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四十一章【达令哥的九九八十一难】(二合一)

第三百四十一章【达令哥的九九八十一难】(二合一)

    (老规矩,二合一章节!)

    第三百四十一章【达令哥的九九八十一难】

    这位神圣骑士团的大骑士长一时间思绪还没转过来,下意识的失声道:“陛下……这,可是大罪啊!!冒充神使,甚至是包庇冒充之人,是……是大罪!”

    “我知道是罪。”海因克斯神色自若,可语气却毅然决然:“如果这是罪的话,那么我愿意承受这罪孽的惩罚!”

    顿了顿,他瞧着塔西佗:“你我都曾经发过誓,为了重振我教,此身可弃!纵然是再罪孽之事,我也愿意去做!无论是生命还是名节灵魂什么的,有什么不可抛弃的!”

    塔西佗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海因克斯沉默了会儿,摇头低声道:“好了……他是真是假还不得知。不过……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可做好了?”

    塔西佗这才恢复了几分人色,低声道:“在教堂外巡视的那位骑士,我已经调他进了内堂做看守,不得和外界有接触。此刻还知道神使大人身份的,便只有我和教宗陛下您了。”

    海因克斯点头,表示满意,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塔西佗,达令陈这个人至关重要。神使的事情,我并不想隐瞒太久,为了长久做打算,将来总会要公开的,借助神使的身份,可以重振我教的威望。但是现在帝都风云叵测,我不得不小心一些。希洛对他志在必得,宁可得罪三大魔法组织也不肯放人……所以,暂时我们需要低调行事,将他保护起来。”

    塔西佗应声道:“是……我已经下令让驻守帝都的神圣骑士团加强了戒备,从今天开始,巡视的强度提升到最高级。务必确保教会的安危……对外,只说是最近帝都治安混乱,教会为了内部整顿吧。”

    “嗯,这个借口可以。”海因克斯想了想,忽然笑了笑,道:“等那位神使大人休息好了,我还要和他好好谈一谈的。”

    ……

    陈道临再见到教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白天了。

    帝都的教会总部,外松内紧。在昨晚知道陈道临等人跑进教会里的那些神职人员和神圣骑士,都已经被下令封口——这些教会里的忠诚教徒,倒是不怕他们会泄露消息。

    不过让陈道临意外的是,他原本以为那个教宗一大早就会跑来见自己,可是他早晨起来之后,等了足足一个上午,都没有见到这位教宗陛下。

    虽然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午餐,经过了一夜的彻底放松休息之后,陈道临的精神已经彻底恢复,而胡克和查克等人也恢复了元气,胡克船长虽然伤势还没有痊愈,但是在高超的光明系治疗术之下,也恢复了七八成。

    陈道临早已经想好了应对教宗的办法——自从下定决心要逃亡之后,离开皇宫后投靠教会,就已经是他心中制定好的腹案了。在牢房里,他就已经预算好了许多应对的策略。

    但是却没想到,这位海因克斯教宗,却如此沉得住气!

    直到快傍晚,眼看这一个白天又要过去的时候,才有神仆来禀告,教宗请自己过去叙话。

    陈道临心中凛然,脸上做出淡然的表情,但是心中却打起了十足精神,随着前来的神仆和神职人员,离开了自己的住处。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海因克斯见自己的地方,居然是在那个传说之中的“教宗祈祷室”。

    陈道临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也听说过教会中的这个传奇圣地——这里可是教会之中级别最高的禁地之一,乃是教宗独自祈祷,和神灵沟通的神圣之地。

    整个教会里,有资格进入这个地方的人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而有资格在这里祈祷的,也只有教宗一人而已。

    被两个神色凛然的黑衣神职人员引到这座祈祷室门外的时候,身边的人立刻好久全部都退了去。

    陈道临看了看左右,这里周围并没有自己预想之中的那么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严密守卫,走廊前后空无一人。按理说,这种教会里重要的机密地方,应该是戒备森严才对吧。

    可陈道临好奇心之下,下意识的张开了自己的精神力触角四处查探了一下,立刻就发现,在这里周围,空气之中隐隐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自己刚展开的精神力触角,就立刻被无形的力量重重的弹了回来!

    难改不需要守卫戒备——光明神殿这种千年古教,果然很有些名堂。

    推开祈祷室的门走进来——这传说之中的禁地,却远远没有料想之中的神奇,甚至看上去颇为破败陈旧。

    祈祷室的大门只是用普通的木板门而已,唯一可以称道的,或许就是格外的厚实了一些。

    房间里没有窗户,弥补透光。四面墙壁都是厚重坚固的巨石堆砌而成,墙壁上甚至没有任何装饰,没有壁画,没有富丽堂皇的珍宝,甚至连烛台都没有。

    这个祈祷室四四方方,面积也不过只有十几个平米的样子。正前方是一个石头堆砌的台子,看上去古朴而破旧,只怕有上千年的历史了,石头上的颜色都已经发黑,显然是经过了千年的烟熏火燎。石台上有长长的一排蜡烛,烛台也只是最最普通的铜质,很多上面已经布满了黄黄绿绿的铜锈。陈道临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心中腹诽:这帮神棍给自己洗澡的地方都弄的奢侈之极,偏偏这对神灵祈祷的圣地却如此破败,难道也是怕神灵知道自己生活糜烂,会降下惩罚么?

    石台上并没有什么女神的雕像,倒放了几个奇奇怪怪的东西。

    陈道临大概一眼扫了过去,发现上面有一块残破的石碑,已经破旧风化得厉害,上面密密麻麻的有些文字,却都已经损毁的差不多了。石碑残破,只有大概一张报纸那么大小。

    除了这残破的石碑之外,还有一柄断剑,剑锋已经彻底损毁了,剑柄上已经锈得看不出本来颜色。

    另外一件东西,却是一对金属的圆环,看上去比手镯大一些,却又比项圈小一些,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祈祷室里空无一人,陈道临看了两人,忍不住走了上去,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会儿这石台上的这几件“贡品”。

    他又好奇的释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力触角去窥探,立刻就吃惊的发现,这几件东西虽然看似破旧损毁得厉害,但是无一例外的,上面都蕴含了一丝非常微弱的力量!

    这股力量,陈道临却是十分熟悉的,和赛梅尔“借”给自己的那种“神力”几乎完全一致!只不过却更加的微弱,若是自己精神感应能力差一点的,就几乎无法分辨处来了!

    这几件的东西上居然蕴含了货真价实的“神力”,立刻就让陈道临收起了小觑之心——纵然再微弱,也好歹是真正的神力吧!虽然这几件东西上的神力,一共加起来都没有自己身体里的多。

    正好奇着,身后传来声音,这祈祷室的门推开,脚步声传来,随后就听见海因克斯那温和从容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神使大人,可认识这几件圣物?”

    陈道临扭头看了一眼这位教宗陛下,海因克斯依然是一身粗陋的麻袍——不过昨晚已经见识到了教会里的那种奢侈糜烂的“洗澡仪式”之后,此刻再看这位教宗粗陋的衣着,陈道临心中忍不住暗暗的腹诽了一句:虚伪!

    他很爽快的摇头:“我不认得。”

    身为所谓的“神使”,却不认得光明神殿之中的“圣物”。陈道临回答得理直气壮,而教宗似乎也不以为意,缓缓走到了陈道临的身边,也看着那石台上的几件东西,就笑道:“原来神使大人不认得。”

    说着,他伸手指着这几件东西,缓缓道:“这几件东西,都是光明神殿创建之初留下的圣器,传说都是女神亲手使用过的,或者是赐予给教会的前辈先哲的圣物。”

    教宗仿佛很有兴致,就看着那块残破的石碑,笑道:“这块圣碑,距今已经有三千四百年的历史了。”

    “哦?”陈道临目光一动。

    三千四百年?那岂不是比罗兰帝国的历史都悠久?帝国的历史也只有一千一百年而已。

    他倒是知道的,光明神殿这个宗教的历史,可远比罗兰帝国要久远多了。在罗兰帝国建国之前,光明神殿就已经存在于这片大陆之上了。

    不过么,在罗兰帝国出现之前,这片大陆上是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而那个时代,虽然人类都崇拜光明女神,但是却分为许多不同的宗教。崇拜信奉女神是一样的,但是每个教会的教义却有许多的不同,甚至有些宗教之间的教义,大相径庭。

    那个时候,光明神殿也只是众多信仰女神的宗教之一。

    而在罗兰帝国统一大陆的战争之中,光明神殿这个宗教慧眼识珠,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投资在了那位开国大帝的身上,全力支持那位开国大帝,在长期的战争之中灭国无数,最后统一了整个罗兰大陆,创建了一个统一的大帝国。

    在战争期间,光明神殿也借助了那位开国大帝的麾下铁骑,兼并了大陆上各个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崇拜女神的宗教,有的是兼并,有的是血腥的清洗。

    总之到了建国的时候,这大陆上,信奉女神的宗教,就只剩下了光明神殿一家独大了。并且因为在建国的过程里立下的功劳,被册立为了帝国的国教。

    所以,说到历史话,这光明神殿可要比罗兰帝国悠久得多了。

    “在三千六百年前,光明神殿的一位先贤发现了这块古碑,经过了多番的考证,鉴定出这块石碑是上古神话时代,由女神亲笔书写下来的一件圣器。而这上面的文字,也是远古时代的文字,和现在的罗兰文字完全不同。那位先贤耗费了一生的时间,破译这上面的文字,颇有所得,最后靠着破译出来的文字,将这块石碑公布于众,吸引了无数教徒的皈依。而也正是因为拥有了这么一件圣器,那个时候的光明神殿,才从一个影响力只局限一隅的小教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这柄残剑,也大有来历的一柄圣剑!”海因克斯神色俨然,肃容缓缓道:“这是一千多年前,罗兰帝国开国大帝征讨大陆的时代,我光明神殿奉应天意,全力支持那位开国大帝统一大陆,我教会的神圣骑士团,浴血奋战,牺牲无数!而就在那个时候,一位神圣骑士团的骑士,得到了这柄圣剑!这圣剑上拥有女神赐予的祝福,而那位骑士也因此实力大增,靠着这柄圣剑在战场之上立下了赫赫功勋。那位骑士最后牺牲在了一场激战之中,他战死的时候,据说天降异象,有红光从天边升起,霞光万丈,天空甚至幻化出了女神的尊荣,而这柄剑,就在战场之上,斩杀了敌军的统帅,就此折断!这是我光明神殿上记载下的女神显露的神迹之一!圣剑在主人陨落之后,还能能诛杀敌酋,这等神迹,也是证明了我光明神殿一统大陆,乃是女神的旨意!”

    陈道临心中暗笑,这些罗兰人编故事的本事,一点都不亚于现实之中天朝的那些神棍啊。

    什么“红光从天边升起,霞光万丈,天空有女神幻化出来的图像……”

    这种说法,陈道临在现实之中的许多史书和野史上不知道看过多少类似的。

    几乎每一个王朝的开国皇帝,不都是伴随着各种神奇的鬼怪传说么?

    汉高祖刘邦斩杀白蛇,一代女皇武则天出生的时候天降异象……

    这种说法,谁信谁傻*。

    什么顺应天意之类的话,不过是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不过么,这几件东西上有微弱的神力,想来应该真的是那个光明女神留下来的东西。可所谓的神,其实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一个实力强大到一定境界的强者罢了。和什么所谓的“天意”是在是没有半点关系。

    陈道临听了,也不置可否,看着那最后的一对金属圆环,笑道:“不知道这又是什么圣物?”

    海因克斯微笑:“这一对圣器,却是一百多年前,女神降临下的两位天使留下的器物。”

    陈道临点了点头,天使带来的,难怪上面有神力了,想来是女神交给他们的什么武器或者装备之类的吧。

    “那两位天使先后陨落,据说都是被郁金香家初代公爵,杜维那个异教徒所害……”海因克斯说到这里,轻轻叹了口气:“可惜那也是我光明神殿,最后一次聆听和感受到女神的荣光,之后就如同失去了父母的婴儿,这一百年来,再也没有能够得到女神的任何音讯和神旨。”

    陈道临心中一动,这教宗看来是要切入正题了。

    果然,海因克斯眼神一转,扭头看向了陈道临:“最近的两位天使是一百年前降临的,而如今,女神又降临下了达令陈阁下,却不知道,阁下是否又带来了什么女神的圣器呢?”

    陈道临嘴角一咧。

    降临?

    你才是女神降临下来的呢!

    老子是货真价实的天朝公民,是用穿越门自己走到你们这个世界的,和那个什么女神没有半毛钱关系好不好!

    要不要给你看老子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啊!!

    “教宗陛下,我想你大概搞错了。”陈道临摇头:“我是神使,并不是天使。从本质上说,我是这个世界的人,并不出女神创造出来的天使那种生命。我只是一个凡人,偶尔得到了女神的旨意,为女神效力,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顺便向教会传达一些话罢了。”

    海因克斯目光闪动:“哦?阁下并不是天使么?也不是来自……女神所在的那个神界了?”

    “神界?”陈道临笑了:“我不是来自那个地方,我是一个凡人,和你一样,有血有肉。或许会两手魔法,还懂一些杂七杂八的学问,但绝对不是那种什么天使。”

    “那么……”教宗肃然道:“事关重大,我想请神使大人详细的说明一下,您是如何得到女神旨意的……这件事情的详细过程,还请神使大人告知。”

    “哦,这个也是应该的嘛。”陈道临哈哈一笑:“要不说清楚,也难免你们怀疑。不然的话,我贸然找上门来说自己是女神派来的,换了谁也不能轻易相信吧。”

    “并不是我不信阁下,只是神使大人的身份对我教至关重要,若是不能说清楚的话,只怕难以服众……”

    陈道临哈哈一笑,道:“好,我就就说给你听。”

    说着,看了一眼石台上的那几件“圣器”,心中暗笑:老小子,这是逼着老子说故事么?简单!哥在现实之中可是起点中文网的VIP会员,各种修仙啊玄幻啊奇幻之类的小说至少看了不下几百部,你们喜欢听这种传奇故事是吧?好!听老子忽悠给你听!

    咳嗽了一声,陈道临就缓缓说了起来:

    “我来自海外另外一片大陆上的国度,我家乡有一座山叫做五行山,我就住在山下,我们村子里以木匠出名,有一个团体叫做“斧头帮”,我十八岁,那一年我十八岁,做到了斧头帮的帮主,因为我喜欢赌钱,逢赌必赢,所以人送外号‘至尊宝’。我常常会做一个奇怪的梦,能中有一个美丽的女子老是对我说,让我去找一个给我三颗痣的人……”

    这一段诉说,足足就说了小个时辰,陈道临洋洋洒洒将《大话西游》的故事改头换面复述了一遍,当说到“曾经有一段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的时候,自己把自己都说得泣不成声,全然不顾身边这位光明神殿教宗陛下已经满脸茫然,额头青筋隆起……

    “当我爆发将那可恶的兽人牛头王打败,却看着我的爱人紫霞仙子被吞没在火海之中,我痛哭流涕,然后忽然从梦中醒来……才发现,原来这一切只是一个梦……”

    海因克斯已经快吐血了,听到这里,失声喝道:“什么?一个梦?!阁,阁下说了这半天,原来……只是一个梦?!”

    “是呀。”陈道临一脸无辜的表情:“就是一个梦啊。”

    海因克斯强忍着已经顶到了喉咙里的一口老血,黑着脸:“敢问阁下,这……这个梦,梦……和女神的旨意有什么关系?”

    陈道临摸了摸下巴,想了会儿,才恍然笑道:“啊!好像也没什么关系啊,嗯,是我记错了。嗯,这就是一个梦而已。”

    海因克斯自问脾气已经极好,涵养和城府也已经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听了这句话,也差点就恨不得跳起来一掌拍死眼前这位“神使”。

    陈道临却咳嗽一声,表情凛然,沉声道:“我接下来说的就是在重点了!”

    海因克斯一听,赶紧凝神倾听。

    “……有一天,我拿着斧头,嗯,没错啊,是斧头,我是斧头帮帮主,外号至尊宝嘛!我上一段说过的呀。嗯,我拿着斧头出门去干活儿,走到一条河边的时候,不小心斧头掉进河水里了,我心里这个着急啊!决定脱了衣服跳下河水去捞我的斧头,就在我刚把裤腰带解开的时候,忽然河水里出现了一个美丽女子,身上带着神奇的光芒……”

    海因克斯立刻精神一震:莫不是女神出现了?!

    “这位全身光芒的女子出现在河面上,问我要干嘛,我说我斧头掉进河里了。这位神秘的女子随手一晃,手里就出现了一把纯银的斧头,她笑着问我:‘这是不是你掉的斧头’?教宗大人,我为人最是诚实了!生平就从来不说一句假话!哦对了,除了‘至尊宝’这个外号,我还有一个外号呢,就叫做‘铁齿金不换,诚实可靠小郎君’啊!可见我平时是多么的诚实了!我立刻就说‘这不是我的斧头!’,那位女子就很高兴,然后又拿出了一个纯金的斧头,问我:‘那这个是不是你的?’,唉,教宗陛下,我都说了,我这人最最是诚实了,不是我的东西,我是从来不拿的!所以我依然摇了头。最后,这位美丽的姐姐才又拿出了一个斧头,我一看,是破铁打造的,正是我的这把啊!我就告诉她,这才是我的!

    这个美丽的姐姐十分高兴,说:你是一个诚实可靠的孩子,作为奖励,这三把斧头都送给你吧!”

    海因克斯皱眉:“这事情……”

    “后来,那位美丽的姐姐,才告诉我说,她是有事情要我帮她做,但是在那之前,要先考研一下我的人品才行。”

    海因克斯动容:“女神?难道你见到的就是女神?!我的天!达令阁下,难道你曾经亲眼见过女神?!女神还曾经和您亲口说过话?”

    “哎呀!教宗陛下,你别着急嘛!听我说完啊!”陈道临叹了口气:“我当时就很不高兴啊!我这样的人,人品那是最最好的!节操坚定,三观正确,这种话就是专门来形容我这种人的呀!!还要什么考验?这简直就是侮辱人呀!!但是那个美丽的姐姐却说,只考验我一次不够,还要再考验才行……”

    “再……再考验?”教宗眼角的肌肉开始颤抖了。

    “嗯……对了,我刚才说到我当时多少岁?啊对了,十八岁。这是我遇到的第一次考验嘛。在一年之后,我十九岁了,按照我们那儿的传统习俗,我离开家乡去求学了。我穿着一身学子的长袍,背着包离开了家乡,我走啊走,走啊走,很多天之后,我来到了一个十分美丽的湖泊旁,那个湖么,叫做西湖,这西湖上有一座桥,那个桥叫做断桥。那天正好是三月份,我走在西湖上的断桥看风景,正所谓是‘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我走着走着,忽然就看见迎面走来了一个全身穿着白色裙子的美丽女子,一袭白衣,如同白云一样飘到了我的面前来。这个美丽的女子忽然就拦住了我,对我说,她和我有宿世的姻缘……嗯,你不懂什么叫宿世姻缘?嗯,简单的来说就是她上辈子欠了我人情,这辈子要来偿还我。

    嗯,我记得当时,那位白衣美女,拉着我的袖子,指着在西湖边上的一个快捷酒店,嗯,就是一个小旅店啦。她对我说,老板,啊不,大哥,啊不对!让我想想啊,啊对了,她是这么说的,她说‘这位公子,我与你有宿世姻缘!只要你给我五百金币,咱们就去湖边那家快捷酒店里,把这段姻缘了结了吧!’

    可是,我达令哥是什么人!我外号至尊宝!我外号铁齿金不换,诚实可靠小郎君!我还有一个外号没对你说,就是正气凛然正义化身啊!!这等事情我怎么能做?!我当时就言辞的驳斥了她!身为一个好好的女子,怎么可以出来做这种事情!良心何在!羞耻何在!!我指着湖边的一座教会,嗯,那个教会叫做‘金山寺’,我告诉那个女子,让她赶紧去这金山寺里好好的反省反省,好好的醒悟,好好的告罪!让金山寺里的法海牧师好好的洗一下她的罪孽!

    终于,这个美丽的白衣女子被我说动了,她羞愧万分!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化身飞到了半空,我一看,哎呀!这不正是一年前给我三把斧头的那个美丽的姐姐嘛?她说‘很好,这是我对你的第二次考验,你很让我满意,不过这还不够,接下来还要再继续考验你才行!’”

    听到这里,海因克斯脸上的表情几乎就要哭出来了:“还,还要考验?!”

    “那是自然的!所谓考验越多,心才越诚嘛!”陈道临大义凛然:“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考验越多,才显得我的任务更重要啊!”

    顿了顿,陈道临继续道:“第三次考验,是在我赶路的时候,有天晚上,我借宿在了一个已经荒废掉了的教堂,那个教堂叫做‘兰若寺’,哦对了,我同行还遇到了一个武技高强的武士游侠,名字叫做……赤霞?燕!那天晚上借宿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在兰若寺里,出现了一个白衣飘飘的美丽女子,她对我说,和我有宿世姻缘……呃不对不对,我记错啊,那是上一段啊!嗯,让我想想……啊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美丽的女子对我说,她的名字叫做小倩……”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里,光明神殿教宗海因克斯陛下,又聆听了一遍陈道临口中的异界版《倩女幽魂》,陈道临说得吐沫横飞,听到最后,这位教宗陛下已然面如人色……

    “终于,天色大亮,我埋葬了可怜的小倩,正要离开,半空之中,那位送我斧头的美丽姐姐,忽然又出现了,她说,很好,你又通过了我的一次考验!不过……”

    这次陈道临还没说完,海因克斯已经抓狂了,他愤怒的咆哮道:“她是不是说:不过这样的考验还不够,还要再继续考验你才行!”

    陈道临一脸惊奇的表情,瞪大了无辜的双眼:“咦?教宗陛下,你是如何得知的?难道当时你也在场不成?”

    纵然是涵养再好,耐性再强的海因克斯陛下,此刻也险些就从嘴巴里骂出一句粗口了,喘着粗气:“达,达令……你到底经历了多少次考验?你,你就直说吧!”

    陈道临面色严肃:“我们家乡有句俗话,所谓九九八十一难!我一共经历了九九八十一次考验呢!嗯,你听我说第四次啊……第四次么,是我游学来到了一个学校里,这个学校只招收男生,可是我却发现,和我同宿舍的一个男同学,总是对我抛媚眼来着……啊对了,这位同学的名字也很奇怪,叫做英台?祝!……”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

    “……第五次考验呢,我离开了那个让我伤心的学院,游历途中走进了一座大山,叫做终南山,遇到了一伙强盗!一伙异教徒啊!他们追杀我,我逃进了后山,来到了一座古墓前,古墓里有一位心地善良的美丽女子,喜欢穿着白色的衣服,名字也特别奇怪呢,叫做龙之女……”

    啪!!

    就听见一声脆响!

    只见这位教宗陛下已经双目赤红,手指如钩,生生将自己面前的石台上,一块坚硬的岩石生生的掰了下来!

    “咦?教宗陛下?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红了?咦?怎么又黑了?我还没说到第六次考验呢……我后来加入了一个武技学馆里学武技,我在学校里有一个新的别名外号,叫做萧炎!原来我武技学的很好出类拔萃,但是一场大病,我武技忽然退步,结果一个本来和我相好的美丽女学员,叫做嫣儿?纳兰,这个狠心的女人抛弃了我,当时我就对着她愤怒的发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咦?教宗陛下,你怎么吐血了?哎呀!刚说完你你你你怎么吐了一口?”

    `

    (好久没写恶搞了……试试自己的笔力退步没O(∩_∩)O,还好,感觉功力还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