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神使达令陈】(二合一章节!)

第三百三十九章 【神使达令陈】(二合一章节!)

    (说明一下,这是两章的更新量,合成一章发布了)

    第三百三十九章【神使达令陈】

    “圣冠!你说的是……哪一件?”

    听到这句话从海因克斯嘴巴里说出来,陈道临笑了。

    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如果说这位教宗陛下之前的表现,还保持着高深莫测的风范,用陈道临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装逼神功修炼到了圣阶的程度了。

    可“圣冠”这个名字抛出来之后,几乎是瞬间,海因克斯那原本清澈明亮而有深沉睿智的目光,忽然就仿佛汽油桶里丢进了一个点燃的炮仗!

    陈道临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位教宗陛下,瞬间就“燃”了起来!

    虽然大概是为了保持教会领袖的仪态,他依然保持着坐在那儿没有动弹,但是双手却已经扶在了桌子上,手指用力之处,就听见咔吧一声轻响,那木质的桌角都被他自己掰下了一块来!

    而且,当海因克斯问出了“哪一件”这样的问题的时候,陈道临就知道,这条大鱼上钩了!

    毫无疑问,眼前这位光明神殿的教宗,是一个知情者!

    ……

    圣冠一共有两件。

    根据赛梅尔之前告诉陈道临的那些隐秘的消息:第一件圣冠,是真正的神器,是光明女神在一千多年前罗兰帝国开国的时候,就亲手打造出来的,准备让第一个天使降临的时候带到人间来,留在人间汲取各个种族的信仰之力的。

    同时还有一层隐藏的意思,这顶圣冠,是第一个天使用来接管教会,亲自担任教宗的一个信物——出自女神之手的一件信物,那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圣器了,有这件东西在手,那么就可以确保教宗的位置具备了绝对至高无上的合法性和神圣法统!!

    而第二件圣冠,出现在距今大约五百年前,是一位昏庸的帝国皇帝,为了表现他自己信仰的虔诚,花费了巨资,召集了能工巧匠倾力打造,并且以很高的礼节赠送给了教会,作为教会领袖的礼冠——这件事情也被公认为是皇权向神权低头的重要标志!而且,因为这件事情之后,引发了罗兰帝国的一系列的内乱,最后导致了国家崩溃,奥古斯丁大公继位成为了新的皇帝,罗林家族崛起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所以,第二件圣冠虽然只是一个凡品,但是却也具备了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以及非凡的政治价值!

    要知道,如今光明神殿在罗兰帝国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教会内部,甚至是全国上下所有的信徒,都对教会的前景很是悲观。被连续打压了一百年,中间又经历了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这样的惊才绝艳的人物,一力的打压教会,到了如今,光明神殿在罗兰帝国的权势已经跌到了历史最低点!

    遥想当年,第二件圣冠打造出来的时候,又当时的帝国皇帝亲手奉送到教会教宗手里,并且低头行礼,这是教会最最扬眉吐气的巅峰时刻啊!皇权向神权低头的时刻!!

    如今么,那样的风光,也只能在梦中缅怀一下罢了。

    也正因为如此,第二件圣冠的遗失,才会引发了教会的内部震动,这几百年来,都在努力的寻找这件失落的宝物。

    这只是在世俗之中的看法。

    但是只有陈道临,以及海因克斯这种教会之中真正顶尖的人物,比如历任教宗,才知道的最大的秘密:相比第一件圣冠,第二件圣冠就是个渣!

    有关第一件圣冠的秘密,在教会之中属于最高机密!比如光明神殿教会的第一任教宗,其实是开国大帝设下的伏子。比如第一个降临的天使,是被开国大帝和第一代教宗合力干掉的……这些事情,无论在世俗之中还是在教会之中,都是最高的机密!

    知道的人,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在皇室之中,随着王朝更迭,这个秘密都已经早断绝,无人知晓了!但是在教会之中,历代教宗传承的时候,都会把这些秘密一代一代的传下去!

    寻找圣冠,并且终生以皇室为假想敌,乃是每一任教宗都要必须继承下来的重任!

    因为第一件圣冠,是女神亲手打造并且降临人间的圣器,这必须要找到!在如今这个时代,若是能找到女神亲手传下的圣器,那么就可以重新鼓舞所有信徒的信心,传播女神的权威,并且重新竖立起光明神殿的神圣法统地位!

    而同时,以皇室为敌,那是教会的天然职责!光明神殿从创建最初的终极目标,就是在这片大陆上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神之国度!皇帝……在狂热的信徒眼中,那种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一切都应该出自神的旨意!

    所以,海因克斯紧张的盯着陈道临:如果陈道临所说的圣冠是第二件,那么他最多只会哈哈一笑,一件凡间出品的重要文物罢了,纵然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政治价值,但是却也远远达不到让海因克斯动容的程度。教会虽然一直悬赏寻找这件东西,更多的也只是为了弥补自家的面子和尊严罢了。

    如果陈道临抛出来的条件只是第二件圣冠,海因克斯说不定会直接立刻送客出门,就算他好心一些不直接把陈道临绑了以一个亵渎神灵的罪名烧死在火刑柱上,那么把他绑起来直接丢到皇宫门口,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如果陈道临说的是第一件圣冠的话……

    ……

    “第二件圣冠虽然用昂贵的珍宝打造,黄金和最珍贵的二十九枚宝石……但说到底不过就是一个贵重的王冠而已。一件凡品俗物。”陈道临淡淡一笑,故作不屑的样子:“五百多年前的东西,教宗若是有兴趣,我随时可以再弄出十个八个一模一样的来,然后随便丢出来一个,对外就说是找回了传说之中的圣冠……不过这种无聊的把戏,想来教宗陛下是不屑为之的吧。”

    “……”海因克斯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了!

    “好了!我说的当然就是第一件!那件传说之中,出自光明女神亲手打造的圣器!第一位降临人间的天使带来的圣物!代表着女神的荣光和权威,号令天下的信物!”陈道临眼看海因克斯的神色和表现,知道火候已经到了,再熬下去只怕反而要让这个老小子跳脚了反而不好,干脆就抛出了自己的底牌!他睁着眼睛凝视海因克斯,稳稳道:“教宗陛下,您认为,这件东西,是否可以说明一切了?”

    “…………”海因克斯呼吸急促,呼哧呼哧的喘息了会儿,此刻的他那里还有平日里的淡定从容和挥洒自如?红着眼珠子,海因克斯狠狠的盯着陈道临,简直就如同恶鬼盯着一盘美味佳肴,咬牙道:“第一件圣冠,乃是教会之中不传之秘!即便是教会之中,也只有每一代的教宗才能口口相传的机密!我也是在接任教宗的时候,当晚高士拿十七世陛下,卧在病床上,亲口告诉了我这段隐秘,我才知晓的!交待这些事情的时候,神圣骑士团的大骑士长和三位大骑士亲自守护在房间外十米,不许任何人进出!!”

    说到这里,海因克斯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达令陈……而这件隐秘,你却是怎么知道的!还有,教会之中,初代教宗是叛徒,以及后世降临天使等等这些隐秘,你又是从何……”

    陈道临只是坐在那儿,静静的看着海因克斯,微笑不语。

    终于,海因克斯腾的站了起来!

    这位教宗的身上,忽然散发出了一团白色的光芒,他那件粗陋的麻衣无风自动,衣袂飘舞,陡然之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几乎让陈道临瞬间都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不过陈道临却依然面色不变,在这无所不在的威压之下,他忽然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指来,指尖轻轻的在桌面上划下了一个符号。

    这是一个“神符”。

    事实上,在光明神殿教义的教典之中,记载了许多所谓的“神符”,陈道临写下的这是最简单也是最常见的一个,甚至就连教会之中最最低级的一个入门的牧师都可以随随便便的画出十个八个来。

    陈道临的指尖轻轻的割裂的平整的桌面,桌面上立刻浮现出了这么一个符号,随即上面冒出一丁点白色的光芒。这光芒白得像雪,白得似霜,白得纯粹……

    海因克斯原本滔天的气势,在忽然看见了这白色的光芒之后,陡然之间,他全身气势消散无形,扑通一下,重重跌坐在了椅子上!教宗满头汗水涔涔流淌,面色越来越苍白,最后就连嘴唇仿佛都失去了血色!!

    ……

    海因克斯能成为光明帝国的教宗,自然不是寻常的人物。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在教会之中崭露头角,他聪明博学,苦修虔诚,而在修炼圣力的时候,更是展现出了卓越的天赋!这种天赋,使得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将同辈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他很早就被教会的高层作为了最重点培养的对象,他在教会之中数十年,从最低层的白衣教士,黑衣正牌神职人员,执事会,裁判所,地方教区主教……几乎每一个重要的地方都留下了足迹,数十年来,每一步上升的步伐都走得极为扎实!

    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出色的年轻人,将来必定会成为神圣骑士团的未来领袖——那个时候,他的神圣斗气已经修炼到了同辈之中无人能及的地步!

    他三十岁的是偶,人们忽然发现,看低了这个年轻人,所有人都认为,海因克斯这么优秀的天才,简直就是将来主掌教会裁判所审判长的最佳人选——他的神术修炼得极为精湛,为人又公正严明,极得人心!

    他四十岁的时候,大家忽然又觉得,还是低估了这个家伙!这个时候,有人觉得,一个裁判所审判长的位置,恐怕还不足以让他发挥出最大的才能,只怕只有红衣大主教那种位置,才最适合他。

    但是当海因克斯还不满五十岁的时候,他终于穿上了红衣大主教的衣服……可那个时候,他已经被正式确立为了教宗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几乎教会之中所有的高层都认为,未来能领导教会走出困境的人选,海因克斯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所以这样一个人,绝对不会是一个庸者!

    海因克斯自己也很自信,无论是神圣斗气,还是神术,自己都修炼到了非常高的境界!

    但是身为教会之中的高层,尤其是教宗的接班人,海因克斯苦修的所有科目之中,修炼的最用心的,便是“圣力”!

    很难用言语来界定所谓“圣力”是什么,或许用最教会之中的最简单的说法:这是距离女神最接近的一种力量!

    是最最纯碎的,毫无任何杂质的光明系的一种力量!

    虽然在这个世界的魔法界,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对所谓的“圣力”不屑一顾,大部分魔法师都认为,所谓的“圣力”只是教会中的神棍为了自抬身价而吹嘘出来,其实说穿的,只是一种纯粹的光明系的法术而已,本质上和魔法力量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海因克斯自己却并不这么认为。自从走进了教会的高层,真正的接触到了“圣力”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了,这绝对不是什么挂羊头卖狗肉的普通魔法,而是一种真正的,高深的力量的修炼之术!

    这种神奇的修炼之术,据说是女神传下的不传之秘,只是在教会之中的高层,口口相传!

    圣力的高明和深奥自然是不用多说。而在海因克斯看来,这种力量与其说是“最接近女神的力量”,不如说是一种最最接近“神级”的修炼法门。

    用这种方法修炼出来的力量,虽然和魔力颇为相似,但是在本质上却更为纯粹!

    越纯粹的力量,威力就越强大!这是所有修行者都公认的真理。

    圣力已经非常纯粹的,但是在修炼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海因克斯依然很无奈的发现,这种纯粹也只是“相对”的,而到了一定临界点之后,任凭自己再如何努力,也无法做到将力量这种的杂质彻底的摒除掉。

    然而此刻,当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的魔法师,若无其事一般,随手在桌上画出神符,那神符上散发出的白色的光芒……

    海因克斯彻底动容了!

    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这白色的光芒之中,蕴含着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和自己,以及教会之中那寥寥数位高层修炼的“圣力”极为相似!

    似乎是应该同出一源!

    而更让海因克斯震惊的是,这股力量,比自己的“圣力”来的更纯粹,更纯净!

    这白色的光芒之中,流露出的那种力量,似乎没有一丝半点的杂质所在,纯粹的如同透明的玻璃——不,用透明的玻璃都不足以形容,应该说是……纯粹的几乎如同空气!

    和“圣力”如此相似,可却比圣力更加纯粹,更加纯净,而且似乎其中隐隐蕴含的力量,也更加强大……

    意识到了这几点之后,海因克斯再次坐不住了!

    难道……这是……传说之中的……

    神力?!

    ……

    陈道临的神色看似从容,但是他心中却并不平静。

    他随手划下的这一道神符,所用的力量,的确不是自己的魔法,甚至也不是玄门道家的法力。

    的确就是这个世界所谓的“神力”!

    这一束“神力”,来源于赛梅尔,那个镜子后面被封在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伪版女神”。

    当初赛梅尔让自己去寻找第一件圣冠,为了让自己能破开她留下的封印,这一束神力是赛梅尔“借”给陈道临的。

    然而,借来的神力,也只有这么一丁点了,微弱的几乎可以忽略。

    如果要做一个准确的量化,这微弱的一束神力,仅仅只够陈道临施展一个最最简单的法术——破开埋藏圣冠所在地封印的那个简单的咒语,仅此而已。

    因为相隔两个世界,赛梅尔能做到的极限,也只能借给陈道临这么一丁点神力了。多了,她也无法做到。如果她有那个本事,也不会被关在另外一个世界无法过来了。她每隔三十天,只能通过那面镜子,和陈道临取得一点联系,用赛梅尔的话来说,这是两个空间之中会固定出现的一丁点的封印裂缝。

    当然,这神力的确是正宗的女神的力量,货真价值,童叟无欺!!

    毕竟赛梅尔当初是作为女神的替身降临到人间,是女神为自己准备的降临人间的躯壳!所以赋予了她一部分真正的神力。

    陈道临也曾经研究过这一束神力。让他惊奇的是,这神力的确十分强大!力量之纯粹,纯净,远远超过了自己修炼的魔法!

    这么说吧,如果说自己修炼的普通魔法的魔力,就像是一大块坚硬的岩石,那么赛梅尔借给自己的这一束神力,就如同是最璀璨的钻石!

    但是很可惜,给到自己手里的这粒钻石实在太小太少了……

    陈道临也试图想能复制这种力量!如果能大量的修炼出这种“钻石”,谁还会苦逼的去制造“岩石”?

    但是更可惜的是,陈道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赛梅尔给予自己的这一束神力,在自己的身上,根本无法修炼出来,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让它增长一丝一毫。

    当然了,它也不会消失,无论自己怎么使用,这神力似乎都不会被用掉消耗掉,永远的就这么印刻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陈道临也试图用自己的“天眼”观察过这神力的属性,而得出的结果让他自己都十分吃惊!

    这“神力”居然是……没有属性!!

    如同一张白纸!将纸上原本涂写的内容全部彻底擦拭掉了!纯洁无暇!!

    本源,纯粹……纯净!

    拥有这么一束“神力”在手里,对于陈道临而言,其实是很尴尬的,他甚至觉得这东西很鸡肋。

    用吧……它似乎也派不上什么用场,自己拥有的实在太少太少了,这么一点力量,甚至不够发动一个最最简单的火球术。

    不用吧……可这束力量却偏偏十足强大!陈道临十分清楚的感觉到这力量的强大!

    可再强大的力量,自己却偏偏只有这么一丁点,也派不上用场啊。

    终于……今天,陈道临发现自己找到了发挥这一束神力的最佳的场合!

    眼前这位光明神殿教宗陛下,那几乎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的表情……

    已经说明了一切!

    ……

    “我想,能成为教宗,你应该对这一束力量并不陌生。我说了,你认为我不像是神使,我并不怪你。因为……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陈道临神色从容,他的那张脸,在这一片白色的纯净神光之后,仿佛也被渲染上了几分神圣凛然的味道:

    “可虽然不像,可事实却是:我的确就是神使。”

    海因克斯忽然收起了脸上的震惊和激动,他飞快的抖了抖自己的袍子,郑重的站了起来,绕过了桌子,缓缓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

    然后,这位在罗兰帝国之中,身份地位甚至可以堪称于皇帝分庭抗礼的教宗陛下,对着陈道临——或者说是对着陈道临面前那散发出来的神灵的光芒,用最最谦卑最最恭敬的姿态,缓缓俯下了身子!

    “光明神殿现任教宗,海因克斯,聆听女神旨意!神殿之中都是女神最最虔诚的信徒,是女神最最忠诚的仆人!在迷茫了一百年之后,能够重新感受到女神的荣光,是所有教徒最大的幸福!神使大人,请说出您的要求吧!在女神的殿堂里,您现在所说的一切,都拥有不容置疑的法理!”

    海因克斯如此郑重肃然的样子,居然让陈道临在瞬间都有些恍惚了。

    不过他很快就回过了神来,轻轻点了点头,面露微笑。

    “那么……首先,请为我身边受伤的仆人治疗伤势吧,我想教会里应该不缺出色的牧师。”

    “我会立刻让请执事会的艾格拉长老亲自为您的仆人治疗。”海因克斯不假思索:“艾格拉长老的光明治疗术是教会之中最强大的。”

    “嗯。”陈道临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的身份需要保密……尤其是,我现在还是皇帝要缉拿的犯人。”

    “您既然是女神派来的使者,那么保护您的安全便是守护女神的荣耀,这是光明神殿的天然使命!”海因克斯斩钉截铁道:“从这一刻开始,即便是希洛皇帝陛下,若是想伤害您一根头发,都必须踩着所有神圣骑士团骑士的尸体走过去!”

    陈道临点头,表示满意。

    最后,他笑了笑:“那么,我的最后一个要求……能不能给我弄点吃的?我从皇宫里钻臭水沟跑出来的,现在晚饭还没吃。嗯,我喜欢吃烤羊腿,烤得外焦里嫩的那种。如果配有上等的红葡萄酒,那就再好不过了。”

    海因克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