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贵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 【贵人】

    第三百二十一章【贵人】

    帝都的郁金香公爵府里,披着雪白狐裘的费欧娜坐在厅堂之中。柔媚的脸蛋映衬在雪白的狐裘之中,越发显得娇艳动人。

    只是那双明眸之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无奈。

    虽然一个燃烧着炭火的火盆就在眼前,冒着热气,偏偏屋子里却依然寒气逼人。

    费欧娜不由得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那洞开的两扇大窗,初春的晚上还是很冷的,寒气毫无阻碍的从窗户之中灌入房厅内。她心中不免有些无奈和抱怨:这位贵人就是如此的一个怪脾气,这么大冷的天气,在屋子里却偏偏喜欢开着窗吹冷风。

    可心里可以腹诽,可嘴上却绝不敢有半句抱怨的。

    费欧娜很清楚,眼前的这位和自己的身份都是郁金香家的家臣,都是总管的身份,但是费欧娜却很清楚,此总管非彼总管!

    自己这个总管,无非就是帮家族打理一下在帝都的一些生意产业。而眼前的这位总管,却是真正的家族领地的大总管,掌管着整个郁金香家族西北领地的内政。

    如果说郁金香家西北领地是一个独立小王国的话,那么家族族长就是国王,而这位大总管,便是宰相的位置。

    这是为什么自己这个“总管”只能在帝都维持着家族的一点财货的生意,而眼前的这位,却可以在如此重大的事件之中,作为家族的代表来到帝都和皇帝谈判!无论是家族里的那位女公爵还是皇帝,都认可的眼前的这个人,可以作为郁金香家的全权代表!

    自己区区一个看管商铺生意的女子,在对方面前实在是没有半点可以摆谱的资格。帝都里郁金香家的产业虽然看似也是一笔庞大的财富,但是费欧娜心里却很清楚,对于伟大的郁金香家来说,所谓的金钱财富,从来都是不是这个家族立世的根基所在。

    甚至费欧娜清楚,若是自己犯下了什么大错,眼前的这位总管,根本不需要请示族长,就有权可以直接废黜自己,甚至必要的时候砍下自己的头颅!

    就连那位年轻的女公爵,都要尊称这位总管一声“先生”才行。

    所以,这大晚上的,眼前这位“先生”喜欢吹冷风,自己就只能乖乖的坐在面前陪着一起吹,任凭那刺骨的冷风吹进来,将自己娇嫩的肌肤变得粗糙僵硬麻木,偏偏也只能心中腹诽两句,脸上却是万万不敢流露出一丝半点的抱怨的。

    终于,这位站在窗户前的先生转过脸来的时候,费欧娜赶紧将脸部的表情调整到最恭敬最谦卑的状态——甚至就连面对家族族长公爵大人的时候,也就是这样的表情了。

    “今年的冬天结束的很快。”眼前的这位贵人却仿佛根本没有接费欧娜话题的意思,随意笑了笑,他说话的语气很慢,口音也带着西北特有的强调:“这么暖的冬天,今年恐怕收成不会太好。”

    费欧娜呆了一呆,却立刻收拾好了心境,点了点头,道:“当年我在家族学府里听老师说过农桑,如果冬天不够冷的话,冻不死地表里藏着的虫卵,来年可能会有虫灾。”

    这个贵人点了点头,淡淡道:“去年入秋之后,一直到今天,西北没有降下一场雪。只是在新年的时候,家族才派了魔法师,在楼兰城上用魔法降了一场雪,算是为新年应个景罢了。”

    费欧娜立刻陷入了沉默,过了会儿,才试探道:“先生的意思是……今年恐怕有虫灾?”

    贵人点点头:“我查阅了家族馆藏的资料,四十年来,这样的暖冬一共有五次,每一次遇到这样的暖冬,来年都会有虫灾,想来今年也不会例外。”

    费欧娜立刻站了起来,垂首道:“我明日就吩咐下去,派人去南方采购粮食,运往西北以应对万一……”

    贵人凝视了费欧娜会儿,才忽然笑了笑,算是对费欧娜的应对表示满意。

    然后他离开了窗前,缓缓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一饮而尽,才低声道:“草原酷寒,今冬下了一个月的大雪,冻死牛羊无数,已经有四个部落消失了。听说金帐的草原王过的也不太好,冬天的时候往外驱赶了三千老弱。”

    费欧娜心中一震!

    据说这也是草原的惯例了,草原上物资缺乏,一旦遇到灾年,哪怕是再大的部落,也承受不起。牲畜冻死太多,粮食不足,就只能将老弱驱逐出部落,只因为要将有限的粮食留下来供应青壮食用!这是草原惯例,虽然残忍,但是千百年来都是如此。

    费欧娜想到这里,就松了口气,苦笑道:“这见鬼的天气,家族领地西北不下雪,今年看着就免不了的有虫灾。草原上却暴雪寒灾,冻死牛羊,损失惨重。这一暖一寒,看似两重天,不过……老天倒也公平,大家都不好过。”

    贵人冷笑了一声,看了费欧娜一眼:“哦?这就是你的见识?”

    费欧娜一愣,下意识的明白自己大概是犯了什么错,不过仔细想了想,却想不出什么头绪。

    “不怪你。”贵人轻轻叹了口气,淡淡道:“你在这帝国内腹之地待了多年,每天耳濡目染都是这些财货交易,人情往来。西北草原的事情,你不了解,倒也不奇怪。我倒是希望,这帝都之中人人都如你这般想的话,那么我这一趟帝都之行,倒也就轻松多了。”

    费欧娜从对方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淡淡的忧虑,心中也是一凛,她虽然还不明白其中意思,但是她毕竟不是蠢人,略一思索,就猜到了几分:“先生,难道家族……面临什么难题么?”

    “你不在西北,不晓那些草原人的习性。草原上人性如狼,若是水草丰美,人能放牧活下去,那便无事。若是……一旦过不下去了,草原人的习惯从来便只有一个,那便是……抢!”

    “抢?”费欧娜强笑了一声:“这么说,草原上又要乱上一阵子了。这些草原蛮子,纵然是出去抢掠,也总不敢越过乞力马罗山口,跑来西北放肆吧。”

    郁金香家族一直坐镇帝国西北,百年来对草原上渗透极深,可以说,每一代的金帐王庭,草原王若是没有郁金香家的支持,那便坐不稳金帐。这草原王的头号,便是一个笑话罢了。郁金香这个名号,在草原上无人敢轻侮。

    那些草原人,难道敢越过草原跑来罗兰帝国西北抢掠?难道不怕郁金香家的铁血手段?!

    “家族代帝国坐镇西北边陲,北抗兽族,西镇草原,偌大一个领地,腹背受敌,靠着先祖威名,百年不坠,这才屹立于帝国之中。草原么,在我们眼中从来都只是野草,看着他们长一茬,再去收割一茬。”

    贵人微微一笑,看着费欧娜,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考校的意味:“以帝国之国力昌盛,以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的无上神威,若是当年想荡平草原,哪怕是将那些草原蛮子全部灭光了,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帝国却偏偏留着那些异族,放任他们在那片草原上生息,你可知道为什么?”

    费欧娜倒是不假思索,立刻就回答道:“我求学的时候听老师说过。初代公爵杜维殿下说过,一个国家若是没有外敌存在,那便没有了压力,没有了警惕性,长久下去,就会懈怠,会荒废,这个国家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所以,初代郁金香公爵殿下定下的策略,便是留着那些草原人,给帝国练兵用的。”

    贵人微微一笑:“你能知道这些,就证明你当年在郁金香学府里求学的时候没有懈怠,算是勤力用心了。”

    顿了顿,他却轻轻笑道:“国无外敌,会亡国。这个道理固然是对的。但是,罗兰帝国北边就有一个强大的异族亡国存在,乞力马罗山上有矮人,北边有兽人,冰封森林里有精灵族。既然已经有了这些外敌,为何还要留下草原人呢?”

    费欧娜神色一变,略一沉吟,声音有些颤抖,低声道:“难道,是家族……”

    贵人淡淡一笑,却伸出手来,在费欧娜的脑袋上轻轻一拍,笑道:“养贼自重,这种下作的策略,家族从来不屑的,家族也不需要用这种法子来对抗皇室,你莫要想歪了。”

    费欧娜被教训了一下,也不敢有丝毫不满,谦卑的垂下头去:“是我愚钝了,还请先生指点。”

    “昔年初代公爵定下国策,帝国休养生息,不会和那些兽人有大战,这段时间,或许数十年,或许百年,总之,几代人之内,是不会和兽人有什么国战了。我人类是万物之灵,那些兽人蛮夷算是什么东西,初代公爵就有言,以人类的发展程度,几代人之后,那些兽人就会远远追不上我们的脚步,到时候,甚至不用战争,就可以轻易将那些兽人变成我们永远的奴隶。至于草原,那才是留下练兵的地方。大战略上,不与兽人开战,因为和兽人一旦开战,那便是种族之战,这种战端一旦开启,那便是绵绵无期的战火,殊不为智!草原则不同,区区草原人留着,只要我们看紧了,便不会成为罗兰人的心腹大患,就如同割野草,每过一阵子,去割上一茬,就当是磨刀了!

    你难道没看见,帝国的几大精锐军团,每过几年,都是轮流抽调军队,进草原去走一趟?只是每次打的旗号不同罢了,每一次进草原,都是打着辅助草原新王上位,讨伐不臣的名义,扫灭几个不听话的部落,让战士见见血,经历一下战争,顺便把草原上的势力再清扫一遍就成了。这等好用的磨刀石,干嘛不留着。若是和兽人开战,一来无法控制战争的规模,二来么……这其中还有其他的缘由,就不是你的身份可以知道的了。”

    费欧娜听到最后一句,额头冒出冷汗来,赶紧顿首,口称:“受教!”

    贵人神色颇为满意,看着费欧娜,笑道:“我这次来,还有一桩事情,便是要好好看看你,帝都的事情你打理得不错。你年纪不大,小姐除掌家族,总要有些和她年纪相近的班底,我们这些人年纪大了,将来总是要渐渐淡出的。现在看来么,你倒还不错,虽然眼界稍微窄了些,也是因为这些年困在帝都,被周围局势所限的缘故,倒也可堪早就。这次我回去之后,你这帝都总管的职事,就可以交出去了,你把手里的事情了结一下,最多三个月,家族就会有人来接替你。”

    费欧娜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却赶紧垂下头去,不敢太过张扬。

    “年轻人,欢喜就欢喜,不用学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做派。”贵人却摇头道:“你这个人,我看了几天,心思还算正,只是有时候心机稍微深了些,想得太多太深,格局就难免不够。昔年初代公爵殿下就有言说过:敢做事,能做事,就不要怕!藏头露尾的,不是大家族的气度。我看过你的资料,你年少的时候在家族的学府之中求学,颇受称赞,在帝都为家族效力这些年,做的也不错。但是在帝都久了,却也怎么养成了这么一副小心翼翼的小家子气来!”

    费欧娜立刻抬起头来,不再掩饰心中的欢愉,只觉得眼前这位贵人怎么看怎么顺眼,虽然有个喜欢吹冷风的怪毛病……略一沉吟,她立刻大声道:“多谢先生教诲和提携,费欧娜必定不忘您的恩情,还有家族的提拔,我必定会忠诚家族,万死不辞……”

    顿了顿,她眼睛里才又露出疑惑:“可您刚才说了草原上的事情……却不知道您又忧虑什么?那些草原人若是不安分的话……”

    贵人长长叹了一声,低声道:“去年草原上才刚换了个新王……”

    费欧娜毕竟是个聪明女人,一点即透,顿时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