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九十五章 【绯雪之夜】(十六)

第两百九十五章 【绯雪之夜】(十六)

    【不是懒病犯了,也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就是真的卡文这段戏我真心想写好,写出感觉,但一直都没有那种状态。我很想把绯雪之夜写成这本书的第一个大高潮,所以状态不好,我宁可不写!

    我真的不是捞钱,若是为了捞钱,我就灌水骗字了,我的稿费不是算订阅的,是买断按字数算的,若是想捞钱,我每天一万字的灌水,不是做不到!

    这段“绯雪之夜”我真心想把它写出我心中的感觉,还请大家能理解我。】

    第两百九十五章【绯雪之夜】(十六)

    当后世的人们回顾这一年新年之夜的时候,许多史学家往往喜欢将这一夜和一百四十年前那个著名的夏日庆典日相提并论。

    当然,这种论调也在史学界也遭到了不少质疑和非议。

    因为在一百四十年前那个夏日庆典日,帝都的那场著名的政变,不但改变了帝国之后的国运,更重要的是诞生了几位影响了数代人的传奇

    譬如那位在政变之中弑兄囚父,篡位夺权而上位的摄政王辰。再譬如,那位终于初放蹄声,从此一鸣惊人,改变了帝国百年国运,创造无数奇迹,给后人留下了一件件震烁古今的奇迹的······郁金香大公爵!

    而这一年的新年之夜,从当时看来,似乎还很难和一百多年前的那场夏日庆典相提并论。

    当人们回顾这场在风雪之中政变,或许只会记得那些洒落在白雪之中的血腥。或许只会记得那场发生在帝都长街之上的屠杀。或许只会记得皇城之巅上的那场决斗。

    然而,只有在很多年之后,人们才会发现,原来这场政变带给这个古老的人类帝国的改变,并不比一百四十年前那场政变更小!

    恰恰相反,从某种角度看的话,这场政变带来的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和改变,彻底将这个帝国·或者说这个世界人类的命运,扭转到了另外一条通道上。

    就如同那奔流的历史长河,在这个夜晚,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急速转弯!

    当然·在这急速转弯的过程里,那奔流的长河,蓬勃爆发出的巨大浪潮,荡涤出了多少泥沙,多少珠玉,多少…···

    只是在当时的人们······置身于这长河之中,置身于这乱局之中·似乎还并没有能看清这么许多……

    “第三队,关闭水门!码头上闲杂人等禁止进出!!快快快!!”

    “除非有将军的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禁区!!”

    “别磨磨蹭蹭的·小子们都给我跑起来!!在路口设置路障!!”

    “别废话,派人去把那门板给我拆下来!还有码头上那些堆积的沙包,先搬过来用!这些还用我教你们嘛!”

    “什么治安所,我们是雷神之鞭!奉命接管城防,让那些二狗子都滚远点!!擅闯禁区该怎么做还要我教你嘛!”

    “将军的军令不需要我重复一遍!你需要的就是执行!!听清楚了吗!执行!!”

    “去把马匹看好!!见鬼!这该死的天气!!”

    在帝都的水门码头,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第三步兵团的统领科克伦在的咆哮声,隔着厚厚的风雪都能传遍整条街道。

    这个今年四十一岁的帝国统领军官,相对于他的军衔来说,他的年纪并不算年轻了。但是能担任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第三步兵团的统领·最大的资本便是他的出身。

    四十一岁的科克伦出身罗林家族,就和千千万万的“罗林人”一样,他的父辈曾经在贝里昂伯爵麾下效力·在帝国的北方暴风军团服役半生,而他从年轻时候就在罗林家的私军里服役,十一年前随着阿克尔一起被调入了帝国最精锐的雷神之鞭军团效力。

    从尉官开始一路升迁到了统领级的军官——科克伦有中阶武士的武力·军略方面也不算弱,也曾经短暂的进入过帝国军事学院进修——当然了,谁都知道这样的进修只是镀金性质的。

    他的相貌孔武有力,身材矮小而顿时,因为常年骑马,一双罗圈腿可以看出是标准的骑兵。然而为了服从家族的安排,也为了保证罗林家族的未来领袖阿克尔在进入雷神之鞭后·在军队之中拥有足够的嫡系和足够的话语权,科克伦被调入雷神之鞭后·就不得不离开了自己最喜欢的骑兵,变成了步兵军官。

    这一走,就是十一年。

    他最大的特点便是……忠诚!

    当然了,这忠诚仅仅只是对罗林家族!或者更直接一些,只是对阿克尔本人!

    所以······在今晚的这场大事变之中,科克伦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除了阿克尔亲自统帅的第一骑兵团和直属骑兵卫队的罗林家嫡系之外,科克伦是少数几个事先就知道了部分政变计划的人!

    对于今晚的事情,科克伦本人心中是如何想的,并没有人知道,但至少表面上看,他表现出了坚定的立场和对阿克尔的绝对忠诚!

    阿克尔赋予他的任务并不轻,要求他带领着军队,能控制好帝都的水门和码头!

    这是除了几个城门之外,帝都通往外界的一条水上生命线!

    即便是城防已经被雷神之鞭的其他军队控制住了,但是因为帝都靠着澜沧运河,而如果一旦有事,那么在澜沧运河上游不到二十里的地方,是帝国四座卫城之一的一个军事据点,那里驻扎了一支隶属王城近卫军的步兵团,同时还有一支小型的内陆河流舰队,拥有四条海魂级的战船!

    一旦帝都出事示警,那么上游的这支驻军就可以立刻动身,乘坐这支内陆河流舰队,顺流而下,只要一个时辰就能兵临帝都水门之下!

    四艘海魂级的战船虽然如果放在大海上的话,不过只是小舢板,但是丢在这澜沧运河内陆河流上,那就是巨无霸的存在!每战舰上标准配置了四门弩炮,以及可以承载三百名士兵的运载量

    还有专门针对水上防御工事而建造的水上攻城锤,都会成为任何防御工事的噩梦!

    科克伦的任务很简单,阿克尔对他的要求也很明确,明确到了只有两条:

    第一掌控好军队!

    虽然阿克尔在雷神之鞭第二师团服役多年,而且还带来了大量的罗林家的嫡系,安插在了师团之中的各层各级重要的位置,可以说整个师团里几乎有三分一的中层军官都是罗林家的人,而低级军官之中更是有大量的罗林家的子弟存在,而且这么些年下来,阿克尔也在这支军队之中建立了不二的个人威望和权威性。

    但是毕竟这支军队是吃帝国的粮饷!真到了要反戈举起叛旗的时候,有多少少士兵会反对或者抗拒,谁都说不清。

    所以科克伦的任务并不清,他需要掌控好这支军队,让这支军队的力量发挥在“谋反”这项大事之上。

    而阿克尔给他的第二个任务,便是…···守护好这座水门!

    “在午夜来临之前,城门不得打开!哪怕是有人攻城,你也要把这城门给我守护到午夜!!即便是那支水上舰队全部开到了城下,哪怕是你科克伦亲自带人去用血肉给我填,也要把水门保住!午夜之前,不得有一兵一卒从你的防区进入帝都!”

    这是阿克尔对科克伦说的原话。

    科克伦清楚的记得这位一向以沉稳和威严而著称的罗林家的中生代领袖,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双目赤红面色狰狞,露出了难得罕见的紧张和焦虑!

    所以,科克伦很清楚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

    随着夜渐渐深这场肆虐了一整晚的暴风雪也渐渐停息,那恼人的暴雪渐渐不停了下来,科克伦已经可以隐约的听见了从远处长街上传来了骚乱声······失去了治安所的巡逻队的维持秩序,今晚的数十万上街看热闹的帝都游人,几乎将整个帝都变成了一锅粥······

    附近的治安巡逻队,接到了命令之后,一支一支的飞速撤离。还有的直接跑来向科克伦求助希望他能派遣一部分士兵随治安所的军队前去“平乱”。

    接到的消息,似乎是帝都的东苑发生了暴乱事件。

    科克伦严词拒绝了治安所的要求然后无情的下令让手下的军兵驱赶这些治安所巡逻队立刻离开自己的防区。

    在治安所巡逻队的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之后,科克伦还要面对手下那些心生疑惑的军官和士兵。

    他只好拿出长官的威严,拿出阿克尔的军令来压制。

    军队暂时没有什么麻烦。雷神之鞭是帝国精锐,士兵和军官们都已经习惯了严格的执行军令,而不做出任何疑问。

    可到了如今,随着码头被控制,科克伦甚至下令让人拆卸码头上的库房大门和搬运堆积在货场上的沙包和箱子,丢弃到水门下,填塞河道…···

    这样的命令,终于引起了士兵们和军官的疑惑。

    哪怕是反应再迟钝的人,也终于察觉了这命令的不对劲之处!

    只是短暂的接管防区,为什么要对水门做出这样的破坏!

    一旦填塞水道,那么今后要清除河道的话,只怕还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才行。

    我们是来暂时接管城防的,为什么要做出这样彻底的破坏?

    科克伦早已经有了准备被,他很快就安排了自己身边终于罗林家的卫队,然后召集了一批中层军官,全部召集在了码头旁的一座库房里,这里是临时的防区指挥所。

    当二十九名中层军官走进这座临时指挥所的时候,他们还并没有察觉任何异常。

    当一位步兵大队的队正向科克伦抱怨士兵们在拆卸码头的时候是否违反了帝国民法之中的财物归属权条例的时候,科克伦还只是面色平静的以“军事管理”来答复。

    可是当另外一位上尉军官,直接对填塞河道的命令提出质疑的时候,科克伦的脸色终于暗了下去。

    这位上尉军官兀自不知,依然慷慨激昂的大声抗辩着······

    “即便是阿克尔将军的军令,这样的举动也是乱命!我们临时接管城防,没有权利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军部一定会事后追究我们的责任!填塞河道将会给码头造成长期的伤害,而且现在是冬季道路被大雪封堵,澜沧运河是帝都重要的物资补给线,一旦这样做的话,我们将会承担太大的责任!科克伦大人这件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的!即便是阿克尔将军,也没有权利做出这种命令,哪怕是来自于军部的最高命令,但是按照帝国法令,损毁重要的民政设施,也会遭到政务署的责令,我们······”

    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位军官大声质疑的时候,科克伦的脸色已经渐渐铁青,他的手已经不知道何时无声无息的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

    随着他深深吸了口气,他的左手飞快的做了一个握拳的隐蔽动作。

    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就在这座仓库外,那沉重的仓库大门,不知道何时已经被缓缓的关闭上……

    全副武装的罗林家子弟组成的卫队,已经悄悄的挤满了仓库的边缘,将通往仓库大门的空间彻底挡住……

    “这样的乱命,我拒绝执行!哪怕是事后遭到军令惩罚,我也要抗命这是……”

    这位上尉军官还试图慷慨激昂的分辨什么的时候,忽然之间,科克伦已经暴起两步手里的马刀直接挥舞而来。

    这位上尉军官的脑袋冲天飞起,一腔热血喷洒!

    科克伦满脸鲜血,往前一步一脚将尸体踢开,然后纵声大喝!

    “封令诛逆,废黜昏君!!罗林家子弟,郁金香家子弟,十大家族联盟!!顺着生,逆着死!!”

    仓库的军官们都被这忽然的变故惊呆了!!

    按照正常军事会议的规定,进入指挥所的军官们都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赤手空拳的军官们·面对着刀剑如林的罗林家的卫队,面对着举起的屠刀·有人震惊,有人惊骇,有人恐惧,有人茫然。

    科克伦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时间。

    “罗林家子弟!清场!!顺者跪下!跪下者生!!”

    一声令下,已经全无武装的卫队已经举起了屠刀冲向了军官群……

    外面的雪虽然已经挺了,但是风却越来越大。狂风吹散了从这仓库里传出来的痛呼和哀嚎的声音,将那些咒骂,惨叫的声音渐渐撕裂成风中的碎片。

    远远的,只看见依稀有鲜血从那门缝之中流淌而出······

    是夜,帝国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第三步兵团,两位副团长,三位大队长在内的二十九名中层军官,全部被害,无一生还!

    这些帝国花费了十年培养出来的精锐的中坚军官团,这些曾经在帝国南疆险恶的沼泽里历练过的将士,这些曾经在西北放马与异族铁骑争锋过的帝国精锐,不曾死在帝国的外敌手里,却倒在了今夜。

    倒在了自己人的屠刀之下!

    同样的“清洗”,发生在了帝都的几处防区。

    凯旋门,光复门,西苑防区,阿喀琉斯大街······

    一个个雷神之鞭接管的防区之中,罗林家的嫡系军官们,进行着一场又一场的“秘密清洗”。

    根据事后的统计,在这天夜晚里,帝国最精锐的王牌军,号称帝国四大精锐师团之一的雷神之鞭第二师团之中,一共有三百二十一位军官被“清洗”,这些人之中,有出身平民,有帝国军事学院培养出来的精英,有帝国军部重点培养的未来之星,甚至也有少部分出身罗林家但是拒绝乱命的军官。

    三百二十一名帝国花费了无数财力物力培养出来的军队中坚精锐军官,全部被屠杀在了这个风雪之夜!!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的尸体都被就地匆匆掩埋,名字在军队名册之中被很快的勾去。其中很多人还被污蔑以叛国罪名和谋逆罪名。

    就在这场政变结束的半年之后,帝国的水门清理的过程之中,还有捞工在水门的河道之下挖掘出了几具绑着石头沉下河底的尸骨!

    这一夜,风雪,掩盖了不知道多少罪恶!

    在这个夜晚,历史的长河荡涤出的大潮,注定让这个夜晚名流史册。

    然而,却是注定的·史书不会出现这些人的名字。

    “我的哥哥······若不是我这么了解你,就险些被你骗过了。”

    大殿之上,当周围那暴风军团发出的“诛逆”的呼喊声渐渐逼近的时候,希洛却依然用如此平静的笑容·正视着高高在上的兄长,注视着这位帝国的皇帝。

    “……哦?”皇帝眯起了眼睛。

    “殿下······”阿克尔的双目赤红,他握紧了手里的长刀,只觉得周围那一声声的呐喊,就如同尖刀在剜去自己的血肉,带走的,还有自己心中的勇气和希望。

    “不!要!慌!!!!”

    希洛忽然纵声断喝!!

    这一声厉喝·震荡在整个大殿之中,声音甚至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

    希洛高举手里的那张弓·……他的手指稳稳的握着弓角,嘴角微微上扬·脸上路出了一丝淡淡的戏谑的笑意。

    “哥哥,如果这就是你的底牌的话,那么今夜······你,输了!”

    皇帝……沉默,不语!

    大殿之外,激战已经展开!

    先是从东面冲来的暴风军的士兵,列队狠狠的撞向了雷神之鞭叛军的队列。

    这些暴风军团的士兵毕竟是从北国边境调回来的精锐,战斗力远远不是那些花架子一样的御林军可以媲美。

    不过是区区的一队人,就险些将雷神之鞭的队列撼动!

    当然·更大的原因是雷神之鞭忽然被这“四面喊杀”的场面被震动了。

    厮杀的声音很快传入了大殿之中,战士愤怒的嘶吼,垂死的咆哮·刀剑碰撞的铿锵······

    冰冷的声音,却仿佛全部变成了希洛的背景。

    他用冰冷的眼神,从大殿之中一一扫过·扫过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的时候,神色里带着一丝不屑,扫过那些拥挤在周围角落里的贵族的时候,眼神是轻视。

    只有扫过那些捍卫在大殿台阶前的帝国大臣们,还有哥特等军官的身上的时候,希洛才露出了一丝凝重。

    然后,他轻轻叹息:“哥哥·你……有多少人够我杀的?”

    有多少人,够我杀的!

    这话·说的狂妄之极!!

    “帝都的城防一直把握在城卫军的手里,帕宁是我的人,城卫军虽然我没法掌控,但是帕宁的父亲坐镇在那儿…···暴风军团若是想大举调动人手进入帝都,绝无可能!”

    希洛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他的语气出乎预料的冷静,冷静得近乎冷血!

    仿佛身后大殿外传来了阵阵喊杀声,在此刻他听来,就如同夏日里的轻风拂面。

    “哥哥,我布置了一个局,你也布置了一个局。我布置的局是为了今夜起事!而你布置的局,似乎是为了今夜诛逆!或者说,你早就想到了今夜会有人反对,会有人举事。但是你一直引而不发!你拥有王城近卫军的两万军队在手,拥有数千御林军和数千治安署的军队,却一直高居手里的刀不肯落下,你故意造成了一种紧张的局面,你故意将王城近卫军调出城去,你故意放雷神之鞭进城······当然,这一步棋你走错了,被我截了一子!然而你的大体策略不会错,你的目的,就是诱出今晚所有作乱的人,然后利用你的优势,在今夜将所有反对你的人,一网打尽!!不仅仅是为!的统治,更是为了你的这个儿子铺平道路!!!

    所以······你的战略目的不会变!那么……为了引诱今晚的反对者动手,你就绝不会大举调动兵马入城,你担心屠刀太吓人,会让那些暗藏的反对者们潜伏起来,让你找不到目标!所以······你调来的暴风军的人,绝不会多!

    你只是趁着调哥特回帝都,趁机顺便用密令调遣了少量精锐进来罢了。有帕宁的父亲坐镇王城近卫军,这些日子来,城防进出了什么人,我至少心中还是有些数的。你若是调集人多了,我不会没有察觉!所以,依照我的计算……”

    希洛飞快的举起了几根手指。

    “五百?还是······八百?不可能更多了!再多的话,消息便隐瞒不住了!从北方调军进帝都,这是你的伏笔·也是你的暗棋,或者说,你原本自己都没有打算会用到这一步暗棋!这只是你为了预防万一而准备的一手。是你身为帝王,多疑的天性造成的这么一手额外的准备!然而·在今晚,当你看到雷神之鞭忽然叛变的时候,你这一手闲棋,便成为了你翻盘的依仗?”

    希洛说到这里,轻轻一笑,目光锋利如刀!

    “可惜……不够!!”

    一字一字,刺入人心!!

    台阶上的皇帝沉默不语·只是依然用那眯着的眼睛盯着自己的弟弟。

    然而此刻皇帝不说话,却已经成为了最大的“旁证”!

    阿克尔忽然感觉到全身的魂魄都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他用力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朝着大殿外冲了过去。

    “雷神之鞭!!结阵!!!结阵!!!!把他们顶回去!!!”

    阿克尔愤怒的吼叫着·似乎也有自己险些被骗过的恼火,他疯狂的催促着士兵,大殿之外,有这个主心骨的坐镇,士气渐渐的稳固了下来。

    雷神之鞭很快稳住了阵脚。暴风军的冲锋,一波一波,却始终冲不破他们的阵列!

    第一波,第二波……

    皇宫之中,东西两面和北边的三波暴风军全部冲到大殿外的时候·阿克尔的心才终于彻底放进了肚子里!

    戎马半生的他,即便是只是扫去一眼,就立刻判断出了对手的数量!

    正如希洛所言!

    这些蜂拥而来的暴风军团的士兵·数量仅仅只在五百到八百之间!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步兵团而已!而且还未曾满编!!

    “逆贼!你赢不了的!”

    站在台阶上,被身边人搀扶的贝里昂伯爵忽然盯着希洛愤怒的咆哮!

    “哦?伯爵大人,是认定我要输了?”

    希洛微笑着。

    “你……”贝里昂伯爵昂首·忽然狠狠道:“即便只有这数百人,就足以抗住你至少几个时辰!!!你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哈哈哈哈!”希洛大笑!

    他指着贝里昂伯爵,大声喝道:“伯爵大人,您这番话,不仅仅是看轻了我,更是看轻了您的儿子!您认为,阿克尔将军坐镇了多年·经营了多年的雷神之鞭第二师团,难道便只有这点力量跟随他么?”

    贝里昂不说话。

    知子莫若父·即便是恨透了自己的儿子今夜的叛逆,但是贝里昂却深知自己这个儿子的能力!他在第二师团之中经营多年,早已经将第二师团经营得如铁桶一般!在加上家族为了支持他,更是在雷神之鞭之中安插了大量的罗林家的子弟!

    而罗林家子弟的忠诚,更是老伯爵深深清楚的!

    罗林人……从来都是帝国的一个异类的存在!

    如果说在帝国之中,只有两个家族,家族的子弟的忠诚度最高,而且忠诚家族的程度远远高于忠于帝国的程度。

    那么首当其冲,便是罗林家和郁金香家!!

    而且,连续几代人都莫名其妙-的失去族长的郁金香家,忠诚度恐怕还要略低于世代经营的罗林家!!

    一旦阿克尔这位家族未来的继承人树立叛旗,那么那些忠诚于他的罗林家的子弟,根本就会毫不犹豫的跟随他血战到底!

    罗林人,从来都是只忠诚于罗林家!

    “就在现在,就在您怒斥我的时候,罗林家的子弟正在全城各地清洗着军队之中的少数派。”希洛淡淡的笑着:“不然的话,您认为阿克尔将军为什么明明将第二师团都带进了帝都,却偏偏只带了这么一千多人来皇宫逼宫?难道是因为他能力太差劲,只能控制和发动着区区一千多人举事么?”

    贝里昂毕竟也是一代帝国老将,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你们……你们是故意将军队分割在帝都各处,然后好······分批在军中进行清洗!!”说着,贝里昂伯爵终于站立不住,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伯爵大人的反应果然不慢。”希洛轻轻一笑:“军队若是集中在一起,那么清洗起来难免引发大的哗变,可若是分散在几个防区的话,那么······做起来,动静就小了许多,而且……就算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也不会影响全盘······我这个人,从来都不会习惯于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说着,他重新抬起头来看着皇帝:“哥哥,你现在手里有了几百暴风军团…···然而我手里现在就有上千雷神之鞭!而就在你的皇宫之外,这全城之中,还有至少上万雷神之鞭,会在清洗完毕之后,就立刻杀赴这里……我亲爱的哥哥,你的底牌,还有什么?”

    希洛亮起了手里的长弓,遥指在上的皇帝,嘴角微抿,低声道。

    “哥哥······很抱歉了···…再,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