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找个人】

第三百五十三章 【找个人】

    第三百五十三章【找个人】

    面对古乐这么一伙人,皮埃尔男爵自然是毫无反抗的能力。他的那个魔法师弟弟奎因,却依然保持着古怪的沉默——在陈道临等人和古乐交战的时候,这个奎因也只是拉着皮埃尔男爵一直站在大厅里冷眼旁观。

    男爵几次脸上变色,似乎想有什么动作,奎因却冷冷的拽住了自己的哥哥,对着他默默摇头。

    奎因还在指着古乐,在男爵的耳旁轻轻说了一句:“那个人我认识,在帝都很有名。听说是新皇帝的好朋友。”

    皮埃尔终于不敢动了,他虽然性子里还保留了几分豪迈和贵族式的高尚,但天高皇帝远是一回事,而皇帝的特使已经站在了面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于情于理,于公于私,他都没有为了才认识不到一天的陈道临,和皇帝的特使翻脸开战的道理——况且也摆明了肯定打不过。

    对于男爵一家,古乐倒是展现出了几分贵族式的风度,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只是带着人在宅子里休息了一会儿,还很客气的和男爵寒暄了两句,礼貌的表示自己需要一些补给食物。

    皮埃尔男爵满足了古乐的需求,然后还顺便给陈道临送了些食物——古乐虽然看见了,却也并不在意。大鱼已经抓住了,他不认为一个小小的乡下男爵能翻出什么浪来。

    几个人在院子里用铁锹挖了许久,终于从土里把那个被陈道临用土行术拽进地下的倒霉鬼挖了出来,早已经气绝。古乐的神色并没有多少愤怒,只是叹了口气,吩咐把这人重新掩埋了。

    马车被拉了出来,巴罗莎等人和教会的两个家伙被塞进了马车里,每辆车上还有古乐安排的人做车夫。

    至于陈道临,他分到了一匹马,古乐就让他骑马跟在自己身边。对于陈道临这条大鱼,古乐还是留了些小心,让他骑马在自己的身边同行,他自信有自己一路盯着,陈道临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来。

    事实上,古乐已经对陈道临十分重视了,他给陈道临戴上的魔法师镣铐,足以封住他的魔力。而且亲眼看到过新年之夜,陈道临用武技生生的将一个比武大会的冠军击败,古乐也不会轻视陈道临的肉搏能力,这么一个家伙,还是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比较安全。

    皮埃尔男爵对陈道临似乎有几分愧意,离开的时候,陈道临却安慰了这个老男爵几句——对方和自己非亲非故,原本也没理由要陪着自己一起动手。

    陈道临甚至还主动找了古乐:“你身上值钱的东西么?”

    “怎么?”

    “借我点钱。”陈道临的态度很平静:“回去还你。”

    陈道临的戒指里虽然有很多值钱的宝贝,但是想来古乐是绝不会放心让他自己打开储物戒指的,而陈道临也绝对不肯在自己受制于人的时候,主动打开自己的储物戒指。

    古乐想了一下,从袖子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宝石,丢给了陈道临:“这东西总也值个几千金币吧,够么?”

    陈道临接过,看了一眼就直接丢给了皮埃尔男爵,笑道:“这就当做是赔偿您的别院,重新修个房子,想来也绰绰有余了。”

    当挥别了面色复杂的男爵,一行人离开男爵家上了路,古乐在马上,回头看了看站在大院门口送别的男爵一家,又侧头看了看神色从容的陈道临,他才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倒是很大方。”

    “原本就是我欠他的,给他带去了麻烦。”陈道临摇头,皱眉看了古乐一眼:“你不会找他的麻烦吧?他只是一个乡下的小贵族。”

    古乐哼了一声:“在你心中,我是一个气量狭小的人么?”

    陈道临沉思了会儿,忽然抬起头来,凝视着古乐,缓缓道:“说出来,或许你不信。其实……关于新年之夜的事情,我倒并不太恨你。”

    “??”古乐神色一变,意外的歪过头来瞪着陈道临,两人一时间相对无言,只听见马蹄在乡间小路上沉闷的动静……过了许久,古乐才幽幽叹了口气:“我以为你和帝都的那些人一样,恨不能生食我肉……”

    陈道临的神色倒是很平静,看了古乐一眼,缓缓道:“你是希洛的朋友,很多年的朋友,我听说过当年希洛为你在皇宫里杀马烹肉的故事。撇除立场不说,我认为,不管他是不是装的,一个人能为朋友做到这个份上,的确值得你为他效死的。你为朋友甘当反间,隐忍潜伏多年,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若是不谈你我的敌对立场,就连我都很想能交到一个你这样的朋友。”

    陈道临的这个说话,让古乐的脸色出现了一些变化,他深深的凝视着这个家伙好久,实在很难把这个说话的人和在帝都里混迹无赖的那个荒唐魔法师联系在一起。

    过了许久,古乐才长长的吐了口气:“难怪……不管是你的朋友还是敌人,都会对你高看一些,就连希洛陛下,也一直都很看重你。你这人的想法,果然和大多数都有些不同。”

    陈道临哈哈一笑:“你不用为希洛来收买我的心了。说这些话是不管用的。我可以不恨你,因为你只是帮朋友卖命,说到底还至少有一个义气。可希洛不同,他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心野望,伪装多年,一点一点的谋害了他的哥哥。这种人,我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全身冒寒气——你若是还想着要帮希洛收服我,就请你死了这条心吧。在我看来,希洛绝对不是一个好老板,跟着他做事,我很担心迟早一天会死在他手里。”

    古乐一愣,随即看着陈道临,脸色怪异,慢吞吞苦笑道:“最后这句,算是故意离间么?”

    “哈哈哈哈!”陈道临一笑:“就算是吧!”

    也许是因为陈道临的这番话,古乐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了些变化。一路上对陈道临倒也算是和颜悦色,陈道临虽然是俘虏,却并没有受到半分折辱。

    古乐在帝都混迹多年,长袖善舞,武技出色,为人也八面玲珑,一直是各大豪门的座上宾。而这家伙胸中所学也颇为渊博,一路上陈道临就这么和他并肩同行,两人随**谈,越发觉得这个古乐不简单。这家伙似乎天文地理都随手拈来,仿佛对很多事情都知道一点,而且说话的时候,即不会锋芒毕露,也不会唯唯诺诺,隐隐的有一种从容不迫的淡定之风。

    陈道临和他聊得多了,也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希洛能胜过马尔希陛下了。”

    “哦?”

    陈道临看着古乐,苦笑道:“我虽然懂得未必很多,但至少以我的眼光看来,阁下不仅仅擅长武技,对军略政务都通晓一些,若是为文,你足以踏足宦海仕途,若是从戎,你的才略气度也足以为一军主将。可你却在帝都蹉跎多年,只是给各家豪门当个清客,先皇认识你许久,却只把你当做间谍来用,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古乐神色一动,微微笑道:“达令法师此言,可是给我灌迷魂汤了?”

    “迷魂汤算不上。”陈道临坦然一笑:“说点好话,就算是拍你马屁,一路上你也不好意思苛待我的家人和同伴。”

    古乐一皱眉:“你这样的魔法师,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但凡那些魔法师,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一身傲气,你倒好,居然把拍马屁这种事情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陈道临撇撇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才是聪明人。落在你手里成了俘虏,若是还摆着一副臭脸,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况且我不是一个人,若是自己有傲气,让自己自己吃点苦头,也就罢了。可若是为了成全自己所为的面子和傲气,连累得自己的家人同伴都吃苦头,那才叫愚蠢——况且,只是拍两句马匹,又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又不会少块肉。”

    一番话说得古乐目瞪口呆,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评价眼前这个家伙了。很想说他无赖无耻,可是却又觉得这家伙实在是个妙人。

    想了会儿,他才忍不住拍了拍手,哈哈一笑道:“好吧!达令阁下,你这番妙论,我听的很有意思——就当是你先前几句马匹拍得我很舒服,今天晚上停下休息的时候,我请你好好喝一杯。”

    晚上就直接住在了男爵的领地镇子里。

    因为男爵别院的那个案子,镇子上似乎还有些慌张的气氛没有散去。旅店的老板看见这么一伙穿着盔甲拿着刀剑的人入住,战战兢兢,直到古乐的一个手下随手拍出几枚银币之后,老板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些。

    古乐并没有食言,在旅店大厅里吃饭的时候,请陈道临喝了一杯麦酒。

    罗兰帝国的酿酒工艺远远没有现实世界那么发达,这种麦酒还远远达不到现实世界里那种威士忌的程度,最多也就比啤酒浓上一些。

    陈道临和古乐对饮了一杯,古乐又给陈道临叫了一杯,自己却是不喝了。

    “你倒是很小心。”陈道临意味深长的对着古乐笑了笑。

    “越是和你接触久,越觉得你这个家伙不简单。我还是小心为妙,若是不留神让你跑了,我上哪里哭去。”古乐哈哈一笑。他虽然在笑,但眼神里却闪过一丝精明。

    陈道临心中暗暗叹息,古乐看上去笑谈自若,可其实心中却全无半分松懈。

    一群人都在大厅里用餐。大概是因为陈道临之前用土行术弄死了这伙人中的一个,所以那些武士在偶尔看向陈道临的时候,眼神都是冷冷的。倒是那两个魔法师,大概是同为法师的身份,对陈道临态度还算平和。

    看的出来,古乐带出来的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即便是住在这小镇的旅店里,吃饭的时候在大厅也依然坐的很有讲究,有两个武士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一口一口的吃着东西,眼睛却始终没有停止过盯着外面的街道。还有两个人,在吃饭的时候就没有出现,而是跑去了后面照看马匹。

    除了陈道临之外的俘虏,都被聚拢在了大厅的角落里。虽然戴了镣铐,但是吃东西还是无碍的。巴罗莎只是用担忧的眼神时不时的望向陈道临,陈道临看着有些心疼,也只好投去一束“放心”的眼神以示安慰。

    喝了两杯麦酒,陈道临觉得有了几分酒意,看了看一口口吃完了半只烤鸡的古乐,忽然笑道:“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你好像已经不是我在帝都里认识的那个古乐了。”

    “或许我从来就不是那个样子。”古乐看了陈道临一眼,淡淡一笑,放下了手里的一根鸡骨头。

    “也是。”陈道临摇头:“长袖善舞或许只是你的伪装。我倒是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看着顺眼多了。没有了那种在帝都里的油滑强调,不像是那种擅长左右逢源的豪门清客。倒是有了几分军旅中人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陈道临这句话,却让古乐忽然手臂一僵,抬起头来深深看了陈道临一眼,眼神里居然闪过一丝复杂的滋味,虽然只是一瞬间,却依然被陈道临捕捉到了。

    陈道临心中一动,似乎自己提到“军旅”的时候,古乐就流露出了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古乐……”陈道临忽然冷不丁开口,单刀直入问道:“我一直很好奇,新年之后,希洛成了新皇,大封功臣,你这样的首功之人,他封了你一个什么官儿?”

    古乐眼睛立刻眯了起来,目光在陈道临的脸上打了个转儿,就淡淡道:“这就不劳达令法师操心了。”

    说完,他看了一眼陈道临面前的空杯子:“酒这东西多喝无益,吃点东西赶紧填饱肚子就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

    陈道临却仿佛脸皮极厚,嘻嘻笑道:“我还有个事情没想明白,你带着这些人应该不是专程跑出来抓我的吧?我猜你一定是意外在附近的军营里听到了我的消息,才跑来顺手抓我这条大鱼。咦?希洛给你带了这么一队精锐武士,连宫廷法师都给你配备了,派你出来一定是有什么任务吧?”

    古乐充耳不闻,只是不理会这个聒噪的家伙。

    就在陈道临还试图说什么话试探古乐的时候,忽然之间,那坐在门口桌子旁的两个武士,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这两人警惕性十分高,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手按住了放在桌上的剑柄。

    旅店的大门外,黑暗的街上,一个孤零零的身影缓缓迈过台阶,走进了大厅里来。

    大厅里的火盆火光摇曳,照耀在这个人的身上,光影抖动着,在这个夜晚看来就难免有些诡异。

    “抱歉,这家旅店我们包了,情去别的地方吧!”

    门口的一个武士已经走上一步拦在了来人的面前,他的身后,同伴将剑握在了手里——这两个武士都摆出了很不好相与的姿态,若来人只是个普通人的话,只怕这个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掉头离去。

    可门口这人,却仿佛有些怪异。

    这人的身形并不高,穿了一件宽松的袍子,甚至没有束腰带,就这么松垮垮的套在身上。袍子原本应该是白色的,但是显然也是一路奔波,染上了不少灰土,已经脏得难以入目了。

    借着火光能依稀看清他的模样,年纪不大,最多也不会超过二十岁,若是说他只有十六七岁,也不为过。

    那张脸上肤色很好看,似乎是那种常年晒太阳之后晒出来的健康的浅麦色。

    这人张嘴一笑,笑容仿佛还有几分羞涩,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和他浅麦色的皮肤形成的强烈的对比。

    而更叫人吃惊的是,门口这两个武士一前一后拦住了他,这人却仿佛只是微微一弯腰,低着头,随随便便的迈出一步来,就仿佛绕木桩一样的从两个武士身边绕了过去,轻轻松松就走进了旅店大厅里来。

    而门口那两个武士,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就叫人动容了!

    门口那两个武士绝不是什么木桩!陈道临今天就和他们打过一场,这些家伙个个都是身手敏捷彪悍之辈!陈道临甚至怀疑这些人都是希洛身边真正的死士班底!

    来人只是随便一步就从两个武士身边绕了过来,已经出现在了大厅之中。

    大厅里的人反应也极快,腾的一下,几乎所有人都立刻站了起来!

    就在有人要冲上去的时候,忽然古乐已经起身到了前面,一抬手,按住了自己一个手下,对他们使了一个眼色。

    古乐自己却和颜悦色的看向了那个来人,微微一笑,露齿了八颗洁白的牙齿:“阁下来意如何?这家旅店已经被我们包下了,若是阁下没有恶意的话,最好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这个人看了一眼古乐,那清秀略显稚嫩的脸庞上依然含着几分腼腆的样子,却一眼看见了古乐身侧一个手下,已经将一把剑拔了出来,这人才略一皱眉……

    忽然之间,就看见空气之中仿佛有一个影子闪了一下,众人眼前一花,那个人却仿佛只是站在原地没动,只是他的手里,却多了一把剑!

    瞬间之后,古乐身边那个武士看着自己两手空空,脸色剧变,失声惊呼,随即嗡的一下,一群人都要炸了,顿时就有人鼓噪起来!

    古乐也是面色阴沉如水,冷冷的瞧着这个来人——方才对方的动作,就连他自己都没有看清!

    他伸手一挥,制止了部下的动作,却只让手下人保持着距离。

    略酝酿了一下言辞,古乐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这人却捧着手里的剑,仔细的瞧了几眼,又伸出手指在剑锋上弹了两下,听了听那清脆的声音,才抬起头来看着古乐,然后微微一笑,反手捏住剑尖,将剑柄倒转,朝着古乐递了回来。

    古乐犹豫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暗中做了戒备,才伸手接过来。

    这人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似乎对古乐的这种戒备小心的姿态有些好笑。

    然后,他才开口了。

    嗓音听得出来还很稚嫩,年纪不大,但是却大概是因为处于变声期,嗓音有些嘶哑,就仿佛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少年一样,有些鸭嗓一般。

    “老师说过,不要贸然对陌生人亮剑,这种举动即不友好,也不聪明。而且也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这少年抿嘴一笑,看着古乐:“老师说的话一向都是很有道理的,所以请你不要见怪,我只是想让你的朋友明白这个道理。”

    陈道临一直站在古乐等人身后,好奇的看着这个少年,只觉得对方说话的时候,目光闪烁,那眼睛明亮透彻,十分有神。

    “哦?”古乐哭笑不得,随手将剑还给了自己的手下:“那么……”

    “剑很不错。”少年忽然笑了笑:“能用这么好的剑,你们的身份一定很不一般。”

    古乐立刻又有些警惕:“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来意?”

    “我?嗯……你们就当我是一个过路的吧。”少年想了想,他笑的依然是那么腼腆的样子,像足了一个初次出门的羞涩孩子,迟疑了一下,才缓缓道:“很抱歉,我并没有冒犯你们的意思,只是,我在找一个人,追到附近,恰好路过这里。我在路口打听过,这镇上只有一个旅店,所以才来看看我要找的人在不在这里,顺便……顺便弄些吃的。”

    说到最后,这少年肚子里发出了咕咕一声,他顿时脸也红了一红。

    古乐却一丝笑意也没有,只是平静的盯着少年:“找人?你要找谁?”

    少年想了想,笑道:“一个男子。”

    古乐一听这话,悄悄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看见陈道临脸上也是好奇茫然的表情,这才露出了一丝轻松的表情,重新审视着这个少年:“哦?你想一个男子?不过这里应该没有你要找的人,这家店已经被我们包了,店里除了老板和仆人,就没有别的客人了。”

    少年似乎有些失望,可他想了想,又道:“那么……你们也是赶路的吧?或许我要找的人,你们路上遇见过。”

    古乐有些无奈:“好吧,你要找的那个男子,是什么样子?”

    “呃……”少年思索了一下:“样子么,不算好看也不算难看。”

    不好看也不难看?这算什么描述?

    “多大年纪?”古乐皱眉。

    “不算太老,也不算年轻。”

    古乐呆了一呆,苦笑道:“那……身高呢?”

    “不算太高,可也不矮。”说着,少年忽然眼睛一亮,伸手指着古乐等人身后的陈道临:“啊,差不都就是他那么高吧。”

    好吧!不难看不好看,不高不爱,不老不小……

    这种描绘,陈道临也忍不住乐了。

    若是以这种标准来筛选,只怕罗兰帝国能找出几百万来。

    少年似乎也有些羞赧,知道自己描述的太过模糊,他想了想,又道:“嗯……他穿着黑色的衣服,身上带了一把剑。嗯,那把剑很不错,只是断了一小截。”

    古乐听到这里,皱了皱眉,然后耐着性子看着这人:“抱歉,你说的这个人我们从来没见过。这店里也没有这样的人……所以,若是没别的什么事情的话,就请阁下……”

    少年听到这里,赶紧道:“我也不会打搅你们……呃,我就在这里弄些吃的可以么?镇子里就这么一个旅店,我……一路上跑得着急,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说着,他又想了想,忽然仿佛想起了一件什么事情,一拍脑袋:“啊,对了!老师说过,出来和人打交道,若是被人拒绝了,最好用这个东西,事情就会变得好办一些。”

    说完,他伸手在怀里一摸,居然就摸出了一个东西,伸出手来做势要递给古乐:“你看,这个送给你,让我在这里换些吃的,可以么?”

    一看他手里的东西,古乐顿时呆住了!!

    这少年的手指之间捏住的,赫然是一枚晶莹剔透的宝石!

    纯透明的晶体上,缭绕着一圈一圈淡淡的金色花纹,正是那种传说之中的“金丝钻”!

    他手里的这枚,大概有拇指的指甲盖那么大小,可古乐在帝都多年,还曾经在那个神秘的拍卖行里主持过拍卖,哪里会不识货?

    以他的眼光,这一枚小小的金丝钻,就价值在接近一万金币!若是拿到帝都去,找一个好的工匠打磨雕琢一下,价值还能再翻上一倍!

    这么一个穿着脏兮兮的少年,忽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拿出这么一个宝贝来……

    古乐一呆,还没等他说什么,在他的身后,陈道临就已经抢先开口了。

    陈道临大步走上前来,哈哈一笑,道:“不过是一点吃喝的东西,还要什么钱!这东西你收起来!你要吃什么喝什么,我请了!出门在外,就当是交个朋友!”

    说完,陈道临对着那躲在柜台后面的旅店老板挥手高声吆喝:“老板!这个朋友要吃什么喝什么,你只管弄上来,全部记我账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