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藏身之处】

第三百三十五章 【藏身之处】

    第三百三十五章【藏身之处】

    希洛回到了皇城门口,却迎面就看见了从皇宫正门里狼奔而出的一队红羽骑,希洛心中料知不好,立刻下令停下队伍,就看见这队红羽骑到了面前,领头正是自己委任的御林军统领之一扬克。

    扬克翻身滚下马,跪在了地上,大声道:“陛下,有逆贼犯宫禁,破了牢房关押囚犯之地……”

    希洛坐在马上,面色铁青:“人呢?”

    “往北了!想来是去了码头……我麾下第一营骑兵已经追了上去……”

    希洛用力咬牙,手里握着长弓,指尖发白,却终于又松了一松,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却镇定而从容:

    “传令,城卫军封闭城防,不许任何人进出,闯关者格杀勿论!传令,全城戒严,全城敲净街鼓!鼓停之时,再有敢出街行走之人,格杀勿论!传令,近卫军封锁东苑西苑,有敢趁机作乱者,就地斩杀!”

    身边自然有内廷的官员立刻策马狂奔而出传令去了,扬克跪在地上,却抬起头来:“陛下,牢房里只跑了达令陈和李斯特家的那个老头子。那些犯宫禁的人很是凶悍,被围住了的也都是力战至死,我们拼死之下,也没有能抓住一个活口!想来必定是大家族蓄养的死士,说不定就是那李斯特家的,请陛下下令,让那个我带人去李斯特家的府邸……”

    “不用了。”希洛轻轻一叹,摇头道:“你现在去,那地方想必早已空了。”

    扬克脸上露出一丝森然的杀气,狠狠道:“陛下,新年当晚,李斯特家还有余孽被咱们抓住就看守在军营之中,那些人总跑不掉,请陛下下令将那些逆贼全部斩杀,以儆效尤!”

    希洛眯起了眼睛,轻轻一踢马肚,马屁缓缓上前,到了扬克的身边,他却忽然扬起马鞭来,狠狠的一鞭子就抽在了扬克的脑袋上!

    扬克挨了一鞭子,茫然的抬起头来,希洛面色冷峻,冷冷道:“只会杀人,用用你的脑子!我若是现在举起屠刀屠了李斯特家的人,那些和李斯特家交好的家族如何?也都杀了?这帝都城里的家族少说有一百多个,难道全部都屠了?杀得完吗!杀光了贵族,你是要让全天下被逼反么!”

    说完,不理会这个鲁莽的军官,希洛就已经策马进了皇宫里去。

    扬克跪在那儿,却心中茫然,却立刻就起来,翻身是上马,带着红羽骑簇拥着希洛进了皇宫。

    片刻之后,阿克尔就已经带着一队骑兵来到了皇宫,刚到大殿,就看见了脑袋上顶着一条红红鞭痕的扬克站在那儿,阿克尔走了过去,皱眉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扬克看见了自己的老长官,立刻垂首失礼,然后低声嘟囔了几句。

    阿克尔听了,叹了口气,低声道:“你这一鞭子挨得不冤!”

    “将军,那些人必定是李斯特家安排好的死士来劫狱的,既然正主跑了,咱们杀了他们家留在帝都的那些人,有什么错?这次劫狱,兄弟们死伤可不少!”

    阿克尔定睛看了看扬克,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心中不忍,低声道:“唉,你毕竟是我老部下,我就再教你一次:你记住了,若是这次能再抓住了李斯特老头子,陛下将他直接问罪斩杀了,别人也无话可说!但若是拿李斯特家族开刀,放手屠戮一个家族,那就是愚蠢!李斯特老头子虽然是族长,陛下纵然杀了他,李斯特家族还能再推出一个新的族长来。一个人族长可以代表一个家族,但是却不等于一个家族!可若是放手屠戮家族的人,那就是真的撕破了脸,逼得李斯特家彻底反抗到底了!你记住了,贵族之间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皇族终究是要靠贵族阶层来拱卫的,若是放手屠杀贵族阶层,把贵族阶层都杀得反了,谁来拱卫皇族?陛下刚即位,若是现在就做出放手屠族灭门的事情,而且还是针对一个豪门大族,那就真的让整个贵族阶层都离心了!”

    顿了顿,阿克尔摇头道:“罢了,你这个性子,实在不适合在御林军里,成天只知道砍杀,还是调你回雷神之鞭效力吧。呆在陛下身边,总这般没脑子的话,迟早有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阿克尔教训完了自己的老部下,迈步进了正殿,就看见希洛正在对几个城卫军的军官交代什么,阿克尔走进来的时候,希洛已经挥手叫人退下。

    阿克尔看着从身边擦身而过离去的那几个城卫军的人,倒有一半都是生面孔,心中也是一凛,收拾好心情走了过去,沉声道:“陛下,听闻宫廷里出了事情,我来迟了一些……”

    “阿克尔,军部无事吧?”

    “无事!”阿克尔稳稳道:“我听见了皇宫传来的警钟声,第一件事情就派人将军部戒严,封锁了整条街道。”

    希洛点头,神色自若:“你做的很好。”

    话音刚落下,就有一队御林军进来,两人一组,陆续抬进来二十多具尸体,就这么摆成长长一排,放在了大殿之下。

    希洛立刻起身,缓缓走下台阶来到下面,看了一眼阿克尔,缓缓道:“你来看,这便是今日闯宫劫狱的人,听闻他们各个武技精湛,勇猛彪悍,红羽骑死伤了近百人,却居然连一个活口都没有拿住。即便是被围住了,也是力战至死。”

    阿克尔皱眉,走到了那些尸体身边,随意在一具尸体前弯腰蹲下,检查了一番,重新站起来的时候,阿克尔已经面色难看,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陛下……”

    “看出什么了?”希洛的声音带着一丝冷酷和尖锐的嘲弄。

    “……这些人皮肤粗糙,想来是常年经受风吹,应该是生活在……”说到这里,阿克尔住口不说。

    “生活在北疆,或者是……西北!!”希洛轻轻的捏紧了拳头,然后又松开,长长的出了口气,扭头对着阿克尔笑了笑:“看来,我的那位小姑姑,这是在对我表达她的愤怒和不满啊。”

    顿了顿,他缓缓道:“帝都的郁金香公爵府想来现在已经没人了,我姑姑派来的使者应该已经不在了吧……哼,扬克那个蠢货,居然以为是李斯特家干的。李斯特家不过是商贾世家,哪里有能有本事蓄养出这等精锐的死士!我听了汇报,闯进宫来的一共有百余人,从宫禁之中救出了李斯特老头子和达令陈,然后再跑掉……我的御林军死了九十七人,伤了六十多个,而对方却只损失了不过三成人手!这等精锐,放眼天下,除了郁金香家,哪里还有这等猛士!”

    希洛说道这里,冷笑道:“这些死去的死士,宁可战死也不肯被俘虏,其实并不是怕暴露身份,只是郁金香家的荣誉使然罢了。郁金香家的人既然敢做这等事情,就根本不怕我发现他们的底细。不信你等着,我姑姑不久就会写信来的。”

    阿克尔皱眉想了想,缓缓道:“我听说那些人是往城北去了,必定是从水门乘船逃离。”

    “嗯,现在去追恐怕也只是尽尽人事,他们既然敢做这等大事,那么肯定是早有船只在那儿接应,人一到就立刻开船,现在么,应该早已经出城进了澜沧运河,逆流而上往西北去了。我已经派了城卫军遣了一千轻骑沿着河岸去追赶,能不能追上,也只是听天由命而已。”

    ……

    皇宫里这场并不大的杀戮,却已经惹得帝都一日三惊,城卫军的调动,全城戒严的举动,家家闭户,不得进出,这种时候,哪里有人敢违抗希洛的命令。

    只是在傍晚的时候,帝都水门的轮值城门官,一个主官和三个副官,脑袋就已经全部被砍了下来,挂在了城门之上!

    可怜那个主官家伙,收了费欧娜一千金币,结果不仅害得自己丢了命,还累死了几个同僚。

    日落的时候,帝都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街上那些叫人心惊的骑兵来回奔驰的动静才渐渐停歇了下来。

    随着最后一道落日的余晖消失在了天边,黑暗终于降临帝都。

    就在帝都城东,距离皇宫有近三里的地方,一条明渠的三叉河口,缓缓的钻上来了几个人影。

    胡克的脑袋上和身上满是污秽,这河沟之中,离开了皇家那一段后,便是民用的沟渠,河沟之中新年之后还不曾清理,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垃圾。

    几个人从河里爬出来的都是,都是臭气熏天,而胡克身上更是布满了条条伤痕!

    他一路在暗渠之中开路,那暗渠之中年久失修,不知道布满了多少荆棘和废气的铁栅栏铁钩,一路下来,胡克身上多处被划伤,好几处皮肉都被钩烂掉了!

    只是这个硬气的汉子却面色冷峻,只是伏在岸边,耳朵贴在地上听了会儿动静,才低声道:“老爷,巡逻队走远了,我们现在去哪里?”

    顿了顿,胡克皱眉道:“皇宫里这么一闹,城中肯定是戒严了。想出城是不可能了,城中咱们也没有去除……不如随便找一个民家躲藏进去,先安身再说。”

    陈道临却摇头:“躲藏民宅不是办法,戒严之下必定会逐条街道搜索,拉网之下,我们难藏踪迹。要藏就要藏一个希洛的人不会搜查的地方。”

    “嗯?”胡克一愣:“希洛是皇帝,哪里还有他不会搜查的地方?”

    陈道临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轻轻伸手一指……

    远处,那重重的民宅之后,依稀能看见一座巍峨的巨大建筑,那圣洁的明火辉煌,还传来了浑厚而威严的晚钟……

    胡克脸色一变:“教,教会?!”.

    (今天就两更啦~)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