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兴国百年,万世基业】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兴国百年,万世基业】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能答应?

    阿克尔愣住了。

    在他看来,这个叫达令陈的年轻魔法师,纵然是有些天才和过人之处,也在魔法领域颇多建树,尤其是之前在魔法学院之中,弄出的那个什么魔动机械的东西,和学院内部搞的一场比试,颇为惊人。

    可是······说到底了,也不过就是一个魔法师么。

    魔法师,超然世俗之外,虽然是一个清贵超脱的身份,但是同时也限制了魔法师的影响力,至少在帝国国事上,这个年轻的魔法师,在阿克尔看来,几乎是无足轻重!

    对于目前稳定政局而言,才是头等大事!这么一个小小的年轻魔法师,就算他再如何天才,交给郁金香家,又如何?

    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达令陈了,就算是一个白衣高阶法师,也算不得什么吧!

    何况,这个小小的达令陈,自身的实力,听说也不过就是中阶的水准——这恐怕都要掺些水分了。听说,他连魔法工会的法师等级考核都不曾通过呢。

    为了稳定郁金香家这么一个举足轻重的庞然大物,交出这么一个区区的年轻法师,又算得了什么?

    可为什么希洛陛下的反应,却表现的仿佛郁金香家不是向他要一个年轻法师,而是要抢他老婆一样的神情呢?

    郁金香家的那封亲笔信里,罗列出的一系列条件,阿克尔方才都大略扫过了一遍。

    在他看来,其实郁金香家提出的大部分条件,倒也并不算太过出格。

    比如说,第二条是要求希洛不要杀戮太多,要求他尽快释放一系列政治犯,不得追究和大规模清洗——这一点,希洛和自己等人也早就有了共识·为了稳定局势,不会杀人太多,尤其是那些根深蒂固的帝国豪门旺族,不宜杀戮太多·以免动摇国本。

    就算是要清洗,也可以慢慢等等再看,反正希洛还年轻,等政权进一步稳固之后,再慢慢收拾掉一些碍眼的家伙。也总比现在就着急忙慌的举起屠刀,要得多。

    此外,郁金香家提出的一个要求是·希望希洛不要改变现在的贵族阶层的优待条件。

    其实这意思就很明确的,就是暗示希洛,要保证帝国原本给予几个最核心的大家族的优待条件和待遇。

    尤其是郁金香自身·在帝国一贯享受的一系列的特权,是不能有变化的。

    这一点,希洛等人也早有共识。别人动不动且两说,郁金香家的特权,暂时是绝不能碰的。

    郁金香家现在提出这样的要求,无非就是为了保证自身利益,这一点,也大可以先接受的。

    还有就是,关于宗教方面的国策!

    大概是已经查探到了一些希洛政变的细节·知道了希洛政变的过程里,光明神殿教会出力颇多。

    别人既然出了血本来下注,那么事后也总要捞好处的。

    这一点郁金香家想来也明白·知道现在要想阻挡希洛和教会方面的进一步合作是不太现实的,所以信中关于宗教的国策方面,只是用了建议的口吻:希望希洛在宗教政策方面的执政理念·要慎重一些,多考虑尊重传统。

    传统?传统是什么?

    罗兰帝国这近一百年来的传统,便是打压教会!不遗余力的打压神权!

    眼下,要想让希洛不给教会好处,那是拦不住的了,这一点郁金香家想来也明白,提出的这一些·只是暗示希洛不要做的太过分,不要对传统的国策改变的太多太大变好——这一条·可操作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陛下,依我看来,弥赛亚小姐的这封信里,提出的大部分条件,倒也不算苛刻。倒也没有超出我们的预期太多。尤其是西北郁金香家的传统势力范围,我们只要做出承诺不去触碰,保证郁金香家现有的特权,还有就似乎北方军队里的势力,暂时不要插手太多······这些倒也都好说。至于教会那边,郁金香似乎也明白大势不可违,也只是略略提了一句,想来也不会太过为难。”

    阿克尔一边思索,一边摇头道:“至于达令陈这个人······我却不知道,为何让陛下如此为难?”

    阿克尔看来,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了这么一个小子,冒着得罪郁金香家的危险,殊为不智!

    希洛的神色平静,但是眼神里却有一抹复杂,轻轻叹了口气,将那封信放下,看了阿克尔一眼:“你……跟我来。”

    阿克尔:“呃?”

    离开了书房,希洛和阿克尔只带了几名贴身护卫,穿过了皇宫的内院御花园,来到了一处被隔离起来的两层的小楼。

    这座小楼位于皇宫主建筑的西北角,几乎被皇宫的西北三座塔楼保卫在其中,地势倒是十分要紧。

    阿克尔在外面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道:“这地方倒是安全的很……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这附近的三座塔楼。咦?陛下,难道这里关了什么人?”

    希洛看了阿克尔一眼:“你倒是眼光不错。这里原本是皇宫里存放一些重要文档和器物的库房,这小楼下还有一座地下库房,都是用最坚固的花岗岩打的地基,就算是想从地下挖出去,都绝不可能。你猜的也不错,我登基之后,就叫人将这里清理了一遍,眼下,这里倒是的确住着一个你我都很熟悉的人。”

    阿克尔注意到,守护在这小楼周围的,居然都是希洛当初当亲王的时候身边的护卫老人。连一个雷神之鞭的人都没有用。

    这个发现,让阿克尔心中一凛!

    走进这座小楼,守护在这里的护卫首领,是一个面色冷漠的中年武士。这人阿克尔倒也看着眼熟,似乎是希洛身边的护卫队的一个老人了。

    这中年武士走上前来,只是面色冷淡的对着希洛行了一个礼,至于一旁身穿帝国上将制服的阿克尔,仿佛就被当做了空气。

    “这是卡尔顿队长,跟了我十年的侍卫长。”希洛淡淡道:“他生性冷漠不爱说话·阿克尔,你不要介意。

    阿克尔哪里会介意这种小事,只是好奇的看了看这个卡尔顿,以他武士的本能·能大概判断出,这个卡尔顿的实力应该不俗,但是也差不多就是中阶左右的实力,远远没有达到高阶武士。这实力水准,说低不低,但是在高手如云的帝都,说高么·也不算多高。

    只是这人能受希洛如此信用,应该是有过人之处的。

    “他怎么样?”

    面对希洛的询问,卡尔顿只是点了点头·用嘶哑的嗓音淡淡道:“还好。”

    说完,就转身往了。!

    这般冷漠无礼,让阿克尔颇为费解。

    希洛却淡淡一笑:“他便是这个性子,不过我却最喜欢这样的人。”

    “哦?”

    “卡尔顿的武技水准,或许远不如很多高手,但是在我身边做事,却只有一个特点,那便是稳妥!”

    阿克尔不说话了。

    希洛却淡淡继续笑道:“我给他的命令,哪怕是一句废话他也会每个字都不折不扣的执行!”

    “这······”阿克尔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表情。

    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也算不上什么特别的本事吧。想自己在军中多年,军队的风格便是军令如山军令之下,谁不是乖乖执行,不打折扣?

    看出了阿克尔的表情希洛却忽然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原地,看了看阿克尔,笑道:“你觉得这不算什么?”

    阿克尔犹豫了一下,笑道:“不敢。”

    “好。”希洛一指这眼前的两层的小楼,淡淡道:“当日我告诉卡尔顿,我要在这里关一个人要确保这个人关在这里不会出任何问题。

    让他先把这个地方的环境熟悉一下。”

    “嗯……”阿克尔不明其意。

    随后希洛淡淡道:“他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亲自看过了这座楼里的每一个屋子亲手摸过了每个屋子里的每一面墙壁,每一扇窗,每一道门,每一个角落。然后还走遍了这座楼外的每一条小径,查看了每一棵树!”

    顿了顿,希洛看了阿克尔一眼,才缓缓道:“然后他写了一份详细的资料给我,上面列明了,这座小楼一共有一百一十四面墙,六十一扇窗,十三道门。其中五十三扇窗上都是四根铁栅,其余的是六根。有四扇窗户需要维修,有安全隐患。十三道门里,六道木门,五道铁门,两道栅栏门。每道门他都亲自检查过,哪几根铁条锈烂的需要更换,哪一道墙需要加固······还有这外面通往这里有六道小径,周围一共十一座假山,有安全隐患的,全部搬离!六十九棵树,凡是有可能藏人的,全部修建枝叶,或者是干脆砍掉!哪条路是石板路,哪条路是鹅卵石路,石板路下他甚至派人挖开了石板检查过,鹅卵石上他派人用了十几桶水浇过,确保下面没有什么密道渗水。”

    阿克尔的脸色已经有些惊奇了。

    “还有,关在这里的人,我要求确保那人不会出任何问题。所以他安排了一个法子,每天会检查那个囚犯十一次!每次间隔的时间不同,有间隔半个时辰看一次的,有间隔一个半时辰,有两个时辰看一次的!而且这套检查的班次,每两天换一次,随机更换,绝不会让人把握到有规则可言!甚至每天十一次检查,每次派的人都不同!就将人为出问题的可能性减到了最低!里面这囚犯的饮食用水,每天都会换不同的人来办,每天挑选的人,全部都是当天随机抽取,保证每天都是不同的人负责!”

    希洛说道这里,叹了口气:“而我做的事情,只是交代了他一个简单的命令:这里关一个人,保证这人不出问题。而接下来所有的事情,便是他自己完成的,不需要我再操半点心思。”

    说到这里,希洛看了看阿克尔,微微一笑:“你说这样的一个人才,算不算难得?”

    阿克尔说不出话了。

    即便是在军队之中,军令如山倒的铁律之下也几乎无法找出这么一个做事情如此稳妥的人。

    “这……的确算是难得的人才。”

    希洛满意的笑了笑,这才重新迈步,带着阿克尔走进了这座小楼。

    可进门的时候,那个卡尔顿打开了大门却拦在了门口,僵硬的弯腰行了一个礼,却开口道:“陛下,有一件事,我要问清楚。”

    “你说。”希洛点头。

    卡尔顿抬起头来,面色依然如石头一样的冷漠,冷冷道:“陛下的命令是除您一个人之外,任何人不得探视这里面的囚犯。如今陛下却带了人一同前来,我想问陛下先前那条命令,是否还作数?”

    希洛点头:“作数。”

    “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今天的破例,仅此一次!这次探视之后,依然只能由陛下本人才能进入这里?今天与您同来的这位将军,若是他单独前来,我依然有权拒接他的进入?”

    “你的理解很正确。”希洛再次点头。

    卡尔顿这才点了头,用硬邦邦的语气道:“问清楚了便好。”

    阿克尔却在一旁苦笑:“这位阁下,未免太过警惕了。”

    卡尔顿冷冷的看了阿克尔一眼:“细节决定成败。”

    阿克尔却忽然来了兴趣故意笑道:“若是······今日之后,我自己前来,却带着陛下的手令要求进去探视,阁下会如何处理?”

    卡尔顿摇头,语气毫无波动冷淡得近乎麻木,但是说出的答案,却让阿克尔不由得心中一寒!

    “杀了你!”

    “你······”阿克尔一愣,随即皱眉道:“可是······我有陛下手令在身!若手令是真的……”

    “陛下给我的命令是必须他本人亲临。我只执行这一条命令,其余的便不该我多问多想。即便手令是真的,那也是陛下犯了错误,我只要执行我的命令确保我的执行不出错就行了。”卡尔顿冷冰冰的回答。

    “好了,阿克尔。”希洛淡淡笑道:“卡尔顿做事便是这么死心眼……不过正是这种死心眼才是他最让我放心之处。”

    走进这座小楼,却直接从大厅里的一个台阶一路往下,来到了地下室。

    这地下室虽然光线阴森,但是空气却很好,并不显气闷,显然是有通风之处。

    因为冬日刚下过雪,这地下室里地板上有些阴湿。卡尔顿手持一个火把走在最前面,来到一扇铁门前,缓缓道:“陛下,人就在里面,半个时辰前我刚查看过,一切无事。”

    “好。”希洛淡淡道:“我进去之后,你便在外面守着。不得进入,不得让人靠近。”

    卡尔顿用心听了,然后飞快的将希洛的话重复了一边,才郑重点了

    希洛笑了笑,当先走了进去,阿克尔则深深的看了这个卡尔顿一眼,才跟了上去。

    铁门之后,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大屋子。

    这屋子里四面墙,无窗,墙壁上却只有几根细细的铜管弄出来的通风口,看那铜管的尺寸,只怕连稍微胖一点的耗子都难以进入。

    屋子的长宽,约莫有二十步左右。里面是一张硬木床,上面只有一套雪白而惮的被单。此外就只有,一套书桌。!

    阿克尔注意到,无论是床还是书桌椅子,底部都是铁质的链接在了地面上,无法挪动的。

    而这房间里的,也只有一个人。

    这人坐在那椅子上,背对着大门,从背影看来,头发花白,身形有些伛偻。

    不过一看到这人,阿克尔就心中暗暗叹息:原来是他······倒也怪不得陛下如此看紧。

    希洛不曾说话,这个人缓缓转过身来,那苍老的脸庞上,面容消瘦,因为多日不曾见到阳光,也显得面色苍白。

    不过那双眼睛,却毫无这个年纪的人应有的浑浊,锐利如剑,锋利如刀!

    被这样锋利的眼神盯着,阿克尔也略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叹了口气,缓缓道:“皮特=斯坦森阁下,多日不见了。”

    眼前这人·自然就是之前的帝国内务大臣,内廷总管,先皇最信任的头号心腹嫡系,头号忠狗·老皮特!

    皮特的眼神在两人的身上转了转,却最后落在了希洛的身上,却又将阿克尔当做了空气,嘴唇动了动,用沙哑的声音冷冷道:“原来是希洛殿下,又来看我啦。”

    阿克尔皱眉,忍不住道:“老皮特·如今陛下已经加冕登基,为帝国新皇,你这殿下的称呼·可就不太恰当了。”

    皮特神色不动,眼皮也不抬,看也不看阿克尔一眼,只是冷冷道:“乱臣贼子,安敢称皇。”

    这句话不但骂了希洛,连阿克尔也骂了进去,阿克尔老脸一红,忍不住就要出言呵斥。

    希洛却一摆手,制止了阿克尔说话·淡淡笑道:“你心中恨我,自然没什么好脸色,你爱怎么叫便怎么叫吧。

    顿了顿·希洛走近了两步,看了看这屋子里的一切摆设,又看了看皮特的脸色·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皮特,你这又是何苦,我哥哥已经去了。我曾答应了他,不会杀戮太甚。你这样的老臣子,我也可你一个善终。如今你这么硬挺着,每日在这里遭受那般痛楚······”

    皮特冷冷一笑:“每日一次搜魂术么·倒也不算多大的苦楚。”

    阿克尔听的头皮一麻!

    搜魂术?

    每日一次?!

    他忍不住看了希洛一眼!

    阿克尔虽然不是魔法师,但出身豪门·又是罗林家这样和魔法师颇有渊源的豪门,自然也听说过“搜魂术”的名字!

    这是一种灵魂系的法术,算是亡灵魔法的一种,据说是魔法师用来专门来强行查取被施法之人的灵魂之中的记忆!用来拷问强硬不肯低头的囚犯,是最最叫人痛苦,最最残忍的一种魔法!

    被施法之人,犹如千刀万剐加深,经历一次,便如同整个人的灵魂被抽取出来,撕裂成碎片,一寸一寸的进行搜查,最后再粘好了送回

    阿克尔虽然不曾实际感受过,但是年轻的时候,在家族里曾经见识过一次,那次是家族里出了一个叛徒,勾结外人,亏空了家族私军的大笔军需开支,后来事败后又死不开口,家族才不得不找了工会里,请了一位厉害的魔法师用搜魂术来进行审问。

    记得那个时候,被施法的家伙也堪称是一条硬汉,之前挺过了家族的严刑拷打,可是那天晚上,阿克尔在门外就听见了房间里,被施展搜魂术的家伙,凄厉的惨叫声!叫到最后,那声音几乎都不成人形了!

    那般硬汉,也只挺了一夜,就被搜魂术摧残得近乎崩溃,不但被施法交代出了事情,之后更是一心求死,连活的勇气都没有了!

    这种法术的残忍和厉害,就给阿克尔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这老皮特······居然······每天一次搜魂术,挺了这么多天?!

    希洛轻轻叹了口气,他的语气很柔和,缓缓道:“皮特,你侍奉皇家多年,我的本心是绝不想让你吃这般苦头的。不过你应该明白····…你一天不肯交底,以你之前这些年为我哥哥做的事情,我又如何敢放心?”

    老皮特精神一震,哈哈大笑,厉声喝道:“希洛!你怕了?!”

    “是的,我怕。”希洛居然毫不介意的点头承认,他缓缓道:“我哥哥在的时候,宫廷里所有隐秘的力量,都是你掌控的,所有见不得的人的暗中的事情,都是你来做的。我知道你手里一直掌握了很多东西,有一批人,为你当奸细,查探风声,为你当杀手,清理一些不眼中钉。你甚至还掌握了太多的隐秘,不仅仅是宫廷皇族,还有帝国的那些权贵,那些大佬,还有各部重臣,甚至…···就连郁金香家都有你的人!说不定,某一个权贵大佬身边宠爱了多年的宠妾,便是你老皮特打下了多年的桩子!天知道你手里还有这样的事和人,藏了多少没动用!你这样的人,我哪里敢放心?我若是真这么大意的话,说不定哪天睡觉的时候,脑袋都会被我贴身的某个侍卫或者某个宫廷女仆给切了却,说不定哪天我喝的一杯水,都能把我毒死。就算我再如何小心,可也只听说过千日捉贼,没听说过千日防贼的道理。”

    说到这里·希洛的语气越发的柔和起来,他幽幽叹息:“皮特,所以……我真的是怕你的,你不交代·我便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也不能放过你的。”

    阿克尔听到这里,不由得心中也是一寒!

    睡觉吃饭······都不能安心,这等日子,不仅仅是希洛危险,自己也是这次政变篡逆的魁首之一……

    “陛下······既然皮特如此危险,不如…···”阿克尔咬牙·做了一个单手下切的手势。

    希洛闻言,淡淡一笑,摇头:“我也想·但是······我不敢。”

    “不,不敢?”阿克尔愣住了。

    眼前的这位,连政变杀兄的事情都敢做,这世界上还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么?

    “你不明白,阿克尔。”希洛不慌不忙,缓缓道:“宫廷里的暗棋,向来隐秘。期间多少秘密,只有主事之人才清楚。而埋伏下的各路棋子,有明棋·也有暗棋,有的暗棋一旦埋伏下来,可能十年二十年都不会激活。一旦激活·便是杀人要命的狠手!而且很多暗棋,都有绝杀的最后死令。往往这种绝杀死令是事先就下达的,一旦被确定上线断线或者是死亡了······那么·下线就会立刻变身成为死士,做那最后的绝杀!

    我可不想因为皮特死了,帝国之中忽然跳出来一堆叫人防不胜防的死士来。”

    老皮特哈哈一笑,看着希洛,淡淡道:“我倒也真佩服你。只凭你肯当面承认你怕,你不敢·……你就真的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皮特。”希头,缓缓道:“每次一次的搜魂术·那般滋味绝不是普`能忍受的,你这么强撑下去·我还以为你最多撑上几日,便会自行了断呢。”

    “我当然不会死!我若是死了,岂不是反而让你省心了?希洛!你了解我,我对你也不陌生!只要我多活一日,你便一日不得安心,一日都要防范着我,生怕我会弄出什么手脚来害你!哈哈哈!可你偏偏却又不敢直接杀了我!!”皮特纵声大笑!

    笑声凄厉,其中饱含了怨毒的味道!

    这笑声,让杀人如麻的阿克尔听了,都忍不住心中有些发寒。

    “好了。”希洛却神色不变,淡淡道:“我今天来见你······不过看来,你是还没有改变心意,那么许多废话,倒也不用我浪费口舌来说了。”

    “不错不错!我是绝不会如你意的!”皮特大喝道:“快滚快滚!不然的话,老头子又要骂人了!”

    希洛轻轻一笑,却忽然用一种古怪的口气道:“你可知道,今天···…郁金香家已经来人了。”

    皮特听了,果然一愣,神色也陡然严肃起来:“郁金香家···…怎么说!”

    “你又何必心存侥幸。”希洛摇头,叹息道:“以你的聪明,应该能猜出,郁金香家现在主事的是我那位小姑姑,她一介女子,又怎么可能做出什么激烈的举动。何况,郁金香家从来都是不参与皇权争夺,超脱世外。你难道指望她会竖起大旗,昭告天下来讨伐我么?”

    皮特沉默了会儿,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哑着嗓子缓缓道:“不错……郁金香家的那位女公爵,的确也不会这么做的。郁金香家想来以帝国为重,就算明知你是乱臣贼子,但是事已如此,她为了帝国大局,也不会和你打内战的。”

    “不过么,我这位小姑姑,倒也开出了几个条件来,让我答应她的条件,才能换取她的沉默和支持。”

    皮特皱眉,冷冷看了看希洛:“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希洛淡淡一笑:“我这位小姑姑的条件里,有两条很是有趣呢。这第一条么,是让我放了你,把你交给郁金香家的人带去西北。看来我这位小姑姑倒是真的很念旧情,不忍你这个先帝老臣在我这里吃苦呢。”

    阿克尔在一旁听了,不由得一愣。

    郁金香家的那封手书,他是亲眼看到过的,信中并没有单独的提到皮特。希洛忽然用这种谎话来哄骗皮特,却是什么意思?

    不过阿克尔毕竟也是高阶武士,虽然心中惊奇,但是练气的功夫却十分到家,脸上并没有显露出半点端倪。

    皮特听了·微微一怔,皱眉道:“难得弥赛亚小姐如此挂念我,不过我这条烂命,是无福去西北了。

    何况……希洛你哪里会舍得让我离开呢!”

    “不错·这一条,我是没法答应她了。”希洛淡淡一笑:“不过第二条,我却决定答应了。这第二条么,我那位小姑姑,要我帮她杀一个人,让我将这个人的人头送上。”

    “哦?谁?”皮特果然好奇了。

    “魔法学院的那位年轻教授,达令=陈!”希洛的神色不变·却故意放缓的语气,一字一字的说了出来。

    “……什么?!”

    皮特陡然变色!

    一瞬间,这老头子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情感·有疑惑,有怀疑,有震惊!

    但是,就连阿克尔都捕捉到了,皮特眼神里最大的一丝情感,居然是······

    担忧和惊慌!!

    (嗯?连皮特这个家伙都如此着紧那个小子?那个小子到底有什么古怪?)

    阿克尔心中猛的一沉!

    希洛却缓缓继续道:“我姑姑说了,这小子和李斯特家的洛黛尔纠缠不清,又坏了她郁金香家在帝都的生意招牌,所以······”

    “你骗我!”皮特果然是皮特·略一混乱之后,就立刻清醒了过来,冷冷盯着希洛·喝道:“逆贼!你用这种假话哄骗我么!弥赛亚小姐怎么可能提出这等荒唐的要求!哼!你这么试探我,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哈哈,果然还是骗不过你。”希洛倒也坦然·哈哈一笑,就随即道:“好了,看到你活得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那么你就在这里继续的等待吧。若是哪一天想通了,和外面的人说一声,我再来见你。”

    说完·希洛居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就直接转身走向了门口。

    阿克尔一愣·也只好跟了出去。

    两人出了门,当大门重新关上,希洛一路也不多说话,只带着阿克尔还有卡尔顿走远了……

    “陛下。”阿克尔眼看远离了皮特的房间,才忍不住道:“刚才……”

    “你也看见了。”希洛神色漠然,冷冷道:“连皮特这个家伙,都如此看重达令那个小孩子。”

    “这……”阿克尔越发的心中迷惑了。

    希洛忽然停下了脚步,扭过头来,霍然盯着阿克尔:“你可知道,我每日一次的搜魂术,到底是何等可怕的酷刑!”

    “…···不知道。”阿克尔摇头:“不过…···我对搜魂术也颇有一些耳闻,想来……应该是很难受吧。”

    “搜魂术的可怕,我不好用言语来描述。”希洛摇头,淡淡道:“不过这皮特性子刚烈,而且他心智坚定如铁,却是对搜魂术有极强的抗性。所以连续多日下来,搜魂术施展多次,所得极为有限。”

    顿了顿,希洛却苦笑道:“若说是一无所获,倒也不能这么说,搜魂术也查到了一些有价值的消息,比如在某一位重臣的家中,就有这个老皮特的暗棋,还有一位帝国实权将军的身边续娶的妻子,是老皮特四年前安排下的人!连日的搜魂术,一共从他的脑子里挖到了十一条线索,后来证明,这些线索都是真的!”

    “这······和达令陈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么?”

    “有关系!”希洛深深吸了口气,他目光森然,盯着阿克尔:“搜魂术这些天,从他脑子里还挖到了一句话!这句话,若是没弄错的话,应该是我哥哥活着的时候,和他说的一句话!”

    “这话······是······”阿克尔忽然觉得心跳有些加速。

    希洛的神色变得越发古怪了,然后,他用一种慢吞吞的,但是却极为深沉的语气,用沙哑的嗓音,说出了这么一句:

    “达令陈,若得此人心,可兴国百年,开万世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