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三十章 【发疯的吉尔】(三更!)

第三百三十章 【发疯的吉尔】(三更!)

    (三更,一万字哦!)

    第三百三十章【发疯的吉尔】

    希洛是不是只爱自己,这个问题或许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有答案。

    但是希洛却至少很清楚一点:在很多事情上,他只相信自己!

    譬如现在,他坐在自己的这间书房里,手里把玩着一枚戒指。

    这枚戒指的主人,自然就是陈道临。

    希洛并不是没有请宫廷魔法师看过这枚戒指,也曾经试图想让宫廷魔法师将这枚储物戒指打开来瞧瞧,这个神秘的达令陈,到底在储物戒指里藏了些什么东西。

    但是看过这枚戒指的宫廷法师告诉希洛:这枚戒指上存在一个很奇怪的魔法禁制,这种禁制,只有设下禁制的主人才可以打开。若是要强强行破解,倒也不是太难,只是带来的结果就是彻底毁掉这枚储物戒指,里面的东西就此再也别想重见天日。

    空间储存是一种十分复杂深奥的魔法,涉及到魔法领域的空间学和炼金术以及很多方面。若是强行破解的话,只会引发连锁反应,让整个戒指的空间入口就此彻底破坏,到时候谁也别想取出里面的东西。

    希洛虽然很好奇陈道临到底会藏了些什么东西,但是想到后果,还是作罢。

    既然达令陈人都在自己手里,那么这枚戒指,不如先留着,看看以后有没有什么机会能打开吧。贸然毁掉,并不是聪明的选择。

    就在希洛微微出神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护卫并没有发出戒备和警惕的反应,那么就说明来的是自己身边亲近的人。

    希洛看着房门打开,自己的贴身护卫引着一个身影走进来的时候,他略微皱起了眉头,然后才缓缓的松开。

    “是你?你眼疾未愈,却怎么不在家里休养,跑到这里来了?”

    希洛微微一笑,他脸上展现出的笑容如春风般温和——无论是风度还是礼仪,都是毫无挑剔之处。

    吉尔走进来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一个侍女,轻轻的搀扶着她——这是她的特权。对于一个患有眼疾未愈的皇后来说,身边跟着一个贴身侍女搀扶,并不会叫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吉尔的脸上依然蒙着纱布,她看不到希洛的表情,但是却能听见希洛温柔有礼的声音。

    若是往常,这样的语气会让她心中高兴愉悦,但是现在……

    想起了就在昨天,自己最后一次见了达令陈的时候,临走之前,他悄悄对自己说的那番话。

    尤其是,他最后在那么近的距离,看着自己的时候,那束眼神……

    那番话让自己回去之后,彻夜未眠,自己甚至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被那个人蛊惑了!

    那样的念头,只要多想一想,就觉得太过危险!

    可偏偏自己还是鬼使神差的,跑到了这里来。

    想起自己昨晚迷迷糊糊之中做的那个让自己羞愧难当的梦……

    见鬼,我怎么会有这样奇怪而危险的想法!

    我可是要当皇后的人!我的目标难道不应该是想办法让希洛彻底爱上自己,然后当一个名符其实的皇后,当一个名符其实的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么?!

    我,我怎么可以……可以冒出那种邪恶的念头来!!

    今天一整天在家里,自己都在强迫自己不许胡思乱想。

    自己都在告诉自己:你的丈夫是希洛,是帝国现在的皇帝,是一个帝国最尊贵最有权势的男人,无论从任何方面来说,你都应该忠诚于他,用尽全部的办法让他爱上你才对!!

    别的念头……多想一想,都是犯罪!

    原本,自己已经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了!

    但是,偏偏白天又得到了那个消息,希洛居然昨晚派人将洛黛尔那个贱人接进皇宫里幽会?!

    这个消息顿时将吉尔狠狠的刺激到了!

    身为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即将成为皇后的女人,吉尔本能的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威胁!

    她很清楚希洛对自己毫无感情——这并不奇怪,毕竟自己之前和希洛并没有什么来往甚至并不熟悉。在自己患上了眼疾之后,她就常年的住在罗林家城堡的深院之中将自己封闭了起来,远离了贵族们的社交场所。

    她也很清楚,希洛提出娶自己为皇后,更重要的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他这位新皇帝,需要罗林家的全力支持。

    但是这并不代表,一个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未婚夫在晚上偷偷的约会另外一个女人,而且约会的那个女人,还是帝国贵族圈里著名的美人,更拥有和自己相比并不逊色太多的家世。

    吉尔想要的很多!她并不希望自己仅仅是一个为了家族利益的联姻棋子,她更不希望自己的这位皇帝未婚夫,仅仅把自己当成一个用来摆着看的花瓶!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希洛这个丈夫,都是吉尔十分满意的:他年轻有为,英俊,聪明绝顶,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是帝国的皇帝,是帝国至高无上的至尊第一人!

    能拥有这样的丈夫,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满意的,更何况是吉尔这样的女子。

    但是她并不想仅仅只当一个花瓶一样的人物。

    她更清楚,如果自己不能得到希洛的心的话,那么身为一个花瓶,自己将只能享受到一个皇后的空头衔而已。

    如果是从前,吉尔并不会担心,她相信自己是美丽的,她受到过良好的贵族式的教育,知书达理,懂得音乐,懂得艺术,她觉得自己和希洛的结合将会是一段成功的婚姻——至于感情,她相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两人接触之后,她有办法让希洛慢慢的爱上自己。

    这也是她心急如焚,请求陈道临一定要治疗好她眼睛的原因!似希洛这样雄才大略的男人,是不会爱上一个陌生的,又是瞎眼睛的女人的。

    ——这些才应该是自己一直以来坚定的谋划!

    可偏偏,昨天,那个男人,那一束眼神,还有那一番悄悄的话语,却让自己的一颗心仿佛忽然就出现了裂痕!

    尤其是……治疗结束之后,心慌意乱的自己,甚至都没有敢去见希洛,只是派了侍女前去,而且……昨晚回去之后,自己更是心乱如麻!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吉尔对天发誓,自己绝对不想背叛希洛!从理智上来说,她不愿意,更不敢!因为这是她最梦寐以求的前途,最梦寐以求想得到的东西!

    但是偏偏,自己……却偏偏……

    见鬼!

    可就在自己已经说服了自己,不要受到那个男人的蛊惑的时候,希洛夜晚幽会洛黛尔的消息却让自己知道了!

    这就彻底击破了吉尔的心理防线!

    受到了威胁的女人,加上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在心中,她忽然鬼使神差的就跑到了皇宫里来见希洛。

    原本路上想的好好的,她只是想见见希洛,只要见到了自己的这位未婚夫,或许就可以让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安定下来吧……

    她脸上蒙着纱布,可其实旁人并不知道,这层纱布很薄,眼疾已经愈合的自己,其实可以通过纱布,将周围的情况看的七七八八了!

    此刻,她就坐在这儿,悄悄的看着希洛,她很想,很希望看到希洛脸上露出对自己真正的关心,这样的话……或许自己就可以杀死自己心中的那个古怪的,可怕的,邪恶的念头吧……

    可是,吉尔失望了。

    希洛看向自己的眼神,彬彬有礼,但是那眼神里的冷漠,却是标准的贵族礼仪培训出来的样子。

    他……只当我一个花瓶而已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吉尔的眼神落在了希洛的书桌上,忽然发现了一枚戒指!

    正是希洛方才把玩的那枚属于陈道临的戒指!

    当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吉尔的呼吸,居然瞬间的停顿了一下!!

    (这东西,居然就在这里?!)

    内心在一瞬间经历了无数挣扎……终于!吉尔轻轻的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只是在家中气闷,想着我们即将举行婚礼,又听说你这两日身体不太好,所以来看……”

    才说到这里,忽然之间,有人敲门,一个侍者缓缓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希洛,然后凑了上去,悄悄将一封信交给了希洛,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希洛拿着那封信,先是皱眉,可看清了信上的内容之后,却忽然露出了奇怪了表情。

    当他展开那封信,仔细的看下去的时候……

    吉尔发现,希洛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鬼怪了!

    大概是因为希洛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可以看见了,所以他并没有太避讳自己吧。

    虽然看不见信的内容是什么,但是……希洛脸上的表情,还有那种眼神……

    这种眼神,吉尔并不陌生。这分明是那种男人遇到了心爱的女人,才会展现出来的表情和目光……

    “很抱歉,吉尔,我要立刻出去一下。”希洛收起了信,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深深吸了口气,看了吉尔一眼。

    他虽然尽量让自己保持着风度,但是眼神的焦急,却让吉尔心中生出了一丝愤怒!

    吉尔悄悄的握紧了双手,然后再缓缓的松开。

    好吧……好吧!既然如此,那么我何必再纠结我内心的罪恶和愧疚?

    反正我只要一个皇后的头衔,也就……也就够了吧!

    希洛,如果你只把我当一个毫无意义的花瓶,那么,我又何必为了你……哼!

    她忽然站了起来,缓缓的走上了两步,脚下有些蹒跚。

    希洛立刻上前轻轻的搀扶住了吉尔,柔声道:“你眼睛不方便,就不要到处走动了。”

    吉尔用愉快的声音轻轻笑道:“我想到我们就要举办婚礼,心中很是高兴,我……我在家中待着也是无事,只想在这皇宫里走走看看,可以么?我只想看看我未来要居住的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还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尽情的在皇宫里行走呢。”

    顿了顿,吉尔小心翼翼的说道:“……毕竟,我将会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不是么?”

    说着,她忽然轻轻的将身体偎依了过去,靠在了希洛的身上。

    希洛皱眉,却只好轻轻抱住了她。希洛并不知道的是,吉尔环保着自己的手臂,绕过自己的身后,袖子落在了桌子上,从袖子里,悄悄滚落出一枚戒指。

    无声无息的,落在了桌上。

    而原本的那枚戒指,却被吉尔悄悄的捏在了掌心,滑入了自己的袖子里。

    (我并没有对不起你,反正,你也根本不在乎我的……所以,我并没有对不起你……)

    吉尔心中默默的念叨。

    希洛察觉到了吉尔似乎有些不妥,但是也下意识的以为只是女孩目不能视,而身子有些不稳罢了。

    他松开了吉尔,示意身边的侍女过来搀扶。却没发现,这个侍女的脸色苍白,手都在哆嗦。

    希洛心中一动,可随机想到了自己方才看过的那封信,心中又重新生出了一丝火热来。

    他来不及多想,只是点了点头:“把吉尔小姐送出去,找个人陪着她在皇宫里转转。嗯……小心一些。”

    希洛转过身来的时候,并没有忘记桌上的那枚戒指,他伸手拿了起来,看了一眼,也不曾发现什么不妥,就小心的放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

    走出房间的吉尔,被外面的风一吹,就感觉到自己的脸颊都在发烫!

    (我一定是疯了!是的!我一定是疯了!是疯了!!)

    可是脑海里,却偏偏怎么也无法摒除掉昨天的那个画面:

    昨天,就在治疗结束之后,就在自己离开之前,那个达令陈法师,却忽然一把抓住了自己,把他的那张脸凑到了自己的眼前!

    然后他用那双亮得吓人的眼睛盯着自己,对自己说了好长的一番话,嗯,是的,他说了好多好多,好多……

    最后的时候……

    “……你可以帮我做这件事情么?吉尔小姐?”那个达令陈看着自己,语气似乎很温柔,温柔的简直不像话!

    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天啊!那样的深邃,几乎可以让自己整个人都融入在其中……

    那眼神……

    现在回想起来,都会让吉尔身子发热!那个瞬间,自己心中甚至涌出一股冲动:自己就算为这个男人去死都愿意吧!

    我……难道爱上了这个魔法师?!.

    (三更,一万字!!)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