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陈道临的反应】

第三百二十六章 【陈道临的反应】

    第三百二十六章【陈道临的反应】

    缓缓放下了手里的册子,德古曼斯长长的吐了口气,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具体的内容我真的看不懂,这种文字不是我所熟悉的任何一种文字。但是从上面的图样,我大概可以判断出,这应该和无双坊里做的东西有关系。你应该知道,前些日子学院里有一次比试,那次老师拿出了一辆不用魔法就可以自己开动的车。那个东西是烧木炭的,我们曾经把那个东西拆开然后画图描绘过,这上面画的东西,和那些东西似乎有一些……类似。”

    说完了这些,德古曼斯整个人仿佛都要虚脱了一样,他重重的坐在了地上,低声道:“我知道……就只有这些了。”

    希洛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年轻人,抿嘴一笑:“很好,你的答案虽然不能让我十分满意,但是我可以勉强接受,你的叔叔今晚会得到你为他赢得的待遇。”

    德古曼斯很快就被人带了出去,而当天晚上,一队拿着皇家手令的骑兵就来到了魔法学院旁的无双坊,将那两辆据说可以不用魔法不用牲畜拉动,只靠烧木炭就能自己行走的车头带走。

    而第二天,那位未来的皇后吉尔小姐进宫的时候,被希洛召唤觐见。

    ……

    “恢复得不错。”

    陈道临让吉尔躺下之后,用魔力细细的感应了几遍。

    杂质基本上被祛除了,至少眼球的晶状体上并没有残留多少。吉尔的眼睛很红,那是因为用魔力归纳杂质的时候,毕竟给脆弱的神经带来了一些影响,只要稍微再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

    陈道临给吉尔把蒙在眼睛上缠绕的层层纱布取了下来。

    “先别睁开眼睛。”陈道临淡淡道:“开始的时候会有一点点难受。我会逐步的把这里的光线弄亮,等一会儿你适应了,再睁开眼睛,慢一点。”

    陈道临转身点燃了桌上准备好的几根蜡烛,直到这个阴暗的屋子里光线明亮之后。

    吉尔一点一点的睁开眼睛,她觉得眼睛有一点刺疼,还有些酸胀。

    但是眼前那明亮的感觉,让她惊喜莫名!

    视线之中,开始是一个个模糊的光球,光晕,然后渐渐的扩散,渐渐的清晰。

    她看见了眼前有一张脸的轮廓,似乎还不是太清楚,有些模糊。

    但这样的程度已经足以让她惊喜了!

    多少年了!她一直生活在那近乎永恒的黑暗之中!!!

    “你可以看见我的脸么?”陈道临的声音很温和。

    “……看不清楚。”

    吉尔的回答,让陈道临愣住了。

    咦?怎么可能?白内障已经清除得七七八八了,怎么还会看不清?

    他下意识的凑近了几分。

    “看,看清楚了!!”

    陈道临凑到了吉尔的面前的时候,吉尔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眼前这张脸并不算多英俊,只能说眉目清秀,中人之姿罢了。但深邃的眼神,还有嘴角那一丝淡淡的笑意,却足以叫人留意记住。

    “达令法师?”吉尔似乎有一些胆怯:“我……看见你的样子了?”

    她甚至下意识的伸出手要去摸陈道临的脸。

    陈道临却已经立刻退后缩了回去。他皱眉想了想,然后苦笑了出来。

    明白了……原来这位吉尔小姐,不仅仅是白内障患者,同时……她还有些近视。

    白内障自己可以用魔法解决,但是近视的问题……自己就没把握了。这个世界总没有地方给她配眼镜吧。

    而且,这种级别的美女,在现实世界里,有几个是愿意戴眼镜的?以这个世界的文明程度,要想做出漂亮的隐形眼镜甚至是美瞳的话……估计这位吉尔小姐早就在坟墓里躺了几百年了。

    “好了。”陈道临叹了口气:“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眼疾基本上算是治好。不过你的眼睛还有一些别的问题,距离远的东西或许会看不太清楚,这个我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

    吉尔并不在意,她已经足够惊喜足够满意了!

    对于一个失明了多年的人,能重新看见就已经堪称奇迹,就足以让她泪流满面了。

    至于远处的东西看不清……这并不算什么问题!

    吉尔的眼睛里流出泪水,她站了起来,对着陈道临深深弯腰行礼,语气前所未有的郑重。

    “我会记住您的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

    陈道临相信吉尔此刻的诚意,但是他更相信,这种诚意是有时间效力的。对于吉尔这种女孩来说,说不定她走出这扇门,高兴劲头过去了,就会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彻底忘记。

    打个比方说,假如自己现在以这份恩情,要求吉尔想办法把自己放出去的话……

    那么这个女人的第一个反应绝对是出门就告诉看守警卫!

    吉尔这样的女人,只会把自身的利益看得比任何都要重要。

    “有一件事情,我想……我有必要告诉您。”吉尔忽然仿佛想起了一件什么事情,她的表情凝重了起来:“我想,您最好先坐下……因为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陈道临心中一沉!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

    “她们……我的家人,出了什么事情?”陈道临的双手握紧,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

    “不,您的家人一切安好。”吉尔有些畏惧的退后了一步,然后低声道:“是您的朋友……”

    陈道临面色铁青:“我的朋友?怎么了?”

    “罗德里格斯四世,还有卡曼,就在前天的时候……”

    ……

    希洛缓缓走出了房门,站在露台上,身后一个垂着头的侍女立刻走了上来,将一件厚厚的裘皮披在了他的身上。春寒还未曾退去,希洛吸了两口凉气,轻轻的咳嗽了几声。

    “吉尔……她去了多久了?”

    希洛并没有回头,看着远处,轻轻问道。

    在希洛的身后,阿克尔站在那儿,穿着一身帝国武臣的长袍,面色凝重:“去了有一个时辰了,想来应该快回来了吧。往常去治疗,也就是这么长的时间。今天……听说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嗯,达令陈的本事是有的。”希洛淡淡道:“他这个人很奇怪,我们现在谁都不知道他到底还有什么神奇的本领没有施展出来。不过既然他做出了承诺可以治好吉尔,我相信他就一定能做到。阿克尔,吉尔的眼睛治好了,你一定会很开心。”

    “也是陛下的幸事。”阿克尔叹了口气,他红色的头发在寒风之中飘拂,沉声道:“她即将成为您的皇后,如果她的眼疾一直不能治好的话,我也会觉得……”

    “你不用这么想。”希洛摇头,转过身来,看着对自己俯首的阿克尔,淡淡笑道:“无论吉尔的眼睛是否治好,她都会是我的皇后,这是我对罗林家的承诺。而且,我会让她得到一个皇后应该得到的所有的尊贵和待遇。”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阿克尔点头:“作为父亲,我希望有一个健康的女儿。而作为臣子,我更希望我效忠的陛下,有一位健康的皇后。”

    顿了顿,阿克尔皱眉,缓缓道:“吉尔今天去见达令陈,听说您授意,让她把卡曼他们的事情……”

    “嗯。”希洛点了点头,他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叹道:“瞒不过去的。如果我想得到达令陈的效忠,这种事情就瞒不过去。我杀了卡曼和罗小狗,而达令陈,似乎和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他不是罗兰人,对我哥哥没有效忠的义务。所以,我想如果时间长了,我总有办法可以收复他,但是卡曼他们的死……这会成为一根刺。这根刺如果不拔出来的话……”

    “我一直不理解,为何您这么看重这个家伙。”阿克尔摇头。

    “他很重要。”希洛苦笑:“你知道么?从无双坊拖回来的那个东西,我和两位魔法师还有两位宫廷学者研究了一个晚上。我们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如果这种东西的效率是稳定的,而且可以量产的话……那么对于帝国而言,这将是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从此之后,牲畜的使用将会被逐步替代掉!整个帝国的人力和物力都会得到一次彻底的提升和更新!我甚至无法想象,这个家伙到底是如何制造出这种东西的……两位宫廷法师也无法想象出来,我一直听说达令陈是一个炼金术师,但是两个宫廷法师对我法师,就算是最顶尖的炼金术师也制造不出这种东西!这根本就不是魔法的范畴!整个罗兰帝国,没有人懂得这种东西!只有他达令陈一个人!这样的人,我必须要要把他掌控在我的手里!”

    说到这里,希洛的语气忽然一变,他的声音里流露出丝丝寒气:“或许只是这个不用牲畜的车头的话,还没有这么大的价值,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一定还有许多许多别的本事没有拿出来!!我甚至难以想象,他可以创造出多大的价值!!如果这个人不能为我所用的话……那么我绝不会让这样一个人落入任何旁人的手里!那样实在是太危险!!”

    阿克尔一愣,低声道:“若不为我所用的话,那就……”

    “那就只能杀了他。”希洛毫不犹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