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九十章 【绯雪之夜】(十一)

第两百九十章 【绯雪之夜】(十一)

    第两百九十章【绯雪之夜】(十一)!

    希洛一步步走过来,身后地毯上留下的是一个个染血的足迹。

    凡是他走过的地方,周围的宾客无不惊骇后退,有些女宾被他身上那刺鼻的血腥气味一冲,几乎就要惊呼晕倒了。

    希洛已经站在了台阶下,这一对兄弟,便隔着那一排金甲武士冷冷对视。

    过了会儿,皇帝仿佛轻轻一叹:“你……还是来了。”

    “是的,尊敬的兄长。”希洛似乎也在轻笑:“我来了。”

    “我一直以为你不会来。”皇帝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嘲弄:“可终究你还是来了。”

    “你一直都在怀疑我,是么?从来不敢放松一刻,是么?”希洛的眼睛里的闪动着奇异的光芒。

    “是的。”皇帝缓缓点头:“我一直都有过怀疑,只是却不敢确定。直到此刻,你真的站在我眼前,我忍不住想赞你一句:亲爱的弟弟,你一直以来的隐藏,险些就将我骗过去了。”

    希洛微微欠身,居然如同一个戏子一般谢幕,微笑道:“能得到你的称赞,实在是我的荣幸。可是,亲爱的哥哥······你不也是一直没有对我真正放心么?我身边那五百亲卫,我家中的仆役,厨役,甚至就连我的贴身侍女,有些都是这位尊敬的皮特总管大人派去的吧?”

    说着,他那明亮的眼神缓缓转动,落在了站在台阶上,立在萧德尔身后的古乐身上,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嘲弄:“便是这位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不也是您设在我身边的人么?”

    古乐被希洛的目光瞄中,纵然是这位混迹帝都多年长袖善舞的人物,也忍不住微微垂下了头去,眼神有些复杂。随后他轻轻叹了口气,才重新抬起头来·缓缓道:“亲王殿下…···很抱歉,身为帝国子民,为陛下效力便是……”

    “好了。”希洛笑得风轻云淡,摇头道:“朋友贵在交心·我知你为难。我心中便只当你是昔年那个和我一起宰马烤肉大闹宴会的老友——至于之后的事情,我都忘了!”

    古乐面色一红,又叹了口气,却不再说话了。

    皇帝眯起了眼睛,他忽然缓缓往前踏了两步,走下了一层台阶,站在面前的金甲武士试图阻拦·却被他挥手驱开。

    马尔希.奥古斯丁,这位帝国九五之尊,站在那儿·凝视着立在台阶下的自己的这个亲弟弟:“希洛……不管如何,今天你终究还是来了,你终究还是站在了我的面前!此刻大局已定,难道你真的想让先皇当年临终前说的话变为事实么?难道我们身在皇家,便只有骨肉相残这一条路么?”

    希洛……沉默!

    “这是我的儿子!”马尔希.奥古斯丁轻轻一指萧德尔:“我的皇位会传给他,也只会传给他!而你,我的弟弟,你逍遥闲散了十多年,可到了如今·你就真的看不破这权位么?”

    “看不破······”希洛忽然笑了,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涩,一丝幽怨·就在这一串惨然的笑声之中,希洛缓缓开口:“权位······与我···…何干!”

    他陡然昂起头来,紧紧盯着自己的兄长·大声道:“我从一出生,便注定是你的陪衬!从我懂事开始,父亲,母亲,我的老师,我身边的仆从,宫廷内臣······所有的人都教导我·告诫我一件事情:不得和你争!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皇位,权位·这帝国,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注定都是你的!!!我即便再如何聪明,做的再如何出色,父亲都绝不会多瞧我一眼!即便你做了什么错事,都会有无数的人帮你周旋,帮你求情,帮你了解手尾!即便是父亲,也只会轻轻的责备你两句便算了!”

    说着,希洛看了看这座大殿,他的笑声越发的惨然:“亲爱的哥哥,你还记得那一年么?就在这座大殿,就在这大门之外!父亲让两个内侍架着我,把我强行架在这殿门外,让我站在那台阶上!就在我的眼皮之下,父亲下令处死了效忠我的几个人!让那几个人死在雪地之中,活活被勒死!就在我的眼前!!

    我不敢哭,不敢叫,我甚至连话都不敢说一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们在我面前被绳子勒死。

    我就看着他们在雪地里挣扎,那两条腿啊······用力的蹬,眼睛都凸了出来!

    呵呵,哥哥,你见过人被活活勒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吧?可那个时候的我没见过!

    我心中很怕,真的很怕!父亲在看着我,他的眼神里没有慈爱,只有严厉!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有一种恐惧,我很怕父亲会下令让我把我也扔进雪地里,在我的脖子上套上那么一根绳索!

    那一年,我还不到十五岁!

    我一连三天都没有能睡着,一闭上眼,就看见那几个被勒死的人站在我面前,他们对我哭诉,对我咆哮,他们愤怒,他们质问我为什么不能救他们!

    亲爱的哥哥,你认为,我该如何回答他们呢?”

    皇帝不说话。

    希洛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我后来终于明白,我真的不可以和你争!如果我一旦做了什么,那么就会有无数人扑上来,咬死我,把我撕成碎片!我这一生,就注定要当一个闲散的亲王,最好是一个成日饱食无事,看着日升日灭,慢慢等死的废物!

    因为对你来说,对父亲来说,这么一个废物弟弟,一个废物儿子,才是最好的结果!”

    皇帝依然不说话。

    “于是,我忍耐,我告诫自己要忍耐!”希洛继续微笑着,缓缓诉说:“可后来我明白了,即便我再如何忍耐,都是没有尽头的!

    我十六岁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孩,可当我说我想娶她的时候,就有人警告我,说·现在是不可以的!至于为什么······亲爱的哥哥,我想你应该知道答案的!”!皇帝冷笑:“为什么?”!

    “因为你!”希洛深深吸了口气:“因为我尊敬的兄长,我敬爱的皇储哥哥,你还没有生子!皇帝没生子我这个亲王,即便表现得再废物,也最好不能有后代!否则的话……我恐怕就很难安生的活下去了!或者说……我就很难再让你放心了!”

    “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足足十年,才等来了你终于有了一个儿子!真是可笑!我的兄长,你我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然而你得到了长子的尊位得到了皇位,得到了这帝国,然而你却也得到了一个命运的诅咒!

    你……是红头发!

    你的血液里继承了太多的郁金香家的东西!是的,郁金香的优秀血统,你很聪明,天赋极好,你无论是学文还是学武,都比常人要快许多!你精力充沛,你魅力十足!可偏偏,你在得到了郁金香的这一头红头发的同时,也受到了郁金香家的最大的诅咒:血嗣不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郁金香血脉的最大的弱点便是这个!血脉不昌,后嗣过薄!

    就如同郁金香家几代公爵都是单传一般,我尊敬的兄长即便你再如何英明神武,但是这血统带来的东西,你却是逃不脱的!你十年才终于得了一个儿子!

    而我······我比你幸运得多也更可悲的多!

    我是金发,从小宫廷法师就告诉我,我的血液里,继承的更多的是奥古斯丁家的东西!你继承的更多的是杜维的血液,而是这里得到的跟多的,是卡琳娜女皇的血脉!

    可笑么?你我一起读书的时候,我们都曾经最最崇拜那位智慧的摄政王!然而到了最后每个人都说你更像杜维,而我才更像摄政王辰

    “我在隐忍我一直在隐忍!你根本不知道,父亲也根本不知道!那天的雪地上,那一双双凸起的双眼,那一双双拼命乱蹬的腿,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恐惧,不仅仅是警告,却更多的是点燃了我心中的火!我的怒火,我的野望!

    你大概不知道吧?人的情绪真的是一种奇妙-的东西。绝对的恐惧之后,你会发现,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你恐惧了!绝对的恐惧之中,再生出来的,便是愤怒,是不甘,是欲望!!

    我三天未曾合眼,最后我终于告诉自己:我不会再害怕!!我要得到更多!

    我……要!和!你!争!”

    皇帝轻轻叹息,看着自己的弟弟,低声道:“所以······你十年不肯结婚,便是怕我对你起了戒备和疑心?”

    “是的,你没后嗣,我怎敢婚娶?哪怕是会让你增加一丝一毫的怀疑,我都绝不会去做!我满世界的游荡,远离帝都这个漩涡,远离你的视线,我放荡不羁,我沉浸美食之中,我荒废自己的学业,我结交三教九流,我故意不尊礼法,不遵皇家体统!我就是要让你和所有人都认为,我就是一个放浪不成器的亲王,我要让你们都认为:我就是这样的!”

    皇帝的脸色变得复杂了起来,他看着这个站在阶下的自己的亲弟弟,眉梢扬起又落下。

    终于,皇帝轻轻道:“那么,希洛……你今天来,便是要争一争了?”

    “是!”

    “哼。”皇帝冷笑:“你的依仗呢?难道······你凭你手里这张弓么?”

    皇城之下,尸横遍地!

    帕宁站在那城门之下,他喘息急促,身上脸上满是血污。

    此刻的帕宁,哪里还有平日里那么潇洒英武的模样。

    他一手长剑一手短矛,左右的短矛已经断裂,只剩下了一节矛柄,而矛尖已经插在了一个倒在脚下的红羽骑军官的胸口!右手里的长剑,剑锋被削去了一截,剑刃上满是残缺的崩口!

    帕宁的肩膀上铠甲已经被砍开,长长的一道裂缝,里面裸露出来的部位血肉模糊!而大腿上更是被扎了一枪,血流如注!就在他的身后,铠甲已经残破,仿佛是被某种重武器砸出来的,细碎的铠甲裂片甚至镶嵌进了血肉之中!

    而就在他的胸前,还插着两支羽箭!

    帕宁身上却依然闪耀着斗气!

    眼前遍地尸体,足足有百十具!横七竖八,依然还保持着生前厮杀的姿态!

    然而就在帕宁的身后,地上那一条划痕却依然清晰如故!!

    眼前还有百十名红羽骑御林军,都已经大半带伤,为首的一个统领军官,更是肚子被捅穿,一手捂着伤口,一手却依然拄着长矛,死死瞪着帕宁!

    “我说了……越线者……死!”

    “乱臣贼子!千刀万剐!!”这个统领军官嘶声吼叫,然而他再也无力上前,只能奋力吼叫,催促着手下往上冲。红羽骑都被帕宁这一人当关的气势所震慑,方才这一场厮杀,这个家伙简直如同凶神一般,挡着披靡,绝无一人可以越过他手里的一矛一剑!

    红羽骑御林军已经填进去了百十条人命,而剩下的人也渐渐气势低落下来!

    虽然这帕宁也受了重伤,但是他的腰板却依然挺得笔直!!

    要冲过这个家伙,我们·……还得死多少人?

    皇城证正门前原本驻守的两个大队三百御林军,已经死伤大半了,此刻若想收拾掉帕宁,只怕还得等待其他地方的御林军援军才行……

    这家伙……怎的如此之强!!

    帕宁看着踌躇不前的红羽骑,轻轻冷笑,他的口角流淌出了鲜血,此刻却忽然眼睛一亮!

    随着风声,渐渐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回头遥望,那皇宫之外的长街尽头,有一片黑压压的骑影,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