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三百零一章 【绯雪之夜】(二十二)

第三百零一章 【绯雪之夜】(二十二)

    第三百零一章【绯雪之夜】(二十二)!

    白光笼罩帝都!

    大殿之中,寂静一片!

    尽管人人都被这骤然爆发的魔法阵惊呆了,可此情此景,正在大殿之中对峙的这两个男人,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两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叫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为之心慑!

    啪嗒!

    忽然之间,站在台阶之上的皇帝,缓缓往前又走了一步,他的脚步已经迈下了一层台阶!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震怒,充满了愤恨。可纵然如此,皇帝的脸上表情,却依然是压抑着怒气——只是他的手,却已经微微颤抖,手里握着的长剑,剑锋上光芒在抖动着。

    “希洛!”皇帝深深吸了口气,他的眼神在这一刻,甚至显得有些可怕!纵然是希洛被他的眼神笼罩,也忍不住往后退了半步!

    “…···这,就是你的底牌?你真正的底牌?!”

    皇帝再迈下一步,缓缓的走下了台阶,他提着剑,就这么冷冷的走了过来,而原本站在他身前的金甲武士,还有那些重臣,一时指尖都仿佛全部怔住了,任凭皇帝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护卫的防线,就这么越出台阶而出!

    直到皇帝走下了台阶,距离希洛只有不到十步的距离,身边的护卫们才惊呼了一声,正要蜂拥而上……

    皇帝忽然一抬左手,高高举起,做了一个制止的手势!

    他并没有回头看自己这些护卫一眼,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众人眼前,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惊人的威仪和气势!

    希洛的眼角在跳动,他用力咬了咬嘴唇,抬起头来·迎着皇帝的目光:“哥哥……你这是在生气么?呵,呵呵······”

    希洛在笑,他笑的似乎有些勉强。

    “生气?”皇帝抬起下巴,冷冷道:“不·我可不是在生气。我亲爱的弟弟,我现在只想亲手杀了你而已。”

    他缓缓的抬起了自己手里的剑,遥指着希洛!

    “你为了皇位,谋害我的亲子,你为了皇位,布局多年,今夜发动政变·将这么多人卷了进来。

    今夜血流皇宫······这些,我也都并不在意!历来争夺皇位,左右也不过就是这么些事!可是希洛·纵然你我再如何争夺,你也不应该忘记了你的身份!你毕竟是姓奥古斯丁的!你毕竟也是皇家的一员!!”

    “这魔法阵,是皇家的最大根基,也是最大的隐秘,是绝触碰不得的禁区!无论是再如何争夺,这座白塔,你都绝不该去触碰它!!”

    皇帝的言辞越发的凌厉,声音也冷的仿佛要结冰一般:“你碰了白塔,那便是越过了最不该越的底线·触碰的绝不可以碰的禁忌!”

    希洛闭嘴不语。

    “你居然开启魔塔······”皇帝的眼神森然:“我虽然还不知道,但也可以猜测到一些!!魔塔有宫廷法师坐镇,更有克拉克法师主持!我很清楚·克拉克法师是绝不会背叛我!而现在这魔塔居然被开启了,那么……”

    他忽然眼神越过希洛看向了大殿之外:“克拉克法师,想必现在已经身陨!当世能有这等本事·这么进入我的宫禁,进入魔塔的守护结界,杀死守塔的魔法师,还有克拉克法师这等顶尖高手的······”

    说着,他的眼神狠狠的落在了希洛的身上:“看来我也不用猜了!能让帝国唯一的圣阶高手为你所用!我的弟弟,你倒是好手段!!可是,你难道忘记了身为皇族的那一条铁律吗!!”

    希洛哼了一声。

    “那座魔塔·是皇家禁地!除了坐镇的宫廷法师之外,就只有皇帝本人可以进入!!除此之外·不论是谁,只要进去过,那便是万死之罪!希洛!纵然你是皇帝,也绝没有权利可以触犯这一条铁律!!”

    希洛终于长长叹了口气,他抬起头,看着皇帝,语气貌似平静,轻轻幽幽说了一句:

    “你说完了么?”

    希洛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意:“好难得啊!我的哥哥!今晚至此,你才终于露出了些惊慌愤怒的表情。若不是你这幅表现,我还真以为你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手等着我呢!我的哥哥······你此刻的愤怒,是源自于内心的慌张么?你慌张你在城外的雄兵,不能进城勤王平叛?你慌张你在城中再无力量可以依仗?你慌张……你担心今晚,你就要输给了我?!是吗!!!”

    “混账!!!!!”

    皇帝陡然一声断喝!这一声断喝,仿佛陡然一个惊雷响彻在大殿之中!

    希洛身子一震,就听见皇帝的眼睛里冒出怒火来!

    “身为奥古斯丁家的子弟,这座魔塔便是家族绝对禁忌!你为了这个皇位,居然勾结外人闯入魔塔!!将这家族传承了千年的的所在,暴露给一个外人!!希洛!!不论你这次篡逆功与否,你都是奥古斯丁家的罪人!!!”

    “罪人!!哈哈哈哈!!”希洛毫不畏惧的和皇帝对视,他昂然大喝道:“罪人!那就罪人吧!!!罪人,也总比死人强上百倍!!”

    “为了和你争夺,为了击败你,我早已经赌上一切!!罪人?那就罪人吧!我还有什么可顾忌的!!自从我决定踏上这条道路之后,所有的一切于我而言,便已经是百无禁忌!!”希洛冷笑:“至于罪人……哈哈哈哈哈哈!我亲爱的哥哥,别忘了,我们都崇拜的那位摄政王,可不也就是如同我今天所作的一切一般一样吗!!昔年那一位,杀兄囚父,篡权夺位,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做的事情,还不如我今日所作的过分吗!这个世界便是如此,成王败寇!只要我击败了你,将来大展拳脚一番,史书之上谁还会在乎我是如何上位的!那一位摄政王,如今还不是被万民景仰为一代明君吗!!”

    希洛说道这里,气势上升,大喝一声:“好了!多的就不用再说了!如今帝都已成囚笼!!我亲爱的哥哥你的雄兵已经进不来了!大殿之外你的这点兵马,能挡我多久?一个时辰?还是两个时辰?我城中还有雄兵一万!!你现在还不肯放弃,难道真的要看着这皇宫里血流成河,要看着这些帝国重臣,都陪着你一去殉葬吗!!说到罪人……你到了这般田地,若还是不肯放弃,要拖着他们和你一起死的话你才是奥古斯丁家的罪人!!”

    希洛一口气说完,目光如电,直视着皇帝大声喝道:“放弃吧!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城在我手,雄兵在我手,你还有什么!!”

    皇帝眯起了眼睛,仿佛这一刻,他全身的怒气和气势,忽然又消退了下去!

    忽然之间,哥特大喝一声,往前走了一步,挺剑在手厉声喝道:“陛下!不可被他蛊惑!!我麾下勇士就在殿外!我带人护送你杀出去!只要陛下您出了城,便可集结大军平叛,诛杀逆贼!!”

    说着哥特已经大喝道:“暴风军听令,列队破阵!!”

    卡曼和罗小狗等人应喝了一声,十多名年轻的暴风军军官纷纷挺剑而出围在了皇帝的身边!

    希洛那儿,帕宁咬了咬牙齿,冷着脸走到了希洛身边,大殿之中的叛军也纷纷严阵以待。

    “出去?”希洛摇头,淡淡一笑:“哥特,你的确很出色,但是你以为今晚你们还能走得出去吗?”

    他仿佛笑的很开心:“你大概没见识过这座魔法阵吧!这魔法阵一旦开启,便绝无破阵的可能!昔年开国大帝建造这座魔法阵便发下豪言,纵然是龙族举族来侵,也绝无本事破了这座魔法阵!!这魔法阵一旦开启,纵然是百万雄兵,也别想攻破这城防!城外的进不来,城中的,也绝出不去!!”

    “胡说!既然是魔塔就在皇宫之中,我们便冲去关了这魔法阵枢纽!”哥特咬牙,厉声喝道:“希洛,要想我们放弃,除非你踩着我们的尸体过去吧!”

    说着,哥特挺剑就往前冲了上去,希洛不动,帕宁却已经迎了上来!

    两人身上都瞬间爆发出了银色的斗气!象征着高阶武者的斗气碰撞在一起,顿时爆发出了激烈的火花!

    长剑撞击之下,哥特和帕宁都是同时退后了一步,帕宁脸色越发的苍白,他今晚已经血战一场,战力折损不少,哥特却是退了一步,就拧身再上,手里长剑的斗气锋锐无匹,连续几剑,将帕宁劈砍得倒退了几步!

    帕宁面色铁青,一言不发,只是咬牙拼杀,死死的挡着哥特的冲击,而卡曼等人也一声呐喊,就要往前冲······

    可就在这个时候……

    “都住手!!!!”

    哥特已经将帕宁压得又退了一步,忽然听见这一声呼喊,脸色一变,却只好拧身退了回来。

    帕宁站在原地,只是死死的盯着哥特,眼睛里满是恼恨和不服气——他和哥特两人都被并称为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天才武者,原本都是齐名,却不曾真正的分出一个高低,此刻自己却被哥特压着打,帕宁心中十分不服气,若不是自己今晚血战一场,战力折损过半的话,岂会被这哥特压制!!

    哥特虽然退后,却也狠狠的盯着帕宁,但是脚下,却终究不敢再往前了!

    因为,发出这一声呼喝的,正是皇帝本人!!

    皇帝面色平静,谁也不知道这位看来已经山穷水尽的陛下到底是如何想的。

    只见皇帝忽然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缓缓的,缓缓的,迈步往前,朝着希洛走了过去……

    他走的好慢,好慢,慢的仿佛是生怕踩死脚下的蚂蚁。!希赂,你如今占尽了上风。”皇帝的语气忽然变得捉摸不透“你城中有雄兵在手,还有高手夺了那座魔塔,将这帝都化作了囚禁我的牢笼……我不得不说,你一桩一件,的确算计得精明!事到如今,仿佛……我真的已经再无任何退路,再无任何翻盘的机会。”皇帝这么说着,他的嘴角一点一点的露出笑容,笑容里充满了嘲弄······或者说是……自嘲?

    “我想·你勾结了来夺了魔塔的人,一定就那位帕宁的老师吧!哼……帝国唯一的一位圣阶高手!可是我很好奇,他既然肯帮你夺塔,却为何不来助你谋反?若是此刻你身边有这么一位圣阶高手的话·我身边这区区百十人,哪里是你的对手?”

    说着,皇帝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略一低头,淡淡笑道:“我明白啦……想来那个卡奥,你还没有本事调遣他为你效力。哼······当年我见过他一面,就知道这人生性桀骜不驯·绝不是可以为人所用的性子。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请了他来帮你夺了我的魔塔,但是他没有出现在这大殿里,想来······他帮你·也就到此为止了,是么?”

    希洛淡淡道:“这也不难猜,不过纵然卡奥大剑师不肯再为我出手,哥哥你难道就还能翻盘了么?”

    “卡奥……”皇帝摇头,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痛恨,冷冷道:“今日之后,这位大剑师,我必杀之!身为帝国子民,却做下这等谋逆大罪·纵然是圣阶,若是为害,只会带来更大的恶果!这等圣阶·留之无用,不如杀了!”

    杀了?

    希洛一呆,随即忍不住想笑……这位皇帝已经山穷水尽了·却居然还放出豪言要诛杀一位圣阶强者?!

    “哥哥······杀死一位圣阶高手……哼,你凭什么杀?难道就靠着你身边这区区百十人吗?”

    皇帝站住了脚步,他举例希洛已经只有五步了,平视着希洛,嘴角一点一点的弯曲,笑容越发的冷酷,语气却平静·平静的吓人:“靠什么……自然是靠我手中的这把剑了。”

    “…···”希洛忽然心中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三年前,我丧子之痛·痛彻心扉!”皇帝自顾自的自语:“我原本对那个儿子寄托甚多希望!可是他死了!我的妻子从此整日哀恸……我又身中奇毒······我曾经想过,若是换做别的男人,只怕早就垮了吧。

    “我想,我的弟弟,你千算万算,却偏偏忘记了算一件事情,就是你我身上流淌的血液!很幸运,也是很不幸,我继承了大部分的郁金香家的特质,你大概忘记了吧,郁金香家的血脉,最大的特点便是……擅长创造奇迹!老天剥夺了我许多,也同样给予了我许多!我是皇帝,我从来不需要和人动手,我从来不需要苦练武技,也不需要修炼魔法。我天生便坐在了这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一念之下吗,便有万人可以为我去流血!可直到三年前那场大变故,我才忽然发现,原来自己一直以来所想的,是那么的可笑!在一切的变故面前,一个人是多么的渺小!皇帝也好,凡夫俗子也罢,不过都是血肉之躯而已。”

    “所以……谢谢你,让我……看破了!”

    说着,皇帝缓缓的举起了手里的剑,横剑在胸前,微微一笑:“看破之后,便忽然发现这天地,这世界,其实是我几十年来都不曾真正认识过的!而一切,其实说穿了,便只有这两个字:看破!”

    “卡奥?他的确很不错,哼……大剑师,剑道如神······不过么,号称帝国唯一的一位圣阶强者,这个称号,就实在太可笑啦!”

    皇帝的话语到此为止了。

    他的剑锋之上,忽然冒出了一点火星般的光芒!

    而这点火星般的光芒很快蔓延开来,如同流淌的火焰,遍布剑锋!随后是皇帝本人的身躯……他的身上,一点一点的冒出了灿烂的光焰!

    整个人,就如同站在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之中!!

    “别忘了,我也是杜维的后裔……所以…···你不是想知道我还有什么底牌么?这便是了……”

    而此刻大殿之中,已经响起了无数个惊呼的声音!

    只因为,皇帝身上的这气焰……或者说,这斗气······

    是······

    金色的!!

    灿烂的金色!!

    如正午烈日一般的金黄,灿烂!!!

    皇帝轻轻叹息,然后语气轻描淡写一般:

    “圣阶?我,也是啊!”

    (还在病中,真有些坚持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