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零三章 【绯雪之夜】(二十四)翻盘?

第三百零三章 【绯雪之夜】(二十四)翻盘?

    第三百零三章【绯雪之夜】(二十四)翻盘?!

    大殿前的广场上,早已血流成河。

    此刻,交战的双方军士已经各自退开。双方仿佛很默契的拉开了距离,就以大殿的正门为界,中间隔开了大约三十步的样子。

    此刻众人手里的刀剑还依然滴着鲜血,将士们脸上身上的血污依然。大殿前的台阶上和广场上,依然还留下了满地的尸体。

    希洛就站在了大殿的台阶之下,他手里缓缓的举起了那张长弓,冷冷的盯着那大殿的正门。

    紧跟在希洛身边的,是帕宁。而阿克尔则紧张的和自己的麾下站在一起,他依然竭力的做出镇定的样子,只是眼神和颤抖的手指,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境。

    大殿之中的叛军也已经全部退了出来……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很清楚,今晚最后的胜负,已经并不取决于军力的强弱了。

    而是……取决于那个让人敬畏的皇帝!

    随着那个伟岸高大的身影缓缓从大殿里走出来,皇帝身上的袍子被夜晚的寒风撩起,下摆飘荡。

    他那头红色的头发也被风扬起。

    此刻,他手中的长剑,剑尖指着地面。他就这么一步一步的从大殿的台阶上走了下来,他脚下越过了众多的尸体,残缺的刀剑,盾牌……原本干净华丽的靴子,践踏过满地的血污······

    跟在皇帝身后几步的距离,走出来的却是陈道临!就连那位公认的皇帝陛下的第一心腹,内廷总管大臣老皮特,都走在了陈道临的后面。

    希洛站在广场上,抬起眼皮看着皇帝,忽然咧嘴笑了笑:“真叫人意外。”

    “哦?”皇帝挑了挑眉。

    “到了最后这个时刻,你胜券在握,即将亲手诛杀我这个逆贼……展现你一代雄主威风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居然让达令跟在你身边。难道这种时候,不是更应该让你的那个宝贝私生子站在你身边,这样难得的机会,看着一位皇帝亲手斩杀叛逆展现帝王威风的机会可是不多呢。难道你不想用这个机会,给他上一堂永生难忘的帝王之课?”

    “萧德尔······将来我自然有的是机会慢慢的教导他。”皇帝冷笑:“不过此刻······我的弟弟,你了解我,我对你自然也不陌生。你的性子,从小便喜欢做出乎意料的举动。这是今晚最后的谢幕,还是让萧德尔留在大殿里,留在哥特他们身边我放心些。这里这么多刀剑弓弩,若是你又闹出什么鬼主意的话……哼。”

    “哥哥,你说这话是忌惮我了么?”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皇帝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随即面容一肃,缓缓沉声道:“好了!我给你一个体面的谢幕,现在,你可以有一个最后展现你勇气的机会。你是打算在这里自裁,以你的死换取这些跟随你的人的活命?还是·……你更选择死在我的剑下呢?”

    希洛垂眉,他并没有回答可眼神里却有奇怪的目光闪动,他仿佛在艰难的思索着什么问题。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过了一瞬希洛才抬起头来,他却并没有去看自己的哥哥,而是将目光郑重的落在了帕宁身上······或者说他的眼神先是在阿克尔和帕宁两人身上转了转,当看见了阿克尔已经微微颤抖的手指的时候,希洛不易察觉的轻轻叹了口气,最后终于仿佛下定了决心,紧紧的盯住了帕宁。

    “帕宁将军,可愿与我共进退?”

    帕宁闻言,淡淡一笑这笑容很是萧索:“殿下,到了这个时候我自然与你绑在一起。”

    “那么······你可还有出剑的勇气呢?”希洛忽然飞快的追加了一句。

    “剑?”帕宁微微一皱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长剑······剑锋上有几个残缺的豁口,不过剑锋上依然能看出森然的寒光,他忽然一挺胸膛,咬牙沉声道:“剑就在我手里,还不曾旁落,有何不敢!”

    帕宁咬着牙齿,深深吸了口气,看着希洛:“殿下,若是你愿意的话,我们还有城中上万雄兵,我帕宁手里还有长剑!我愿意以性命相拼,护您杀出城去……”

    “走?我为什么要走!”希洛忽然语气变得凌厉起来!他大喝一声:“我不走!!”

    说着,他已经将长弓持在手中,指着不远处这高大巍峨的正殿,还有那远处的皇宫建筑群。

    “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生在这里!从小长在这里!也是我一直为之奋斗,为之拼搏的地方!我心中唯一的梦想,便是有朝一日,将这个地方夺回来!让它彻底的只属于我一个人!若是这个梦破了!那么我就算是活着逃出去,哪怕天涯海角,我这一辈子又怎能甘心苟活!!”

    他胸膛起飞,情绪很是激动,然后又看了一眼沉默而冷酷的皇帝,苦笑道:“况且······一位圣阶高手在此,我想走,却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哼!”

    帕宁一怔。

    难道……不是想聚集人手杀出去么?

    那么······

    “帕宁!”希洛脸上居然露出了越来越浓的兴奋和激动,他甚至伸出舌头,添了添已经因为紧张和焦躁而干裂了一个晚上的嘴唇,咧嘴一笑,道:“你心中,对圣阶,有畏惧么?”

    帕宁没说话。

    “这里所有人里,就只有你最了解圣阶的强大之处。可你虽然是卡奥的弟子,但是平日里,想和一位圣阶高手堂堂正正的交手,这样的机会,只怕也没有吧!”

    “老师虽然也指点过我,但是……若是能和一位圣阶高手正面毫无保留的交手,这样的经历,我的确没有过。”帕宁摇头。

    “那么,身为一个武者,此刻的你,难道心中不应该有一种兴奋和冲动么?”

    帕宁又是一愣。

    不仅是帕宁,就连阿克尔等人也都愣住了。

    此时此刻,这位希洛亲王,难道是在面对绝境的时候已经彻底疯掉了么?

    兴奋?这有什么好兴奋的?

    要面对一个圣阶高手毫无保留的出手诛杀······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兴奋?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可奇怪的是,帕宁听了这话,那原本已经死灰一片的脸庞上居然陡然就焕发出了几分光彩来!

    那原本已经因为绝望而变成灰色的眼神,居然也重新点燃了两团火苗!

    他握着剑的手糈来越紧,越来越用力,深深吸了口气,忽然也大声道不错!!殿下,我此刻的确是很兴奋!!”

    唰的一声·帕宁举起长剑,剑锋指着不远处的皇帝,厉声喝道:“陛下!帕宁学剑半生·师从卡奥大人,身为武者,哪一个心中没有夙愿,希望能有朝一日,踏入那圣域之中!老师虽然是圣阶,可我也从来没有机会亲身体验一次圣阶高手全力出手的滋味!今天在临死之前,能得到这样的机会,帕宁就算是死,也感谢陛下的成全!”

    说着·他居然还往前大大的迈上了一步!

    这话说出来之后,全场不少人都为之动容,就连陈道临也忍不住叹息·觉得这个冷面冰山一样的家伙,虽然有些可恶,但的确也算得上是一个很有气概的男人!

    皇帝盯着帕宁·原本冰冷的眼神,却微微有些松动,他轻轻叹了口气。

    “帕宁!在帝国年轻的一代人之中,我曾经极为看好过你。甚至……旁人一直将你与哥特比较,可我却一直认为,哥特比你更像是一个军人,将来为国戍边·决胜疆场,统兵军略·成就一代名将,哥特要远远胜过你!但是在武道一途上,你的天赋却要高过哥特!我甚至认为,在帝国年轻一代的武者之中,你会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希望踏入圣域的人。”皇帝说道这里,又摇摇头:“只可惜······我曾经那么看好你,甚至不惜将你调回帝都,想亲自栽培你,我甚至许了你和皇族联姻,只想着,将来不出十五年,皇族就会出现一位自己的大剑师了……只恨,你却偏偏叫我失望了!”

    帕宁微微一挑眉,随即淡淡道:“是我辜负了陛下的期望。陛下若是恨我,就不妨一会儿亲手取了我的姓名吧。”

    “恨你?”皇帝却忽然飒然一笑!他看着帕宁大声喝道:“我是恨你!但是此刻你的作为,却更叫我满意!此刻这么多人你,却只有你还依然保留了武者本色!你心中虽然也有畏惧,可却依然能站在我的面前,持剑相向!帕宁,我虽然对你的期望落空了,但是······我却并没有看错你!”

    帕宁也是面色一肃,凛然道:“帕宁有辜负陛下的厚恩,就请陛下亲手将我这条命拿走吧!”

    希洛在一旁也走上了两步,他和帕宁并肩而战,面对着全身闪耀着金色斗气的皇帝,这位亲王殿下脸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哥哥,这便是最后的时刻了吧。”

    “叛逆之罪,你死之后,不得皇族旗葬。”皇帝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神冷酷,可随后忽然语气略微一变,低声道:“不过······我会把你葬在皇陵的边上的。”

    希洛哼了一声,却又扭过头来,看着帕宁,这位亲王殿下的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了一丝奇异复杂的目光来。

    “帕宁,你可知道,就在一百多年前,就在这皇宫皇城之上,也是这么一个盛大的庆典时刻,也是一件举世震惊的政变······那位伟大的摄政王还没有掌权的时候,也曾经被人逼到了绝境。”希洛忽然放缓了语气,此时此刻,他居然还有这种闲情逸致,慢吞吞的诉说着史书典故,闲话家常一般······“当时,那位伟大的摄政王身边站着的唯一的一个同伴,便是伟大的郁金香公爵杜维!传说之中,但是还只是一个皇子,而且已经站在绝境之中的辰殿下,就对杜维说:只要我不死,我便封你为郁金香公爵!只要我皇族荆棘旗不倒,郁金香花就会永远绽放在这片大陆,永不凋谢!

    正是这个承诺,后来才造就了一个伟大的郁金香公爵,和伟大的郁金香家族。”

    帕宁不解,他皱眉看着希洛。

    希洛忽然哈哈一笑:“我和我的这位皇帝哥哥,虽然此刻已经势同水火,但很可笑的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我们都极为崇拜那位伟大的摄政王辰。所以,此时此刻的场景,却叫我忍不住想起了皇族的这位先人来······你看,此刻,我们的遭遇,岂不是和这位摄政王当时有几分相似么?”

    说着,希洛盯着帕宁的眼睛,一字一字沉声道:“帕宁,若是我为皇的话,我也封你为公爵!只要我有生之年,就绝不负你!”

    这话说出来,在场所有听到的人,不约而同的,脸上都纷纷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所有人都认为,这只是这位亲王的垂死前的最后一番展示自己气派的贵族做派罢了——死也要死得优雅有派头一些。

    此时此刻,面对一位圣阶强者的皇帝,这位希洛亲王,是在是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取胜机会了!

    说这种话,不过就是在垂死之前,满足一点自己对心中偶像的致敬而已。

    也就仅此而已吧。

    希洛却说的郑重其事,甚至,他还转过身来,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了一下帕宁!

    帕宁正发怔,却已经被希洛一把用力抱住。随后就听见在自己的耳畔,有一丝极为细微的希洛的声音,直接落入了自己的耳朵里!

    “以你全力而为,能挡圣阶高手几剑?”

    帕宁一愣,来不及细想,只是下意识的低声回答:“······一剑!老师在指教我的时候,我只能接他一剑,而且老师还不曾全力出手。

    希洛用力抱着帕宁,然后松开……

    就在希洛放开自己的时候,帕宁又听见了希洛传来了一句话。

    声音依然是极为细微隐秘,但是这句话的内容,却让帕宁霍然动容

    希洛的声音虽然轻微之极,但是声音却笃定而沉稳!语气里甚至还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

    “一会儿只要你能挡他三剑,我便能翻盘!相信我!”

    (初四的更新送上,这次总算是没食言。还要说一下的是,明天是初五,按照南方的习俗算是小年,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什么习俗,但是南京这里是的。所以,明天我不能保证有更新,现在只能说尽量,如果明天没法更新,还请大家见谅,毕竟是过年期间······所以,明天就不另行通知了。如果有时间写我就更,没有的话······就请大家再等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