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奇葩少年】

第三百五十七章 【奇葩少年】

    第三百五十七章【奇葩少年】

    “呸,小怪物!想斩我右手,你还差点火候!”

    卡奥怒骂一声,半空之中,这位大剑师周身的金色斗气,如同烈火熊熊燃烧,将原本一片漆黑的夜空都烧成了金色!

    可是卡奥看似声势威猛,可陈道临和古乐以及两个魔法师,都是视觉超出常人许多的人物,尽管是黑夜,却依然能清楚的看见了这位大剑师的几分不同。

    方才飞来的那朵流星,其实正是那个神秘少年绿豆糕本人,卡奥升空之中迎头一挡,那两股力量碰撞引起了灿烂光芒消散之后,这位大剑师已经披头散发,全身衣衫上更是出现了数十道细细的裂纹,显然是那重重一击,已经让他承受了太多的负荷。

    而卡奥虽然说话中气十足,可他握着剑的手却已经微微颤抖,金色的斗气已经催发到了极致,可偏偏这位大剑师却显得有些外强中干。

    不远处,那个少年就漂浮半空,他周身上下并无半点斗气的光芒,只是借着一点月色,才能看清他的身影。

    少年手里提着一柄弯刀,脚踏浮云,盯着卡奥,缓缓道:“山上的规矩,擅自闯山的,都要留下右手。我若是不能带你的一只手回去,老师便要关我紧闭。我可不想在那小黑屋里待上好几年。我说,你就乖乖把右手切下来给我吧。”

    卡奥怒极反笑,不再理会这个少年的言辞,大喝一声,身子一拧就朝前冲了出去!

    他的身影在半空之中连续闪了四次,每一次闪过,身形就骤然原地消失,飞快连续在这个少年身边前后左右都出现了一次!

    叮叮叮叮!!

    刀剑连续四次相交!任凭卡奥速度如何再快,瞬移到少年的周围,顷刻就能越过距离直接攻击对方,但是少年却抵挡得有条不紊,连续四下致命一剑都被挡下,卡奥身形咻的一下退后十多米,然后深吸了口气!

    半空之中,只见卡奥周身的光芒再次膨胀起来!就如同变成了一个淡淡的金色的气膜,越来越大,瞬间就延绵出去数百米!

    随着卡奥这一口气吸进去,只见数百米的空气之中,云流陡然倒卷起来,然后就是周围的天空之中,漫天的云流飞速的朝着卡奥的方向席卷而来,那个少年站在半空,任凭狂风大作,却屹立不动。

    顷刻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云流被吸了过来,卡奥的头顶之上,顿时就凝聚出了厚厚的云层,随即就听见轰的一声,卡奥长剑指处,云流之中就流淌出了几道巨型闪电!

    一道闪电劈出,那少年却忽然动了,对着闪电迎头而上,眼看那闪电就要劈中他的身子,少年却抬手就是一刀劈了下去!

    一声巨响,闪电轰然粉碎,少年周身缭绕着电流,却不退反进!

    卡奥面色凝重,长剑不停的指指点点递出,就看见那云层之中,连续数十道闪电奔流而下,在天空之中就夹杂成了一片硕大无力的电网!

    那少年被裹在电网之中,就看见他的身形飞快的来回穿梭,手里的弯刀不停的左劈右砍!

    那电网越来越密集,卡奥浑厚的厉喝一声声传来,只见那个少年就宛若被大网罩住的蜘蛛,虽然奋力突围,但是卡奥头顶的云层越来越厚,里面蕴藏的闪电仿佛是无穷无尽,卡奥长剑如狂风般疾点,一道一道电流就源源不断的注入电网之中……

    终于,那电网越来越密集,最后收缩成了一团!眼看那个少年身子再也无法躲闪穿梭,就被那厚厚的一片闪电直接裹在了里面……

    下面的陈道临看的心中震骇……那么多闪电,这得他妈多少万伏啊!!!

    只见那个少年终于被闪电吞没,这种时候,就算是最最坚固的金属,只怕也被烧成焦炭了!

    可就在卡奥一声得意的咆哮之后……

    忽然,浓浓的电光之中,陡然之间出现了一个黑点!

    只见那黑点之中,仿佛有一截刀尖突了出来!

    随即,就看见雪亮的一匹刀光划破天空!

    这一刀,惊人的是,仿佛直接就将这天空……不,而是仿佛将这个空间都切开了一个口子!

    只见那漫天的电光,仿佛就直接被一刀斩成两片!裂缝之中,是一片漆黑的虚无空间!!

    一刀斩破出空间裂缝,空间裂缝之中顿时出现了狂暴的吸力,那漫天的电光,顿时就如同长河入海一般,被吸入了那裂缝之中!

    少年的身影重新凸显了出来,他飞身跃出,身后的那倒裂缝渐渐愈合起来,少年却已经大叫一声,举起弯刀就直冲向了卡奥!

    卡奥似乎也并没有太过失态,眼看少年冲向了自己,大剑师握紧了长剑,挺身而上!

    两个人影又在半空之中乒乒乓乓的斗成了一团!

    这两人都是圣阶之上的高手,每一次力量碰撞,都会激荡起一个个大大大小小的圆形气团,这气团不停的挤压着周围的空气,然后看上去,那天空之中就仿佛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气泡……

    随后,天空那原本被卡奥吸来的厚厚的云层,就被这两人一次次碰撞出来的气团挤压之下……

    先是发出了一阵如闷雷般的声音,随后哗啦啦一声,漫天瓢泼大雨,就从那云层之中,劈头盖脸的往地面浇了下来!

    密集的雨点落得不停,地面树林里的人们几乎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已经被淋得全身湿透!

    更何况两个绝顶高手在拼斗,雨点划过他们身体周围,都会被强大的力量挤压然后飞射而出!

    这一下地面上的人可就倒霉了!

    不少落下来的雨点,被圣阶高手拼斗的余波所影响,落下的力道,简直就如同是利箭一般!

    就听见一声声惨叫,林子里的那些武士,顿时就有五六个中招,有些身上穿着铠甲的还好,铠甲上被雨点打得乒乒乓乓作响,还有的运气不好,雨点偏偏砸中了身体脆弱的部位,顿时就有两个家伙头破血流的倒在了地上,还有一个倒霉的家伙,躺在地上抱着大腿惨叫起来。

    古乐已经举起了长剑来,分离的格挡这些从天空落下来的惊人的“雨箭”,同时已经高声厉喝,下令让大家将盾牌举起来遮挡。

    那密集的雨点落在树林里,原本树枝上不少茂密的树叶,顿时就被打得千疮百孔,树干上也留下了一个个密集的如手指粗细的小坑!

    陈道临早已经见机最快,疯狂的跑到了马车旁,一下就钻进了马车底——这时候人人自危,也没有人顾得上他。

    倒是两个魔法师,居然也和陈道临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一起钻进了马车下,那个温克法师居然不知道从哪里还捡来了一面盾牌,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天空上两个圣阶高手斗得如此激烈,下面的陈道临越看越是心神飞驰……

    这……就是圣阶么!!!

    圣阶之威,居然如此恐怖么?!

    只是两个圣阶打架,造成的余波,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就等于是一场灾难了!

    这漫天大雨落下,简直就如同是战场上的大队弓箭手不停的齐射的威力啊!

    最惨的是那些武士的马匹,不少马已经倒在了地上,被雨点打得血肉模糊,还有一些狂嘶挣扎着,来回暴跳,没有争夺绳索,被雨箭射中,很快就只有倒下抽搐的份儿,有的战马挣脱了绳索,就奋力四处逃散,有跑了几步就被雨箭射到的,还有一些运气好的,则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说起来,运气最好的,却反而是一直被关在马车里的巴罗莎夏夏等几个俘虏了。

    因为有车厢作为屏障,那些雨箭并不能穿透厚厚的车厢木板,只是躲在里面,听着车厢被雨点砸的噼噼啪啪作响,心中叫人惶恐罢了。

    终于,这一场比拼足足持续了有一顿饭的功夫,就听见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巨响!

    随后就看见卡奥的人影弓成了一团,全身火光四起,就飞速朝着地面砸了下来!

    这家伙一头砸在了树林之中,顿时飞沙走石,树林里凡是靠近的树木都四分五裂,一个巨型的地坑就出现在了树林的当中!

    也卡奥坠落的地方是树林的中央,若是落在树林边缘的话,还不知道要砸死多少人了。

    卡奥翻身从地坑里跳起来的时候,这位帝国的大剑师已经狼狈到极点,他身上的衣衫已经几乎看不出完整形状的,只剩下几片破布勉强遮挡了关键部位——倒不是卡奥因为害羞留下了这么几片破布,只是因为那些关键部位,恰好也会人的身体最脆弱的部位,武士比拼,也自然是重点的防御的地方。

    大剑师满身满脸都是血污,手里的剑已经只剩下了短短一个剑柄,他狠狠的将剑柄扔在了地上……

    站在地坑之中的卡奥,全身裸露出了结实健壮的身躯,他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比陈道临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武士都强悍!

    即便是那个身材彪悍如健美先生的安东尼,以及猛将型的神圣骑士蒙托亚,都没有如此雄壮的体魄!!

    咻的一声,那个少年的身影也轻轻的落在了地上!

    让陈道临惊奇的是,卡奥已经被揍得如此狼狈了,而这个叫绿豆糕的神秘少年,居然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他身上的衣服依然脏兮兮的,却居然还是完整的!卡奥身上多处见血,这少年也只是脸上脏了一些,从头到脚,居然完好无损?!

    (我擦……实力差距这么大?)陈道临心中惊呼!

    “我说,你还是放弃吧!”

    少年唯一一点不同的,就是他手里的弯刀,也只剩下一个刀柄,少年却小心翼翼的将弯刀收了起来,插在了腰带上,然后平视着卡奥:“你不是我的对手的,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呸!!”

    卡奥狠狠吐了一口血沫,咬牙切齿:“你这个小怪物!遇到你这种怪物算我倒霉!!小子,虽然你连败我四次,但是老子就是心中不服气!哼,凭真本事和真实境界,你哪点比我强?!无非就是仗着你这变态的肉身!!他妈的!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居然把肉身修炼到了这种无坚不摧的地步!!老子刚才明明砍中了你四剑!你却居然连一根毛都没掉!!”

    少年撇了撇嘴:“你们这些罗兰武士就是嘴硬,我的武技和境界的确不比你强,甚至要说到武技,恐怕你还要胜过我半分……但是老师说过,打赢了就是打赢了,哪怕是我插你眼珠踹你裤裆用下三滥的招数也好,反正现在被揍得像条死狗一样的,又不是我……”

    这句话当真是把卡奥气得暴跳如雷!

    ……

    要说卡奥也是真的很悲催。

    这个少年虽然也是圣阶,但是无论是境界还是武技的修为,并不比卡奥强。甚至严格来说,圣阶力量的运用和境界,还要比这位帝国的大剑师稍微弱了半分。

    但偏偏卡奥和他纠缠了这么多天,倒霉就倒霉在,他遇到的简直是一个天下第一大奇葩!!

    这少年拥有一项连卡奥都几乎要吐血的特殊之处:

    他的物理防御——也就是俗称的抗击打性,简直就是强得逆天!!!

    自己一个堂堂的大剑师,圣阶境界力量,黄金斗气施展出来,砍到对方的身上——除了一些脆弱的要害部位,比如眼睛啊等等部位,对方才会留意格挡或者闪避一下。除此之外,若是自己的剑砍到对方的手臂啊肩膀啊甚至是腿脚啊……

    这奇葩少年居然连躲都不躲!!!

    剑砍在上面,连一条白印都没留下,就被高高弹起!还会把卡奥震得手臂发麻!!

    这他妈还是人吗?!

    老子可是圣阶!是圣阶!圣阶啊!!!!

    有那么几次,就连卡奥自己都差点要崩溃,都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圣阶了!

    圣阶的威力,一剑之下,就算是坚固的军事城墙也能直接砍暴啊!!

    这少年的肉身防御力如此奇葩到极点——他到底是怎么练的?!!

    开始的时候,卡奥就吃了个大亏,后来一路连战连败,也曾经怀疑过对方真正的实力境界——难道这少年已经不仅仅是圣阶,而是突破到了传说之中更高的境界?

    可偏偏几次打下来,对方对力量的运用和对武技的掌握,明明还比自己要稍稍弱半分——对方的确是只是圣阶,这一点毫无疑问!可这种强悍到了变态奇葩程度的抗击打能力……实在是让卡奥憋屈得吐血!!!

    当然了,这少你也不是没有短处。

    除了在圣阶力量的运用之上,还比自己略有不如之外,卡奥也发现到,相比他那强悍变态的抗击打能力,他的攻击杀伤力,却出乎意料的……弱!

    这也是卡奥在对方手下连输了四次,却只受了些轻伤没死,还能一路逃回到了罗兰帝国内腹之地的缘故了。

    如果这个少年的攻击杀伤力——哪怕是达到卡奥这样的圣阶高手的水准,那么卡奥早就被斩杀于对方刀下了!

    似乎,经过几次激战,这个少年的攻击杀伤力,仿佛只是正好堪堪能将卡奥这个圣阶高手破防的程度,堪堪破防而已。

    当然,这个攻击力的“弱”也只是相对于圣阶高手而言!若是换上一个对手,哪怕是高阶武士,早就被打成渣了。

    如果让陈道临来做一个形象的描述的话,这个少年这种奇葩的状态,就仿佛是一个人玩RPG游戏,圣阶人物的技能点全部点在了“物理防御”这一项属性上了!

    ……

    “呸!!你那个老师有通天彻地之能,才叫我心服口服!你这个变态小子,靠着这种奇葩的本事取胜,老子如何心服!!”卡奥暴跳如雷,此刻心情激荡之下,就连眼珠都红了!

    少年却稳稳的站在坑边,居然笑了笑:“你服气也好,不服气也罢。我要砍下你的手,难道还要问你愿意不愿意?笑话……”

    卡奥眼睛里的血色越来越浓,忽然狠狠一跺脚!

    脚下的一块石头瞬间粉碎!

    卡奥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森然之气来,然后,他忽然测测冷笑起来!

    “小变态!你以为我真的就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么!”

    卡奥忽然深吸了口气,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仿佛自语一般:“原本这一招,我是打算对付你那个老师的……不过那天输在他手里,我心服口服,我知道这一招就算对他施展出来,只会白白耗费掉我数十年的修为,却只能自讨苦吃!这招数对你的老师或许无用,不过对你么……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变态的防御力,能不能扛住我数十年苦修积攒的剑气!”

    说着,卡奥的声音越来越低沉,直至沉默……

    然后,随着他一口气吸了进去,那原本就粗壮雄壮的身躯,陡然之间爆涨了起来!!

    那原本就解释的肌肉,一块块的坟起!陡然之前,他的身形就仿佛增大了一倍!!

    看着卡奥忽然变成了一个巨人一般,陈道临还没反应过来,那躲在马车不远处,手里扛着一面盾牌的古乐,却忽然就面色惨变,失声惊呼道:“不好!!!!!!老师要放本源剑气了!!!!”

    古乐彻底失态了,他陡然就把手里的盾牌一扔,声嘶力竭的狂吼了起来:“所有人快跑!!!!”

    他知道自己此刻想去阻拦自己的老师已经绝无可能,自己这个老师性子桀骜不驯,行事从来不顾及旁人!此刻他已经杀红了眼睛,自己是绝没可能让他罢手的!

    古乐只能声嘶力竭的狂吼,手下这些还活着的武士,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眼看自己的长官都如此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哪里还敢犹豫?就看见树林旁的武士都疯狂的飞快朝着林子南边大路的另外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古乐面色惊慌,他已经飞快的跃到了陈道临的身边,大声吼道:“快走!!”

    说着——古乐居然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

    不得不说,这个举动,当时在陈道临看来十分惊奇,但是在后来,却因为这个举动,而救了古乐一命!

    古乐手里从地上拽起一柄长矛来,奋力大吼一声,忽然就用力将这柄铁质的长矛狠狠的插进了车厢的轮子下!

    然后就看见他全身银色斗气暴涨,长枪狠狠的一挑!!

    轰的一声,整个儿车厢都直接被他挑飞了起来!

    一个高阶武士的全部斗气爆发出来,力量何等惊人!

    这车厢顿时凌空翻滚着就飞了出去,远远的落在了数十米之外,还兀自就地滚了好远……

    古乐连续两枪,将两个车厢都直接挑飞,他手里的铁矛也终于断裂成两截!

    古乐满手都是鲜血,面色狰狞,却已经一把拽住了陈道临,就飞身朝着远处窜了出去!

    另外两个魔法师早已经在第一个瞬间就直接用魔法飞了出去……

    ……

    树林里,卡奥的身躯已经再次暴涨,增加到了原本的三倍的大小!

    神秘少年绿豆糕也察觉到了不妙,他不敢等待,飞身朝前扑了过去,手掌如刀,狠狠的朝着卡奥劈了过去!

    可是这一掌劈下去,卡奥身子前忽然就出现了一道雪亮的光芒!

    绿豆糕被这雪亮的光芒一挡,立刻就被弹开到了一旁……

    再看卡奥,这个家伙已经睁开了赤红的双眼!高大的身躯居高临下的看着少年……

    “你!去!死!吧!!”

    轰!!!

    他的身体陡然有一团金色的光芒,爆了!!!

    刹那时间,有无数密密麻麻的锐利光芒从他的身体里迸发而出!

    狂奔暴雨,就在这一片光爆之中飞速射了出来!四面八方都有!!

    这迸发出来的锐气,一道一道锋利无比!甚至仿佛能割裂空间一般的力道!!

    就看见绿豆糕站在原地,还没有来得及抵挡,就瞬间被一团剑气掩了过去!!

    ……

    陈道临被古乐夹在腋下,身子不能动弹,却只听见耳旁风声呼啸,也不知道这个古乐到底跑得有多快!

    片刻之后,他忽然就听见了身后树林的方向,传来了一声闷响……

    随即就仿佛有一团如同核爆一样的光芒散开……

    下一个瞬间,陈道临就陡然感觉到身后一团雄浑的劲气席卷而来!!

    古乐虽然已经将银色斗气撑到了极致,但是在这如海潮一般的劲气席卷之下,却也抵挡不住!

    两个人加在一起,却如同疯狂之中的沙粒,顿时就被吹的飞了起来,然后翻滚着飞了出去……

    若是此刻从天空之中鸟瞰的话,就会发现,以那个树林为中心,一团如核爆一般的冲击波呈现出圆形扩散开来!原本从树林旁奔跑而出的那些武士,虽然已经有人跑出了两三百米,但是很快就被这冲击波追了上,然后人就如同风中的树叶一般被吹得飞了起来……

    飞沙走石,天地无光!!

    就连远处地上那两个马车车厢,原本砸在了地上,此刻也被这狂暴的冲击波再次弹得翻滚了起来,一路和地面跌跌撞撞,直滚出了好远好远……然后轰的一声,车厢彻底散架爆掉了……

    ……

    那树林之中,以卡奥所站的位置为中心,原本好好的树林,此刻已经边做了一个方圆直径五十米左右的巨坑!

    而巨坑之外,整片树林,已经彻底消失了!原本这里的数百棵大树,已经全部四分五裂,连个树根都没有留下!!

    对面上裸露出的都是粗粒的土石,放眼看去,一片狼藉!!

    就仿佛是一只举手,生生的将地面上这整片树林,直接大地上抹平了一般!!

    卡奥站在那儿,身形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他口角和鼻子里流淌着鲜血,脸上惨白,然后看了一眼前方……

    神秘少年绿豆糕,却已经消失了。

    卡奥哼了一声,他身子已经摇摇欲坠,此刻就感觉到自己全部的力量已经彻底消耗一空,他只能勉强的迈步,试图从这地坑里爬出去,走了三步,就踉跄了起来。

    不过卡奥却忽然看见了地上的一件东西,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凌厉的笑容!

    “哼!原来你也不是真的刀枪不入!!”

    ……

    陈道临从地上翻滚起来,就看见躺在身边的古乐——古乐的样子可比自己惨多了,这家伙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破烂烂,尤其是后背的部分,已经崩裂!

    不过他呼吸倒是还算正常,虽然急促了一些,也大概只是脱力而已。

    陈道临爬了起来,喘了几口气,只觉得全身酸软,刚才他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全部法力和精神力,此刻就如同是一个油尽灯枯之人,只能勉强的爬起来,看了看兀自还闭着眼睛没醒来的古乐,陈道临忽然就扑了过去,从古乐的怀里搜出了自己的储物戒指和魔力储存戒指。

    摸了摸古乐的脉搏,还算有力沉稳,确定了这家伙无大概之后,陈道临叹了口气:“罢了,总算你刚才还好心救了我一次……我不害你,大家以后有缘再见吧!”

    然后干脆就一步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他看见了身后远处那片树林的方位……然后陈道临心中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那片树林,已经消失了!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就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但是随后,陈道临看见了远处,就立刻顾不上震撼了!

    距离他大约一百多米的地方,两架马车的车厢已经四分五裂,陈道临看得眼睛一黑,忽然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撒腿就狂奔了过去!

    他狂奔到破裂的车厢旁,就看见了巴罗莎躺在地上,面朝下,身子旁还有鲜血,他心中一骇,颤抖着手将巴罗莎轻轻翻了过来,发现精灵还有呼吸,只是额头被砸破了一点,这才心中稍稍出了口气。

    夏夏被他从一块车厢木板下翻了出来,这小女仆倒是运气极好,身子被一片厚实的木板挡在了下面,醒来之后咳嗽了几声就活蹦乱跳了。

    最倒霉的却是神殿的两个家伙,那个倒霉的阿德在车厢翻滚的之后,不知道怎么被撞断的手臂,醒来之后就痛苦的惨叫。而蒙托亚则是头破血流,最倒霉的是,有一根尖锐的木头戳进了神圣骑士的大腿,直接把大腿刺穿了。

    陈道临看得倒吸一口凉气,小心翼翼的将这根木头拔了出来,然后用魔力储存戒指里的魔力补充了一下自己,就先给蒙托亚施展了一个初级的治疗术,让伤口勉强愈合止血。

    狼人查克状态也还不错——大概是野兽的本能比人类强太多了吧,狼人的身体素质也好,被从马车废墟里翻出来的时候,居然活蹦乱跳,除了毛发上全是灰土之外,居然连皮都没蹭破一点!

    再看看周围,古乐的手下那些人都不见了踪影,那些武士也不知道在刚才这场大乱里有没有逃出性命,至于两个魔法师……陈道临倒是认为他们生存的几率应该更大一些。

    树林消失了,那个卡奥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么大一场动静,就算是圣阶高手,估计也是大伤元气吧……

    卡奥……那个家伙肯定是没死,但是现在还没追出来,估计也受伤了吧?

    虽然……现在趁机跑过去补刀,斩杀一个圣阶高手的想法很诱人。不过想到圣阶高手的可怕……陈道临立刻打消了这种危险的念头——事后证明,他的这种想法明智之极!

    看着周围空荡荡的旷野,陈道临忽然发现:

    老子居然自由了!

    ……

    查克既然没受伤,那就是最适合的苦力了,陈道临将受伤最重的蒙托亚交给查克来背着。

    终于苦逼的阿德……拜托你伤的是手臂又不是腿脚!

    陈道临给他止血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之后,给了这个年轻的牧师两个选择:要么你跟着我们一起跑路。要么等会儿你就等着重新被那帮武士抓回去。

    阿德虽然**了一点,但遇到这种选择题还是毫不犹豫的将手臂吊在了胸前,大步随着陈道临跑路了……

    运气倒是看来真的开始眷顾陈道临了。

    他们一行人步行逃跑之后,大概在野外跑了有一个多小时之后,居然找到了几匹马!

    这些原本是属于古乐手下那些武士所有的马匹,都是军中受过最好训练的优良战马!在之前受惊之后逃了出来,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就自顾自的停了下来,并没有走远。

    陈道临老实不客气的将遇到两匹战马全部收为己有,有了两匹马之后,逃窜的速度就快了许多。

    而在又跑了一阵子后,意外的又找到了三匹马。

    有了一共五匹脚力出色的优良战马,一行人的速度立刻提升了数个档次。

    而陈道临自己,他是不需要战马的,无论是他用土行术进行滑翔,还是用储物戒指里的飞天扫帚,都比马来的更快。

    直到天亮的时候,陈道临估算着,距离昨晚出事的地方,应该至少跑出去有二十多里了。陈道临确定,古乐等人应该暂时是没本事来追自己了。

    卡奥应该是受伤了,古乐么,他几乎算是全队团灭,要想收拢逃散的人手和马匹,只怕得要用上一夜的功夫,而且,他手里还有多少战力都难说!伤兵满营的状态,谅他也不会来追了吧……

    天亮的时候,马已经跑得无力,虽然陈道临觉得跑得越远越安全,但是马毕竟不是汽车,给油就能持续奔驰的。

    眼看一夜的逃亡,战马全身汗水淋漓,有两匹马已经口中吐出白沫了。

    陈道临知道,再跑下去,马只怕就要废掉了。

    看见前面有一小片丘陵,陈道临干脆就带着大家进入了这片山地……

    “停下休息。”陈道临飞快分派了任务。

    阿德负责喂马……至于会不会有人控告陈道临虐待伤员,那就暂时顾不上了。不过陈道临还是好心的让夏夏去帮他的忙。

    狼人负责到周围警戒一番,看看有没有危险。

    巴罗莎负责把陈道临取出来的食物和水分配一下给大家吃。

    至于陈道临,他要给神圣骑士处理伤!

    草草包扎之后的伤口,进过一夜的纵马奔驰,伤口已经再次裂开了,陈道临无奈只好再施展了一次愈合术,让伤口愈合,重新包扎了一遍。

    然后才拽过了阿德,他毕竟是一个牧师,光明系的治疗术最是擅长,让这个阿德给所有的伤员再施展一次治疗术,把这个可怜的牧师累得直吐舌头,陈道临才放过了对方。当然了,阿德的断臂,陈道临起手给他用接好了,又从储物戒指里找了两片木板包起来,扎紧了吊在胸前。

    在这里停了近一个小时,陈道临才不得不催促大家起身赶路。蒙托亚倒是很清楚此刻的危险,神圣骑士一声不吭就单腿跳着起身,然后自己主动翻身爬上了一匹马。

    可就在陈道临将巴罗莎和夏夏扶上了马之后,自己转身去另外一棵大树旁解开属于自己的那匹马的缰绳的时候……

    头顶忽然就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随即就看见一团黑乎乎的影子从天而落,穿过了树枝树梢,一路不知道将多少树枝砸断,最后砰的一声,就掉在了陈道临的眼前!!

    地上一个人影,仰面躺着,那张脸上虽然脏了一些,但是恰好陈道临还能一眼认出来!陈道临失声惊呼:

    “绿豆糕?!”

    这少年仿佛听见了陈道临这一声呼喊自己的名字,他微微睁了一下眼睛,眼神涣散的瞧了陈道临一眼,然后缓缓的合上了……

    看着绿豆糕的样子,陈道临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少年的腰腹部位,鲜血汩汩的往外涌着!

    只凭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厮杀,经验告诉陈道临,这少年受的多半是贯穿伤!

    也就是说,这个神秘的圣阶高手少年——他的腰腹的位置,大概也就是肾脏的位置,被前后打穿了!!

    这可是致命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