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夜行】

第三百五十五章 【夜行】

    第三百五十五章【夜行】

    这件事情对古乐产生了某种奇特的影响,第二天一早,古乐便下令队伍早早的整装出发。

    离开小镇的时候,一路上严密警戒。陈道临看出,古乐似乎是用了军队之中的行军法度,还特意派了两个武士在前面做前哨打探,周围两侧都布置了几名武士策应。

    队伍里立刻就增添了几分紧张的气氛。而陈道临……虽然又被古乐戴上了一副法师镣铐,不过他只是坐在马上悠闲的啃着一块充当早餐的点心,看着古乐紧张的模样,心中暗暗腹诽。

    古乐的话也少了许多,似乎也没有心情和陈道临闲聊,他的眼睛里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觉,出了镇子之后,朝着帝都的方向,沿着大路飞速前行。

    车厢里,被捆成了粽子的阿德无奈的看着同样被捆成粽子的神圣骑士。

    “大人……我们这就被抓回帝都了?”

    “哼……”

    “那个……教宗陛下赋予我们的使命没有完成,这样真的可以嘛?”

    “哼……”

    “大人,你说我们要不要趁今晚休息的时候想办法逃跑?”

    “哼……”

    “只是我们逃跑的话,丢下那个达令,回去教宗陛下会不会惩罚我们啊?”

    “哼……”

    “大人,我和你说话啊!你总哼哼是为什么?”

    “……伤口疼!”

    可怜的年轻牧师内心绝望,看了看车厢的窗户外。忽然看见陈道临正在和古乐并骑而行,看着陈道临仿佛低头沉思着什么。阿德心中叹了口气。

    看来蒙托亚大人是靠不住了!

    唉!虽然很讨厌达令陈这个家伙,但教宗陛下赋予的神圣使命还是不能放弃啊!为了教会振兴的大业,我辈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今晚!嗯,就是今晚!拼着自己暗暗凝聚了一天一夜的那点法力,可以趁晚上这些守卫睡觉的时候,挣脱绳子。

    就算是豁出性命不要,也要想办法带着达令逃出去!

    实在不行的话,夺一匹马。让达令先生先走!我阿德拼了性命也要为他断后!

    阿德咬牙切齿,脸上就不自禁的露出了慷慨就义的表情,脑海之中无限幻想起自己今晚如何英勇机智挽救达令于敌穴,又如何面对追兵将唯一的马匹让给达令骑乘先跑,自己面对刀山火海一般的敌人追兵,又是如何视死如归从容就义……想着想着,阿德几乎都快被自己的崇高给感动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

    古乐:“咦?达令。骑了一天的马,你看上去一点不累么?看来你体力倒是不错,不比那些孱弱的魔法师。哼,看样子还得对你小心些。来人啊……给达令法师身上加条绳子!”

    陈道临:“啊?不要了吧古乐!你看我只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法师,哪里有什么本事啊!你都把我的魔力封住了啊!你看,那两个教会的家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一个是神圣骑士。另外一个你别看上去是牧师,其实他还是神射手哦,武力也相当不弱的!要捆捆他们好了,我可是人畜无害的!”

    阿德:我他妈刚才一定会脑子坏了!!!!

    ……

    大路上行走了一天,倒也没出什么事情。接近太阳下山的时候,看着已经错过了宿头。古乐只好下令队伍在野外露宿休息。

    路边恰逢一片稀疏的林子,古乐就命队伍在林边停下休息,分派了人手喂马劈柴警戒,古乐是派了几个人深入林子之中查探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松了口气。

    “你似乎很怕什么?”陈道临看着古乐沉默严肃的样子,忽然笑道:“昨晚那个少年不是已经走了么?”

    古乐哼了一声,没搭理他,坐在一堆篝火旁,随手将一根树枝折断了丢进火堆里。那火光映照在古乐的脸上,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上,忽明忽暗。

    草草吃了些干粮,古乐也不理陈道临,就把自己的剑枕在了脑袋下,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陈道临靠在一棵树旁,静静的听着树丛里传来了轻微虫鸣,春季已经到来,似乎树丛里还有稀稀疏疏的小兽出来觅食的声音。

    古乐还算讲究风度,两个女孩子都在车厢里休息,虽然安排了人在马车旁盯着。

    倒是狼人,很可怜的被套上了镣铐捆住了四只,丢在了两个教会家伙的身旁。

    陈道临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除了负责警戒的人,还没有入睡的就只有那两名魔法师了。

    这两个魔法师就坐在陈道临的身侧,陈道临能感觉到这两个法师投向自己的眼神里似乎带着几分好奇,他回头,报以微笑。

    “达令法师。”其中一个忽然微笑开口——这正是昨日和陈道临用精神力触角对拼的那个家伙:“其实……我一直对您的一些研究颇为好奇。”

    “哦?”陈道临笑了笑。

    这法师看上去倒是平和,眼神也很诚恳:“你的魔动机械的那些教课笔记,我也拜读过,其中的一些奇思妙想,实在是叫我大开眼界。”

    陈道临微微一笑:“不敢当。”

    另外一个法师则忽然开口道:“昨日……阁下忽然钻入地下的那个法术,是土系魔法么?我今日思索了一天,也不知道阁下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默发术?”

    “嗯?”陈道临看了这个人一眼,这个法师的颇为消瘦,眼睛也很小,但是目光却炯炯有神,只听他缓缓道:“恕我冒昧,阁下的魔法境界。应该还只是中阶的境界,可这默发之术。听闻也只有少数的高阶法师才掌握。”

    陈道临略思索了一下,也干脆就顺着对方的话来误导,就缓缓道:“人都有专精,我对土系魔法下了些功夫,若是让我施展旁的法术,恐怕就做不到了。”

    “即便是单系专精,能将魔法练到默发,也是不容易了。”这法师油然叹息。看着陈道临,语气居然有些诚恳:“阁下这次回帝都,想来陛下应该还不会太为难你,若将阁下留在皇宫里的话,如果不嫌弃,我倒想能登门和你切磋切磋。”

    陈道临闻言笑了笑,而旁边那个法师也点头:“魔法之路。修炼得越深,就越发觉得自身的渺小。达令阁下,虽然你我立场不同,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那魔动机械……我也很想向您请教一二。”

    陈道临看着对方,发现对方的目光清澈。似乎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他就点了点头:“这次被抓回去,只怕希洛会把我严密囚禁……我自己倒是不介意,若是两位法师愿意来陪我这个囚徒聊天,我也很愿意和两位探讨探讨。”

    顿了顿。他也对这个法师释放了一些善意:“昨日交手的时候,阁下对精神力凝聚的本事。也叫我大开眼界,对于精神力的运用,我也是最近才有了些心得,许多地方还不甚明了,若是可以的话,还请您不吝赐教。”

    这三个家伙一番寒暄,倒是气氛不错,想来都是魔法师,对什么世俗的仇恨政治什么的都不太关注,说到魔法一事,这两人都展现出了几分魔法师特殊的单纯来。

    陈道临和他们聊了会儿,大家又随意谈起了几个咒语和一些魔法药剂的配制,说到最后,居然是越聊越投机的样子。

    眼看已经是午夜,三人却全然没有困意,反正魔法师都是精神强大之人,睡觉不睡觉都并不重要,冥想一次之后,就足以支撑多日。

    可陈道临却已经被封住了魔力,渐渐支撑不住,打了几个哈欠之后,两个法师才注意到陈道临的满脸倦意,又看了看陈道临手腕上的法师镣铐,不由得眼睛里居然流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目光。

    但凡是魔法师,对法师镣铐这种专门针对自家群体的东西,都是深恶痛绝的。

    就像是野兽都痛恨兽夹,无论这夹子是不是落在自己的腿上。

    “温克法师,萨沙法师,能与两位这么一番交谈,我也颇有心得,只是鄙人现在脑子已经混沌一团,只怕再说下去,就要睡着了。”沉到了哈哈一笑,对着两个法师微微点头:“两位都是有修为之人,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那个温克法师,也就是和陈道临比拼精神力的,似乎更厚道一些,就笑道:“达令法师,只要不是让我们两人把你偷放了,其他的事情,我们倒也愿意帮上一点。”

    “哈哈!我怎么敢让两位做这种事情。”陈道临沉吟了片刻,缓缓道:“我那身边的同伴,那个狼人护卫,昨日为了我受了些伤,虽然上了药物,但我心中还有些担心,我想两位法力不凡,若是能施展手段,为我的扈从……”

    温克看了身边的萨沙法师一眼,萨沙点了头:“我对治疗术倒也还有些研究,明日上路前,我会给您的扈从治疗一下伤势。”

    温克笑道:“兽人一向以武力出色而著称,狼人更是其中佼佼者,达令法师居然能收复一头狼人为扈从,也实在是叫人眼热。”

    正说到这了,原本一直躺在那儿闭目假寐的古乐,却忽然一个翻身,直挺挺的跳了起来。

    这家伙满脸警觉,已经将剑提在了手里,飞快拔出剑鞘,低声喝道:“有人来了!”

    他对着两个法师丢了个眼神,两个法师立刻回忆,那个温克法师叹了口气,对陈道临苦笑道:“得罪了!”

    飞快念了一句咒语,一个束缚术的光环就落在了陈道临的身上,陈道临面露苦笑,只是闭嘴不语。

    古乐已经飞快的窜了出去,原本还寂静无声的队伍顿时就动了起来,那些休息的武士都被唤醒,飞快的抓起了武器,然后就在宿营的地方列了一个简单的圆形防御阵列。

    看着这些人动作如此训练有素。陈道临越发确定,这古乐身边带来的人必定是受过严格军旅训练的精锐中的精锐!

    随着古乐面色阴沉的低声喝道:“西北方。有马蹄!五百步!”,立刻有两个武士飞身跃上了树梢,取出了弓箭来朝着西北道路的方向瞄了过去。

    果然,片刻之后,远处就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马蹄声越来越近,古乐站在队伍之中,脸色也越来越阴沉。他侧耳听了听,皱眉道:“马蹄声紊乱,战马气力耗尽,嗯……似乎应该是带伤奔驰,什么人如此不爱惜自家的马匹!”

    整个队伍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越发叫陈道临心中惊疑不定!显然,这个古乐……他似乎在担心畏惧着什么?

    联想到这个家伙似乎不是专门为了抓自己而带着这么些精锐离开帝都的……那么。似乎,自己会不会又一不小心,看到了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秘?

    终于,那道路不远处,一骑奔驰而来的影子渐渐清晰,今夜虽然月色不明。但随着马匹渐近,依然能看出,这匹马狂奔而来,似乎已经接近力竭!

    尤其是马上之人,身子伏在了马背上。仿佛也有些不太自然。

    直到这马匹冲到了距离树林还有十多步的时候,这马匹才忽然长嘶一声。前蹄一软,终于匍匐在了地上!眼看连人带马就要滚成一团,却看见马背上那个人影忽然在瞬间高高跃起,然后在半空中如同一只大鸟一般,张开双臂,滑出了十多米,然后稳稳落在地上!

    而身后那匹马,已经躺在地上,低声喘息悲鸣,全身抽搐,口鼻之中满是白沫!显然是强行奔跑,终于力竭暴毙了!

    这骑马之人落在地上,身形却如同挺拔的青松一般,站的笔直,也不回头看那战马,就忽然“哼”的轻轻冷笑了一声!

    黑暗之中,就感觉到有一束如闪电一般的目光朝着树林这里射了过来,仿佛划破了黑暗,叫人不敢逼视!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躲在树林里,出来!”

    这一声冷喝,看似语气心平气和,但言语之中的冷意,却叫每个听到的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可一听到这声音,原本还一脸紧张戒备的古乐,却忽然脸色就松弛了下来!

    他居然露出了几分微微激动的样子,立刻迈步越众而出,对着远处那人高声道:“老,老师!!是我!古乐!我在这里!!”

    远处那人一听,才“咦”了一声,仿佛语气里才少了几分寒意,轻轻一笑,就缓缓走了过来:“古乐,这半夜野外,你怎么会在这里?”

    古乐深深吸了口气,已经挥手让手下将举起的刀剑全部放下,就连在树上的两个弓箭手也跳了下来,老老实实的收起了长弓。

    古乐这才对着走来那人,深深的弯腰鞠躬,行了一个大礼,才飞快道:“老师,陛下命我带人出京,便是为了到这里来寻您,您……”

    才说到这里,只见这个人已经走到了近前,借着微弱的光线,古乐看清了自己的这位老师,忽然就声音一颤,后半句话就直接被掐断了,失声道:“老,老师!您,您这是?!!”

    只见这个来人,缓缓走到林子前。他身形虽然挺拔,但是走近了才看出,这人灰头土脸,脸上满是灰土,几乎都看不出本来面貌了。脚下的靴子,都已经掉了一只,尤其是身上,那衣衫上,赫然有数道撕裂的痕迹,一看就是被利器割破的!割破的地方,甚至裸露出了里面的肌肤,还带着血迹!

    这个人,显然身上受了不轻的伤!

    古乐浑身都在颤抖,显然已经有些手足无措,只是看着他的这位老师:“您……您……您怎么……”

    “嗯,受了些伤。”这人语气很淡漠:“无碍。”

    “只,只是……”古乐的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当今世上,谁人能伤得了老师您?!”

    这人哼了一声,眼神似乎有些暗暗的无奈和恼恨,只是皱眉缓缓走了过来,来到古乐身边,飞快的伸出手,一把就从古乐的腰间摘下了水袋来,拧开仰头灌了几口,才舒了口气,摇头道:“人外有人,古乐,你记住,我也不是天下无敌。哼……这世间,还不知道隐藏了多少高手,你却不知道!”

    而陈道临看着这个家伙,多看了几眼之后,忽然脸色也微微出现了点变化!

    这人……身上的衣服,赫然是黑色的!

    而且,他站在那儿,左手提着一把剑!剑锋上赫然短了一截,剑头平平,显然是剑尖不知道怎么被削断了一截!!

    他立刻联想起了昨晚遇到那个叫绿豆糕的少年,对方说的那些话。

    找一个人……不高不矮,不老不少……一身黑衣,还带着一把断了一截的剑?!

    陈道临顿时心中生出浓浓的好奇来。

    却看见这人已经站在了古乐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古乐的肩膀,缓缓道:“好了,不用这么看着我。武道无至今,这世界上比我强的人自然有的,你不用这般仿佛末日一样的表情,看的就叫我生气!你何时变得这般没骨气了!”

    “老师……您深夜奔驰,难道是有什么急事?”古乐皱眉道:“不管如何,陛下让我带人来寻找老师,嗯……我这里还有上等良马,老师您先休息片刻,等天亮之后,我伺候老师上路,咱们回帝都就好。”

    “天亮?”这人淡淡一笑:“等不了天亮了!你这就给我一匹马,我现在就走!嘿!这次我算是输到了家,但也输得痛快!我多年未曾有半分精进,这一次挫折,却反而叫我心中所得颇多!哼,输得不亏!输得不冤!”

    古乐目瞪口呆,张了张嘴:“您……这就要上路?何必,何必这么着急……”

    “不着急不行!”这人哈哈一笑:“后面有个小家伙在一路撵着我追!哈哈,我上门去惹了那个老的,结果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我原本还未必服气,可那老东西派了个个小家伙跑出来一路追杀我,我和他打了三场,一次输得比一次惨,我现在算是心服口服了!!哈哈,我和他打了赌,只要我回到帝都,他们一门就不在来找我,等我闭门苦修几年,将这次挫败所得慢慢消化,总有去找回场子的机会!哈哈哈!武道之路,我停滞多年,如今却终于窥探到了一番新的局面,这一输,实在叫我输得心中欢喜!!”

    “小,小家伙?”

    此刻古乐也终于反应了过来,看着自己老师的这幅装束,忽然心中一紧,脸色狂变,就连身子也都狠狠的抖了一下,他颤声道:“您……您是说……追您的人,是一个,是一个……”

    “嗯,一个小怪物,看着年纪不大,穿了件袍子,说话细声细气的。”这人幽幽叹了口气:“他们那一派果然有门道!也不知道是怎么调教的,一个小怪物居然如此厉害!哼,我和他路上斗了三次,结果……”

    说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痕,自嘲的笑了笑。

    陈道临站在后面,看着这人,心中一动,忍不住对身边两个魔法师低声道:“两位……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看样子好像是被人打得很惨,可这人输都输得这么豪迈?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那个温克法师,似乎也满脸惊骇,听见了陈道临的问题,扭过头来,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的苦笑:

    “帝国第一大剑师……卡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