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想多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想多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想多了】

    “啊?这样……可以么?那,那可多谢你了……”

    少年对陈道临投以微笑,陈道临看了看还在皱眉的古乐,古乐随即很快镇定了下来,点了点头:“好吧。”

    旅店老板战战兢兢的送上了一些食物,陈道临更是故意将食物接过,放在了自己的桌上,就对少年招了招手:“相逢即是有缘,不如请过来坐下一起吃吧。”

    少年略有些羞涩,似乎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他看上去是真的饿了,眼睛盯着桌上的吃食,坐下之后,就直接抓起了一块点心送进了嘴巴里,用力咀嚼了几下之后,才长长出了口气,感叹道:“好吃,比家里做的好吃多了。”

    古乐目光闪动,脸上也堆出了笑容来——这个在帝都长袖善舞的家伙,笑起来的确很具有欺骗性,很有亲和力的样子,看着这少年,还主动给他面前的杯子倒了一杯水,笑道:“还没有请教,阁下怎么称呼?”

    “我……”少年咬着点心,鼓着腮帮子,想了想,摇头道:“老师说过,名字不要随便告诉别人,不过……家里的人都叫我小七,你们也可以这么叫我。”

    小七?

    古乐心中暗暗皱眉,这答案显然不能让他满意——这个少年身上透着古怪,尤其是他刚才在一瞬间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古乐动容!能在他这个高阶武者的眼皮之下,轻轻松松就把自己身边人的武器抢了过去,而自己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一想到这里,就让古乐心中暗暗咋舌!

    从口音可以听出来,这少年说的是标准的罗兰帝国的西北口音,这么说,他应该是西北人了?

    这么小小的年纪,居然就有这种本事?古乐最最震惊的便是这一点了!这少年看似不过十几岁,居然能让自己这个高阶武者都动容。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纵观西北这个地方……

    难道他是郁金香家的人?

    可是……

    古乐是什么人?不论是为先皇马尔希效力,还是给希洛当卧底,古乐都算是有一个暗中的官方身份。皇室对郁金香家的情况自然是十分关注和了解的,以古乐对郁金香家情况的掌握,郁金香家这一代没有男丁!目前年轻一代的人里,最厉害的自然就是那位女公爵弥赛亚小姐了。

    可是,弥赛亚小姐也比这个少年要年长一些。

    最关键的是,即便是弥赛亚小姐,在这个少年的年纪,只怕也没这么厉害吧?

    从刚才展现出的来看,他……难道也是高阶?

    古乐的眼光何等毒辣,他仔细的观察着少年:他的手指纤细修长,看上去十分有力,拇指和食指上留下了茧子,显然苦练兵器留下的痕迹——可是看这少年,身上却并没有携带什么武器。

    古乐在这里暗中观察,陈道临却仿佛没有想这么多,只是颇有兴趣的和少年寒暄。

    “小七?这个名字倒是有趣,你在家里是排行第七么?”

    “咦?你怎么只吃点心?这烤鸡味道也不错的,你尝尝。”

    “看样子你是走了很远的路吧?怎么也不找匹马?”

    这少年却举止略有些拘谨,似乎不太适应陈道临如此的热情,而且随着陈道临越问越多,他居然隐隐的有些脸红。

    不过当陈道临主动撕了一条烤好的鸡腿送到少年面前的时候,少年眼巴巴的盯着那只油旺旺的鸡腿看了一会儿,还不好意思的耸了耸鼻子,才恋恋不舍收回目光,低头道:“呃……我不能吃肉的,谢谢你的好意啦,我只吃这些点心就好。”

    “不能吃肉?”陈道临叹了口气:“怎么可以不吃肉啊,你这个年纪正在长身体啊。哎呀,你家里是什么古怪的规矩?看你也挺有钱的,也不会吃不起啊……”

    少年略犹豫了一下,看着陈道临那亮晶晶的眼睛,才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嘴角,低声道:“我……老师说,我身体有些问题,最好不要吃肉,不然的话会生病的。”

    “啊?”陈道临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羞涩的少年,似乎有些怜悯:“那也太可怜了吧。”

    少年似乎苦笑了一下,就不再说这个话题。

    片刻之后,一盘子点心就全部进了少年的肚子,他长长舒了口气,眼睛似乎又亮了几分,感慨着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道:“吃饱了……这几天来,这是吃得最饱的一顿啦。”

    说完,少年忽然收起了笑容,瞧着陈道临,正色道:“你这人很不错,看上去很和气,还请我吃东西。”

    顿了顿,他的眼神就落在了陈道临手腕上的镣铐——特质的专门锁拿魔法师的镣铐。少年的脸色才微微露出几分凝重来,他沉声道:“老师说过,不要随便欠别人的人情,你请我吃了一顿饭,我总要偿还你点什么。既然你不要钱,我可以帮你做一点小事。”

    “嗯?”

    “你手上戴着镣铐,是被这些人抓住了么?”

    少年的这一句话,顿时让同桌的古乐警惕了起来,古乐立刻小心翼翼的将手从桌上放了下来,握住了放在椅子旁的剑柄。

    少年却仿佛浑然没瞧见,只是盯着陈道临的眼睛:“若是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从这些人的手里离开。就算是我偿还你请我吃饭的事情了,怎么样?”

    说着,少年忽然就伸出手去,手指飞快的搭在了陈道临的镣铐上!

    他出手的动作快如闪电,古乐和陈道临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少年的手指已经捏住了镣铐,然后轻轻一扯!

    就听见“叮”的一声,陈道临左手手腕上的镣铐顿时出现了一条深深的裂纹!

    这种特质的镣铐,可比普通的镣铐更加坚固!在金属之中还掺加了一点秘银之类的东西,镣铐里还有魔法纹路!这样的镣铐,纵然是拿着锋利的刀剑也很难劈砍开!

    可这少年只是随手轻轻一扯,镣铐顿时就崩开了一个口子!

    陈道临还没有反应过来,古乐却已经一声厉喝,长身而起,举起剑就朝着少年刺了过去!

    “住手!”

    嗤的一声,剑锋之上斗气光芒大振!古乐这一剑刺出就没有留手,上来就直接爆发了自己的斗气!这种行径就连他自己都难以理解,仿佛面对这个少年的出手,给他有一种极大的不安的感觉!

    如此近的距离,他一剑刺向少年的胸膛,少年手里没有武器,就无法格挡,要想应对,便只有躲闪退开了。

    可这少年却原地不动,甚至就连搭在镣铐上的右手都不曾收回来,只是抬起眼皮横了古乐一眼……

    这一束目光射过去,古乐顿时就感觉到自己如同被重锤一击!仿佛这眼神有如实质,居然刺得自己心中大震,生出了一种被野兽盯住的惊悚感觉!

    而随即,就听见“嗡”的一声!

    古乐就感觉到自己这一剑仿佛刺在了什么铁板上,剑锋被什么挡住了,再也难以往前递出半分!

    只见少年的左手已经伸出两根手指来,横在自己的胸前,两根手指之间,紧紧夹住了古乐的剑尖!!

    古乐顿时额头就冒出冷汗了!

    他作战的经验十分丰富,本能之下,就扭转手腕,试图将剑锋横转,反削对方的手指!但是他手腕一转,却发现剑柄纹丝不动,任凭自己如何催动力量,这剑就如同焊死在了对方的指尖!

    古乐惊骇之余,连连催动斗气,就看见他瞬间全身光芒大作,斗气勃发出来!一时间,站在桌前的古乐就如同置身一个光团之中!他口中更是发出了几声闷哼!

    可任凭古乐如何努力,自己的斗气催发出去,就如同石沉大海,顺着长剑而下,似乎就变得无影无踪!

    古乐这样的巨变,顿时引发了周围那几桌他的手下,这些武士已经纷纷鼓噪跳了起来,拿起武器就围了上来!

    眼看就有人举起刀剑要朝着这少年身上招呼,古乐忽然一眼看见了这少年脸上的表情……

    那分明是一种淡淡的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看见这个表情,古乐心中猛的一寒,陡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赶紧大喝道:“全部退下!谁都不许动手!!!”

    周围十几个武士都已经拿出了武器,但是听见了古乐的这一声断喝,军令之下,这些人都只是面红耳赤的站在周围,谁也不敢将手里的武器真的刺过来。

    这少年看着古乐,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点了点头:“嗯,你这人还算不笨,懂得爱惜部下,让他们免去吃一顿苦头。”

    说着,他忽然手指一动,古乐顿时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顺着剑锋涌了回来!

    这力量雄浑充沛,犹如惊涛骇浪,绝不是自己能抵挡的!古乐顿时觉得亡魂大冒,情急之下,福至心灵,却赶紧就往后退开,同时飞快的撒开了手里的剑柄……

    砰的一声,剑锋忽然就断做了数截,叮叮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这少年却依然没有起身,只坐在那儿,看着退后了古乐,又看了看地上的断剑,才笑道:“算你聪明,松手得快,不然的话,你的胳膊只怕要疼上几天了。”

    古乐面色难看,手下人已经飞快的又送上了一把剑来,古乐捏在手里,身边的武士跃跃欲试,还有魔法师站在圈外,看样子随时准备一拥而上……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不过这个家伙……”少年一指陈道临继续道:“他请我吃饭,我要还他个人情,所以……”

    古乐心中哭笑不得:尼玛啊!什么叫他请你吃饭!他一个阶下囚哪里来的钱请你吃饭啊!说是他请,还不是老子付账啊!

    “这个……等一下。”陈道临忽然开口,他看着这个少年,面色古怪,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道:“那个,小七是吧?我想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

    “呃?”少年一愣。

    “你说要救我还人情,可是……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吧。”

    “忘记?忘记什么?”

    陈道临指着自己的鼻子,语气居然十分认真:“你忘记了问我同不同意。”

    “……”

    “……”

    少年和古乐同时呆住了!

    一时间,就连古乐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陈道临——这家伙难道是脑子忽然坏掉了?

    从天上掉下来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高手,主动要帮满救他,他居然会拒绝?!

    难道当俘虏会上瘾嘛?!

    “……你?确定?”少年一愣之后,随即恢复了平静的表情:“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陈道临的面色古怪,用一种出乎意料的认真的语气问少年:“我问你,你救了我之后,是不是就要立刻离开这里?”

    “……是的。”少年点头:“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要去找人……”

    “那么,你救了我,在离开之前,能不能帮我把这些家伙都杀了?”陈道临的这句话,忽然让古乐脸色狂变!

    但是陈道临却神色自若,语气轻松之极。

    少年垂头,居然很认真的想了想,抬起头来,脸上露出微微的歉意:“抱歉,我做不到。老师说过,在剥夺任何一个人的性命之前,最好都要想想清楚。我还在修炼之中,若是过早的养成了杀戮之心,将来只怕难以突破。所以……救你可以,但帮你杀这么多人,我做不到。”

    顿了顿,这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孩子气:“况且,你只是请我吃了一顿饭而已——这代价也未免太大了吧。”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来你可没我想的难么傻。”

    随后他才收起笑容,淡淡道:“这就是了。做事情只做头不做尾,就算你现在把我救了,可你掉头就要走人,留下我自己……这些家伙一定还会追上我的。到时候我打不过他们,还是会被抓住。说不定到时候因为你的事情,他们还会狠狠的虐待我一通——既然毫无意义,我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呃?”少年一愣,瞪大了眼睛,想了想:“我……可以带着你一个人离开这里,走得远远的,他们追不上你。”

    陈道临笑了。

    他哈哈大笑,语气里自然而然流露出了一丝自信:“正是因为如此,我更不能让你救……我还有许多同伴,你看见里面那一桌了么?那都是我的家人和同伴。除非你能把我们所有人都带走,否则的话……还是算了吧。”

    “…………”少年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为难之色,他想了会儿,摇头:“抱歉,我没法一下带走你们这么多人。而且……我真的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老师交待我的事情,我必须尽快做到,找到那个家伙,然后……尽快的回去。”

    陈道临笑了笑:“那就算了。”

    “可是……”少年皱眉:“欠你的这顿饭……”(古乐心中哀叹:老子付的饭钱好不好!)

    陈道临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饭钱么……这样吧,你不是觉得我这个人不错么?咱们交个朋友。你把你的名字说给我听,就当是饭钱了,怎么样?”

    “朋友?”少年一愣,仔细将这个词品味了几遍,语气里带着一丝生疏和陌生的样子,想了会儿,才忽然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凑到了陈道临的面前——陈道临注意到,这个家伙虽然看上去衣服脏兮兮的,但是身上却有着一股淡淡的青草的味道。

    “我……我的名字叫,呃……绿豆糕。”少年面红耳赤,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力气,终于下定决心一般,才说出了这么一个名字。

    绿,绿豆糕?!

    “呃?”陈道临呆住了,吃惊的看着这个少年。

    “是真的。”少年哭丧着脸,然后又对陈道临郑重点头:“这真是我的名字……不过,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我理解!”

    陈道临忽然对这个少年生出了一种强烈的怜悯!

    绿豆糕?

    这他妈是人的名字嘛!!

    这个家伙年纪轻轻的,武技居然这么高强这么凶残!一只手就把古乐这种大名鼎鼎的高手打得满头冷汗!这种家伙绝对是那种天纵奇才,将来注定会成为一代传奇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啊!

    可这么一个高手高手高高手……却居然有这么个奇葩名字!

    绿豆糕?!

    试想他将来成为一代绝世高手……对人说起他的名字,这么介绍:星空下第一强者,大陆绝顶武道宗师……绿豆糕先生?!

    或者有人和他决斗的时候,原本气势十足的对峙,然后开口介绍:“你就是传说之中的那个剑道大师绿豆糕嘛!”

    一下就气势全无了有木有!!

    少年似乎读懂了陈道临眼神里的怜悯,他的目光里有些幽怨。

    陈道临叹了口气:“你这名字……”

    “老师取的。”

    “你……老师是和你有多大仇啊……”

    陈道临居然伸出手来,拍了拍绿豆糕的肩膀:“那个……你放心我不会看不起你……”

    少年红着脸,似乎松了口气,他想了想,才又道:“那么今天我就不救你了……不过,你……”

    “放心,他们只是抓我回去,但不会要我的命——不然的话我和他们拼命到底也不会甘心被抓的。”

    绿豆糕这才似乎放心了一些:“那么……”

    “我会和这些人去帝都,如果你真想帮我的话,等你自己的事情做完了,方便的话可以去帝都找我。”

    少年认真记下了,然后正色道:“好!若是我事情做完了,还有时间的话,一定去帝都找你!”

    说完,他转身看了看古乐等人,少年的脸上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走上两步,抓了抓头发,笑道:“刚才真的不好意思……那个,我这就走了。我这个朋友一路上就请你们照顾啦。若是刚才我有什么得罪的话,还请不要见怪,别因为刚才的事情而迁怒我的朋友,我可以向你们赔个不是……”

    古乐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实力强悍得离谱的少年,只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少年凝视着古乐,他似乎犹豫了一下,居然对古乐说出了这么几句没头没尾的话来。

    他指着古乐的胸口:“我感觉到你身上似乎有一种奇怪的气息,这气息让我非常不舒服。好像……你身上带着什么很危险的东西。所以……你最好小心一点。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刚才坐着离你很近的时候,那气息让我非常非常不舒服。”

    古乐一呆,脸色茫然。

    可不等他问什么,这个少年转身就走,身子一晃,就已经出现在了店门外的大街上,随即就看见他迈步朝着街头走去,眨眼之前,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确定了他真的离去之后,古乐脸上才惊疑不定的放下了武器,长长的出了口气,可脸上的凝重之色却越发的浓郁了!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了陈道临一眼:“你……刚才为什么不接收他的帮助?”

    陈道临看了看古乐,一摊手:“我说了啊,我不能丢下我的家人和同伴。”

    古乐脸上阴晴不定,想了会儿,才缓缓伸手摸进了自己的怀里,掏出几样东西来放在了桌上:“那个人说……我身上有什么危险的气息?”

    他看了陈道临一眼:“他不会说的是这几件东西吧?这可都是你的!”

    陈道临看了桌上的东西,一个魔力储备戒指,一个魔法储物戒指,还有自己的龙牙剑。

    他回想起那个少年的话,也百思不得其解,一时间摇摇头,脸色也同样茫然。

    随即,陈道临忽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动,瞧着古乐:“那个……古乐,你的实力达到了几阶?”

    古乐皱眉,看了陈道临一眼:“怎么?”

    陈道临嘿嘿一笑:“我只是在猜那个少年到底有多厉害……”

    古乐也是脸色一变,他无言的坐了下来,坐在了陈道临的面前。

    一直不肯喝酒的古乐,忽然一把抓起了酒杯来,狠狠的灌了一口!

    抬起头来,古乐的眼睛里露出了一丝锋芒:“达令,你知道么?我三年前迈过了八阶的门槛,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一年之内,我应该可以达到九阶!我近年四十岁,这个年纪若是能达到九阶的话,虽然和历史上那些传奇人物相比不算什么,但也足以叫我自傲了!哼,你身边的那个蒙托亚,年纪和我差不多,却也只不过才七级多一点的而已!”

    说着,他吐了口气,苦笑道:“可今天一看这个少年,我忽然觉得,自己一把年纪,是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陈道临听出了古乐语气里毫不掩饰的沮丧,他嘿嘿一笑:“按照你这么说……帕宁他们岂不是也都要抹脖子自杀了。”

    “帕宁!哼……这少年看上去最多不过十八岁,帕宁十八岁的时候,还在中阶的门槛前撞得头破血流呢!”

    说到这里,古乐忽然心中一寒,猛吸了一口凉气,然后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却又摇了摇头:“不……那……那个就太匪夷所思了,那绝不可能的,一定是我想多了……想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