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八十九章 【绯雪之夜】(十)

第两百八十九章 【绯雪之夜】(十)

    第两百八十九章绯雪之夜(十)

    此刻,几乎所有原本围绕在哥特身边的宾客,都不约而同的往周围挤了挤,让出了一小片空地来,而更多的人则用或者敬畏或者复杂的目光投向这位即将成为幸运儿的贵人。【r />

    哥特的身边,只有那几个一同从北方赶来的暴风军团的年轻军官们,和他紧紧站在一起。这些军官们都很年轻,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激动和紧张的表情,看向哥特的目光里,有尊敬,有崇敬,有信任,有忠诚!

    唯独哥特自己,他的眼神似乎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无奈,或者还有几分失望……也许吧。

    皇帝高高在上,将下面所有人的表现和反应都尽收眼底。

    马尔希.奥古斯丁,这位帝国的至尊陛下在微笑,他的嘴角轻轻扬起,似乎带着一丝嘲弄。

    然后,他看见了哥特,他的目光在哥特的身上停留了许久,眼神里似乎隐隐的有一丝不忍,一丝歉疚。

    终于,皇帝举起手里的长剑,剑锋指着天空的方向。

    “肃静!!”

    内务总管大臣皮特的声音响起。

    皮特就站在台阶之下,立在那一排金甲刀斧之前,身后刀斧如林,寒光闪烁。

    皮特脸上满是冷峻,一字一字喝道:“恭迎……皇储殿下!!”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皮特会走过去,引哥特上前的时候。

    这位内务总管大臣,却忽然扭过头去,将头扭向了大殿的一个侧门!!

    那扇侧门,缓缓的推开!

    一个消瘦而年轻的身影,一步一步。慢慢的踏足进来!

    醒目的红色头发,仿佛宣示着他高贵的血统。那苍白的脸色,隐隐的含着激动,却在竭力的压抑着,只是那闪动的目光,才会暴露出这眼睛的主人,此刻内心的澎湃。

    当所有人看见这个年轻人缓缓踱步而入的时候,几乎整个大殿瞬间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而当皮特缓缓走到这个年轻人的面前,以最最恭敬最最谦卑的姿态。深深的弯下腰去行礼的时候……

    终于,惊呼声在人群之中响起!

    ……

    陈道临站在人群之中,忽然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他紧紧盯着那个走进来的年轻人,紧紧的盯着弯腰行礼的皮特,又再将眼神投向那位高高在上的马尔希.奥古斯丁陛下!

    这一刻。陈道临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切的想法都错了!

    所有人都被这位精明的皇帝算计了!

    无论是希洛亲王,还是哥特,从来都是不是这位皇帝属意的候选人!

    这个年轻人,这个红头发的年轻人!

    自己初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魔法工会。

    这个一身傲气的年轻人,这个性格里出充满了自卑和骄傲的矛盾的年轻人。这个行事偏激却偏偏心高气傲的年轻人!

    “原来……所有人都想错了。”陈道临低声自语:“他哪里是什么郁金香家的私生子,原来是……陛下的骨血!”

    ……

    萧德尔,这个年轻人缓缓的走到了众人面前。这个卑微的私生子,在今晚。终于站在了帝国最耀眼的舞台中央!

    他身上那件银色的魔法学徒的袍子,早已经换成了一件华丽的皇族礼服,那头标志性的红色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陈道临注意到。他甚至敷了粉,使得他的脸色看上去更白。那双眼睛看上去更亮!

    而更让陈道临吃惊的是,就在萧德尔的身后,紧紧的跟着两个人!

    左边的,正是自己的好弟子:德曼古斯!!

    那个从来都和萧德尔不和,曾经和萧德尔爆发过几次矛盾的德曼古斯!霍格沃茨分院的优秀学员,自己的第二个入门弟子!

    而在德曼古斯的身边,那个笑得从容不迫,要挂长剑,风度翩翩的中年美男子,却是……

    古乐!!

    ……

    萧德尔已经走到了台阶之上,立在台阶两侧的金甲武士立刻让开了一条道路。这个年轻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踏足,来到了皇帝的身前,而德古曼斯和古乐两人,依然侍立左右,一文一武,仿佛两个忠诚的护卫。

    陈道临轻轻叹了口气。

    忽然之间,他明白了当初杜微微来到帝都之后,私下里面见自己的时候,告诫自己无论如何不要在这场夺嫡的斗争之中被卷进入,那个聪明的女人,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下注,不要押注,最好远远的置身事外!

    现在看来,很可能这个女人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无论是希洛亲王,还是哥特,都并不是皇帝的备选之人!

    在这场闹剧之中,无论是投入哪一边的阵营,最后都会被皇帝陛下丢进垃圾堆里去!

    候选人,从来就只有一个!

    就是这个萧德尔!!

    ……

    皇帝笑吟吟的看着所有人,仿佛一个洞悉一切的神灵,嘴角那一丝冷冷的嘲弄,着实让不少人心中彻底发寒!

    “以帝国皇帝的名义,以先祖赋予我的神圣权利,我现在宣布,你们眼前的这个人,萧德尔.奥古斯丁,便是我的继承人,我在这里册立他为帝国皇储!”皇帝高声宣布。

    可就在这个时候。

    “陛下,请等一下!”

    不卑不亢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语气,中气十足,虽然公然打断了皇帝的宣告,但是却依然仿佛带着一丝从容不迫的温和味道。

    那位看上去仿佛是一名学者的教宗,海因克斯,缓缓的走了出来。

    教宗轻轻握着权杖,越过人群而出,站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

    “教宗陛下,还有什么话么?”皇帝眯着眼睛:“我皇室册立皇储。难道教会也要干预么?”

    “神授皇权。”海因克斯平静的和皇帝对视,仿佛完全无视周围那些手持利刃的金甲刀斧手,他甚至又往前缓缓踏足了半步:“这是罗兰帝国开国之初,开国大帝和光明神殿做出的约定,有神灵契约为证。尊敬的马尔希陛下,我并不是想干预皇室立储,然而,皇储之位,干系重大。而且,即便是将来要继位,也需要得到光明神殿的承认,以确保皇帝之位的神圣性和法统!在您宣布之前,我身为神殿教宗。总需要先确定一件事情才行。”

    皇帝倒也不气恼,微笑看着教宗,那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早知道你会这么做。

    “请问陛下,站在众人面前的这位年轻人,他的姓名是什么?”

    “萧德尔。萧德尔.奥古斯丁。”

    “那么请问陛下,这位萧德尔.奥古斯丁先生,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册立为皇储呢?”

    皇帝紧紧盯着教宗。然后缓缓开口,他的声音,一字一字的传遍整个大殿!

    “他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现在唯一的儿子,唯一的骨血!按照帝国法令。他拥有集成皇位的第一顺位继承权!身为皇帝,我册封我唯一的儿子,为帝国的皇储,这是帝国法令赋予我的天然权力!”

    海因克斯仿佛在叹息。他缓缓道:“那么……陛下,我想不仅仅是我。恐怕所有的臣民都需要您做出一个解释了。这位萧德尔先生,他在帝都应该有很多人都认识,我想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是:他是魔法学院卡门分院长的儿子,至于他的父亲……我想有很多传说,但是据我所知,那个传说,却和您并没有什么关系。”

    皇帝淡淡冷笑,而他并没有开口。

    萧德尔却忽然微微一笑,看着这位地位尊崇的教宗陛下,轻轻点了点头:“教宗陛下,我想,这件事情还是由我来亲自开口解释吧。”

    他昂首挺胸,眼神环顾四周,然后说出了第一句话:

    “魔法学院霍格沃茨分院卡门院长,并不是我的生母。”

    ……

    在一片哗然之中,萧德尔却神色从容,他依然看着教宗,缓缓道:“如各位所知,我是一个私生子。我的亲生母亲孕育我的时候,我尊敬的父亲并不能给我一个名分。所以……”

    “不需要隐晦。”皇帝忽然洒然一笑,此刻他笑得风轻云淡,站在那高高的台阶之上,缓缓道:“昔年我身为皇储,还未曾娶妻。而我的未婚妻则是名门望族,为了体面,我不得不将这个私生子隐藏下来。我将他交给了我最信任的人……前任郁金香公爵!而前任郁金香公爵,则后来将他托付给了卡门院长照顾。

    事实上,就连卡门院长也并不知道萧德尔的生父是谁。”

    皇帝淡淡道:“至于他的血统证明,皇宫里有秘档记录,有宫廷魔法师做出了血统魔法测试。我想教宗就不必在这个问题上多浪费时间了。”

    海因克斯的脸色微微一白,他退后了半步,微微欠身,缓缓道:“既然陛下有秘档可以证明他的身份,那么神殿方面自然再无疑问。皇位归属是皇家的事,神殿绝不会干预其中。”

    “这些年来,萧德尔置身魔法学院之中,我曾经数次想将他的身份公布。”皇帝冷冷笑道:“但是三年前,我的嫡子惨遭夭折,我本人又遭到暗算。我便做出了一个决定!皇储的归属牵动了太多狼心,我若是将这个孩子放到光明之下,难保他不会遭到我另外那个孩子的命运!恐怕他都未必能活着到今天,站在你们的眼前!

    这个世界上,还有几个地方是比魔法学院更安全的所在呢?”

    说着,皇帝对内务总管大臣皮特点了点头。

    皮特咳嗽了一声,缓缓道:“萧德尔殿下在魔法学院之中历年来,每件事情,宫廷里都有秘档保存。他的身世,他所受到的教育,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在宫廷的密切关注之下。为了保护萧德尔殿下,宫廷花费了大量的精力。而这里就站着一位证人,我的亲侄子:德古曼斯,霍格沃茨分院优秀的学员!一位帝国的魔法师!我想,在场有人可以证明他的身份!魔法学院的达令教授。便是他的老师!”

    德古曼斯的脸色有些古怪,往前迈上了两步,他投向陈道临的眼神,微微含着几分歉意。

    陈道临叹了口气,他只好站了出来,点点头:“不错,这位正是霍格沃茨分院的学院德古曼斯,也是我的学生之一。”

    德古曼斯的脸有些泛红,他走近了几步。对陈道临低声道:“老师……对不起。”

    陈道临摇摇头,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

    不过他心中依然有些泛酸和恼火。

    这个德古曼斯,倒也是演得一手好戏了!在霍格沃茨分院之中,他明明表现得和萧德尔不睦,还爆发了几次冲突和矛盾。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是一直在学院之中,暗中保护萧德尔的中坚力量?!

    外人就算有的会怀疑,也绝疑惑不到这个萧德尔的“对头”身上吧。

    当初在工坊大门外的那场冲突,这个德古曼斯,倒是演得好戏!

    ……

    皇宫大门之外,广场上已经开始戒严。

    城中的暴动和东苑的骚乱,消息已经传到了这里来。御林军已经关闭了皇宫,治安队已经开始驱散人群。

    偌大的皇宫前的广场,空空荡荡。

    那地面被无数人践踏之后,雪地已经化为泥泞。

    而此刻。就在这空荡荡的广场之前,一人一骑缓缓而来。

    这人头戴斗篷披风,手里牵马,缓缓步行。越过了广场,身后的泥泞之中。只留下一片马蹄印记和足迹。

    他来到了皇宫的正门之前,看着城上城下那些如临大敌的红羽御林军。这个人才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斗篷帽子,露出了一头金灿灿的长发,和那张英俊得如同太阳神一般的脸孔。

    看着城门口的守备,这位贵人轻轻微笑,缓缓开口。

    “开门吧。”

    ……

    皇城下那栅栏门后,一名身穿铠甲的御林军统领认出了来人,这位统领军官面色惊诧:“亲王……殿下?!”

    希洛抿嘴微笑,他缓缓松开了手里的缰绳,悠闲的站在那儿,眼睛却越过了栅栏门,越过了这个统领军官,越过了城门门洞,看向了皇宫的深处,那座金碧辉煌的大殿。

    “现在……这场戏应该是快到了**吧……那么,我这个主角,可不能错过登场的时间呢。”他微笑着,看着栅栏内的御林军统领:“开门吧,现在里面有一个位置,正在等着我。”

    这个统领军官的脸色变了数变,然后他忽然脸上一寒,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剑柄,咬牙道:“亲王殿下,据我所知,今晚的晚宴,您并不在宾客名单之上!而且……内廷密令,您今晚……应该是被戒令留在别院之中才对!!”

    希洛轻轻一笑,他抬头看了看天——雪已经渐渐的停了,然后他仿佛打了个哈欠:“哦,是么?你若是不放我进去的话,恐怕今晚有很多人都会失望呢。”

    “很抱歉!”这个统领军官明显也是皇帝的心腹之人,他咬了咬牙齿:“我不知道殿下您是如何撇掉了您身边的护卫来到这里,不过……我是绝不可以让您进去的……还要暂时先将您保护起来……得罪了!”

    “护卫?你是说那些看守吧。”希洛摇摇头:“那么,你想怎么做呢?是把我抓起来么?”

    “得罪了!”这个统领军官脸色阴沉,猛的一挥手,立刻,城上城下,就有十余名御林军毫不犹豫的将手里的弓箭箭头对准了希洛。

    希洛依然在微笑:“你知道么……阻止主角登场,可是非常不好的呢。”

    “我……”

    这个统领军官刚还要说什么,忽然之间,就看见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随着这剑光,统领军官的头颅被爆开,话没说完,身子就已经软了下去!

    周围的御林军士兵惊呆了!

    帕宁面色阴沉冷酷,手握长剑,剑锋上还滴着血!

    他一脚踢开了身前的尸体,然后一言不发,手里的长剑闪耀出一片斗气,就朝着城门下的其他士兵狠狠的劈砍了过去!!

    年青一代的天才武者。果然不同凡响!

    帕宁忽然暴起,城门下的数名御林军士兵哪里能抵抗?原本实力就相差太远,又不曾防备这位副统领居然会忽然暴起叛逆,就听见数声惨叫,几名士兵已经横死当场!

    帕宁铠甲上满是鲜血,咬着牙,狠狠一件将栅栏门劈开!斗气催发之下,那有小儿手臂粗细的栅栏门被直接劈成了两半!帕宁一脚踹开大门,喘息着对希洛喝道:“殿下。请入宫!”

    希洛牵马,缓缓步入城门之下,而此刻,周围不知道多少御林军红羽骑已经反应了过来,纷纷拔出利刃。疯狂的朝着这里扑了过来!!

    希洛看了看天色,又看来看皇宫外的广场和远处的街道,皱眉道:“时间出了些差错,这城门不能关闭。”

    帕宁手里长剑一振,脸上路出杀气凛冽:“我一人一剑,可当此门!”

    希洛哈哈一笑,笑得灿烂无比。

    就带着这一场串笑声。希洛殿下就已经飞快的翻身上马,朝着宫廷里那座最宏伟的大殿纵马而去。

    身后,帕宁满脸冷酷,却双目紧闭。手里长剑横胸,全身爆发出一团银色斗气来!

    而就在周围,杀声震天!无数红羽骑御林军,蜂拥而至!!

    当刀剑如林。不足自己十米的时候,帕宁忽然暴起。手里长剑如旋风般一卷!只见十多到光刃飞射而出,落入冲锋而来的御林军人群之中,顿时鲜血喷洒,断臂残肢四处!

    血肉模糊,冲在最前的那一排御林军就如同被伐倒的大树一般成排倒下!

    帕宁却一手随意捡起了地上一个死去士兵留下的短矛,矛尖对地,在地上缓缓的划出了一条线!

    这条线,就将他自己和这皇宫城门,挡在了之后!

    “越此线者,死!”

    ……

    希洛听见了身后的喊杀声,也听见了惨叫嘶吼。

    然而他坐在马上,却并没有回头,只是骑马朝着那大殿奔驰而去。

    也有御林军试图追赶,然而有几个人才跑了几步,就被后面的帕宁捡起地上的武器,飞投而出,顿时穿胸而过!

    希洛一口气跑出了数十米,再无御林军能追上!

    马踏皇城!

    希洛的坐骑冲到了那大殿之下,高高的台阶在上,希洛翻身下马,他手里已经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弓!

    ……

    台阶之上,自有一群护卫在外的金甲刀斧手,横眉竖目,有的已经挥舞着刀斧冲了下来,试图将这强闯大殿的人阻拦!

    他们并不认得希洛是谁……或者说,认得也无所谓!

    因为今晚皇帝的命令是:不许有任何人擅闯,违令者格杀勿论!

    希洛那看似单薄的身影,手里挎着一张长弓,这么缓缓的踏足台阶之上,当最前的几个金甲武士冲到身前的时候,希洛的身子却忽然变得如同蝴蝶一般轻盈。

    他仿佛只是几个轻巧的步伐,就越过了那些金甲武士手里的刀斧。手里的弓弦轻轻嗡鸣了几声,身后的几个金甲武士,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重重的铠甲之下,那脖子的缝隙上,已经被整齐的切开!

    希洛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纵身投入了那片金甲刀斧林之中,然后就如同穿花蝴蝶一般,他的身形在台阶上游走,却一直保持着向前!

    如浪潮般的金甲武士,根本无法阻拦他的前进,在台阶上留下了十余具尸体之后,这位希洛亲王,已经站在了大殿的正门之外!

    身后,还有金甲武士试图冲上来,希洛却忽然回头一笑。

    这一笑,笑得如此邪魅。

    “我这一进去,这天,就要变了哦。”

    ……

    “萧德尔.奥古斯丁,年二十二,为皇室嫡血。册立……皇储……”

    皮特站在那台阶之下,正在大声宣布一份早已经起草好的册立皇令文书。

    整个大殿之中,都无人说话,所有人都用敬畏和惴惴的目光看着那位站在最高处的皇帝陛下。

    当皮特念完了最后一句的时候,皇帝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令如此……可有人反对?”

    大殿无声。

    可就在皇帝正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

    嘎吱一声!

    那沉重的大殿正门,居然被推开了!

    漫天寒风,卷进来一个人影。

    希洛身上满是鲜血,那一头金发都仿佛被染成了猩红色。

    他手里提着长弓,弓弦上兀自还有鲜血滴落。

    这位亲王殿下,纵然在这个时候,仿佛还依然保持着卓越的风姿。

    他迈步走进大殿,反手就将大殿的门关上了,身后还有金甲武士试图冲进来,可是希洛却随手将一把也不知道从哪个死去的金甲武士手里抢来的斧枪,横在了大殿的门板上,任凭外面将门砸得震天响!

    希洛自己却毫不在乎,径直走向了人群,走向了这大殿的最前方!

    “亲爱的兄长,我来了……而且很抱歉的是,对于今晚你的决定,我不得不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