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线之差】(九千字哦!)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线之差】(九千字哦!)

    (九千字哦,抵平时三章了吧……)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线之差】

    罗林家的那位未来皇后,要来光明神殿祭拜祈祷,这件事情在帝都也引起了一番小范围的震动。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以郁金香家族为首的帝国几个顶尖豪门,其实都对光明神殿很是冷漠。毕竟当初杜维时代开始,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就不遗余力的打压教会。虽然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甚至曾经一度兼任过西北教区的主教,但事实上是,后世的郁金香家的人,都是不信教的。

    罗林家族作为郁金香家的天然盟友,也秉承了郁金香家的一贯立场,对教会的态度也一直不冷不热,至少最近几代的罗林家的族长,都不是教徒。

    一直以来,罗林家被认为是“郁金香系”阵营的重要成员,也一直和教会保持着距离,甚至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而如今,这位罗林家的大小姐,居然公然前往帝都的光明神殿总部的大教堂祈祷,这样的做法,自然就会引起了诸多方面的关注。

    联想到新皇希洛上位的过程之中,教会似乎扮演了一些不光彩的角色,而新皇希洛或许和教会达成了某种协议……

    总之,吉尔前往教会的举动,就立刻被解读为带着浓厚的政治色彩。因为这位大小姐具有双重身份:罗林家的千金,以及,未来的皇后!

    她前往教会,在很多有心人看来,就等于是表明了皇室和罗林家的立场。

    这难道又是一场政治媾和的讯号?

    ……

    只有吉尔自己知道,自己这次前往光明神殿的祈祷举动,压根就不是什么带着政治使命进行的。

    事实上,当她提出要前往教会祈祷的时候,她的父亲阿克尔表现的十分惊讶。

    阿克尔当然知道,吉尔的眼睛是达令陈那个小子治好的,和什么女神保佑根本就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至于前往教会祈祷感谢女神护佑这种理由,自然是更加的风马牛不相及。

    不过阿克尔倒是也没有往深处想太多,自己的这个女儿从小就因为眼疾的缘故,变得性子孤僻不合群,常年都躲在老家领地城堡里过着深居简出的日子,这样的生活,对于一个正处于花季的少女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事。身为父亲,阿克尔当然心中也颇有几分自责,为了家族,他常年统军在外,对于自己的这个女儿实在是少了些关心。

    至于女儿想去教会,不管是她是静极思动也好,还是纯粹是想去看看那个举世闻名的大教堂也罢,或者就是闲着无聊想去走动走动也好——也总比每天关在府邸里要好的多。

    出去散散心,也好。

    对于吉尔的这个举动,希洛的反应也很平淡。不过他倒是表现得很支持:他执政之后必然是要和教会加强合作的,可自己刚刚上位,若是贸然就和教会走的太近,难免会引起贵族圈子的反弹。而这个时候,由自己未来的妻子出面,前往教会走一趟,隐晦的表现出自己对教会的亲近之意,倒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希洛甚至误认为,这可能是阿克尔的主意。自己的这位倚重的军方重臣兼未来的岳父,这件事情做的倒是很让自己满意。

    唯一不满意的,大概就是吉尔自己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前往教会!

    那个该死的,讨厌的达令陈,那个年轻的魔法师!

    在自己莫名其妙的做了几天的怪梦之后,原本心中那种蠢蠢欲动的古怪念头,才终于渐渐的淡了下来——吉尔自然是不知道,这是“魅惑之眸”的效力随着时间而渐渐散去的缘故。

    可是回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莫名其妙的对达令陈产生了那种想法,也足以让吉尔面红耳赤。

    在和自己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居然就敢要求自己为他做了这么一件出格的事情!

    帮他盗取戒指或许还能说是自己一时糊涂——可这种糊涂的事情自己毕竟是已经做下了!那枚戒指已经在自己的手里了,现在想悄悄的放回去,那是绝无可能了!

    皇宫里出了事情之后,皇宫的戒备已经提升了一个等级,而希洛的那间书房,已经禁止任何人靠近了,希洛自己下的命令,除非是他召唤的臣子,否则宫廷内外的任何人都不得再进入他的书房——也包括自己这个未来皇后在内!

    在家里忐忑了数日,吉尔心中一直都在挣扎。一方面,她心中被那种对达令陈的胡思乱想所困扰,而另外一方面,她很恐惧!

    是的,就是恐惧。

    在偷取了戒指之后,回到家里冷静下来,吉尔才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那枚戒指,万一希洛发现被掉包了,自己该怎么办?万一希洛发现了东西被掉包,以希洛的聪明,至少仔细排查一番,有很大可能会发现自己的破绽啊!

    而自己身为罗林家的人,又即将嫁给希洛,身负了罗林家未来的命运,身负罗林家和皇室的联姻重任,万一因为这件事情而引起了希洛的暴怒——自己的举动,已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一种背叛了!

    可……可就算,自己这么一直隐瞒着,希洛也没有发现。可那个可恶的达令陈却是一个会出现的家伙!

    万一……万一从他那里流传出关于自己暗中帮助他的消息……

    见鬼!他到底是用了什么可恶的魔法勾引了我!!

    吉尔在纠结了几天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按照陈道临最后一次见自己的时候的交待,和他再见一面!

    地点……当然就是教会了。

    那个讨厌的年轻男人当时看着自己的眼睛说的:要想再见他,去女神的圣地。

    那个家伙……他当时就已经计划了逃跑了,他当时已经计划好逃出皇宫,躲进教会里了!

    吉尔不是没想过告发陈道临——“魅惑之眸”虽然可以让女人神奇的爱上达令陈,但是这种魔法是有限制的,这并不是一种真正的爱情,只是在对视的时候,通过魔法引导和影响对方的思绪,产生一种类似于爱情的精神波动。而时间一长,这种魔法效力退去之后,吉尔冷静下来,发现了自己把自己逼到了一个危险而尴尬的境地的时候……告发陈道临的念头,不是没有在吉尔的心里出现过。

    但是她不敢!

    万一自己告发了之后,希洛重新抓住了达令陈,从他的嘴巴里得知了自己帮助他的事情,岂不是……

    所以,最终吉尔还是决定,按照陈道临的约定,亲自去见他一次!

    ……

    未来的皇后前往教会祈祷,这件事情虽然被许多人关注。但事实上吉尔出行的时候,并没有弄的很大排场。

    因为帝都最近屡次发生的事件,吉尔出门的时候,带了一队罗林家的护卫——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身为未来的皇后,她身边跟了两位宫廷的礼仪女官。

    车队抵达光明神殿的时候,护卫们就留在了教会之外。

    这一点并没有人有异议:光明神殿里,任何人都不许带护卫进入的,唯一可以例外的只有皇帝陛下。

    而且,所有人都很清楚,在帝都这个地方,或许光明神殿可以算是最最安全的地方。这位未来的皇后的人身安全,在这里绝对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

    吉尔甚至拒绝了宫廷礼仪女官的跟随,只带着自己的那个贴身女仆,就走进了教会的大教堂里。

    这座屹立了数百年的帝都的地标性的建筑里,早有教会里的高层神职人员等候。

    由一位红衣大主教出面主持祈祷祭拜,也算是最高规格的礼遇了,这等于是提前让吉尔享受了皇后的待遇——在光明神殿,除非是皇帝亲自前来祈祷,否则的话教宗是不会出面的。

    有专门的神职人员引导,整个祈祷祭拜的过程进行的有条不紊。

    只是吉尔虽然表面上做出一副虔诚平静的模样,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心中是多么的忐忑不安。哪怕是在闭目祈祷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悄悄的睁开眼睛四处观望,偷偷的看教堂左右的侧门,总觉得那张可恶的脸会随时出现在门后。

    祈祷的仪式完成之后,吉尔被红衣大主教请到了教会里的一个休息厅里,喝了一杯茶,和那位红衣大主教叙了会儿话,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言辞。

    吉尔代表罗林家族,向教会捐赠了一笔钱之后,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她想参观一下教会这里的一些座历史名建筑。

    这个小小的要求,得到了教会方面的充分理解。

    想想也不奇怪,虽然光明神殿这些建筑在帝国赫赫有名,在帝都里也都是许多人呢见过无数次了。但是这位吉尔小姐,从小就患有眼疾,目不能视,而罗林家又从来不到教堂里祭拜,想来这位吉尔小姐从来都没有机会来到这里参观过。

    撇除宗教色彩不说,光明神殿的这些建筑,在帝国也都是很有名气的,教会千年历史和根基摆在这里,这里的古老建筑颇多,而且每一个都是出自名家大师的手笔,还收藏了许许多多堪称顶级的艺术品。

    别的不说,只是主教堂里的那些壁画和雕塑,都是价值连城的。

    吉尔礼貌的谢绝了红衣大主教亲自陪同参观的提议,表示只需要派一两个随从引导就可以。

    那位红衣大主教年迈,其实也不太愿意亲自陪着这么一个小姑娘,主动提议陪同也只是客套话罢了,听了吉尔的要求,就很快的召唤来了两名年轻的神职人员,派着两人,引着吉尔往教会后面的那些颇有历史意义的教会内部的典藏会馆等地方去了。

    吉尔对这些教会收藏的典籍也罢,艺术品也好,压根就没有半点兴趣,只是随同的两名神职人员很是卖力,一路上口若悬河的讲解,简直就是拿出了传道的劲头来!

    原因倒也很简单,眼前的这位贵女,据说还没有正式的接受过洗礼和皈依的仪式,若是能说动这位贵女,让她接受洗礼的话……那可是大功一件啊!

    吉尔一面听着这两位神职人员对自己传道,从教典之中开篇明义一直说到教会历史上诸多先贤,再说到这一栋栋建筑出自那些历史名家大师之手,哪一件艺术品同时还蕴含着重要的历史意义等等等等。

    吉尔听的心中烦躁,眼睛四处乱转,只是搜寻着那个可恶的身影,可偏偏为了顾及自己的皇后仪态,还得故作矜持的不时点头称道。

    就在吉尔的耐心几乎快要耗尽的时候,刚走出了一个馆藏大厅,就迎面看见了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女神仆脚步匆匆的一路小跑而来。

    两个陪同的神职人员一见这位面戴金质面罩的年轻女神仆,也不敢托大,赶紧站住了脚步——两人都知道,在教会内部,这样的神仆都是专门服侍那些顶级大佬身边的贴身之人。

    这年轻的女孩来到面前,弯腰行礼,哪怕是白色的神袍衣襟里不小心泄出几分*光,可面前的两位神职人员也都目不斜视——这可是大佬的禁脔。

    这女孩恭恭敬敬的走到一个神职人员的面前,低声的说了两句什么,吉尔也没听清楚,倒是两个神职人员神色顿时一凛,赶紧低头称是。

    “尊贵的小姐,我想我们的参观恐怕要到此结束了……这位神仆是教宗陛下身边之人。嗯,教宗陛下得知了您的到来,就在里面准备接见您。所以,接下来就请这位神仆带您进去觐见吧,等觐见结束,自然会有人引导您出来的。”

    吉尔一呆。

    教宗接见?

    可是我根本没想见教宗啊!我……我……我只想见那个混蛋小子啊!

    可教宗的接见,这种事情是不好拒绝的。而且,吉尔被这个神仆带走的时候,就连身边的那个贴身侍女都没有资格跟着——你以为谁都能有这个荣幸被女神的人间唯一代言人接见么?

    两个神职人员带着侍女离去,吉尔只好无奈的跟着面前的这个年轻女神仆一路往教会的深处走去。

    穿过一条长廊,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这里种满了花草,纵然是初春早寒的季节,却依然满眼绿色。

    就在吉尔心中还有些忐忑的时候,却忽然就听见了这个院子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烤肉上再加点盐……哎呀,香料别再加了。嗯,那个夏夏,去弄点柴火来!哎呀真笨,这里到处都是树,随便砍几根树枝来不就行了嘛。几棵树而已,教宗那个老头子还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这个声音落入耳朵里,吉尔顿时眼睛一亮!

    是他!!

    可随后,心中一股怒气就腾的冲了上来!

    瞬间,她甚至忍不住撇下了身边的那个女神仆,大步就才冲进了这个院子里去。

    院子里就在一棵大树下,迎面第一个看见的,可不就是那个让自己昼思夜想了数日,辗转反复难以入眠的可恶身影?!

    更可恶的是,这个家伙,明明是一个被皇帝通缉的在逃重犯,此刻却穿着一件雪白的袍子,悠悠闲闲的站在树下,双手负在身后。脸上干干净净,满是悠闲自得的笑容,哪里有半点那种想象之中身为逃犯应该有的慌张惶恐的模样?

    更可气的是,他眼睛盯着面前的一个烧烤架子,那烧烤架下塞了些木柴,火焰之上,一只被整理得干干净净的羔羊就架在那儿,外皮已经被烤得金黄焦脆,扑鼻而来就是一股浓浓的烤肉香气,还有那一滴一滴的羊油滴落在火焰上……

    陈道临轻松的指挥着身边的人,眼睛却盯着那只烤羊,不时的流着口水。

    看到他这个样子,吉尔险些连鼻子都气歪了!

    我在家里日夜担忧无法入眠,这几天熬得连黑眼圈都出来了!这个混蛋,却居然躲在这教会里,优哉游哉的烤羊肉吃?!

    看他的样子,身边还有三个穿着白色神仆袍子的年轻女孩在忙前忙后,自己却大大咧咧的在那儿指挥,身上别说是炭火了,连一点油污都没沾上。

    这个样子,哪里有逃犯的日子过得这么滋润的嘛?!!

    吉尔怒从心头起,正大步的走过去,忽然就看见了陈道临的身后,露出了一个娇怯怯的身影。

    陈道临伸手将那个娇怯怯的身躯轻轻搂入怀中,还顺手摸了摸她的长发,手指轻轻的在那发梢之中凸出的纤细耳尖上滑过……

    精灵?

    吉尔立刻站住了脚步。

    看着那个可恶的男人,用这种温柔的姿态将那个精灵女孩拥在怀里,吉尔忽然心中涌出了一股难以名状的酸涩怒火来!

    终于在这个时候,陈道临抬起了眼皮,看见了吉尔。他坦然一笑,居然还对着吉尔招了招手,笑道:“你来了?你口福不错,正好赶上这只羊烤好了。”

    ……

    当吉尔真的站在了陈道临的面前的时候,她才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混蛋的日子看来真的过得很不错。

    包括给自己带路来的那个女神仆在内,这里一共有四个年轻的女神仆围着他身边服侍。

    一片片烤得金黄焦脆的羊肉就被切了下来,用纯银的盘子端到他面前,一瓶用冰镇好了的上好的葡萄酒,也盛了出来,送到他的嘴边,甚至身边还有一位女神仆,拿起一面擅自,为他驱赶这早春的时候出现的虫子……

    当两个神仆拿出一块昂贵的羊绒手工毯子,就这么被随意的铺在了地上的时候,陈道临才伸手一指,笑道:“既然来了,就请坐下吧。这里别的也就罢了,教宗那个老头子很是小气,不过吃的喝的还算不错。”

    吉尔面色铁青的坐在了陈道临的面前——她倒是很想发火,但是偏偏仔细想了许久,却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发火的理由。

    她很想斥责陈道临几句,却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说?难道让自己主动说:我忽然觉得自己爱上你了,可是你怎么可以在这里抱着别的女人吃烤羊肉?!

    她虽然隐隐的猜测到是陈道临对自己动了什么手脚,但是毕竟这种事情自己还没有确定,也没有证据,贸然说出来的话……不是自讨无趣?!

    憋了半天,吉尔才长长的吐了口气。毕竟是大家族里培养出来的贵女,她终于冷静下来之后,看了一眼身边那四个年轻的白衣女神仆,哼了一声:“是你假传教宗的话,派人把我接来的?哼……看来你和教会的关系很是不一般,连教宗的命令都可以假传么!”

    陈道临倒也不接这个话,只是摆了摆手,微微笑道:“吉尔小姐,你既然应约来到了这里,总不会就是为了问我和教会是什么关系吧?”

    吉尔的脸色一僵。

    陈道临却亲手拿起了酒瓶来,给吉尔面前的酒杯斟满,然后自己斟了一杯,微微一笑,语气却变得诚恳了起来:“我先敬你……算是对你表示感激!不管如何,你知道我在教会,却没有告发我。我感谢你!”

    说着,陈道临自己一饮而尽,吉尔慢吞吞的端起杯子来,浅浅的喝了一口。

    放下了酒杯,吉尔脸色阴沉,抬头看了陈道临一眼:“说起来,倒是我应该感谢你,毕竟我能重见光明……”

    陈道临凝视着吉尔,却摇头,正色道:“感谢我的话就不必说了。我治你的眼睛,也只是一个交易。我请你照看我的家人和同伴,你做到了。而作为交换条件,我治好你的眼睛……”

    “可……我只是做了一些很微末的事情,但是我的眼睛却……”

    吉尔还没说完,陈道临却再次摇头:“话不能这么说。对你而言或许偶尔去照看一下她们并不算什么,但是对我而言,她们的安危却是我心中最最重视的事情。”

    (难道在你心中,我的一双眼睛,也只值这点价值?)

    不知道为何,吉尔心中再次一酸。

    为了掩饰,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

    “你的眼睛现在应该没什么了吧。”陈道临看着吉尔。

    吉尔点头:“很好。”

    说着,她的神色有些古怪,声音放低,缓缓道:“再能重新看到的第一天,我总是忍不住到处看,想把周围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我生怕这是一个梦,又生怕自己一觉醒来之后,就重新落入那无边的黑暗之中。所以……开始的两天,我根本就不敢睡觉,熬得眼睛都红了……”

    陈道临笑了笑:“这倒是无妨,事后休息一下自然就好了。你的眼疾算是治疗得很彻底,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反复了。不过……你的视力稍微差了一些,远处的东西看不太清楚,这一点,我却是无能为力了……”

    吉尔摇头:“能重新看见,我已经十分幸福了。至于其他的,我不敢多求。”

    “那就好。”陈道临似乎松了口气。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几次对视无言。

    过了许久,两人才同时开口。

    “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嗯?”

    陈道临苦笑:“……你先说吧。”

    吉尔面上一红,她原本就生得美貌,此刻恢复了视力之后,目光清澈,此刻面对陈道临,不知道为什么,前些日子做过的那些旖旎的梦境却忽然又浮上了心头,让她居然生出了几分小女孩儿的羞涩来,迟疑了一下,低声道:“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陈道临一怔,随即面上露出几分苦笑来。

    他忽然站了起来,然后郑重的对着吉尔弯腰行了一礼,站直了之后,面色很严肃:“吉尔小姐,这也正是我要对你说的事情。”

    吉尔心中一沉!

    “那天,你告诉了我卡曼和罗德里格斯四世他们的死讯,我心中很是愤怒。我做了决定要越狱,所以……不得已,我只能利用了你。”

    当陈道临这句话落入吉尔的耳朵里,这个女孩的心仿佛猛然被锤子狠狠的敲了一下,狠狠的一颤!

    “我在你身上用了一个魔法……我只能说,这件事情,我做的很是无耻,很不光明磊落,可以用卑鄙来形容。不管我从前如何看待你,可在这件事情里,你终究是一个无辜的人,而且……你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我用这种手段来利用了一个单纯的女孩子的感情,实在是很过分。”

    吉尔的声音有些颤抖:“只……原来,只是一个,一个魔法?”

    “是的……”陈道临面色有些羞愧。

    “我这几日来,心中那些怪异的情绪……”

    “很抱歉。”陈道临再次苦笑。

    不过他随即赶紧飞快道:“我保证,这只是一个魔法而已,并不是真的……而且,这个魔法的效力会很快的散去,我想,这几天你应该差不多恢复了正常。再过几天的话,这种情绪就会彻底消失,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或许明天早上你一觉醒来,就会发现对我的看法和态度又回到了从前,就好像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我保证,这魔法一定会消失得彻彻底底!”

    说完这些,陈道临小心翼翼的看着吉尔,等待着她的反应。

    可过了许久,吉尔却仿佛陷入沉默,一点反应也没有。就再陈道临额头开始冒汗的时候,吉尔才忽然笑了一下。

    虽然是笑,但是这一丝笑容,落入人的眼里,却充满了苦涩。

    “我……我该怎么说?”吉尔忽然也站了起来,她轻轻伸手来,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脸上的笑容有些惨然:“我刚才真的很想痛骂你斥责你,你怎么可以对我做这种卑鄙的事情!但是……我仿佛也没有资格这么说你,因为在你的眼里,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好女孩。你一定一直都觉得我是一个刻薄,势力,冷酷的人……”

    说到这里,吉尔忽然抬起头来,狠狠的盯着陈道临,她的双拳握紧了,陡然大声道:“是的!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我是的!可纵然如此,你也没有权力利用我的感情!!!!!你可知道,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我,我的,我的感情,我……”

    说到这里,吉尔忽然流出了眼泪来。

    陈道临顿时束手无策了。

    哪怕他已经在这个世界经历了太多太多,哪怕他早已经不是那个当初初到贵境,看到血就腿软的小宅男,哪怕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生死搏杀,经历了太多的残酷血腥,哪怕他现在已经变得心肠冷硬,杀人不眨眼……

    可是他内心深处,总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还属于那个端着泡面看着*片流口水的单纯小宅男。

    面对鲜血,或许现在的达令已经可以做到笑看风云。但是面对女人的眼泪……他依然还是从前的那个陈道临。

    嘴唇蠕动了几下,但是陈道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对方——本能的,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无论说什么恐怕都是错的。

    过了好久,陈道临才低声道:“我……”

    “你不用说了。”吉尔用力擦了擦眼睛,恨恨的盯着陈道临:“就算是扯平了!你治好我的眼睛……却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利用了我的感情。就算是我欠你的已经偿还了!达令陈!!”

    说着,她伸手探入自己的怀里,很快就摸出了一个小小的锦囊来,用力恨恨的甩在了陈道临的面前地上,咬牙道:“这是你的戒指!我带来了!你把我约到这里来,不就是想要得到这个东西么!!不然的话,你恐怕早就离开帝都远走高飞了!!哼!达令陈,所有的一切,你都早已经计划好了!你利用我的感情,让我帮你偷出了这个东西,然后你躲在这教会里,等着我上门把这东西送来!!”

    吉尔说着,她豁然转身就走!

    陈道临没有立刻弯腰去捡戒指,在原地大声道:“……有一点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给你的那个假的戒指,也是我亲手做的。你给我的那些配药剂的器具,我用牢房里的一个铁钉弄出的戒指,用了药剂染色……从外表上看,是看不出区别的。而且我在上面也加了一个小小的魔法禁制作为伪装,即便是魔法高手看了也看不出来的……希洛解不开那个戒指的禁制,所以……你不用担心。”

    吉尔身子一晃,陡然停下了脚步。

    她缓缓转过身来,盯着陈道临:“……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你?感谢你做的伪装很严密,感谢你不会让我暴露?”

    “我……并不想害你。你总还是要嫁给希洛的。”陈道临的语气很坦然:“这件事情,说起来是我亏欠你。”

    吉尔深深的吸了口气,她忽然仰起头来,看了看天空,然后才又将眼神投向了陈道临。

    “达令陈!我恨你,此时此刻,我真的非常非常的恨你!”吉尔咬了咬嘴唇:“或许对你而言,你不想伤害我,或许对你而言,你觉得你只是用那个该死的魔法利用了我一次,或许对你而言,你觉得那只是一个魔法,而且你觉得魔法的效力会消失,一切会恢复正常……”

    说到这里,吉尔的声音忽然颤抖了起来,她大声喝道:“但是我依然恨你!恨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陈道临叹息。

    “因为我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爱过哪个男人!!这一次……不管它是真还是假,哪怕是你用魔法弄出来的,虚幻的……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是我的第一次!!是我吉尔?罗林第一次爱上一个男人,第一次品味到爱一个人的滋味!!你这个混蛋!你可知道对于任何一个女孩来说,哪怕是我这样的,你认为的坏女人,可我也是一个女孩子!!!——对于每一个女孩,从小到大,都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憧憬过当第一次爱情到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甜蜜子滋味!!可是你毁了这一切!你毁了这一切!!混蛋!即便这场感情是假的,它……它也是我的初恋!你明白吗!!!你毁掉的是我的初恋!!!!”

    说完,吉尔掉头就走,这次再也没有回头,很快就消失在了院子外。

    而陈道临,僵立在当场,面色复杂……

    ……

    身后一双柔软的小手摸上了陈道临的脸颊。巴罗莎走到了他的身前,精灵女孩的那双大眼睛里满是关切,低声道:“达令……”

    陈道临摇摇头,忽然用力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些麻木的脸,然后他苦笑了一声,盯着巴罗莎的眼睛,语气很认真:“巴罗莎……我忽然觉得,这一次,我做的事情,真的很卑鄙!”

    巴罗莎没有说话,只是投入了陈道临的怀里,然后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气,用力的抱住他,抱得很紧很紧。单纯的精灵女孩,只用这种自己所能想到的唯一的方式来,试图给自己的爱人带来一丝温暖和安慰。

    过了许久,陈道临才终于叹了口气:“希望……过几天之后,魔力散尽她恢复了正常,就会放下这一切吧。唉……”

    可纵然已经褪去了宅男的软弱和平庸,但是说到底,缺乏感情经历的陈道临,却依然不知不觉的犯了一个错误。

    缺乏感情经历的他,并不知道,“初恋”这种东西,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孩来说,都是无法释怀的。不论它是美好,或者是苦涩,不论它是真实,或者是虚幻!

    他更不知道的是,当吉尔带着对自己深深的痛恨离去——这种痛恨的情绪会产生何种奇怪的变化。

    很多时候,强烈的爱和强烈的恨,这两种感情之间的区别,只差一线——尤其是在刚刚爱过一个人的时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