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最宝贵的教训】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最宝贵的教训】

    第三百四十八章【最宝贵的教训】

    别院的这个院子大约也就只有十多米的方圆,全部都笼罩在这火海之内。熊熊的火光似乎瞬间就吞没了一切,数十名佣兵几乎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被烈火吞没!

    这种火焰的焚烧几乎是无差别的攻击,类似于地图武器——虽然这种地图武器微型了一些。

    只是陈道临的火行术毕竟只修炼完了第一重境界,火元素淬炼之后,他可以将自己的力量自动转化为最最精纯的火元素,然后在这瞬间释放出来——按照老窦梦道士留下的“三千神仙法”来说,这个法术有一个极为拗口的名字,陈道临到现在都没法完整的背诵下来,只是隐约的记得叫做什么离什么火……

    不过这个法术,却是陈道临在修炼了火行术之后,最最得意的一招了,在修炼成了火行术之后,达令哥就立刻将这一招默默的引为自己的压箱底大招之一。

    而且,拥有“吊丝”隐藏属性的达令哥,还自己给这一招取了个新名字:

    无双乱舞?阳炎!

    (喂,你三国无双玩傻了嘛魂淡!)

    以第一重火行术的境界,陈道临将自己全部的力量转换为火元素,释放这一招出来,可以覆盖勉强达到直径约十米左右的空间,当然了,随着面积扩大,火元素被稀释,火焰的威力就会渐渐减低。

    但是对于安东尼带来的这些最多只有普通武士水准的佣兵而言,这种纯物理的火焰攻击已经足够了。

    ……

    原地释放了一个“无双乱舞”,达令哥的气槽也终于空了……呃,应该说是法力暂时耗尽。

    法力耗尽的陈道临,再也无法维持“画地为牢”的金属壁障,那黑色的金属乌龟壳也随着一团光芒之后消散在空气之中。

    只是此刻,这男爵别院的院子里,四处都已经化作一片焦土。只见那周围的墙壁也已经被火焰爆裂的焚烧之下,墙体上的表层染上了一层黑色,部分甚至被烈火焚烧之后,表皮脱落,裸露的地方甚至被烧得晶体化。

    而原本这院子里的那些佣兵,大半都在火焰之中被烧成了火球,有的惨叫着如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还有的直接就滚在了地上,很快就被烧成了几具焦炭!

    在这一场暴火焚烧之后,空气温度热得叫人窒息,但是陈道临却已经飞快的从自己戴着的魔力戒指里抽取储备的备用魔力!

    随着他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这周围一片焦土,所有残留的火焰,就如同有了生命一样,化作一条条火线,凌空飞了过来,全部绕进了他的手掌之上,然后飞快的被他的身体吸了进去!

    这些火焰被吸入体内之后,非但不会伤害陈道临,得益于他的火行术,还可以逆转反化为他的力量,补充一部分他消耗的法力。

    但是再看着院子里已经,已经是触目惊心!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多具尸体,还有一些佣兵没有被烧死的,却也已经重伤,更有人在烈火之中,虽然没有被火焰直接烧死,但是烈焰被吸入了口腔之中,看似外表没有伤得太厉害,可其实鼻腔和气管都已经被烧烂!这样的伤势,已经根本就没救了。

    随着火焰被陈道临全部吸了回去,周围的空气之中的热度也飞快的降低了下来。

    而陈道临这一招“无双乱舞”的威力,让蒙托亚等人也都惊呆了!

    这场大火如此暴烈残酷,瞬间就将安东尼带来的人几乎全部团灭!魔法师的威力可见一斑!

    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陈道临,蒙托亚的神色不由得有些难看,不过神圣骑士毕竟是神圣骑士,杀头造反的事情他都做过,这点小小的杀戮场面,蒙托亚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只是那皮埃尔男爵一家,却似乎已经彻底傻了一般,老男爵张大了嘴巴,看着周围的一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陈道临哼了一声,虽然有魔力戒指的储备魔力补充,还有回收了一部分的火元素补充了法力,但是这种瞬间引爆自己全部法力的法术,施展完毕之后,陈道临依然感觉到有些疲惫,勉强看了看周围,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可随机这一丝不忍就变成了冷漠!

    经历过了数次生死磨砺,陈道临早就不是那个当初看见流血就会腿软的草根了。

    “咦?这个家伙还没死。”陈道临眯起了眼睛,露出了奇怪的目光。

    在这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废墟焦土的院子里,却有一个身影缓缓的勉强支撑站了起来!

    安东尼毕竟是中阶巅峰的武士,早在陈道临引爆火焰的瞬间,安东尼站在最前面,就被一团火焰直接冲了出去,但是身为中阶巅峰的武士,他的本能在瞬间挽救了他!

    中阶巅峰的斗气几乎是一念之间就全部爆发了出来,有了斗气作为保护,安东尼算是自己一伙人里唯一一个在火焰之中保存下性命的人。

    但是此刻的安东尼,看上去也极为狼狈了。全身上下的衣衫已经被烧得破破烂烂,满头金灿灿的头发也早已经被烧光,原本英俊无匹的脸庞上,红一片黑一片!全身上下还缓缓的冒着青烟,就犹如一只刚刚从烤炉里掏出来的烤火鸡一样。

    安东尼眼神如死灰一样,此刻的他仿佛已经顾不上什么仇恨了,瞬间的全军覆没,让安东尼心中在震骇之中,已经放不下别的情绪了。勉强凭借着本能爬起来,只是用死一般的眼神看着周围,然后盯着陈道临,张了张嘴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谁都可以看出来,这个家伙虽然没死,但是已经摇摇欲坠了。

    蒙托亚哼了一声,大步走了上去,举起手里的原力之剑就当头斩落!

    原力之剑的剑锋落下,安东尼才仿佛终于有了一点反应,武者的本能,让他举起了手里的武器挡了一下,但是刚才已经爆发出了全部的斗气自保,此刻的安东尼已经接近油尽灯枯,被蒙托亚一剑之威,就直接劈得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往后跃出十多米,砸在了墙壁上,就此倒下,就口中喷血,再也爬不起来。

    蒙托亚走了过去,最后才站在了墙角,看着地上的安东尼。

    安东尼仰面躺在那儿,身子靠在墙壁上,口中依然流淌着鲜血,双目已经无神。

    “……这人已经彻底废了。”蒙托亚摇摇头,回头看了陈道临一眼。神圣骑士的目光很古怪。毕竟同样身为武士,蒙托亚亲眼看见安东尼这么一个实力不俗的对手,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就被陈道临彻底摧毁——而蒙托亚虽然自负,但是他却心中暗暗揣度,若是自己出手和这个安东尼正面对决,要解决对方,只怕也要花费一番手脚。

    而陈道临……这家伙只是眨眼之间,就把一个中阶巅峰实力的家伙给弄废了!

    别的魔法师……有这种实力么?

    这个达令陈,他的魔法实力到底到达了什么境界?!

    蒙托亚不知道的是,陈道临的这个火行术释放完毕之后,若是按照正常来说,他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法力,若不是有平日里将魔力储备在魔力戒指里的好习惯,此刻陈道临已经连站都站不住了。

    “等一下!”

    就在蒙托亚准备下手补刀,终结掉安东尼性命的时候,身后的陈道临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陈道临松开了身边的两个女孩,缓缓迈步走了过来,走到了蒙托亚的身边。

    对蒙托亚使了个眼色,蒙托亚默默的往后退了两步。

    陈道临低头看了安东尼一眼,然后他弯下了腰来。

    四目相交,安东尼那已经麻木的眼神里,终于回复了一丝活气,他死死的盯着陈道临,仿佛想说什么,但是口中不停的流血,已经说不出一个字来。

    “你别多想,我不让他杀你,并不是我发了善心,想留你一条命。”陈道临的声音很轻,语气里带着一种奇怪的味道,他仿佛是在低声诉说什么,却仿佛并不是说给安东尼听,而是说给他……自己?

    “如果是几个月前,说不定我会心中不忍,就放过了你——反正你已经废了,看上去也没有一点威胁。”

    说着,陈道临仿佛笑了笑,他的笑容更加的怪异,甚至带着一种叫人心寒的意味!

    “……不过呢,这段时间……尤其是一个多月前的那个新年,实在是让我学到了太多太多。我知道,在罗兰帝国这个世界,若是想让自己活下去,活得要,就绝对绝对不能心软,更不能太过托大!你瞧,纵然是那位英明神武的马尔希陛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以为自己很强,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里,结果最后输掉的一切。若是他不那么骄傲,不那么自以为是,早早的把一切的隐患全部掐死,哪里还会有今天的局面?”

    陈道临的嘴角扯动,那冷笑的声音,充满了嘲弄:“所以,这是我有生以来,学到的最好的一课!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哪怕是敌人已经看似再也没有威胁,都绝对不能放松警惕。我学到的东西就是:对于敌人,尤其是安东尼,你这样的敌人,就算是四肢都断了,都有可能随时跳起来用嘴巴咬我一口!所以……最好的敌人,就是死人。”

    说着,陈道临已经飞快的捏紧了手里的龙牙剑,然后飞快的捅进了安东尼的喉咙里!

    他这一剑捅的很干脆!

    龙牙剑刺进了喉咙里,鲜血立刻就从安东尼的喉咙里涌了出来,他眼睛里的那一点活气飞快的消散掉了。

    陈道临却依然蹲在那儿,拔出龙牙剑,然后用一种近乎冷酷的平静的眼神,仔细的观察着安东尼,直到最后确定安东尼已经再无一点气息,才轻轻的叹了口气,随手把沾染了鲜血的龙牙剑在安东尼的身上擦了擦,站起来,转过身来,看着蒙托亚。

    神圣骑士的面色复杂,凝视着陈道临,似乎被陈道临这种平静而冷漠的态度所震惊。

    “还愣着干什么?”

    陈道临忽然开口,轻轻的说了一句。

    “……”蒙托亚皱眉:“你的意思是……”

    “我刚才的话你听见了。”陈道临面无表情:“我说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不过反正你也不是希洛的人,你听见了也就听见了。至于我的意思,难道你不明白?”

    蒙托亚的脸色更难看,看了看地上那些其他的佣兵——还有一些人活着没有断气,他犹豫了一下,缓缓道:“贼首已经死了,这些人不过是从犯,而且……他们都已经废了,没有威胁。杀俘,也不符合教义,所以……”

    陈道临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淡淡道:“我记得出来之前就说好的,无论我让你做什么事情,你都要照做。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么现在你就可以从这里离开,不用继续跟着我了。”

    蒙托亚身子一震,眼神里有些恼火,狠狠的盯着陈道临。

    “我刚才说过了……最好的敌人,就是死人。”陈道临摇头,不再去看蒙托亚:“地上这些人,在今天之后,都会心中恨死了我们,哪怕是其中任何一个有了报复之心,都有可能会在未来给我们造成麻烦,即便是这个麻烦很小,可能性渺茫……想想先皇,若是他不那么自负的话,执掌帝国十多年,一百个希洛都被*掉了。”

    说着,陈道临脸上居然笑了一下。

    他的声音却愈发的冷酷起来:

    “我这人其实并不聪明,但是我学到了最最保险的一条就是:趁着你有能力杀死敌人的时候,就绝不要留手!”

    蒙托亚脸上露出了一丝挣扎。

    过了会儿,神圣骑士终于深深吸了口气!他大步了走开,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不知道是哪个佣兵掉落的长剑,虽然已经被烧得焦黑,但是神圣骑士却依然拿在了手里。

    他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十几步,一一检查了一下所有被烈火焚烧过的佣兵,不管是已经死的,或者是还有一口气的,神圣骑士用力咬着牙,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在每个佣兵的要害之处补了一刀!!

    等他走完这一圈,这院子里的佣兵就再无一个活着的了!

    男爵一家三口已经被惊呆了,老男爵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而那个男爵之子波洛米尔,已经吓得酒彻底醒了,此刻连腿都发软站不住,却反而还要自己的父亲搀扶着,倒是那个男爵的情妇,看似娇怯怯的女人,却仿佛比男人要坚强一些,还能勉强站着,只是脸色苍白如纸,眼睛只是死死的盯着地上,再也不敢去看手持长剑补刀的神圣骑士一眼。

    蒙托亚身为教会的神圣骑士,他杀的人绝不算少!也经历过各种苦战,血战!

    但是偏偏就在这么片刻时间,只不过是杀掉几个眼睛毫无还手能力的重伤佣兵,却仿佛已经耗尽了神圣骑士全部的气力。

    将所有人都补刀完毕之后,蒙托亚已经面色苍白,气喘吁吁,额头都已经见了汗水,用力咬着牙齿,然后狠狠的瞪着陈道临,眼睛已经泛红,低声咆哮道:“你……现在满意了么!!”

    陈道临幽幽叹了口气:“你很恨我?恨我逼你做这种事情?!”

    蒙托亚大声喝道:“若他们手里还有武器,还能再战,我杀他们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是屠戮已经失去了抵抗力的战俘,这种事情简直是耻辱!!”

    “耻辱么……”陈道临自言自语,然后忽然露出一丝微笑,看着蒙托亚:

    “你这么认为,那也随你吧。反正你现在还不是我的人,你固执着这种想法,将来有一天就算被这种想法害死了,也和我没关系。若是将来你成了我的敌人……那么你有这么一个弱点,对我来说也没有坏处。”

    蒙托亚惊呆了!

    眼前这个家伙,还是那个在教会躲藏的时候,嬉皮笑脸装疯卖傻的达令陈么?!

    ……

    天还没亮的时候,一队骑兵已经匆匆的从大路奔驰而来,飞快的冲过了镇口,然后驰入了这片树林。

    队伍来到这片已经化作焦土的别院前停下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

    地上还仿佛残留着丝丝的烟气,院墙已经满是焦黑,大门也已经碎裂,透过这洞开的大门,可以看见里面的建筑也已经被烧得失去了本来的面目!

    地上横七竖八的留着许多尸体,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看不清本来面目!

    这一队穿着帝国制式军服的骑兵纷纷下马,然后飞快的分出了人手来四处戒备,还有人冲进了院子里检查。

    片刻之后,几个斥候骑兵跑了出来,对在队伍最中间坐在马上的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汇报:

    “大人,这里已经没一个活人了!一共二十三具尸体,从残留的武器和尸体上的皮甲残迹,可以辨认出来,这些尸体应该都不是镇子里的。”

    坐在马背上的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看身上的穿戴,似乎地位不低,一脸的彪悍,但是眼睛却生得细长,眸子里不时的闪动着光芒。听了手下的汇报,这个军官才冷笑了一声:“哦?死的看来都是那帮佣兵了,看来……他们是踢到铁板了!哼,先派人去镇子里,让那些胆小鬼过来认尸体,确认不是镇子里的人,就把这些尸体都埋了吧!”

    顿了顿,这军官才忽然感觉到了身后传来了一声冷哼,才皱眉补充道:“皮埃尔男爵一家呢?不在别院里么?”

    “没找到男爵一家的尸体。”斥候立刻回答。

    军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让手下人下去之后,他才扭过身子,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在他的身后,一匹黑色的马上,坐着一个全身笼罩着魔法师长袍的家伙,这人的帽子压得很低,将脸部都隐藏在了阴影之下,全身散发着一种冰冷阴暗的气息。

    “法师先生。没找到男爵一家的尸体,这算是一个好消息。看来您的哥哥应该没有遇害,我们这就前往男爵府看看吧。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安然回到了家中了。”

    顿了顿,这军官又故意皱眉道:“不过,那些佣兵报的信……若真的是那个帝都的逃犯,听说那个家伙也是一个厉害的法师,男爵一家落入这些人的手里么……嘿嘿!若是发现了那个逃犯的踪迹,说不定就需要仰仗您来出手对付那个家伙了。”

    那法师斗篷帽下,传来了一个艰涩沙哑的声音:

    “我只管我哥哥的安危,旁人死活,和我无关!”

    顿了顿,这法师才低声道:“若是那个达令陈伤了我的哥哥,那么,他一定会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

    说着,他轻轻一蹄马肚,马蹄往前,驮着他走到了那别院的门口。

    这法师对着已经烧成了废墟的别院,似乎看了会儿,有用力嗅了嗅,发出了桀桀难听的笑声!

    “好新鲜的火元素的味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达令教授居然是一个火系法师,我倒真的很想见识一下这位魔法天才的实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