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零七章 【不挡】

第三百零七章 【不挡】

    第三百零七章【不挡】!

    在今晚,在这里,在这个皇宫里,算上大殿内外的所有人在内,很多人都看见过他出手。

    他的剑法也算是名动帝都,赫赫有名!

    很多名家对他的剑术的评价是,飘逸潇洒,华丽无匹!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是一个招式华丽潇洒,却略显杀气不足的武者。

    甚至就连帝都的其他几位身为高阶的武者,对他的评价也只有一个词:略显浮夸。

    然而此刻,当冬眠蛰伏了十年之后,就仿佛一条毒蛇,从隐忍之中醒来!

    他刺出了自己最漂亮,最出色,也是最狠厉的一剑!

    这一剑,朴实无华,丝毫没有半点华丽和浮夸!

    简单!简洁!迅速!犀利!

    而且……致命!

    就如同一个绝世刺客,刺出的致命一剑!这一击,迅猛而毒辣!!

    他的名字……叫……

    古乐!!

    他这一剑的目标是:

    萧德尔!

    当古乐一剑刺出,虽然相隔甚远,可皇帝便已经感觉到了斗气勃发和剑气的锋芒!!

    圣阶高手强大的气机感应能力,足以让他感受到周遭一切的变化!

    而当古乐忽然动手,这一瞬间,皇帝的心立刻就冰凉!!

    他甚至能清晰的“感应”到,古乐的剑锋已经刺穿了萧德尔后背上的衣衫,剑锋一丝一丝的割裂衣衫布料上那细微的一根根纤维!剑气一点一点的刺破皮肤和肌肉……

    原本,若是自己站在大殿之中,那么任凭是谁,也别想在自己这么一个圣阶高手的眼皮之下伤害到自己唯一的继承人!

    但是现在,自己站在大殿之外!站在台阶之下,距离有足足百步之遥!!

    古乐的实力并不弱!

    这一点每一个人都很清楚,这个看似只是帝都的一个长袖善舞的浮华人物的家伙,其实是一个剑术卓绝的武道高手!

    他的武技绝对是位列高阶武者的行列!

    而此时此刻,皇帝这一方,唯一能有力量,挡住古乐这一剑的人算来算去,除了皇帝之外,或许就只有哥特…···

    然而偏偏,哥特此刻却站在了大殿门外!这位忠心耿耿的帝国武将,心系皇帝的安危,始终站在距离皇帝最近的地方,关注着皇帝的最后这场决斗!!

    萧德尔依然留在了大殿的最里面就在那皇位旁!

    站在萧德尔身边的人,是古乐,还有德古曼斯!一个出色的武者一个优秀的魔法护卫着这位帝国的皇储。

    身前还有金甲武士!

    可偏偏,这一剑却是古乐刺出的!!

    一声咆哮!

    皇帝终于发出了今晚至今为止,最愤怒最激动的一声吼声!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已经停止,身为圣阶高手,他仿佛瞬间勃发出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一个圣阶高手,看破了这个世界的一起规则之后,当他需要拼命的时候,足以用自己的力量,将这个空间的某一些规则的细节强行扭转!

    在普通人的感官之中,在此刻,仿佛时间已经停止!

    皇帝就仿佛这么忽然在所有人的眼前消失!

    然而只有寥寥几人,实力达到了高阶武者的境界,才能勉强捕捉一丝皇帝的动态!这些人之中比如…···帕宁!

    帕宁还不曾发现大殿之中的激变,但是他却感觉到了皇帝忽然杀气勃发,那愤怒的气势,如排山倒海一样!

    随后他就仿佛看见了眼中的皇帝,身形化作了一片虚影,朝着自己这里闪了过来!

    帕宁还不曾知道大殿里那毒蛇的一剑!

    所以此刻,帕宁心中依然还认为……

    “就是现在!”

    所以面对皇帝忽然暴怒的扑击过来····`·

    帕宁,勇敢的迎了上去!!

    生?

    或者死!

    很多时候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当帕宁迎上之后,他立刻感觉到了眼前这位圣阶高手勃发而出了强大力量!

    皇帝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他只是一个念头:往大殿里冲!

    此时此刻,无论任何人任何事拦在皇帝的面前,他都要冲过去!

    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面对帕宁的阻拦,皇帝根本么没有做任何思索,抬手便是一剑!!

    这一剑,是圣阶之力!

    帕宁看见了斩向自己的这一剑!

    他清楚的看见了这一剑!

    或许这就是圣阶高手的可怕之处,他明明可以看见这一剑,可是思维上感觉到了,但是身体却无法做出反应!

    圣阶高手强大就强大在,他们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的某种规则之中,成为了这些规则的一部分。所以当他们扭转某些规则的时候,身为“凡人”,你即便意识上跟上了,但是身体却无法做出准确的反应!

    此刻对于帕宁而言,便是如此!

    就如同千百次的面对自己老师的喂招的时候一样,帕宁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剑斩落下来,他知道自己需要抬起剑却抵挡,他甚至知道有好几个不同的招式可以用来格挡!

    但是,他却生出了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三剑……或许,只是一个笑话吧。

    帕宁甚至有一种闭目等死的念头!

    一瞬,或许便是永恒。

    可偏偏的,就在帕宁闭目的这一瞬间,他的心中,忽然回想起了老师大剑师卡奥的那句话。

    “你只想着挡,那便一辈子都挡不了!走路若只看着脚下,便再也瞧不见远处的高山!”

    (不要……想着……挡么?)

    帕宁忽然惨然一笑,他原本已经试图举起的剑,就这么缓缓的垂了下去几分!

    然后,他几乎是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皇帝的长剑斩下!

    然后,剑锋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斩破自己的铠甲,切开自己的皮肤,血肉······以及······骨骼!!

    帕宁没有挡!!

    任凭这利剑加身他忽然就这么轻轻的,刺出了自己的一剑!

    这是只属于他自己的一剑!!

    就如同他修剑多年,每日里练剑的时候,刺出的那平平常常的千百剑的其中之一!

    平淡无奇。

    却偏偏的这么自然而然,浑然天成,就仿佛是自己全身上下,每一根汗毛,每一条肌肉,每一根骨骼,甚至是自己脑海之中的最最细微最最直接的思维反应。

    就这么一刺!

    简单的一刺!

    剑光起人影落!

    一条手臂冲天飞起,带着猩红!血花喷洒!!

    断臂落在了地上,帕宁却已经单膝跪在了当场·他的右手里,剑拄在地上。

    他的左臂已经齐着肩断掉!断臂就落在他的身前!

    鲜血依旧喷洒,帕宁脸色惨白如纸张,却忽然嘴角惨然一笑。

    他看都没看地上自己的那条断臂,却只是轻轻自语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的。”

    说完,他便已经翻身扑在了地上。

    皇帝的身影已经落在了大殿前的台阶上。

    落地的时候,这位至尊的陛下,却忽然身形晃了晃!

    圣阶的境界忽然一松,仿佛那被无形的手拨慢的时间·陡然就恢复了正常!

    只是这么一瞬,所有人都终于看清了此刻发生的场景!

    只有寥寥几人,譬如希洛·譬如哥特……才看清了最最关键的所在!

    地上的帕宁,他虽然已经晕倒,但是他手里的长剑······

    剑尖······

    有血!!

    殷红的血珠·顺着剑尖流淌!!

    皇帝……这位圣阶高手!

    受伤了?!

    皇帝站在大殿前,他那原本爆发出来强行逆转空间规则的力量,终于这瞬间松动。

    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松动,但是却已经······

    足够了!!

    一瞬间,就足够了!

    大殿里,那条毒蛇的剑,再也没有时间凝结的阻拦·刺破了肌肤,刺破了血肉·然后长驱直入!!

    萧德尔甚至是没有反应过来,他只是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胸前,忽然有一截剑尖凸了出来!

    然后这长剑一搅!

    他胸中那颗跳动的心脏,就已经被彻底搅成了碎片!

    这位帝国的皇储,甚至连一句遗言都不曾说出,陡然之间口中喷出鲜血,仰面倒下!

    生机……断绝!!

    皇帝站在大殿前,几乎是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就倒在了剑下!

    他愤怒的咆哮一声!

    这一声怒吼,犹如野兽一般的哀嚎!!!!

    他受伤并不重!

    帕宁毕竟和他境界相差了太远!

    虽然最后的“不挡”,仿佛是一个顿悟,让帕宁刺出了那浑然天成的一剑。

    但是对于一个高阶武士面对圣阶高手的时候,这一剑,只不过是给皇帝造成了一丁点的皮肉伤害而已!

    这一剑,唯一的作用,就是打断了皇帝的圣阶力量对于时间的凝固!

    只打断了这么区区一瞬!

    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死在了大殿之中,眼前阻拦着自己的,便是大殿门前这一堆崩塌的乱石!

    皇帝咆哮声之中,他长剑狠狠的挥舞,轰的一声,巨石崩塌!!

    就在皇帝不顾一切的用自己强大的力量轰穿了眼前石堆的时候,萧德尔的心脏已经被搅烂!

    而这个时候,希洛再次出手了!!

    身为高阶武者,希洛是在场为数不多,可以在皇帝发挥出“圣阶”力量的时候,强行延缓空间时间规则的时候,做出一些反应的人。

    希洛做的举动十分简单。

    他只不过举起了自己手里的长弓,然后对着皇帝的背影,稍微动了动手臂。

    另外一个,和希洛一样,可以做出一点反应的,是哥特!

    身为年轻的天才武者,哥特也是高阶武者的境界,他只看见了皇帝势如疯虎的冲过了帕宁的阻拦,斩断了帕宁的一条手臂,冲到了大殿

    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站在大殿外的哥特,并没有圣阶高手的感应力,他依然还不知道大殿里发生的惊天变故!

    然后哥特看见了希洛拿起长弓,对准了皇帝的背影!

    这位对帝国忠诚无比的年轻武将,本能的只认为:这个叛乱的亲王要试图暗算皇帝!然后哥特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立刻冲了出来!

    腾起,落下台阶,拦在了希洛身前!然后,哥特挺剑,刺出!!

    可是,意料之中希洛偷袭的一击却并没有发生!

    希洛的手虽然拿着弓,但是这弓弦上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斗气。

    事实上,此刻的希洛,全身上下已经连一丁点细微的斗气都无法释放了!

    方才的最后一击“瞬狱杀”已经透支了他所有的力量!

    面对仓猝冲上来的哥特,希洛的嘴角再次扬起了微笑!

    这是胜利的微笑!

    这是得逞的微笑!

    希洛看着哥特冲到了自己的身前,看着哥特对自己举起了长剑刺来。

    然后他忽然松开了手里的长弓!

    他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一枚藏在衣衫里的挂坠,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掷在了地上。

    等这个动作做完,希洛就已经直接干脆的坐在了地上,除了睁眼再无一丝力气!

    挂坠落地!

    轰的一声,一道红色的火焰闪动而过,那火焰足足有一人多高!一声充满了杀气的呐喊之中,在火焰里大步跨出了一个伟岸的身影!

    一个全身都仿佛是光影的武士在火焰之中显现出来,他的身子仿佛都是半透明的火焰,雄伟的身材上满是浓烈的杀伐之气,身上穿着残破的铠甲,正是千年之前的式样,而就是这残破的铠甲上,虽然满是刀剑砍劈过的痕迹,却仿佛带着无限慑人的气势!

    这光影武士就这么忽然出现在了哥特的身前,甚至哥特都来不及停下往前的去势!

    面对哥特刺来的长剑,这光影武士陡然之间就爆发出了一片强烈凌厉的杀气!!

    一柄巨大的火焰长剑,呼啸着斩向了哥特!!

    此刻的哥特,面对着忽然出现的光影武士,他瞬间就感觉到了一种强大难以匹敌的感觉!

    这全身上下都被气机锁定,还有让自己几乎窒息的气场,立刻让哥特瞬间心中一沉!

    (这,这是……圣阶的力量?!!)

    火焰长剑落下!落在了哥特的身上!!

    很遗憾,这位忠诚于帝国的天才武者,帝国最杰出的年轻将领,被誉为必定会成为帝国一代名将的哥特!

    这位恶魔骑士团首席大骑士的直系后裔,拥有皇族血统的天之骄子。

    他偏偏少了一样东西!便是一个圣阶高手的老师!

    和帕宁不同,并没有一个圣阶高手的老师指点过他:

    “不要只想着挡!”

    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