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终于等来的消息】(二合一)

第三百四十二章 【终于等来的消息】(二合一)

    (二合一章节,七千字)

    第三百四十二章【终于等来的消息】

    海因克斯用力吞了口吐沫,深呼吸了几下,强忍着将这个混蛋一脚踹出自己祈祷室的冲动,却忽然看见了陈道临眼睛里似笑非笑的意味,教宗才终于叹了口气,缓缓道:“达令阁下,这是故意用言语来激我了。”

    这海因克斯不愧是教宗,居然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反而垂头沉吟了会儿,缓缓道:“阁下说的这些故事,虽然刻意消遣我的,不过若是仔细想来,倒也颇有几分道理,有的教人诚实,有的教人向上,有的教人执着……这么些精彩的故事,我自问也算是博览群书,却从来不曾听说过,难道都是达令阁下家乡流传的么?倒是叫我很是神往,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方,才能孕育出达令阁下这样的奇才。”

    什么样的地方?陈道临暗暗翻了个白眼。天朝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雾霾三百天,辛苦一年的工资买不起一平米房子,毒大米毒胶囊,公交地铁挤死人,摆个地摊都要和城管玩躲猫猫——这地方你真的很神往嘛?教宗大人,那就不必客气,真想去的话尽管去好了……

    用力咳嗽了一声,陈道临笑的有些诡异:“关于我的家乡,教宗大人若是很有兴趣的话吗,我倒是还有一些故事可以说,比如说……一千零一夜?”

    海因克斯脸色一黑,什么九九八十一难就已经够了!还一千零一夜?你是打算和我扯到明年嘛?

    尽量平复了一下心情,海因克斯才擦了擦额头,缓缓道:“这个事情以后有机会再想阁下讨教吧……达令阁下,不用再兜圈子了,我想您应该很清楚,我想问的问题是什么。”

    陈道临眯着眼睛:“教宗陛下,是想问……女神派我这个神使前来,是要向教会传达什么旨意?或者说,我这个神使的使命是什么?”

    “正是!”海因克斯立刻坐直了身子,目光炯炯的盯着陈道临。

    “这样啊……”陈道临轻轻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摊开双手,一脸无奈的表情:“我个人来说倒是也很愿意告诉你,可是……女神不让我说,这可怎么办呢?”

    “…………”海因克斯这才真的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教宗才喘着粗气:“不,不让说?!”

    “是啊,女神不让我说啊。”陈道临一脸无奈的表情。

    “这,这……”海因克斯真的想暴走了,他铁青着脸:“阁下这是在消遣我么!”

    咦?你怎么知道是在消遣你?陈道临心中腹诽:赛梅尔给我的任务是把你们这个光明神殿直接毁了,难道也要我告诉你嘛?

    海因克斯强忍着怒气:“阁下既然自称神使,身负女神的神旨来到我教会,那么为何不肯传达女神的旨意?”

    陈道临为难的摸了摸鼻子:“这个……一定要让我说的那么明白吗?”

    “当然!!”

    “好吧。”陈道临摊开双手:“简单的来说,女神对你们这帮人做的事情很不满意,堂堂一个光明神殿,号称是女神在人间的代言人,却越混越惨,就快被人挤的活不下去了。手里的权力越来越少,明明是被打压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又被皇室糊弄着当成猪来养,但是看上去你们教会里的许多高层,似乎还很安逸于这种猪一样的生活,好逸恶劳,好吃懒做,骄奢yin逸……这种状况,教宗陛下,您觉得女神会很满意么?”

    海因克斯阴沉着脸。

    “好吧,你们斗不过杜维……这也不是你海因克斯的错。毕竟你没赶上杜维的时代。初代郁金香公爵那个家伙是个厉害角色,把光明神殿祸害得够惨,你们吃了他很多大亏……这也就罢了。可时间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你们斗不过杜维就算了,却连他的儿子,孙子,重孙子都斗不过,一直混到今天,越混越回去了——这总说不过去了吧?”

    海因克斯面红耳赤,总觉得对方说的看似很有道理,但是却仿佛是哪里有些不对吗,只是一时间却找不到言辞来反驳,只得憋着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陈道临。

    “所以啊……”陈道临笑道:“女神对你们的工作非常非常的不满。啊……你大概想说,女神为什么不直接展现一下神迹,来帮助你们重新巩固一下威望?咦,你先别着急点头。我倒是想反问你一句,若是事事都要伟大的女神亲自出手,那么还要你们这帮吃闲饭的人干嘛?难道也是让你们待在教会里,没事培养一帮漂亮的‘神仆’玩洗澡游戏嘛?”

    海因克斯无言反驳。

    “你大概很疑惑,为什么女神挑选神使,没有挑选一个虔诚的信徒,却挑选了我这么一个家伙吧?其实我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不过既然是女神选了我,自然有女神自己的考量。教宗陛下,说穿了,你我都是凡人,虽然你应该算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自问也不是傻瓜。但是试问教宗陛下,难道你认为,你的智慧已经超过了女神了么?”

    海因克斯摇头——他虽然自负,但是身为光明神殿的教宗,身为这个世界上所有崇拜女神的信徒的精神领袖,他哪来敢说出自认智慧已经超越女神,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这种念头,就连心中想一想都是罪孽啊!

    “所以啊。”陈道临摊开双手:“既然你我都想不通……反正这一切都是女神安排的,那么咱们这种智慧既然想不通神灵的意图,就干脆别去想了,老老实实的服从女神的安排,照着女神的旨意去做就行了——女神安排的啊,这还不够你我臭屁的?干嘛还要费脑子去想那么多?”

    这个……这么说起来好像没错,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简单的来说,女神对我自然有旨意,我也要做一些女神要求我做的事情——但是具体的内容,我却不能告诉你,哪怕你是教宗,也没有权利知道,明白了么?当然了,你可以不信我,甚至可以当做我是胡说八道来欺骗你的,你甚至可以直接让神圣骑士团把我抓起来严刑拷打,或者把我当做骗子直接干掉……不过,你要想好了,你真的这么做的话,说不定明天女神就直接降下一个灾难来作为神灵的惩罚哦。”

    海因克斯额头流淌出了冷汗。

    他来见陈道临之前已经做好了深思熟虑,可却万万没想到,等来的是陈道临这么一番话。

    女神是有旨意,但女神让我不告诉你们……这算哪门子神使啊!!!

    这种话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也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可偏偏,就是这么荒唐的话,却反而让海因克斯这种聪明人上当了。

    偏偏陈道临说出“女神不让告诉你们”这种答案来,看似荒唐,却反而叫海因克斯不敢不相信了。

    除非这个达令陈是白痴,才会敢用这种再荒唐不过的话来蒙骗偌大的光明神殿教会吧!

    达令陈是白痴么?这一点海因克斯就立刻否定掉了。能救过蒙托亚和蓝蓝的性命,以及从蓝蓝蒙托亚,还有其他诸多渠道了解到的达令陈的为人,这个家伙是个天才,而且是一个聪明人。

    既然是聪明人的话……敢说出这种让人无语的答案,那么……

    只能相信这是事实了。

    聪明人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达令陈是骗子的话,那么他敢做出这种惊天的骗局,至少应该编出一套精密而出色的谎言来才对啊!

    ……

    看着海因克斯神色阴晴不定,眼神反复挣扎,陈道临心中暗笑:这大鱼算是上钩了。

    这种谎话,用来欺骗海因克斯这种“智者”才是最适合不过的。若是拿来蒙骗蒙托亚那种一根筋的猛将兄,说不定两句没说完就直接被砍死了。偏偏这位教宗,心思太过细密,才反而会跳进这种坑里爬不出来。

    “教宗陛下,至于我的使命,那不是你可以知道的——至少在先阶段,我不会告诉你。这也是女神的旨意!我唯一可以透露给你的是:女神告诉我,在我遇到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向教会表明身份,取得教会的一些支持和帮助。这就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全部内容了。”

    海因克斯这一次的沉默,持续的时间更长。

    教宗似乎陷入了一种左右为难的权衡之中,想了许久许久,他才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

    “好吧!达令阁下……我可以接受你的说法。对您的神使的身份,我虽然还有许多疑问,但我暂时可以接受。那么,请告诉我,接下来你希望教会给予您一些什么样的帮助和支持?”

    “很简单,我现在是逃犯的身份,我需要尽快离开帝都这个地方。”陈道临看着海因克斯:“这对于堂堂的光明神殿来说,应该不算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情吧。”

    海因克斯听了,点了点头:“我已经派人打听了一些消息。事实上,再皇宫里的那场劫狱的事情,消息并没有完全封锁。据说就在当天,有一伙人强行攻进了皇宫里救走了一些囚犯,在红羽骑的追杀之下逃出了帝都。而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似乎希洛陛下的视线被混淆了,他们大概是认为,您还有您的同伴,都被那伙人救走了,所以他们的大部分注意力,都被集中在了追查搜索那伙人上面。至于帝都的戒严,不过是一种正常的流程,不出意外的话,这种戒严很快就会取消。到时候,想办法送您出帝都,并不会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陈道临心中松了口气:总算是知道了一些外界的消息了。自己现在躲藏在教会里虽然很安全,但是偏偏对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这才是自己目前最大的短板。

    不过……说起来,那天自己逃跑的时候,居然还有另外一伙人劫狱,这倒算是一个离奇的巧合了。那伙人也算是帮了自己一个忙,吸引了希洛的注意力。

    这件事情虽然让陈道临感觉到奇怪,不过既然现在手里得到的讯息很少,也就干脆暂时不去想了。

    “目前我们得到的消息,劫狱之中逃跑的人,除了达令阁下您之外,还有李斯特家族的那位族长大人,以及……洛黛尔小姐。可以说,除了您和您的同伴,李斯特家也成功逃离出了帝都。当然了,这消息并没有公开,我想,希洛陛下也没有下定决心要做什么,或许,也不想将这件事情公然摆到台面上来,那样的话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或许……双方会在近期达成一个妥协和交易。”海因克斯不愧是教宗,很快就将局面分析的清清楚楚,而且一语就切中了希洛此时真正的意图:“若是追击的人能将李斯特族长等人抓回来,那么可以说这位族长大人就死定了,一定会被秘秘密处死。但是如果追不回来的话,相比一场谈判很快就会在暗中进行。至于劫狱的那伙人的身份,倒也不难猜……若不是李斯特家的死士的话,那么,放眼帝国,也就只有郁金香家有这样的实力和胆量,做这种事情了。”

    陈道临想了想……郁金香家么?

    那个杜微微,派人劫狱,救李斯特老头子却是为什么?

    他却并不知道,杜微微派来帝都的人劫狱,却完全是冲着自己来的,至于把李斯特老头子带走,纯碎只是顺手而已。

    ……

    陈道临在教会之中就这么暂时住了下来。

    他并不知道的是,海因克斯在和他深谈了之后,立刻就亲自将蒙托亚和蓝蓝分别又秘密召见了一次。

    尤其是对蓝蓝的召见,海因克斯详细的询问了蓝蓝在冰封森林里和陈道临相识的经过,他问的十分仔细,甚至不放过每一个细节。蓝蓝面对自己的老师,也并没有敢说假话,将自己和陈道临的相识相遇,一直到分别的过程都说了一遍——当然了,关于自己失身于陈道临的过程,蓝蓝则隐瞒了没有敢吐露。

    “这么说……这个达令陈真的是忽然就好像是凭空出现在了罗兰帝国?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冰封森林?在这个时间节点之前,整个罗兰帝国就再也找不到这个人的任何蛛丝马迹?又或者说,真的如他所言,他来自于了一个海外的国度?可是海外?真的存在一个他所说的那种另外一个大陆,另外一个国家?另外一个人类的世界?”

    海因克斯苦思了一个晚上,身为教宗,身为被教会数十年来精心培养出的出色的领袖,海因克斯立刻就敏锐的抓住了两个关键点!

    第一点是从蓝蓝的话语之中,海因克斯发现,似乎在冰封森林里的时候,这个达令陈并没有任何魔法实力,而且他和蓝蓝相识的时候,他甚至对教会的事情十分陌生,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展现出任何‘神使’身份的痕迹!

    也就是说,或许有这么一个可能:这个达令陈,刚出现在冰封森林里的时候,还不是神使,而他被赋予了神使使命,是在冰封森林里或者是之后,得到了女神垂青?

    对于这第一点,海因克斯的反应很直接:就在第二天,他派遣了蓝蓝和神圣骑士团的大骑士长塔西佗,两人亲自带队,抽调了教会之中五十名精锐人手组成了一个冒险团队。

    这个团队的使命很简单,进入冰封森林,从蓝蓝和陈道临初次相遇的大圆湖畔附近的区域开始搜索,然后就按照蓝蓝的记忆,将这个达令陈阁下走过的所有地方,接触过的所有的人,包括了那个精灵部落,都接触一下,看看是否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根据蓝蓝的交待,达令陈是在“自由港”那个三不管的小镇和她分手的。而冒险队的追踪的路线,就是彻底将达令陈从冰封森林到“自由港”的这条路线重新走一遍,搜索和查找一切任何可疑的线索!

    “他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接触过的每一个人……哪怕是他走过一条小路,踩过的一块石头,掰过的一片树皮,踢过的一条野狗,也都要仔细的检查一遍!!”

    除此之外,因为根据消息,达令陈之后还出现在了李斯特家族的城堡,以及东海纽霍芬行省的总督府……甚至是罗林家城堡!

    那么蓝蓝和塔西佗的这支搜索团队,还需要前往李斯特家族的城堡,以及海外纽霍芬行省,最后到罗林家城堡全部走一趟,追踪一切可疑的线索!

    可以肯定的是,蓝蓝和塔西佗以及这五十名教会的精锐,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回不到帝都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其实海因克斯的猜测其实已经无限的接近事实了:陈道临遇到那个“伪版女神”赛梅尔,的确是发生在罗林家的城堡里。

    第二个关键的问题,就是陈道临自称来自于海外的大陆。

    在教宗传下了一条秘密的指令,很快,在帝国的东部沿海,数家暗中被教会操纵的船行以及做海外贸易的商会商团,都在最短的时间内,悄悄的抽调了最精良的航海船只,组成了好几个远洋的冒险船队,对外只宣称是出海远赴南洋做贸易,而真实的情况是:这数个远洋冒险船队,各自分配到了不同的航向任务,朝着大海的深处进发,去寻找一个根本可能并不存在的……海外大陆。

    光明神殿毕竟是屹立了千年的国教,根深蒂固财大气粗,组织起来的远洋船队,可以说是集合了罗兰帝国现有的远洋航海的最尖端的技术和最出色的人才。

    陈道临并不知道的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胡说八道,居然引发了这个世界的一场“大航海运动”……

    至于这些船队,最后会不会发现什么所谓的“海外大陆”,又或者完成一个环球航行的伟大奇迹,从而发现“这个世界是圆的”这种神奇的真相——那就不是陈道临关心的事情了。

    ……

    对于陈道临忽然变成了“神使”这种身份,他身边的人的反应就很直接了。

    胡克船长自然是不信的,不过他很聪明的意识到这位年轻的法师老爷大概是忽悠了教会这帮神棍在谋取好处。而身在教会的老巢,胡克船长为了防备被人偷听,所以言语非常的小心,不会问陈道临什么问题。

    夏夏虽然也好奇,但是小女孩在被警告了几次之后,也知道了闷声大发财。

    至于狼人查克?天天有羊腿可以啃就已经是幸福了。

    而精灵小妞巴罗莎,只要和陈道临在一起就幸福了,至于陈道临是神使也好,还是忽然变成魔鬼也罢,精灵小妞才不关心。

    她唯一有些好奇的是:达令不是信仰一种神奇的“二哥教”么……

    ……

    帝都的戒严持续了足足七天。

    七天之后,皇宫里的那场风波渐渐平息,戒严结束之后,帝都的街头渐渐出现了行人,一些商家也终于开门做生意……虽然在经历了一连串重大事件之后,帝都的街头明显萧条了许多,但是总算是恢复了一点人气。

    那些贵族豪门却依然还保持着小心谨慎的态度,平日里喜欢招摇过市的那些年轻贵族子弟,也都在各家族长和长辈的严令之下,闭门在家中不得外出。往日里热闹的阿喀琉斯大街也变得冷清了起来。

    庞贝商会已经闭门歇业,而就连郁金香家工坊,居然也难得的关闭了店门。

    至于帝都的几条著名的酒楼烟花之地,那些销金窟和赌场之类的地方,也没有了往日的热闹——那些富家子弟和年轻贵族们都被关在了家里,失去了这种消费的主力人群,这些地方的损失自然是巨大的。

    在这种神奇的条件之下,数次的全城大索以及戒严,许多混迹街头的混混和阿猫阿狗都被抓了起来,很多倒霉的家伙直接就被安了个罪名吊死……街上的治安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好!偌大的帝都在各种奇怪的气氛之中,居然形成了一种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气象来,倒也算是一种神奇了。

    虽然消息并没有公开,但是达令陈和李斯特家人逃离了帝都的事情,却也通过了一些渠道被泄露了出来。

    一直未了达令陈的事情向希洛抗议的三大魔法组织,抗议的声音也随着得知达令陈逃离之后,而渐渐停止了动作,唯一的情况变化,是在魔法学院的周围,进驻了一支城卫军的骑兵队,作为近距离的监督。似乎是为了确保那个逃离的达令陈会不会和魔法学院里联系。

    帝都的戒严已经开禁,城门和水门都不再拒绝来往地方商队和帝都的民众进出。

    按理说,这个时候,陈道临已经具备了逃离帝都的条件了。但是这个家伙在教会里每天锦衣玉食好吃好喝的被供养着——虽然那种香艳的洗澡方式,他没有再享受过。但是对于何时离开帝都,他却只字不提。

    陈道临自己不说要走,海因克斯自然也没有去问。教宗很清楚,若是自己敢去问的话,这个混蛋多半还会来一句“这是女神的旨意,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来回答自己,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

    反正教会有的是钱,就算养陈道临一百年都吃不穷教会。

    外界的消息,陈道临也陆续的得知——海因克斯很聪明的没有对陈道临封锁外界的消息。虽然这个神使的身份存疑,但是海因克斯的做法很明智,没有必要为了这种小事情得罪这个家伙。

    在知道了帝都的戒严已经开禁之后,身边的人就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即便是最有耐心的胡克船长,也忍不住几次暗示陈道临,何时离开。

    在胡克船长看来,待在教会虽然目前来看很安全,但是毕竟冒充神使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与虎谋皮,万一被教会识破了,那真是跑都没地方跑了,还是趁早离开为好。

    不过陈道临却似乎还在迟疑不决——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终于有一天晚上,在吃过晚餐,胡克忍不住问了陈道临一句:“老爷,天气渐渐暖了,我们何日可以换上春装呢?在这里每日不能出门,也见不到太阳,实在是有些气闷啊。”

    陈道临听了,就淡淡一笑,他自然明白胡克的意思,想了想,他叹了口气:“还不到时候吧。”

    心中却暗暗的皱眉:难道老子的“魅惑之眼”的效果不好?克里斯那个老混蛋不会是骗我的吧?离开帝都是简单,但是自己的全部装备都没找回来呢!储物戒指里储备了大量的东西,可是自己在这个异世界的立足资本——这且不说了,那个穿越门,却是自己万万不能丢掉的东西啊!

    ……

    陈道临的耐心终于得到了回报。

    就在帝都戒严开禁的第三天,他从身边服侍自己的神仆口中无意之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教会内部要求对主教堂进行一番仔细的打扫和装饰,因为……

    罗林家的那位小姐,未来的皇后,据说因为多年的眼疾终于痊愈,为了感谢女神的保佑,这位贵人在明日要来教会祈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