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去职】

第三百一十五章 【去职】

    第三百一十五章【去职】!

    所有人都以为,卡门院长回到帝都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跑进皇宫之中大闹一场。

    希洛政变上台,先皇惨死。这种事情,纵然再如何粉饰,可当日政变皇宫之中那么多人,哪里能瞒得过卡门?

    卡门这位魔法界的大佬回了帝都,是否肯承认希洛的皇位,是否肯接受这个事实,还在两说!

    身为魔法师,她有足够的底气和资本,可以超然世外,根本不必太过畏惧世俗的压力和权势!

    更重要的是,新年当晚,死在皇宫之中的那位正牌皇储萧德尔……

    可是卡门的儿子!!

    纵然不是亲生的,可也养了多年的养子啊!

    自己的儿子死在了那晚,而且是直接死在了希洛的手中,卡门岂能罢休?!

    卡门归来的消息,是从魔法学院传出来的。

    这位性子冷峻的院长大人,在二月六日回到了魔法学院之中。

    她忽然的回归,事先没有半点声息。就这么忽然出现在了学院之中,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卡门是从学院的正门回来了,似乎并没有掩人耳目的意思。她就这么出现在了学院之中,貌似平静无波,对于帝都的任何事情,只字不提。

    卡门先是在自己的院长实验室里,召集了自己的助手和诸多学员,按部就班的检查了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一些魔法实验和研究的进度。有检查了一下学员们的教程进度。

    随后,她又召开了学院里的各个分院院长的例会,会上也只是公事公办的对于近期学院里一些特殊的部门,比如一些精密和机密的研究项目的一些核查。

    看上去这位卡门院长仿佛是平日丝毫没有任何差别,依然对于帝都的事情以及帝国变天的事情只字不提,就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倒是学院里,有的人忍耐不住·说起这个话题,只是才挑了一个头,说了不到三五个字,卡门就用冰冷的眼神刺了过来·那张美艳绝伦的脸庞上满是寒霜,冷冷道:“身为魔法师,便不该过多的关注这些世俗之事!学院之外如何那是学院之外的事情,既然身在学院之中,那便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了!”

    这般冷漠的话语,便直接打消了别人的话题,叫人不敢往下继续说了。

    卡门在学院之中待了半天时间·直到下午的时候,才结束了自己的工作。

    只是,她这般做派·却越发的叫人心中忐忑不安。

    这位院长几乎是以一种近乎机械的冷漠态度,一丝不苟的完成了自己的院长职责。

    将近期的一系列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卡门就立刻回到了霍格沃茨分院的院长办公室里,将自己关了起来。

    直到接近傍晚的时候,才有人看见,卡门从房里走了出来!

    而当她走出房门的时候,凡是看见卡门的人,都惊呆了!

    从来都是以一身艳丽红衣示人的卡门院长,居然换上了一件纯黑色的长袍!

    原本就气质冷漠的卡门·穿着这么一件纯黑的长袍,出现在人们眼前,整个人就如同一块恒古不化的寒冰·隔着几步远,似乎就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冰冷而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

    眼看卡门这幅装扮,凡是看见她的学员·都惊呆了。

    卡门却只是冷冷的离开了霍格沃茨分院,一路上其他学员向她行礼,她也都仿佛都没瞧见,只是这么冷冷的离开,一路走出去,就这么离开了魔法学院。

    学院之中,德文分院里·雨果分院长正好从魔法图书馆里走来,远远就看见自己分院里几个学员迎面走来·神色诡异,还议论着什么。

    雨果院长一皱眉,脸色有些不快,等这几人走到面前,这位院长咳嗽一声,低声呵斥道:“都成什么样子!一路鬼鬼祟祟的议论什么!这里是图书馆,这般喧哗,难道你们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学院的规矩了么!”

    学员们脸色惶恐,赶紧站住了,低头行礼。

    雨果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近来外面风波很多,但你们是学院之中的人,每一个都是未来的魔法师身份,便不该太过关注那等世俗之事!”

    学员们连连顿首,其中倒有一个,正好是雨果院长身边的魔法实验室里的学徒,忍不住壮着胆子,低声道:“院长大人,我们可不敢议论那外面的事情,而是……”

    “而是什么?哼,别的没学会,却学会嚼舌根了?哪里来这么多精力好荒废的?若是真闲着无聊,回去把魔法药典给我抄写一遍!”

    几个学员顿时脸色一白。

    那魔法药典,一共十多册,若是全抄一遍,那恐怕今后一个月的时间都别想做别的事情了。

    那个学员苦笑道:“回禀院长,我们不敢议论什么外面的事情,我们方才说起的,是和卡门院长有关……”

    雨果眉头一动:“卡门院长?哼……你们议论卡门院长做什么。”

    “卡门院长她······她今天好像和平日不太一样,方才看见她出了学院大门,但是那装扮……”

    “装扮?”

    “是,正是她的装扮。卡门院长,似乎是穿了一身素黑的丧服,就这么!出门去了······我们看了,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这才忍不住…‘

    雨果听了,略想了一想,顿时脸色就有些变了!

    这个胖胖的老头子一拍大腿,失声道:“不好!!”

    雨果面色剧变,厉声喝道:“你们看见卡门院长是往哪里去了?”

    “这个······”这几个学员面面相觑,却都说不出话来。

    “唉!!!”

    雨果面色焦急,他跺脚道:“我问你们也是白问!不用说,她必定是去帝都了!!”

    说着,老头子已经顾不上这几个学员了,忽然身形就化作一阵风一般,急速的飞了出去。

    身后几个学员,还忍不住赞叹议论:“院长大人好厉害的驭风术!”

    “是啊!可也没见院长大人念咒语。”

    “唉!我专修风系魔法,也不知道哪一天能修炼到院长大人这样的境界……”

    “哈哈·这默发术,恐怕你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夫,是别想窥探到那种境界了。”

    不说那几个学员议论纷纷,雨果却已经一阵风一般的离开了德文分院·却直接跑去了学院之中的综合事务部,他一口气冲进大门,连门口的学员都吓了一跳。

    老头子风一般的冲进了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也不敲门就一脚踹开了大门。冲进去,正看见学院之中的另外一位分院长库尔切先生正坐在那儿。

    库尔切还没说话,雨果上去就一把拽住了库尔切的袖子,大声喝道:“快·快和我走!”

    “走?哪里去?”库尔切皱眉。

    这位库尔切院长性子古怪桀骜,直接就一抖袖子,抽回了自己的衣衫·皱眉道:“雨果,我正在审核下个月的分院魔法材料的预算,你吵吵嚷嚷的做什么,我若是看错了一个数字,学员们下个月做功课的时候少了材料,算谁的?”

    “呸!”雨果满脸焦急,那脸上的肥肉都在抖动,喝道:“管不了这么许多了!什么预算,先丢在一边吧!出大事了!”

    “大事?”库尔切一翻怪眼·不冷不热道:“帝都出了再大的事情,也和咱们学院无关。魔法学院就不该参与什么帝都的权势争夺,外面就算变了天·也牵扯不到咱们学院,你这老头子,难道是疯了么?”

    “唉!唉!!”雨果连连跺脚:“是卡门!卡门出事了!”

    库尔切一呆·他在学院之中虽然因为各个分院之间的竞争,一直和卡门不睦,可从内心深处,其实也是十分敬佩卡门的,顿时就皱眉道:“卡门院长她……”

    说到这里,他脸色一变:“她?难道?”

    “就是出大事了!”雨果叹气,脸色很是难看:“今天她忽然回来·却仿佛没事人一样,例会之上·也看不出端倪,我心中就忐忑。听说她回了霍格沃茨分院里,也只是按部就班的交待了学院里的事情……我心中只想着,卡门院长毕竟是卡门院长,这般顾全大局,叫人钦佩……可没想到,她······她今天这般做派,只怕是在······是在交待后事了!”

    “交待后事?”库尔切的脸色一白,手臂一抖,却将桌上一叠厚厚的书册打翻了,此刻也顾不得去整理,颤声道:“你是说……她……她?”

    “有人瞧见她离开了学院,而且,还换了一身黑色的丧服!此刻只怕是往帝都去了!她这一去,说不定要阄出什么天大的乱子来!”

    库尔切身子一震,也是面色惊慌起来:“不好不好!唉呀!!”

    “别废话了!快和我去!!我一个人只怕拦不住她,你和我一起去!哪怕是用强,今天说什么也要把她带回来!!”

    库尔切立刻点头,眼睛里露出精光来:“不错!!卡门院长若是出了大事,学院的安稳就不保了!!快快快,我们快去!”

    “摩德纳分院哪里……”

    “唉!!那个老家伙最喜欢躲事,今天开完会之后,他便直接封了自己的魔法室,现在要想叫他出来,除非咱们联手打破他的封印才行。不管他了,我们自己去!我们两人联手,应该能拿下······啊不,是阻止,阻止卡门院长!”

    这两位魔法学院之中的大佬,就在诸多学员惊奇的眼神之下火速奔了出去。

    两人都是顶尖的高阶法师,用了驭风术直接飞行,片刻就出了魔法学院大门,沿着大路往帝都的方向追了下去。

    可是这一路追下去,两人已经竭尽全力,却始终没有瞧见卡门的踪影。

    两位高阶法师全力施展魔法,速度何等之快,却居然始终都没追上,不由得心中越发的忐忑起来。

    终于等看见了帝都城门,两人也顾不上许多了,就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一阵风般掠过了城门·险些让把手城门的守军以为是什么危险人物闯关。

    幸好雨果做事老道,过城门的时候,顺手就将自己的徽章扔在了地上,留了一句话:“魔法学院的人有急事!”

    这句话说完·人却已经消失在了远处街头。

    守军捡起徽章,有级别高一些的老城卫军的军官看了一眼,这才脸色微变,赶紧呵斥手下守军不用惊慌……

    皇宫之前,那偌大的广场上,一片肃静。

    地上的石板都已经扫得干干净净。!

    下午的时候刚刮了一阵风,还没出冬天的天气·让皇宫城门上的御林军,一个个都忍不住缩着脑袋。

    御林军是前些日子刚新编的新军,其中一些雷神之鞭的人都充入了皇宫之中·把守正门的,却是一帮城卫军里抽调进来的人。

    最近这些日子,帝都看似平静,却暗藏暗流波动,这支新的御林军也是严阵以待。

    毕竟这帝国巨变,才过去不过一月有余,此时一点点风吹草动,只怕都会引发什么大的变故。

    虽然是傍晚,天还没黑·但皇宫前的广场却已经是寂静一片,连半个行人都没有——这种时候,帝都里几乎人人自危·哪里还有什么人敢随便出门行走?更何况是跑到这皇宫前的广场来?

    偌大一个广场上,空空荡荡,只看见那皇宫城门上的黑色荆棘花旗帜飘扬。

    就连那些御林军·原本应该头上那标志性的红色长羽,也都换成了象征着丧礼的黑色长羽。

    虽然广场空无一人,但这御林军却也不敢松懈,新皇继位不久,又是这种敏感的时期,站在城门下的御林军,虽然累了半日·却也依然都睁大了眼睛往四处巡视。

    忽然之间,就看见那空荡荡的长街之上·一个袖长柔弱的身影缓缓而来。

    那一身黑衣,在风中轻轻飘荡,似乎是一个女子的样子。等近了几分,却看见那来的女子,一身黑衣,再无半点杂色,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在那寒风之中越发显得纤弱。

    只是这身影,落入人的眼中,却叫人不由得生出了几分古怪来。

    来的这身影,仿佛在那地面上缓缓移动,但只是几个眨眼之间,就越过了整条长街!

    这太阳还没下山,可这个人影落在人的眼中,却让人忍不住生出几分寒意来!

    眼看这黑衣女子已经来到了皇城之下。

    那张精致的脸庞上,明明是素颜不施粉黛,可却给人一种惊艳的艳丽之感!只是那双明明十分美丽的眸子里,却有一股子叫人不敢正视的寒意!!

    城门下的御林军开始为她的气势所震,呆了一会儿,眼看她来到了面前,才有人醒悟过来,赶紧抓紧了武器,就有人高声喝道:“什么人!不得擅闯宫禁!”

    而喊完之后,才有人忽然认了出来,眼前这位身穿黑衣,却美得不像话的女子,可不正是那位名满帝都的魔法学院的院长大人?!

    “啊……原来,原来是卡门院长?”

    皇城门口的御林军,正有人是从王城近卫军调来的,自然认得这位大名鼎鼎的女魔法师,卡门院长容颜艳丽,喜穿红衣,这等出挑的人物,又常在帝都走动,寻常人看到一眼,就不会忘记。

    若不是卡门今天换了黑衣,只怕在没走近就叫人认出来了。

    卡门面色不动,表情依然如一池寒潭一样,来到了这皇宫之前,也不理会这门前的御林军,她却抬起头来,素手扬起,遮挡在了眉头上,拢了拢自己随风轻轻飘拂的长发,目光投向了城门上那黑色的荆棘花丧旗。

    仿佛过了会儿,卡门才低声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在场的每个御林军都仿佛听见了,只觉得这一声叹气之中,包含着深深弄弄的悲伤,叫人听了,几欲心碎!

    城门下这些御林军的一个军官,已经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只是强行壮着胆子,试探道:“院长大人这是要进宫觐见陛下么······我这就叫人通报……”

    “觐见陛下?”卡门嘴唇轻轻一动,那精致小巧的唇瓣,微微扯出一丝嘲弄的笑意:“陛下?可不已经逝去了么?此刻还觐见哪一个陛下!”

    这话说出来,面前人人面色!

    卡门这句话·若是严格算来,便已经是犯了大大的忌讳了,可以说是目无当今的新皇陛下!!若是普通人敢说这种话,判一个大逆不道都绰绰有余了!

    这话出来·那些御林军们纷纷变色,尤其是军官,就下意识的握紧了手里的武器,脸色也沉了下来。

    “院,院长大人······您这句话,似乎,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吧!”

    这军官眼光闪烁·却不敢直视卡门的眼睛,只是看了看左右手下,使了个眼色过去·让身边人戒备。

    卡门神色冷漠,却淡淡一笑:“哦…···难道我说的错了么?陛下已经在一个月前逝去了,如今这帝都里,还有谁人可妄称陛下?”

    就在这军官面色变得极为难看的时候,卡门忽然身形一动!这些御林军顿时如临大敌,却只看着这位院长大人,缓缓的退后了两步,走到了一旁的广场中间。

    她就这么孤立在哪儿,看似纤弱·可是眉宇之间,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悲伤之意,却叫人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异样来。

    随即·卡门忽然抬起手,左手探入自己的右手袖子里,然后缓缓取出了一件东西。

    她的动作·顿时让御林军紧张了起来!

    这位可是名震天下的魔法学院院长啊!她若是在这里闹起来的话…···

    御林军不少人额头已经出现了冷汗。

    可这位院长大人,取出来的,却只是几枚蜡烛······

    卡门缓缓屈身蹲下,轻轻将那几枚蜡烛在上,手指一点,坚硬的石板,就出现了几个细微的裂坑她将蜡烛插住了,仿佛静静的凝视了会儿手指一点,火光便升了起来。

    此刻又起了风,但是任凭这风如何大,卡门却只是在这几枚蜡烛前,用她那纤弱的身子,挡住了寒风,任凭烛火摇曳,却始终不熄灭……

    然后,这位名满天下的女魔法师,就在这空荡荡的皇宫广场前,凝视这眼前摇曳的烛火。

    缓缓的,她的眼角流淌出一滴晶莹的泪水。

    这一刻,她那张美艳的脸庞之上,写满了伤心和哀恸,虽然无声,却叫人瞧了忍不住心碎!

    此时,这些御林军只站在那儿,却没有一个人想起要上前阻拦什

    卡门只是静静伫立在那烛火前。

    仿佛过了许久许久,忽然,卡门抬起头来,那悲伤的脸庞上闪过一丝异色,缓缓扭过头来,朝着身后的长街望去。

    那长街上,两条人影先后飞速疾驰而来。来到了广场当中,才猛然停下。

    雨果身形肥胖,虽然这么冷的天气,但是他那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挺下之后,呼吸还有些急促。

    库尔切院长那张平日里原本就惨白的脸,却变得越发的青白了。

    两位魔法学院的大佬级的分院长终于赶到,眼看卡门还在皇宫前,而御林军也在眼前,似乎并没有出什么事情,雨果就先心中暗松了口气。

    两人来到卡门身前,还没说话,卡门就已经双眼眯成一线,淡淡道:“雨果院长,库尔切院长,两位这么着急的赶来,可是为了我的缘故。”

    雨果抬起袖子擦了擦汗珠,他先是苦笑,然后忽然一眼看见了地上燃烧的蜡烛,忽然一愣,目光就复杂了起来,随即轻轻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缓缓道:“卡门····…我知道你心中悲痛,但是······”

    库尔切的性子最急躁,虽然一把年纪了,但是却依然性如烈火,他深深吸了口气,就大声道:“卡门院长!不可做无谓的傻事啊!!!”

    库尔切这般言语,眉宇之间也满是关切,卡门听了,心中微微一动,眼睛凝视库尔切一会儿,幽幽道:“库尔切院长,平日里你我虽多有不睦,不过此刻你能赶到这里来,这对我的关切之意,我卡门心中记住了!感存心中,便不多说了。”

    库尔切喉咙一塞,看着卡门,却说不出什么话来。

    雨果神色凝重,沉声道:“卡门……我知道你心中有诸多苦楚悲痛,然而······如今局势已然如此,而且,你身负整个学院的重任。万万不可做这些无谓的事情……我…···”

    “雨果院长。”卡门忽然脸色又冷了下来,缓缓道:“您今日跑来之里,对我的好意,我心中自然知道。不过······”

    她说到这里,忽然身子一颤!

    “…···不过······”卡门却用一种平静的语气,缓缓道:“说到无谓……先皇对我有君恩不曾报答,我虽然是魔法师,但更是一个罗兰人!而我养了多年的儿子,就这么死在了皇宫之中!国仇家恨,叫我如何能无动于衷?这‘无谓,两个字,哼……何来的‘无谓,?!”

    雨果注意到,卡门的脸上,兀自还有未曾擦拭的泪痕!老头子心中一震!

    认识卡门多年,却何曾见过这位冷傲的女子有过流泪软弱的场面?!

    “卡门······院长!院长大人!”雨果语气有些哆嗦:“我称呼您一声院长大人!您就算不为了您自己,难道也不为了那学院之中的数百学员?不为霍格沃茨分院之中那么多爱戴你的弟子?”

    “不敢。”卡门摇头,淡淡道:“我今日离开前,已经留了一封书信在桌上,我已辞去了魔法学院元老,以及霍格沃茨分院院长一职。

    今日我要做什么,以后我要做什么,都是我卡门一人承担,与学院再无半点关系!”

    两个分院长一听这话,都是脸色狂变!

    这位魔法学院的顶梁柱,就这么……去职了?!

    “不,不行!”雨果急了:“不管如何,今天我和库尔切,拼了这条老命,也绝不能看着你···…看着你……走上这条万劫不复的路!”

    “万劫不复?”卡门忽然笑了。

    她这笑容,寒色森然,她目光流转,却落在雨果的眼睛上:“雨果院长,你和库尔切院长赶来这里,想是怕我,会在这里大动干戈?还是担心我会在这帝都皇宫之地,大开杀戒?”

    “……”两人脸色难看,互相看了一眼。

    卡门却缓缓摇头,幽幽道:“其实……也不瞒两位,我昨日便已经回来了,已经在这帝都里,待了整整一夜!”

    【这几天挖地铁挖到我住的小区门前大路,每天白天,一早开始到晚上,打桩机就不停的咚咚咚咚响,不胜烦躁,没法码字!下定决心,再次调整作息时间,昼夜颠倒算了,只能白天带耳塞睡觉,晚上码字,所以以后的更新,只会在晚上很晚了。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