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命贵贱】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命贵贱】

    第三百三十四章【人命贵贱】

    宫廷之中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警钟长鸣,牢房的方位隐隐的就有金戈相交的厮杀声响。

    陈道临一行人只是闷头朝着沟渠的方向奔跑。陈道临心中早已经盘算好了逃离的路线,这一路上,倒也颇为安稳,只是偶尔有遇到两三个宫廷里的仆从,只见几人一路狂奔,尤其是看见了队伍里居然还有查克这么一个雄壮的狼人,才觉得不妙,只是还没等呼喊出来,陈道临等人就已经飞快的跑开。

    陈道临不欲多造杀戮,查克胡克知道他的心思,也只是闷头逃窜。身后的宫廷仆从连连呼喊,但是这个时候大部分的侍卫都朝着牢笼和魔塔的方向跑去了,哪里还有人顾及到这里?

    这一路上倒也不是真的就平安无事,也遇到了零星的几个宫廷御林军,但是有胡克和查克两个猛男压阵,陈道临又毫不吝惜魔力的,刚一碰面,就几个束缚术或者迟缓术之类的魔法丢了过去,再加上两大猛男上去照头劈砍,如砍瓜切菜一般。

    一路奔跑到了宫廷里的沟渠旁,路上只干掉了七八个护卫,就没有再遇到其他危险。

    原本来到了沟渠,陈道临是做好了要激战一番的。他记得沟渠旁是有一个宫禁关卡所在,这里按照往常,是应该留有一队御林军把守的,至少也有个三十余人。

    不过来到这里,却发现这里的宫门早就被打开,地上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的尸体,有被砍死的,有被利器刺穿的,还有的身上插着箭弩,却没一个活人。

    陈道临心中一凛,又隐隐的听见了牢房的方向传来厮杀拼斗的声音,他心中越发的奇怪起来:

    咦?难道除了我闹出的动静之外,这皇宫里真的又出了什么大事??

    “老爷,皇宫里一定是又出了什么大事!”胡克船长面色凝重。

    陈道临略一沉吟,飞快道:“管他什么大事小事,希洛那个王八蛋自己倒霉罢了,咱们走咱们的,将来老子总要找他晦气!”

    说着,一指身旁的这条沟渠,道:“皇宫里的这条沟渠是活水,这条明渠之下有暗沟,一直通往皇宫之外,按照地图来看,水下应该有两三里远,不过现在是冬季,算是枯水期,沟渠里水不满,咱们从里面游过去,勉强可以将脑袋露在水外,若是夏天的话,水满之时,咱们就真的只有拿脑袋去撞宫墙了!胡克船长,你水性最好,拿着刀在前面开路,查克,你断后,巴罗莎和夏夏水性一般,我在中间抱着她们两,咱们只要泅过这下面的两三里暗渠,就算是成功一半了!”

    胡克自然没有任何异议,当下就脱去了外衣,直接就跳进了水渠之中。

    一行人都下了水,往东泅了一段距离,这条明河就到了尽头,却只见全面河沟尽头是一条铁栅栏,栅栏之后便是黑黢黢的暗渠,直往地下而去。

    胡克手持钢刀,用力劈开了暗渠口的铁栅栏。他实力强悍,又有中阶的实力,铿锵几刀之后,就砍烂了栅栏门,当头就钻了下去。陈道临看了一眼身边满脸都是畏惧之色的巴罗莎,知道精灵族天性怕水,就笑了笑,柔声道:“别怕,我憋气时间长,总能保护着你,只是气味臭一些,忍忍就过去了。”

    巴罗莎勉强一笑,却低声道:“我不用你保护……你自己小心。”

    夏夏在一旁,身子虽然在水里,却也能感觉到她在瑟瑟发抖,陈道临用力拉紧了两个女孩,也一头钻了进去,后面狼人查克,抬头看了四周,把刀子反握,也跟了进去……

    ……

    “达令陈呢!”

    看守头目此刻面如土色,牙齿格格作响,锋利的刀子横在脖子上,连站都站不稳了,只是断断续续道:“跑,跑……跑……”

    那位贵人面沉如水,此刻他身边的郁金香家的武士只剩下了大半,而且还人人带伤,冲进了这牢房之地,找了一圈之后,却没发现陈道临的踪迹。

    听了看守头目的话,贵人面色难看,皱眉,随即喝道:“李斯特家的族长呢!”

    这一次,这看守头目不敢再迟疑,顺手一指,很快就有郁金香家的武士跑进去,片刻之后就把老头子搀了出来。

    老头子面色古怪,看了一眼这位贵人,皱眉道:“你们?”

    “族长安好。”贵人淡淡一笑,随即飞快道:“令爱托我们来救人,此刻帝都的李斯特家的人都已经在码头,洛黛尔小姐应该也去了,这便和我们走吧。”

    老头子似乎有些迟疑,贵人却已经知道他的顾虑,飞快道:“李斯特家是帝国豪门,就算希洛当了皇帝,若是他敢乱来,这皇帝的位置也就坐不稳了。你放心,我们既然敢来救人,自然有善后的法子。”

    说着,也不给李斯特老头子犹豫的时间,就让一个部下直接把老头子往肩膀上一扛。

    这伙人飞快的逃离了牢笼,跑出来的时候,迎面就遇到了七八个赶来支援的御林军,一番砍杀之后,留下了几具尸体,还有几个武士用手弩断后,射倒了几个之后,其余人就原路撤离。

    到了皇宫的东南角,这里却是一扇偏门,乃是平日里宫廷里的仆从进出采买行走的地方,众人冲到这里,立刻就从左右跳出几个郁金香家接应的武士,原本守在这里的护卫和仆从,早就被砍杀殆尽。

    出了这道门,外面一个小巷口,从一个院子里就跑出两架马车,还有七八匹健马来,众人立刻就飞快的朝着城北撤离而去,身后传来宫廷里的喊杀震天,还有御林军冲了出来追击,到了路口,却只看见远处车轮滚滚,马蹄急促……

    不过片刻之后,就有大队红羽骑从这门里狂奔而出,朝着北边追了下去!

    轻骑快马,而红羽骑又都是挑选出来的上等战马。逃亡之人一路上虽然狂奔,但是马车车轮总跑不过马蹄,眼看跑过了几条街之后,就听见身后追兵的马蹄声越来越急促了。

    贵人坐在马车里,喘息方匀,侧耳一听,脸色凝重,低声道:“至少有三百骑追来,马蹄声整齐,队列齐整,整个帝都里,只有雷神之鞭的那伙人才有这等素质。”

    说着,他一个翻身,身子就鬼魅一般的从车窗里窜了出去,站在了车顶之上,那马车狂奔,车厢颠簸,但是这个贵人却牢牢站在车顶,脚下如同生了根一般!

    他飞快的从一个武士手里取过了弓箭来,站在车顶,长弓搭箭……

    弓弦每响一下,远处追兵队伍当头就有人应声落马!

    他一口气射了五箭,才力尽弃弓!

    眼看身后那些追兵,虽然当头的五骑都被自己射落,但是队伍却丝毫不慌乱,依然保持着飞快的追击速度,只是队伍却已经很快的尽量散开,马背上的骑兵也都是尽量的俯下了身子来……

    贵人皱眉:“雷神之鞭,果然强兵!”

    说着,他打两个呼哨,原本落在队伍最后的八匹健马立刻就急停了下来,八名郁金香家的武士,毫不犹豫的掉转马头,朝着追兵的方向迎了过去。

    这些郁金香家的武士极为英勇,虽然人数出于绝对劣势,但是迎着追兵而上,却丝毫没有半分迟疑,就看见街尾的方向,两拨人马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马刀的刀光此起彼伏,砍杀嘶喊声震天!

    就这么阻了一阻,逃亡的车队就又跑出了一条街去。

    贵人坐在车厢顶上,眯着眼睛往后眺望,却看见那些雷神之鞭的追兵,虽然被自家的死士阻拦了片刻,但是这些家伙不愧是帝国最强的精锐,在遇到断后死士的时候,队伍里就自动分开了两股,从左右绕开,根本不理会中间断后的人马,而是从左右飞快的绕了过去!

    眼看追兵又快要上来,这贵人才终于叹了口气。

    他眼睛里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忽然伸出自己的大手,五指如钩,一把抓住了自己身上的皮甲用力一扯!!

    这坚韧的牛皮甲,原本刀剑难伤,却被他自己这么一抓之下,就如同败絮一般的被扯烂了开来!

    贵人从怀里取出了一方雪白的折叠好的布片来,在手里飞快的展开,然后长身而立,站在了车顶,身子挺得笔直,双手捧着这一方白布,之间这白布之上,赫然画着一个巨大的血色骷髅,而骷髅周围更是有着一圈一圈奇特的红色花纹,似乎是某种奇特的文字。

    贵人眯着眼睛,口中飞快的吟唱出了一长串奇异的音符来……

    顿时,他手中的白布上,那个血色的骷髅,红光大作,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吞没!

    随着他口中的吟唱声越来越响,声音也仿佛越来越浑厚!

    轰的一声,道路两旁的房屋陡然就崩塌了起来,墙壁断裂,房屋倒塌,顿时就将这街道堆满堵死!

    还有追得近的骑兵,却在两旁房屋建筑的崩塌之下,躲闪不及,瞬间就被瓦石淹没,惨遭活埋!

    马车飞速往前狂奔,这贵人就在车顶吟唱,随着马车奔驰,两边的房屋就不停的倒塌,就连道路中间,都出现了一条条深深的裂纹,还有不少地方,就连那地面的石板都直接翻滚了起来!!

    随着马车跑过,这长街上顿时就出现了接近百米长的废墟!!哭叫沸天,哀声一片!

    烟尘遮天,那身后就传来人仰马翻的动静,那些雷神之鞭的追兵,就再也看不见踪迹了!!而纵然后面幸运没有被活埋的骑兵,要想穿过这长达百米的废墟,也绝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了,即便想调头绕路,也不是短时间内能追上来的。

    贵人在马车顶上,他的身子却开始颤抖起来,他小心翼翼的将那面血色骷髅的白布折叠收好放进怀里,然后忽然面色上露出了一种奇特的病态的潮红,张口就喷出了一口鲜血来!

    他踉跄着回到了车厢里,立刻盘膝以一个古怪的姿势坐下,呼吸短促,脸上越来越红,嘴角鲜血流淌……

    李斯特老头子伏在马车里,回头看着身后,街道上人仰马翻,还有房屋坍塌之后,传来各种哭喊声,不由得面露惨然之色:“就为了救我一人,又造这么多杀戮!”

    贵人用袖子轻轻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抬起眼皮来,冷冷的瞧着李斯特老头子,他的声音冷漠:“人命有贵有贱!族长阁下,你的命自然更值钱些。你若是死在了帝都,或者被希洛抓回去,那么死的人只会更多!族长阁下,以为我的话可有道理?”

    老头子长叹一声,闭目不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