眼睛嘴巴,却也是竖着耳朵仔细倾听,甚至就连那个昏迷之中的神圣骑士蒙托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来了,此刻也是平心静气的,仔细的倾听——陈道临能感觉到这两人都是小心翼翼,就连呼吸节奏都刻意放缓了,生怕漏过了一字半句!

    这几乎等同于两个绝顶强者传经授道!卡奥是罗兰帝国唯一公认的圣阶高手,平日里已经是行踪飘忽,这位圣阶高手已经成了罗兰帝国的一个独苗——如今却居然能凑齐两个圣阶高手谈经论道,这等机会,对于蒙托亚等人来说,简直就是梦中都想不到!

    尤其是蒙托亚,已经位列高阶,按照他的境界,已经可以遥遥看到那最最难以跨越的巅峰所在,如今这般机会对他来说,那更是……

    三个人都是一个心思,都是努力的屏住呼吸,竖起耳朵来倾听,能听多少是多少,能记多少是多少,生怕错漏了一个字!

    ……

    卡奥和绿豆糕的交谈,持续了好久,两人越说速度越快,说到最后,往往是你说半句,我便意会,随即反问半句,你便心领神会做出回答……这般交谈,却苦了陈道临等三人,到了最后,只听得云山雾罩,话语十成之中,能听懂半成便已经算是难得了!

    陈道临却最是奸诈狡猾,他知道这种机会难得,以后难得再有这种圣阶高手敞开来高谈阔论那至高境界规则奥义的机会了!他更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境界,要想这么听懂领悟,是绝无可能,所以陈道临仔细倾听,凡是听不懂的地方,也压根不去想,只是脑子里牢牢记住,囫囵吞枣一般——听不懂没关系,只要把每句话都死死记住背下来,将来慢慢再来参悟就是了!

    他是魔法师,精神力强悍之极,精神力强大的好处就是记忆力超群!这么仔细的听下来,只把心思都用在记忆之上就好!

    若要仔细算下来,这三人之中:

    蒙托亚身为神圣骑士,年纪最大,修为最高,高阶的境界,使得他对两个圣阶高手的讲谈,领悟的最深!

    阿德是教会培养的年轻精英,胸中博学,也很是聪明,领悟的也最多!

    陈道临毕竟是一个“外来户”,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最浅,领悟的也自然算是最少。但是唯独他却将全部对话都牢牢背诵了下来,将来慢慢参悟,反正只要背诵下来,这些东西就都跑不掉。将来只要他自己的境界慢慢提高,随时可以拿出这些对话来印证和参详,总有慢慢参悟的时候!

    ……

    这一番交谈,就足足说了几个小时!

    眼看这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太阳已经落山。夜幕渐渐降临。

    虽然已经足足说了半天,可卡奥却丝毫不见疲惫,越发精神旺盛,尤其是他多年困惑,此刻忽然从和绿豆糕的交谈之中,得到了许多启发心得。越发的心中激荡,一双眼睛里也隐隐的放射着精光来!

    说到最后,卡奥的问题越来越多,可绿豆糕却越说越慢,言辞之中也渐渐变得简短,往往是卡奥长篇大论。可绿豆糕却只简短截说,只言片语而已。

    终于,到了最后,卡奥放声哈哈大笑,忽然就腾的跳了起来,站在那儿,用力舒展身体。就听见他身子各处发出噼噼啪啪的骨节活动的声音,这位大剑师面色欣喜异常,精神焕发,忍不住就纵声大笑起来!

    他笑声不绝,越笑越是开心,到了最后,声音远远传出去,树林深处的鸟儿被惊动了,都扑朔朔的四处腾飞而去……

    绿豆糕神色平静,只是这么瞧着卡奥。等卡奥笑够了,才冷冷道:“你很得意?”

    卡奥扬起笑脸:“多年困惑,终于见着光明了,哪里能不高兴?哼,小子。你落在我手里,看来也是天意,我跋山涉水跑去西北雪山,又被你苦追几千里,这一切的折辱和磨难,终究还是有所值!”

    绿豆糕轻轻叹了口气:“这么说来,看来你是越发不会放了我了?”

    “哈哈!”卡奥摇头道:“放了你?放了你的话,哪里还有人来和我畅谈这么些道理?今日虽然只谈了半天,却比我一个人闭门苦思一年的心得都要多。小子,我也不伤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每天陪着我说这些道理,最多一年半载,我就放你回雪山!哈哈哈!说不定,等我有所突破,我会再上雪山,找你那位老师再来印证一下!”

    说到最后,他居然隐隐的流露出了几分豪气来!

    显然今天和绿豆糕的这番交谈,当真是收获不小,让卡奥原本这些日子来心中所积攒的憋屈,都一扫而空!

    绿豆糕冷笑:“哦?你打算留我一年半载?”

    “哼。”卡奥也冷笑道:“你既然落在我手里,哪里这么容易放过你?我说了,你们这些世家名门的家伙,得天独厚,却是凭了什么?别说是你,纵然是一个资质平庸的家伙,就因为侥幸生在了名门之中,想学魔法,就有最好的法师传授,想学武技,就自然有人把最好的绝学奉到面前!我苦心数十年,想得到一些真传,却比登天还难!如今我终于抓住了你,得窥大道,哪里会这么容易让这机会从我手中溜走!”

    “我还是那句话……你这人是我生平未见的无耻,却无耻的叫人佩服!”绿豆糕的语气渐渐古怪起来,斜着眼睛瞧了瞧卡奥,又看了看天色……那夜幕已经彻底降临,就连最后一丝余晖也全部消失,绿豆糕才怪笑了一声:“只是,你想把我留下一年半载……你确定你有这个本事能降伏我?”

    “嗯?”卡奥心中一动,仔细的看了绿豆糕一眼,又瞧了瞧他腰腹间的伤势,缓缓道:“你恢复得倒是不错,看来有些古怪……哼,你的肉身素质果然强悍绝伦!若是平时,我还真未必能降伏得住你,但是眼下你身受重伤,伤了内脏,你的力量已经大大减退,就远不是我的对手!我自有一百种法子能制住你!你最好不要弄什么花样,我虽然不想杀你,但让你的伤势持续不好,却是有办法做到的!你若是乖乖的配合,也可以少吃些苦头。”

    顿了顿,卡奥瞧着绿豆糕的身体,冷笑道:“我也不用多做什么,每天在你的要害部位刺上一剑,让你的伤势持续不好,你就没的蹦跶了。正好,我也很好奇,你这强悍的肉身,极限到底在哪里。这种常人致命的伤,你都能自己慢慢恢复,我倒是好奇,若是每天让你受上这么一次致命伤,你的恢复能力还能有多快,还能达到什么程度!这种事情。说不定仔细观察之后,对我也大有好处。”

    听到卡奥这么说,绿豆糕叹了口气,闭嘴不语,倒是陈道临听了。心中颇有不平,忍不住就开口道:“喂!卡奥!你也是号称大剑师,帝国宗师的身份!做这等下作的事情,难道你就一点脸面都不要了吗!!纵然是一个普通的武士,也以虐待俘虏为耻!!”

    卡奥也不回头看陈道临,冷冷一笑。大声道:“我早说过了,我为求武,可以不惜一切,不择手段!你所谓的那些世俗的道德,如何能约束我?我心中自有我的道德!那便是求武之道,一切皆可抛弃!我为求武。自身都可以抛弃,何况是区区的世俗道德?你莫要说我无耻,若是反过来,我落入你们的手里,你们也这般对待我,我必定毫无怨言,坦然承受。绝不会叫一声屈!也不会觉得你们这么做是什么失德!”

    这话说的依然是理直气壮,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这人,当真是个奇葩了!

    要说他无耻吧,他的确无耻之极,做事情浑然没有什么绝世强者宗师的风范。

    但偏偏他却并不做伪,也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并不以此为耻,他心中认定的这个道理,就真的是信奉这样的原则,而且理直气壮!

    这种人,所谓的道德原则。也不是没有,他也有他的道德原则,只是和平常人大相径庭罢了。

    陈道临不再辩驳——他知道和卡奥这种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这种人,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自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根本不会在乎旁人的想法和世俗的约束。

    譬如窃贼,虽然也是坏人,但窃贼偷窃,却也自己心中明白,偷窃这种事情是不好的,心中难免有心虚等等诸多情绪。但是卡奥却完全不同。

    若卡奥这种人当了窃贼,他也是心中认定了偷窃这种事情是最最平常自然的道理,他偷了旁人的,他不会心虚,若是旁人偷了他的,他也绝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看来,错的不是你,而是这个世界……哼。”陈道临虽然不想和他再辩驳,却依然忍不住刺了对方一句。

    卡奥一听,却眼睛忽然就亮了一下。

    “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卡奥口中默默的将这句话反复念了两遍,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这话倒是有趣!听来却十分符合我的心思,哈哈哈哈!好,说的好!你这小子,练武的天赋好,没想到心思也如此有趣!!哈哈哈哈哈哈!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哈哈哈哈!说的好!!”

    说完,卡奥已经盯住了绿豆糕,冷冷道:“看来,这一天下来,你的伤势倒是恢复了不少,哼……”

    说着,他忽然抓起剑来,一抖手腕,剑锋一震!

    “放心,我只伤你,不要你的命。”

    卡奥冷笑着,忽然就挺剑朝着绿豆糕的腰腹刺了下去!

    绿豆糕眼睛一眯,看着剑锋刺向了自己,他虽然靠在那儿无法躲闪,却抬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了两根手指去,迎着刺来的剑锋,轻轻一夹。

    嗡的一声,剑锋被他两根手指夹住了,绿豆糕和卡奥同时都是身子一震!

    卡奥也不气恼,只是好奇的看着绿豆糕:“咦?你这一手,力量用的倒是古怪,来来来,再试试,让我好好看看!”

    绿豆糕却面色一白,卡奥抽回剑锋,举剑再刺!

    这么连续刺了三剑,每一剑都被绿豆糕夹住了剑锋,卡奥却越发的好奇起来,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感受着绿豆糕手指上对力量的运用。倒是绿豆糕,面色越来越苍白,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显然,他此刻的状态,对于圣阶力量的使用,是一种极大的负担!

    终于,等卡奥刺了第五剑的时候,绿豆糕的手指终于落空,这一夹就慢了少许,卡奥一剑刺在了绿豆糕的肩膀上,虽然感受到了绿豆糕身上有一团力量将剑锋弹开少许,可剑锋却依然刺进了绿豆糕的肌肤之中!

    血流如注,卡奥抽回长剑,绿豆糕面色已经苍白如纸,只是抬着头盯着卡奥!

    此时此刻,这个奇怪的少年。脸上非但没有愤怒,却反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遗憾来。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我才不抢着下山来追你……”

    绿豆糕的嘴里忽然嘟囔出了这么一句来。

    “现在后悔了?”卡奥傲然一笑!

    “哼……”绿豆糕面色有些无奈,却缓缓道:“卡奥,你真以为我如此好心。如此容易受你摆布?落在你手里,就这么乖乖的陪你谈论了半天,教了你这么多规则的奥义道理?你那天伤我,用了你的压箱底的绝招吧?你以为我就没有后手了?哼……我只是心中舍不得罢了。”

    说到后来,绿豆糕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里有些淡淡的怨意:“都怪老师……非要弄什么‘完美体’……”

    卡奥心中一动。忽然就下意识的退后了半步,凝视着绿豆糕:“小子!我方才就注意到你一直在抬头看天色!哼……你是在等什么吗?还是说……你还有什么同门的援手要赶来?”

    “援手?”绿豆糕摇头:“我若想反抗你,哪里需要什么援手,我只是心中心疼罢了,这变身的机会,老师说了。为了塑造完美体,我舍去了本体形状,在没有达到完美体之前,就只有一次变身的机会……”

    说到后来,绿豆糕的神色有些气恼:“老师说这一次变身的机会,只要留着以后……唉!罢了,这次算我自己倒霉!!”

    他居然就不再理会卡奥。却放眼看向了陈道临等人,大声道:“你们!一会儿,不管你们看到了什么,只记住一条,千万趴在地上,别起来,别乱动,别发出声音!!”

    陈道临等人心中一震!

    瞬间,绿豆糕忽然全身就爆发出了一股强悍绝伦的气息来!这种气息并不是单纯的杀气或者战意!而是一种叫人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强大?!

    这强大的气息,似乎并不是来源于什么力量的大小。而是……仿佛是……某种……

    权威!

    似乎是凌驾于物种本源上的一种“强大”!

    这种强大的气息瞬间就将所有人笼罩住了,陈道临甚至感觉到自己全身的每一根汗毛,都在这种强大的气息压迫之下,微微的颤栗起来!!!

    卡奥反应很快,他立刻感受到了一种叫他无法描述的强烈的危险!

    大剑师陡然后退了一步。深吸了口气,举起长剑来,一声长啸,就劈头一剑斩了下去!!!

    这一剑再无保留,当头就对着卡奥的头颅劈砍下来!金色斗气勃发!这一剑,仿佛就是想要了绿豆糕的性命!

    可也就在这瞬间,原本躺在那儿的绿豆糕,却忽然出现了剧变!!

    一声长啸从绿豆糕的口中喷薄而出!随着这一声咆哮,绿豆糕的身形陡然就爆发出了刺目的光芒!

    冲天的气势蓬勃涌出,那光芒之中,忽然就有一只手高高的举起,一把就握住了卡奥的剑锋!

    剑锋将那只手割得鲜血淋漓!但是叫人瞪眼的是,那流淌下来的血液,却赫然是……

    金色的!!!

    那团光芒陡然膨胀了起来,一股气浪掀起,卡奥的身子不由自主就朝后飞跃了出去,他手里的剑狠狠一斩,将一道喷向他的金色光芒挡下!

    可再看眼前的这个绿豆糕……

    光芒越来越膨胀,而且形状居然也发生了变化!那原本小小的少年,忽然光芒之中,就幻化成了一个庞然大物!!!!!

    长长的头颈,雄壮的身躯,粗壮的后肢,尖锐的爪牙……

    当这光芒渐渐的暗淡下来,可是那冲天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烈!

    每个人的心脏,都如擂鼓一般砰砰狂跳!这种凌驾于种族规则之上的天然的威压!这种高等生物面对低等生物的气息碾压!这种犹如遇到了天敌一般的感受……

    当光芒散去,面对眼前这一个叫人抬头仰视的庞然大物!

    “……龙?!”

    卡奥失声惊呼!

    下一个瞬间,那张血盆大口已经对着他张开!

    一声惊人的咆哮!一团灿烂金色的龙息,已经排山倒海般的呼啸而来,将大剑师彻底淹没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