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卡门归来!】

第三百一十四章 【卡门归来!】

    第三百一十四章【卡门归来!】!

    兴国百年,开万世基业!!

    这等评价,让阿克尔彻底震惊了!

    先帝马尔希=奥古斯丁虽然死于政变,按理说,算是直接输在了希洛和阿克尔等人的手里,但是阿克尔却心知肚明,这位死去的先皇,实在是一位极为出色优秀的好皇帝,无论是执政的手法以及驾驭臣下的手段,心智和眼光,都是一等一的,尤其是看人识人,也都有极为独到之处,在他的任期内,也提拔了一批极有能力的帝国能臣。

    可以说,若不是被希洛的阴谋诡计篡位成功,那么这位先皇,绝对是有资格在史书上留下大大的光彩一笔!

    这样一位皇帝,绝不会信口雌黄,尤其是在和自己身边最最信任的心腹内务大臣内廷总管一起谈论什么事情的时候。

    能得到先皇如此评价···…这个达令陈,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兴国百年,开万世基业?

    开什么玩笑!这样的评价,只怕就算是百年前的那位帝国传奇英雄,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才有资格承受吧!

    达令陈那小子,除了会玩几手稀奇古怪的魔法,而且还被那些传统的魔法师视为离经叛道—他有这么厉害吗?!

    希洛的身为有些玩味,缓缓道:“之前我的注意力都放在政变这件事情上,别的事情,自然就少了许多关注。达令陈那个家伙,我虽然也见过几次,对他也颇为赏识,但是也没看出他到底还有多少神奇之处。”

    顿了顿,他皱眉,想了会儿,道:“从老皮特这里挖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我便让人将达令陈的来历·还有他所做的事情,都仔细的盘查了一遍。我相信,能让我那位哥哥如此看重,绝不仅仅是那么一两次救驾的功劳——你可是知道的·我那个哥哥,可是是圣阶,所谓的救驾,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阿克尔点了点头,他似乎有些不服气,皱眉道:“兴国百年,开万世基业…···哼·这句话就算是用在当年的杜维殿下身上,只怕也是过于夸张了些。”

    “当年的杜维殿下横空出世,开创了帝国百年来的兴盛。但是要说到他为帝国开创万世基业·却有些过了。”希洛淡淡道:“虽然他是我的先祖,不过也不能言过其实,就算是杜维殿下,也没这么伟大。”

    “那么,陛下,我看就不用太在意皮特那个家伙脑子里的这句话了。这种毫无根据的臆测,实在当不得真。”阿克尔还试图说服希洛,最好不要因为达令陈这种小角色而得罪郁金香家族,尤其是在这种关键时刻。

    “话压不是这么说。”

    希洛一边走·一边苦笑道:“若是说到名声显赫,杜维殿下震古烁今,无人可及·只怕也只有开国大帝才能媲美了。可是也有一种说法,杜维殿下当时虽然是公认的当世第一魔法师,但是在魔法界·却普遍认为,至少在对于魔法文明的贡献上,他虽然实力超强,但是对于魔法文明的贡献和影响力,却还不如他的老师,魔导师甘多夫。

    虽然魔导师甘多夫的名气没有他大,可是那位魔导师一生却对魔法文明贡献出了诸多宝贵的研究成果·推动了魔法文明的进步。所以……我想,或许·达令陈的珍贵之处,也是这个道理······”

    “他?他一个年纪轻轻的魔法师,最多不过中阶的实力,哪里会有这等本事?”阿克尔还是不肯相信。

    “你久在军中,却不知道这个家伙在魔法学院里的成就,他是最年轻的魔法教授,当初为了给他这个任命,卡门院长几乎和魔法学院里的那一班老家伙撕破了脸,也要力保他上位。而且······他开设的那门

    ‘魔动机械,课程,我这几天,让人把他之前授课的那些教材,还有授课的笔录,整理抄录了一份来,我看了一天一夜,看完之后,又想了两天两夜!”

    “哦?”阿克尔好奇的看着这位皇帝。

    希洛的眼神投向远方,似乎微微有些出神,想了会儿,才缓缓吐了口气,那张英俊不凡的脸孔上,带着一丝古怪:“若是说什么开创万世基业什么的,我倒还没看出来,不过……至少在魔法文明的研究上,这家伙的确有独到之处,他的那些天才的奇思妙-想,让我看了之后,极为震动,等冷静之后再回味一下,不免细思恐极!若是他的那些假设都是真的······那么这传统的魔法文明,几乎都要被他弄出一场大地震了!”

    阿克尔毕竟是武将,是一个纯粹的武者,虽然出身罗林家族,和魔法界颇有渊源,但是毕竟不是魔法师,对于希洛的这番话,虽然也颇感意外,但是毕竟没有那种真正的触动和震动。

    “陛下……”

    阿克尔还试图说什么,希洛却一摆手,制止了他继续往下说,幽幽道:“先等等吧!左右和郁金香家谈条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反正现在算是稳住了他们,接下来的事情,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罢了。这达令陈,我可不会让他离开我的掌控!”

    眼看希洛已经下定了决心,阿克尔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是了解希洛的,希洛这人看似对臣下很是和气,但是一旦他下定了决心的事情的,就绝不会再受到旁人的影响。

    但凡上位者,大多都是这种性子。

    郁金香家族的使者入住帝都之后,帝都仿佛回复了之前的那种风平浪静—虽然地下暗流涌动,但是表面上看,仿佛那一夜的政变已经渐渐远去。

    而与此同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批上了“兴国百年,开万世基业”这样评价的达令哥,还依然住在牢房之中。

    他和李斯特族长同屋居住,每日拿着那些纸笔写写画画,闲着的时候,和老头子随意闲聊一番。李斯特族长开始也好奇陈道临到底每日在那些纸上写画些什么东西,可他看了几次,却发现陈道临写画的那些!东西都是一些他完全看不懂的图形和符号,看了几次看不!懂就算了。

    至于两人的闲聊,倒也简单李斯特族长身为帝国第一商业豪门的掌舵之人,自然是见多识广,而陈道临,更是被现代教育和网络信息爆炸时代熏陶出的一肚子杂乱的知识。两人反正都被关在这里,不得自由,每日就只好互相喷口水打发时间。

    这一来,倒仿佛是重新复制了一遍当初陈道临从冰封森林出来的时候一路上和杜微微同行,每日坐在篝火旁“聊天”的那一段经历。

    李斯特族长开始也只是觉得这个小子胸中涉猎颇多,懂的东西也挺杂。可是越到后来就越是震惊咋舌不已!

    天文地理文韬武略,上到治国大道,下到民生杂学,这家伙仿佛再任何一个领域,都能说出一番让李斯特族长震惊的见解来。

    有些见解,初次听到的时候,还觉得似是而非,让李斯特族长暗中摇头,可等他事后回味却越想越觉得高深莫测。奈何陈道临在每个领域,却都不肯细细详说,都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就岔开话题。

    几天时间下来,倒让这个老头子对陈道临的看法越来越奇怪从最初的好奇,到最后居然变成了一种深深的赞赏和钦佩!

    “可惜了!”李斯特族长忍不住拍大腿叹息:“若早知道你这小子有这等本事,我老头子当初还何苦费尽心思四处寻豪门联姻,你这小子如此一身本事,我何苦扎身跳进这夺嫡的浑水里!早早将洛黛尔嫁给你,以你的本事,纵然不借助外力有我李斯特家的底蕴,不出二十年我这个家族就能让你经营得······”

    陈道临听到这里,淡淡一笑,看了老头子一眼:“老先生若是这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恐怕也轮不着你来买了。”

    老头子一呆,随即点了点头,咬牙道:“若是······唉,早也就看穿了希洛的狠毒野心!”

    陈道临这几日倒是渐渐的安下了心来。

    吉尔小姐又来见过他一次,带来了消息,让陈道临心中宽了一些。

    那日政变之后,皇帝身死,暴风军放下武器放弃了抵抗,雷神之鞭接管皇宫。

    而陈道临等一干支持皇帝的人,自然都成了阶下囚。

    他虽然一身本事,尤其是土行术练到了家,要想趁乱逃跑,也未必就做不到,但是身边还有巴罗莎和夏夏,更还有查克胡克两人也都是跟着一起来皇宫的。

    以陈道临的性子,断然是不会做出这种抛弃同伴的事情,巴罗莎是自己的爱侣,自然是绝不会抛弃的。就算是夏夏还有胡克查克等人,也都是在海上和自己一共患难,同生共死的交情!

    所以,陈道临当时也只好乖乖就擒,放弃了抵抗。

    而希洛似乎也知道陈道临的忌惮之处,故意将他一个人丢在了这个地方看押,而他的家眷部署,却都被关在了别处。

    否则的话,陈道临哪里会这么老老实实的被关在这里?

    吉尔后来带来了消息,陈道临才知道,巴罗莎和夏夏还有胡克查克,都还安然无恙。

    这四人,却也一直都在皇宫之中,被软禁在了一处。

    希洛似乎对自己格外看重,居然将这四人就留在了皇宫之中,还拍了他的心腹嫡系看守,安全虽然无恙,但是却也失去了自由——那个家伙似乎的打定了主意,要用自己的身边人来限制自己。

    吉尔还带来了一些消息,更让陈道临有些想不通。

    那日政变之中,帕宁身受重伤,废了一条手臂。但是好在事后有魔法师救助,在连续两天的光明术的治疗之后,就可以下床了。

    虽然丢了一条手臂,在外人看来,只怕他的一身修为,就此废掉了,虽然不至于变成废人,但是丢了一条手臂,原本一个被寄予厚望的年轻天才武者,被认为是年轻一代之中最有希望晋级圣阶之位的希望之星,就此······

    毕竟,身为一个武者,丢了一条手臂基本就废掉了大半的本事,还没听说那个圣阶强者是从一个残废修炼得道的。

    而帕宁的伤势稳固之后,希洛也亲自看过他两次。

    当晚,希洛要求帕宁挡皇帝三剑帕宁虽然没有做到,只挡住了一剑,但是这一剑,却居然伤了皇帝!这样一来,也等同于超额完成了希洛的任务。

    可以说,若是当时帕宁没有超常发挥,灵光一闪只怕最后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就此一条,说帕宁是这次政变成功的头号功臣只怕都不为过!

    何况,帕宁的父亲加罗宁将军还事后收复了王城近卫军的兵权。

    这一家可谓是居功至伟。

    希洛对帕宁自然也是大肆奖赏。而身在病床上的帕宁,在冷静了两天之后,第一个对希洛提出的要求,居然就是和陈道临有关系!

    帕宁再打听清楚了当晚他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详细情况后,居然对希洛提出的请求,请求他将陈道临的家人和部署交给他来看管!

    原本当初帕宁对巴罗莎的心思,在东海的时候就不是秘密,他又提出的这种要求希洛派人查了一下,果然从弗里茨总督家的仆人口中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原来帕宁这个冷面冰山,却居然对达令陈法师的未婚妻子一往情深。

    旁人只以为这位“从龙功臣”想趁机夺美,但其实帕宁却只是知道了陈道临被关押,他却只是很单纯的想把巴罗莎接到自己的身边来照顾担心她一个孤弱的精灵在帝都这种虎狼环顾的地方,受到什么伤害。

    所有人也都认为,对于这位大功臣的要求,新皇希洛应该不会拒绝,毕竟么,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就算是个美貌的精灵女子,又如何?比起他的大功劳还有损失掉的一条手臂,赏赐他一个女人算得了什么!

    何况达令陈已经看着就垮台了,人都被关

    可没想到的是,希洛居然拒绝了这个要求!

    这一下猜测可就多了,甚至传出了希洛自己觊觎那个精灵女孩的美丽,动了心思想收为禁脔的离奇说法…···

    陈道临在吉尔的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却轻轻的叹了口气。

    “若是真让帕宁接走,倒也让我省心了。”

    吉尔坐在一旁,听了陈道临的话,不由得一愣:“咦?听说帕宁对巴罗莎很有情义,若是被帕宁接走了的话,难道你就不担心····…”

    “帕宁那个家伙,虽然政变的事情让我很痛恨他,不过人各有志…···而且,他这人性子虽然不讨喜,但是却绝不是个下作的人,巴罗莎就算被他接走,他也会以礼相待,好好的照顾她不会有什么危险,绝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龌龊心思。倒是希洛……哼,这位新皇陛下如此看重我的家人,把她们牢牢掌控·……他这般看重我这个小角色,倒是让我有些承担不起呢!”

    吉尔一呆,却没想到陈道临居然如此心胸坦荡。她这种心机深的女孩,却反而无法理解很多时候男人之间的那种亦敌亦友的情怀。

    不过呆了一呆,吉尔就不做多想了,她立刻就道:“达令法师,你要我帮你查的事情也查到的,你的家人现在虽然没有自由,但是安全却是无虞的。所以……”

    不等她说完,陈道临就淡淡一笑:“好了,我也不是食言的人,今天就开始为你治疗眼睛吧。”

    吉尔心中一喜,顿时激动的连声音都颤抖了,低声道:“你……你真的肯……”

    “我说话算话。”陈道临摇头道:“不过我先说好了,你这眼疾不是一天两天养出来的,要想治愈,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好的。只怕你今后少不得要多来见我几次。至于时间么,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快则十天,慢则一个月,想来就能让你的眼睛恢复到常人视力的七八成吧。”

    吉尔心中激荡!

    她幼年失明之后,就变成了她最大的一个心病,她如此心思偏激和心机深沉,倒有大半都是因为这眼疾之后,心态变化,才渐渐变得如今的这般性子。

    如今她家族政变之后,父亲贵为当朝第一武臣,而自己又即将嫁给皇帝,成为皇后!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等机遇已经算是当世第一富贵之命了。

    如今心中最最大的一块心病,便是自己的眼疾!若是能治好的话,那这人生简直就可以说是完美无缺了!

    这样的情况,叫她如何不激动

    吉尔忍不住站了起来颤声道:“达令法师!你,你若是能让我双目复明,我……我必定,必定……”

    “报答的话就不用多说了。”陈道临淡淡道:“我的自由和性命,把握在希洛手里,就算你要成为他的妻子,你也绝救不了我。好了我没太多耐性,你这就先在这桌子上躺下,我要查看一下你的眼睛。”

    等吉尔躺下之后陈道临才缓缓的凑了过去。

    他被抓之后,身上携带的一应魔法装备,储物戒指,魔法袋等等东西,甚至还有那把实战版的原力之剑,都被收走了。

    陈道临原本还有些担心,自己的储物戒指里,可藏了不少秘密!且不说那些他从现实世界里搜刮来的大量的物资······只说那一扇穿越之门,可就是他的最大秘密!若是那东西暴露了的话还不知道会引发多大的乱子呢!

    幸好陈道临的魔法本事师承石头夫人,那可是帝国一等一的炼金术大师!陈道临又是自己亲手打造的储物戒指,用的可是石头夫人传下来的炼器法门。

    他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上加了魔法禁制除非是自己亲手打开,若是外力的话······即便是魔法造诣强过自己许多的魔法师,想强行打开自己的储物戒指那么下场便只有一个: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全部损毁,整个储物戒指彻底变成一个废物,里面的东西就此一件都取不出来!

    因为他设下的魔法禁制,可不仅仅是罗兰世界的魔法!而更是加上了老窦梦道士的玉间之中的三千神仙法里的法术!

    虽然陈道临现在的造诣还浅,那些法术他只学了一些粗浅甚至是皮毛的东西。

    但是,要想在罗兰帝国里找出一个懂得道家玄门正宗法术的人,来打开自己的魔法戒指……

    若是真的有那种人能出现在这个世界—真出现这种事情那么陈道临也认了!!

    要治疗吉尔的眼睛,对于这个世界人来说是毫无可能但是对于拥有了道家天眼,也就是所谓的“德鲁伊之眸”的陈道临来说,就简单之极了。

    他只要开启天眼,就可以轻松的看穿这个世界的万物一切。

    他让吉尔闭上眼睛,心情放松之后,还给她施了一个沉睡的咒语,等吉尔沉睡之后,陈道临开启天眼……

    在德鲁伊之眸的作用之下,他的眼前世界立刻变得不同了。眼中再无世间万物,而是只留下了这个世界一切的本源!

    整个世界,在他的视线之中,就只变成了一团一团各自不同的本源力量!

    金木水火土……

    这种视野,简直比现实世界之中最顶尖的医疗仪器的X光或者CT以及核磁共振都要清晰得多了!

    他运用魔力,将这天眼放大,很快就看穿了吉尔双眼之中的弊病。

    这种白内障,说穿了无非就是人体眼球的晶体之中出现了破损和沉淀浑浊。只要祛除这些破损和浑浊之物,就可以治好。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哪里能做这种微创手术?

    但是对于陈道临来说,他可以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

    对于陈道临而言,吉尔眼睛里的这种“病变”是他看得见摸得着的。

    所谓的眼球的晶状体的破损和浑浊沉淀,若是说穿了,无非就是物质能量本源出现了混乱。

    就璧原本木质的东西里忽然出现了一点金属质,或者是肉里面梦了一根刺……大体原理就是如此。

    这般复杂的东西,在本源之眼里,就变得再简答不过的。

    就如同玩魔方,只要将原本应该在一体的颜色,让它重新回归到应该在的位置,变成原来应该的一色就行了。

    陈道临虽然别的魔法未必有多强,但是他毕竟是一个魔法师!

    各个不同属性的魔法,火土水风等等……各系的元素他都能操控,虽然高级的魔法施展不出来,但是一些细微的,很小的元素他还是能略微操控的。

    至于吉尔眼睛里的那一点杂质,自然不算什么了。

    唯一要做的就是小心!

    以陈道临现在的造诣,他对魔力的掌控和对魔法元素的微操控,还没有到达大师的级别所以才治疗吉尔的眼睛的时候,只能小心翼翼的,用上自己全部的魔力操控,一点一点的将吉尔眼睛里的结晶体的破损之处,分解为一点一点的细微的本源物质,然后用魔力操控,让它们一点一点的恢复原位……

    这事情说起来复杂可做起来其实不值一提。

    把吉尔眼睛里的杂质,比作是一滴水。若是换做旁的魔法师,想让一滴水消失只怕得用火来烧,让水蒸发。

    但是对于陈道临来说,他只要把这一滴水,看成是HZO一个水分子,轻松化解为一个氧原子和一个氢原子,就可以融合在空气之中了……

    这个世界的其他魔法师做不到,但是对于陈道临这种可以看穿物质本源的“天眼”,就可以用魔法直接操控元素做到这一点!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施展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已经累得满头汗水。

    他虽然有这种特殊的法子,但是奈何他的魔力感应力和元素操控能力却还不够精明而眼睛又是一个很脆弱的人体器官,稍微操控不好,就怕伤到眼球的其他地方。

    所以半个时辰他的魔力就已经消耗一空了。

    又感应了一下吉尔眼睛里的疾患,已经祛除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样子。

    陈道临叹了口气,施法让吉尔醒了过来,不等吉尔起来,他就用疲惫的声音道:“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你的眼睛还没好,你这两天最好戴着眼罩让眼睛不要见光不要见风,好好养着过两日再来找我,我们再继续治疗。”

    吉尔虽然还无法看见什么东西,但是自己睡了一觉,只觉得眼睛里仿佛隐隐的有些奇怪的感觉,大概是被魔力包裹之后,那种温润的感觉,让她感受到了几分舒适,心中不由得更增添了三分信心。

    她起来对陈道临又千恩万谢,小心翼翼的说了几句话,就欲告辞。

    临走之前,陈道临忽然又道:“我这两天嘴巴淡,想喝点酒……还有,在这里住了几天,不能洗澡,我这人喜欢干净,这事情你安排一下。”

    吉尔赶紧点头。

    她贵为未来的皇后,虽然说要放了陈道临是万万不能,但是给他一些照顾还是可以做到的。

    陈道临想了想,又道:“我不喜欢郁金香家的那些‘清霜雪液,,我让庞贝商会做了一些东西,叫做‘肥皂,,虽然还没有公开面世出售,不过我想你应该有办法帮我弄几块来,那东西用来洗澡最好不过。”

    吉尔赶紧答应下了。

    庞贝商会现在日子也不好过。那个安古洛胖子,原本和先皇走的很近,如今先皇死了,庞贝商会最近正比各方盘查,希洛似乎也有对他们下手的意思。

    以吉尔的权势,要想从庞贝商会的库房里要些东西,那个安古洛胖子哪里敢不给?

    “另外我要给你配些药……放心,我不会要什么魔法药剂材料,我开一个清单给你,都是些普通的药材。嗯,不过,熬制配制药剂的器具,给我弄一套进来,烧杯,容器什么的,全部都要配齐了。我这独门秘制的配方,是不能交给别人去做的。”

    吉尔自然也不敢不答应,拿了陈道临手写的一份清单,就离开了。

    陈道临在狱中给吉尔治疗眼睛的事情,希洛自然是了如指掌,否则的话,不得他的同意,就算吉尔的身份摆在那里,也绝没有权力去见陈道临。

    对于吉尔治疗眼睛,希洛也没有拒绝,一来也算是为了给罗林家面子,二来,希洛也想趁机看看这个陈道临到底是不是那么神奇,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郁金香家的使者依然在帝都的郁金香府邸等待这位皇帝的答复。

    然而,让希洛头疼的另外一件事情,却立刻来到了眼前!

    魔法学院的头号人物,那位虽无院长之名,却有院长之实的霍格沃茨分院的领袖,卡门分院长……

    回帝都了!!!

    这位原本从前对希洛颇有好感,甚至曾经一度支持立希洛为皇储的卡门院长,在新年前夕,被先皇处于种种考虑,调离了帝都,远赴南方。其实是先皇中了希洛的算计!

    其实若是卡门当时在帝都的话,以她的身份和实力,若是在皇宫之中,希洛要想成功,只怕也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而此刻,这位忠诚于皇室,或者说忠诚于先皇的魔法界的顶尖人物,终于回到了帝都……

    所有人都忍不住在猜测·……这位性子刚烈冷傲的卡门院长,回来之后,眼看帝都发生了如此巨变,先皇被害……她会不会闹出什么天大的动静?

    以卡门的身份地位,以及在魔法学院之中的威望,加上她那一身堪称当世人类之中魔法师顶尖的超凡实力!

    若是她闹将起来,只怕就是……

    捅破天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