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九十六章 【绯雪之夜】(十七)

第两百九十六章 【绯雪之夜】(十七)

    第两百九十六章【绯雪之夜】(十七)!

    再将军!

    局势如棋!

    这一场对弈,仿佛站在台阶下的希洛,再次取得了上风!

    皇帝暗藏的伏兵,虽然引起了一阵慌乱,但是却被希洛稳稳的看破了其中的虚实。

    数百精兵,的确似乎还不足以翻盘!

    只要看清了虚实之后,甚至连这皇宫之中的局势,都无法逆转!

    暴风军纵然精锐,可对上同样精锐的雷神之鞭,而且雷神之鞭还有数量的优势,有叛军不成功便身死的决绝士气······再加上皇宫之外,这城中还有随时可能兵临皇宫的数千甚至是上万的雷神之鞭叛军!

    这支被罗林家影响过深的军队,随时会完成“清洗”,加入到反叛的行列来逼近皇宫!!

    而城中,皇帝还有什么依仗?

    靠那些已经被深陷暴乱泥潭之中的区区几千人的治安所军队……谁都知道,治安所的那些士兵,纯粹不过就是二线的守备军的实力,平日里训练不足不说,还要担负起维持帝都日常治安秩序的任务,无论是装备还是战斗力,都远远不是雷神之鞭这支帝国用巨大的财政倾斜打造出来的精锐王牌军的对手!

    没有人知道此刻安静的站在台阶上的皇帝,到底心中还在想什么。

    或许,是后悔?

    后悔之前太过信任罗林家,让罗林家在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的渗透太深!后悔自己不该太过信任阿克尔……可就连罗林家的族长贝里昂都没有看清自己儿子的反叛意图,何况是皇帝本人?

    或许,是懊恼?懊恼自己今夜虽然设下的一个局面,准备暗藏伏兵,钓起来几个反对自己的大鱼?可没想到,鱼饵太香,可自己的鱼线却太细,钓出来的不是什么大鱼而是一头可以吞噬人的巨鲨?

    眼看此刻,钓鱼的人,反而有被巨鲨吞噬掉的危险······

    马尔希.奥古斯丁,你有什么?你还有什么?!

    “马尔希.奥古斯丁你有什么?你还有什么?!”

    一声疯狂的狂笑传来。

    杜泽尔狂笑着,指着皇帝:“你已经山穷水尽了!!马尔希!!”

    “…···”皇帝冷冷的看着这个“真正的奥古斯丁”。

    “你错信了阿克尔,让原本应该是你最强力量的雷神之鞭第二师团,反戈一击!!你怀疑了王城近卫军,让忠诚于你的近卫军撤出了城外!!哈哈!你还上当,调走了魔法学院的院长卡门!否则的话,现在你至少还可以指望有一大批魔法学院的魔法师站在你身边护卫你!!但是现在呢?你还有什么!!”

    杜泽尔疯狂的往前走了几步仿佛是憋了多年的屈辱和怨毒,此刻终于发泄了出来,他的步伐甚至有些踉跄有些蹒跚,大步走到了希洛的身边,甚至站到了希洛的身前,指着皇帝,狂笑道:“放下你手里的剑!!马尔希!!我以我的荣誉发誓,我可以饶过你身边的这些人的性命!!但是你······注定活不到天明日出的时候!!注定······”

    偏偏就在此刻,皇帝……笑了。

    他用充满了嘲弄和戏谑的笑容,对着杜泽尔。

    “你······你笑什么?”杜泽尔仿佛被这种笑容激怒了。

    “当然是在笑你。”皇帝怜悯的叹了口气:“我不知道希洛许诺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们这些家伙居然都敢横下心来跟着他干······的确,我被他愚弄,结果清洗掉了葛丽坦家族这个举动让你们对我生出了彻底的反叛之心。但是,你们以为,我的这个弟弟便是一位天使了么?不,杜泽尔,你这个空有‘智慧,名头的蠢材。我的这位弟弟,是一个比我更残忍更狠戾的屠夫!”

    “……”杜泽尔仿佛有些呆滞。

    “真是蠢货。”皇帝不屑的撇了撇嘴角:“你以为,就算他推翻了我之后,会留着你们这些自诩为‘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家伙来,继续充当这个帝国身上的毒瘤?充当他皇权权杖上的那一根刺?别开玩笑了

    杜泽尔。就在你今晚站出来的这一瞬间……不管今晚的结局,坐在这皇位上的人是我还是我的这位亲爱的弟弟你和你的这些同党,你们这些自诩为‘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家伙,才是真的都活不到天亮!”

    “你……你说什么?!”

    面对着皇帝那冷静而嘲弄的眼神,杜泽尔忽然本能的有些心慌起来。

    尽管他拼命的告诉自己,这是对方的挑拨,是这个狗皇帝试图扰乱自己心思的轨迹。

    但是偏偏心底,却有一丝寒气缓缓的升了起来!!

    皇帝不理会这个跳梁小丑,眼神越过他,落在了希洛的身上。

    “我忽然想起,你方才说的话里,似乎故意漏了一条吧。你让阿克尔将第二师团散布在城中各处,除了要分批进行清洗之外,也有一个计划,就是······趁机把东苑的那些蝇营狗苟,也都清扫干净吧?我的弟弟,正如你了解我一样,我也很了解你。换做我是你,也绝不会把这些家伙留着的。趁着这个混乱的夜晚,把它们彻底扫掉,才是明智的选择……顺便问你一下,你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皇帝的语气,仿佛是在和希洛闲话家常一样。

    东苑!!

    杜泽尔忽然全身冰凉!

    东苑。

    通往东苑的主干道已经空无一人。

    今夜连续的血腥混乱,将原本繁花似锦的东苑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数千名持着刀剑的暴乱分子们打起了“奥古斯丁”皇旗,金色的荆棘花旗帜就插在了东苑前的大街十字路口。

    地上的尸体还没有清理,街道上到处都是死去的治安所巡逻队士兵的尸骸。这些士兵们身上的铠甲和武器都已经被剥去,此刻却已经穿戴在的那些暴乱分子的身上。

    东苑里几处大火还没有熄灭,不过已经人为的清理出了隔离带,加上今晚的暴雪,火势已经渐渐的弱了下去。

    不过寒冷的天气,并不能熄灭人们心中那一团升腾的火焰。

    就在东苑的街区里,密密麻麻的拥挤着不知道多少人头。

    这些人之中有的是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家里的私兵家将护卫,杂役厨役仆人,还有的一些则是在劫掠其他贵族府邸的时候,被胁裹进来的人在抢砸烧掠了一个晚上之后,每个人的都心如热火。

    疯狂的人们,拿着抢夺而来的武器,跟在那些“奥古斯丁”贵族将的身后,每个人的脸庞都是扭曲了,眼神是疯狂的怀里和兜里都塞满了抢劫来的金币珠宝。

    东苑之中,好几个贵族的宅邸都被洗劫一空,还有一些贵族都被劫持全部都被集中在了东苑深处一座属于某一个“奥古斯丁”贵族的家宅里。

    幸好,这些家伙还想着今后谋反成功之后,不能树敌太多,所以在今夜的行动之中,虽然有放火抢劫的举动,但是却也刻意的节制了手下,没有伤害那些被抢掠的贵族府邸里的贵族家人。

    只是在杀红了眼睛之后,其中到底有多少“误伤”,那就很难说的清了。

    福克尔穿着一件质地精良的武士铠甲提着一柄十字斩剑。

    他是南柯.奥古斯丁大公家的侍卫首领,也是今晚所有的“奥古斯丁”们起事之后,东苑的所有“义军”的前线总指挥。

    和大多数乌合之众不同福克尔算是科班出身。他曾经短暂的在南洋舰队效力过,虽然是水兵出身,但好歹也做到过中层军官——他也是“奥古斯丁”们秘密培养出的军队之中的羽翼不过在皇室的戒备之中,这些“奥古斯丁”们很难发展出什么真正的军队之中的势力。

    但是,福克尔虽然仅仅只是一名前帝国中层军官,但是他的军事素养在今晚东苑举事的“义军”之中,已经堪称魁首了。

    从血统上说,他的母亲曾经是“奥古斯丁”家的远亲,所以算是进入了这些“奥古斯丁”们的核心圈子知道了一些密谋的计划。而因为他的履历,也得到了包括杜泽尔和南科大公在内的奥古斯丁贵族们的认可今夜东苑的起事,将指挥权赋予了他。

    到目前为止,福克尔自认为自己干的还算不错。至少他出色的完成了今晚你的任务:成功的在东苑引起了暴乱。

    原本几家“奥古斯丁”们凑出来的家将和侍卫以及家中的仆役,一共只有不到八百人,但就靠着这八百多乌合之众,福克尔成功的指挥着他们打破了东苑的平静!

    行动的总体计划是福克尔一手制定的。不得不说在海军之中历练的那几年,还是让他学到了一些真实的本领。在挑选第一个打击的目标的时候,福克尔首选了两家平日里以行事小心谨慎而著称的贵族府邸。

    果然在攻破了府们之后,一贯小心翼翼甚至有些懦弱的这两户贵族,很快就放弃了抵抗,抱着破财消灾的心态,任凭“暴徒”们抢劫,而且让福克尔成功的胁裹了一批对方家中的仆从加入了自己的队伍。

    在让胁裹进来的那些人们,亲手抢劫了自己的主人之后,这些家伙就干脆死心塌地的跟着福克尔干了。

    甚至在接下来攻打其他贵族府邸的时候,这些已经毫无退路的家伙们,比福克尔手下的人更积极更疯狂!

    连续攻破了数家贵族府邸之后,福克尔手里的总人数已经突破了一千。而且因为今夜大部分贵族都云集在了帝都,府邸家中没有主心骨坐镇,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

    甚至就连大名鼎鼎的比利亚伯爵,罗斯的府邸,都被攻破了。

    当然了,这也和罗斯平日里很少住在东苑的老宅,大部分时间都喜欢住在西苑的一座别院之中有关,罗斯家中的精锐护卫,都没有在东苑,而且罗斯本人也没有婚娶,家中没有主人坐镇。

    当麾下人数超过了两千的时候,福克尔才渐渐的发现自己无法有效的控制队伍了。

    毕竟是临时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在抢红了眼睛之后,很快就出现了奸淫的事件。

    福克尔在攻破了一个子爵的府邸之后一伙暴乱分子将几个年轻的女仆堵在了房间里,然后这些已经红了眼睛的家伙,就疯狂的扑了进去。府邸里一片大乱,不时的传来女人的尖叫哭喊声还有的暴徒干脆就将抓到的女仆直接拽进了身边的花丛树丛里。

    福克尔在军队几年,深知这种情况一旦蔓延开来,就很难在掌控局面。不过毕竟这些家伙都不是自己的士兵,而是临时聚集起来的乌合之众,甚至就连一些“奥古斯丁”家的护卫和仆从,都加入了奸淫的行列,福克尔一口气杀了几个人也无法制止这种场面。

    干脆他就放弃了。只是下令将抓到的所有的贵族的家眷集中保护了起来至于那些可怜的女仆侍女……他实在无力顾及了。

    巡逻队的陆续开来,吸引了福克尔的全部精力。

    他只能将自己最信任的“奥古斯丁”家的家将护卫们集中在了一起,然后一队一队的消灭掉赶来的治安所巡逻队。

    死死的堵在了东苑的长街之外。

    连续数场血战——或者说是屠杀更确切一些。指挥混乱的治安所巡逻队并没有先进行集结而是仿佛添油战术一样,一支一支的到来。在福克尔手里的优势兵力的碾压之下,很快就被击溃全歼打散。

    陆续赶来的巡逻队,却变成了给福克尔送军械的补给队。

    因为帝都的严查,几个奥古斯丁家族即便是再如何小心翼翼,也很难积攒出大量的军械,今晚在起事之前,只有一些精锐的护卫手里有武器,大部分发动起来的仆役之类的人手里甚至还拿着菜刀,园丁用的铁叉,甚至还有的拿着木棍之类的武器。

    而在消灭了十几队巡逻队之后几乎有一大半的暴徒都已经武装了起来,虽然装备层次不齐,但至少看上去还算是有点样子了。

    在厮杀了一个晚上巡逻队的有生力量大量被歼灭之后,福克尔忽然发现自己变得轻松了起来。

    治安所再也无法组织起有生力量来送死,而东苑里,福克尔已经开始尽量的集结自己的人手。

    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来了!!

    皇宫!!

    皇宫!!!!

    在今晚的全盘计划之中,东苑只是一个吸引城中治安所巡逻队的诱饵,是一个泥沼!!!

    在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之后按照计划,在午夜的时候福克尔就要带领着手下的这些“义军”,兵法皇宫了!!

    “现在……雷神之鞭应该已经进驻皇宫了吧。”

    福克尔看着远处的长街尽头,那是皇宫的方向,喃喃自语。

    “让那些混蛋都给我收敛一下!赶紧再清理一下装备!看看还能捡到什么武器。”福克尔深深的吸了口气,寒冷的夜风,刺得他胸口隐隐生疼,却依然飞快的喝令道:“一刻钟之后,我们集结干大事!!”!

    命令很快就传达了下去,虽然队伍依然乱糟糟的,不少人还忙着清点自己今晚抢劫所得,还有一些人聚集在一起,回味着今晚哪个贵族府邸里的侍女最有味道,挣扎尖叫的声音最刺激······

    福克尔的脸色很是不好看,但是……他也对这种局面无可奈何,以他的能力,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在将身边的奥古斯丁家最精锐的侍卫们分派出去传令之后,队伍才终于乱哄哄的集结了起来,虽然依然很缓慢,临时排列起来的队伍也东倒西歪,不过福克尔知道自己不能要求更多了。

    那些雷神之鞭的援军,怎么还不来…···

    就在福克尔望眼欲穿的时候,终于,仿佛是听见了他心中的祷告……在长街的远处,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有经验的人立刻就能从这密集的马蹄声之中听出一种暗藏的节奏,这分明就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骑兵行军的动静。

    福克尔精神一震!

    他立刻跳到了街道旁的一辆马车车顶上,放眼看去。

    那长街的尽头,出现了黑压压的骑兵队伍!

    马刀闪亮,骑兵轻快的掠过了已经空无一人的长街,马蹄毫不留情的践踏在地面上还不曾清洗的尸骨和血腥上。

    黑压压的骑兵,不过片刻之间就冲过了长街的一般。

    不少暴徒们都看到了这个场面,立刻引起了人群之中的慌乱。这么一大群训练有素的骑兵到来,让他们很快就惊骇了起来。

    “慌什么!是咱们自己人!是援军!!”福克尔哈哈大笑·跳下了马车来,他大声的喝止队伍里的骚乱。

    福克尔看的很清楚,开来的这一大群骑兵,分明是打着雷神之鞭的旗号!

    身为今晚的主事人之一·福克尔当然是知道的,雷神之鞭,才是今晚家族主人们举事的主力军!

    “都给我听好了!列好队伍!!来的是咱们的自己人!!!大家列好队伍!!列队列队!!!想发财想发达的!!!都听好了!现在跟着老子一起去抢更大的更多的好处!!我们去抢皇宫!!!今晚就是变天的时候!!废黜昏君,另立新皇!!凡是跟着一起去的,都是新皇登基的大功臣!!!”

    福克尔奋力的在队伍里来回走动,勒令队伍排好,同时卖力的蛊惑着。

    抢劫皇宫!!!????

    这番话让更多的人心头再次生出了熊熊火焰!

    已经杀红了眼睛抢红了眼睛的“义军”们·想起了皇宫之中可能还藏着多少财富,皇宫之中还有多少美丽的宫廷侍女······

    一想到这些,不少人的眼珠子都红了。

    反正今晚都已经豁出命了·不抢一个够本,不闹一个够本,哪个肯干?!

    况且,眼前这一大群开来的精锐骑兵,居然还是“自己人”,那么今晚······

    今晚……真的是要变天了!!

    人群之中顿时发出了轰然的欢呼呐喊声,还有人发出了兴奋的咆哮。

    福克尔已经越众而出,很快就站到了队伍的最前列去。

    他穿着最精锐的铠甲,手提长剑·身上还残留着血迹。猛的一看,倒真的颇有几分军中猛将的姿态。

    开来的这一大群骑兵,很快就来到了这东苑的路口。

    骑兵在距离队伍还有百步的时候·就放缓了队伍然后停了下来。

    这个举动,让更多人心中安定了下来。看来头儿说的没错,这些骑兵·当真是自己人!!

    这……可是雷神之鞭啊!!是帝国最精锐的军队!!

    连这些帝国最精锐的军队都带头反了,咱们还怕什么!!当然是跟着一起干,一起大捞好处啊!!!

    福克尔也是心如火烧,他看着眼前这一群队伍齐整的雷神之鞭骑兵,心中生出了一股强烈的羡慕和妒忌的火焰!

    福克尔曾经在帝国军队之中效力数年,当然知道这支帝国最精锐,花费了重金打造出来的王牌军的实力。他也曾经想过自己有朝一日在军队之中也能进入这种精锐军队·甚至能率领这么一支虎狼之军,驰骋疆场·名留青史。

    可因为出身“奥古斯丁”家,他注定不可能进入军队之中真正的精锐行列。

    即便是在海军服役的数年,也都是家族花费了重金打通了关系,还用了假名。

    可今夜……

    过了今夜,一切都不同了!!

    只要新皇即为,家族的几个主人都会成为新一代的帝国大佬,到时候……自己也会因为今晚的大功,扶摇直上!!

    族长对自己的承诺,只要过了今夜,帝都的治安所统领的位置,便是属于自己的!!

    到时候,自己麾下也会有数千真正的帝国正规军了!!

    福克尔心中烈火熊熊,带着狂喜的笑容,大步的迎了上去。

    雷神之鞭的骑兵就停留在对面,骑兵队伍整齐而肃穆。

    “我是东苑义军首领福克尔!!南科.奥古斯丁大公麾下侍卫队长!!”福克尔大步走了上去:“请贵军长官出来说话!!”

    福克尔在这一群虎狼一般的雷神之鞭骑兵面前,努力的挺直了腰板,昂首阔步,竭力做出雄壮的姿态来。虽然身后的那些歪歪倒倒的队伍,很不给力。

    但是······过了今晚,只要过了今晚!!福克尔心中这么安慰自己。

    骑兵的队列前面稍微动了动,前列的骑兵让开了一条通道,很开就有几匹马缓缓出来,其中簇拥着一个身穿帝国骑兵统领制式铠甲的军官。

    这个军官满脸煞气·福克尔看见,对方的铠甲上还残留着未曾擦拭的血迹!

    这个军官坐在马上,手按刀柄,缓缓的策马上来·在福克尔的十步之遥缓缓停了下来。

    “我是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第三骑兵团统领扬克。”他说话的声音仿佛带着金属摩擦的铿锵味道:“你便是福克尔?南科大公的侍卫队长?今晚的接头人?”

    “就是我!”福克尔看着对方身上闪亮的统领铠甲,眼神里闪过一丝羡慕,努力的昂起头来,大声道:“我军已经完成今晚既定任务,清扫东苑!并且歼灭了治安所巡逻队共计…···”

    “不用说这些了。”扬克的声音很冷淡,挥手制止了福克尔的话·他淡淡道:“现在你既然站在这里,就说明你已经把东苑的事情做完了,你做的不错。”

    虽然话貌似是赞赏·但是其中那种高高在上的味道,让福克尔本能的感觉剿丝不爽,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就听见对方这个叫扬克的统领军官高声问道:“现在我们进行交接吧!福克尔阁下,接下来的任务不用我多说,请问你手里现在还有多少人手?我可以酌情进行队伍的混编。”

    福克尔倒是没有多想,只是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我的麾下都在这里了。嗯······现在一共有一千八百人,我已经将他们临时编成了两个步兵团。然后……”

    他走近了几步低声道:“东苑的许多贵族俘虏,都被我集中在了里面马奇诺伯爵的府邸里,我派了两队人在那儿保护。”

    “嗯。”扬克点点头然后忽然就调转马头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队伍里。

    福克尔有些微微的发呆。

    扬克却已经进入了自己的骑兵队列。

    这个家伙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淡淡的戏谑。

    他微微歪了歪头,对身边的两个副将冷冷道:“你们都听见了,一千八百人两个步兵团······呵呵,都在你们眼前了。”

    两个副官都是面色冰冷,冷冷的看了看对面的福克尔,还有他身后那一群东倒西歪的“义军”队伍。

    “给你们一刻钟时间,清理完毕……然后,我们去皇宫,吃今晚的正餐!”

    扬克说完居然缓缓的打了个哈欠。

    福克尔站在远处,并不知道扬克和他的部下说话的内容他只是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他忽然惊醒起来!

    既然是友军的话,为什么这些雷神之鞭骑兵队伍来到面前,却依然保持着这么密集的队列。

    既然是说要混编的话,为什么他们还保持着一百步的距离?

    还有······这些骑兵的队列,骑兵们手里的马刀都不曾放下···…

    就在福克尔心中越来越不安的时候。

    忽然!

    骑兵之中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号角!

    福克尔一听这号角,顿时脸色狂变!

    久在军中,他如何不认得这“冲锋号”?!!

    一阵密集的吆喝,队伍最前列的骑兵,忽然就猛的冲了起来!

    铁蹄如雨,马刀雪亮!!

    一百步的距离,足以让骑兵完成一个短距离的冲刺!

    福克尔站在面前,他心中一片空白,看着忽然发动起来,变成了一股钢铁洪流的骑兵,黑压压的朝着自己奔流而来,福克尔只是本能的失声叫了一声!

    “我,我们是友军,是友……”

    福克尔的身躯很快就被骑兵洪流吞没!或许溅起了几朵猩红的血花,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奔腾的骑兵洪流,如浪潮一般,冲进了那还在目瞪口呆的“义军”队伍,那原本就东倒西歪的队伍,仿佛就如同纸扎的一般,瞬间就崩溃······

    哭喊,叫骂,吼叫,惨叫……鲜血,断肢······

    “……你的人,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皇帝仿佛若无其事一般,轻轻的对着希洛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如同阵一般,狠狠的刺进了杜泽尔的心中!

    这个“真正的奥古斯丁”的领袖,忽然心中一慌,他下意识的转过了头来,看着身后的希洛,他面上勉强笑着:“殿下,你看他是不是……是不是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到了现在,还在和我们玩这种挑拨离间的把戏么?哈哈哈哈哈……”

    干笑声,带着勉强,带着慌乱。

    希洛却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缓缓上前一步,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

    仿佛沉默了会儿,希洛才轻轻一笑:“…···真不愧是我的哥哥,不愧是我算计了十年的宿敌!”

    说着,他忽然双手一动!

    手里那张长弓,弓弦不知道何时,居然就套在了杜泽尔的脖子上!

    随着希洛手指轻巧的一抖!弓弦轻响······

    嗡!!

    杜泽尔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句惊呼,却戛然而止!他双目已经凸了出来,死死的盯着希洛,满脸的不可思议!

    “利用了你······们,很抱歉。”希洛浅浅的笑着,然后轻轻叹息:“谢谢你们,让我这位兄长行刺的事情怀疑到你们身上,帮我分散了许多注意力。也谢谢你们,今晚拖住了治安所的军队,帮我争取了足够的控制军队的时间。但是现在……很抱歉,你们的价值,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弓弦再一抖。

    杜泽尔的身子便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脖子上,一丝细细的红线出现,随即变成了锋利的切口!鲜血疯狂的涌出,甚至染红了希洛的靴子!!

    大殿里,那一群“奥古斯丁”们立刻就如同疯了一般的惊呼吼叫起来。

    然而,包括南科.奥古斯丁大公在内,他们很快就被一群希洛身边的雷神之鞭的士兵冲了上去,刀剑齐下…···

    帕宁是冲在最前面的,他一剑刺进了南科大公的心脏,然后轻轻的收割走了这个白发苍苍的公爵的生命。

    厮杀和惨叫的声音,希洛仿佛都不曾听见。

    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站在脚下杜泽尔的尸体旁,然后缓缓收起长弓,动作轻柔细微的将弓弦上最后一滴血珠擦拭赶紧。

    “你问我什么时候动手么?哥哥……就是现在吧。”希洛抬起头来,微笑看着皇帝。

    皇帝略一皱眉,然后也轻轻一叹:“你果然够狠,要么不做,要么做绝!可是······希洛,杀了他们,你就不怕事后难以收场么?”

    “这倒不难。”希洛哈哈一笑,他的笑容依然那么优雅,那么轻松,但是言辞说出来,却叫人心寒!

    “今晚,无非便是两个结果!你我二人,只有一个能看到明天的日出。亲爱的哥哥,如果是你赢了,史书之上,这些‘奥古斯丁,就是帝国忠臣,为了护驾而死在我这个叛贼手里的。如果是我赢了,那么……史书之上,他们就是我的同盟,为了助我举事,而死在你这个暴虐昏君的手里。”

    皇帝听了,略微一沉吟,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不由得点点头。

    “不错,你的算计,果然没有什么遗漏,这样安排······最好不过。”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