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八十四章 【绯雪之夜】(五)

第两百八十四章 【绯雪之夜】(五)

    第两百八十四章【绯雪之夜】(五)!

    大剑师卡奥!

    罗兰帝国公认的当代第一武道大师,最强的武者!

    虽然这个名字在民间和普通民众的眼里,未必有安东尼或者是罗萨里奥这样的“比武大会”出来的冠军那么如雷贯耳,那只是因为这样真正的超凡强者根本不屑于世俗的名利纷争。

    而只有在罗兰帝国的上层人物之中,才真正的明白这位“大剑师”的恐怖之处!

    只因为,他是当代罗兰帝国,目前所知的,仅有的一位······

    圣阶高手!

    圣阶!一个让无数修炼者梦寐以求向往的境界。

    在一百多年前杜维时代,那个传奇的时代,帝国高手辈出,人类鼎盛。以帝国最大传奇人物杜维为首,曾经涌现出了一批如星辰一般璀璨的名字。那个巨星云集的年代,仿佛一个个天才高手犹如井喷一般出现在人类世界,圣阶高手辈出。

    造就了一个人类辉煌的时代,也使得人类在面对异族入侵的时候,终于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

    或许是天才人物总是伴随着大时代而出现,又或者是因为有了这些天才人物的云集才最终碰撞出了一个火星四射的灿烂时代。

    可在一百年后的世界,人类的高手渐渐凋零。

    到了如今,整个罗兰帝国之中,公认的唯一圣阶强者,便只有这么一位了!

    卡奥!罗兰帝国首屈一指的大剑师,被皇室都尊称为剑道大师范,人类世界目前仅有的一位圣阶强者。

    仿佛是随着那个灿烂时代的结束,天才辈出的井喷现象也终于结束,接下来的这一百多年来,人类的人才凋零,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么一批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

    如今,就连连续两任魔法工会主席·连魔法学院的一号人物卡门院长,这样的公认在魔法界执牛耳的人物,都并没有能达到圣阶。

    而大剑师卡奥,毫无疑问·就是当今这个时代,人类世界最最璀璨的巨星!同时也是人类之中唯一可以和异族那些圣阶高手抗衡的依仗。

    因此,就连皇室都不得不明令册封这位圣阶强者为“皇室剑道大师范”。

    这样的尊号,几乎是宫廷头衔之中最高的荣誉了。

    这位卡奥大剑师生平不喜世俗——似乎但凡是超凡入圣的高手都有这习惯,传说他深居简出在世外,生平放荡不羁,不尊礼法·笑傲王侯——当然,他有这个资本。身为一个圣阶强者,几乎已经拥有了凡人无法想象的力量·自然可以蔑视这世间的尘俗法则。

    而这位卡奥大剑师唯一被人称道的,便是他收了一个弟子,加洛宁家族的那位年轻新秀:帕宁。

    克拉克听到了这个名字,老法师的眉头轻轻一蹙,然后再缓缓舒展开。他仿佛轻轻叹了口气,那浑浊的老眼瞧着卡奥,仿佛有些惋惜,有些不解,却又有着几分明悟·终于,克拉克法师缓缓道:“大剑师卡奥阁下······原来如此。”顿了顿,法师又道:“阁下也是皇室册封的大师范·为何深夜擅闯宫禁?难道阁下这样的高人,便可以蔑视皇家法度了么?”

    卡奥一袭黑衣,就这么站在高塔台阶之下·黑衣飘飘,消瘦的身形,仿佛一阵风就能被吹飞,只是他立在这里,落在克拉克的眼中,却仿佛是一枚钉子!

    就这么紧紧的钉在这天地之间!万韧不拔!!

    “大师范······那个称号,我从来不曾接受过。”卡奥缓缓摇头·他的语气轻飘聊的,嗓音沙哑·似乎沙粒在石板上摩擦滚过一样:“克拉克法师,很抱歉。阁下是那个传奇时代一直至今的前辈,我一直都是很敬仰你的,不过今日……我受人之托,只好杀了你。”

    克拉克抬起头来,老头子的目光越过了卡奥,远眺这广场四周的院墙,他的眼睛仿佛穿透了这空气和空间,看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然后,克拉卡轻轻一叹:“圣阶……果然是圣阶的力量。”

    顿了顿,克拉克神色一肃,居然缓缓的将手里魔杖放下,轻轻顿在地面上。

    笃的一声,魔杖就这么被他立在石板上,这么一把魔杖,丝毫不着力,却居然就这么直立在那儿!

    老头子却颤颤巍巍的伸手摸入自己的袖子里取出一物来,轻轻捏在手里:“既然来了,大剑师,那便请出手吧。”

    卡奥轻轻吐了口气,神色认认真真,眼神里更含了三分期待:“杀你非我所愿,抱歉!”

    说完,大剑师迈步踏左足,抬右手。

    十多层台阶,一步越过,卡奥便已经出现在了克拉克的身前,他的指尖仿佛穿过了这天地之中的重重规则,就凭空出现在了克拉克的身前。

    在这一刻,克拉克仿佛心中涌现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这周遭的天地世间万物,瞬间都已经消失不见!而整个世界的中心,就在这卡奥那尖尖的手指之上!

    这一点,仿佛便是这世界所在!

    重!!

    好重!!

    不是千钧,不是万仞,不是山峰,不是广厦。

    而是仿佛这世界空间之“重”,在这一刻,在这一瞬,俱都压在了卡奥的这一根手指之上,那指点的一

    而这一点戳向自己的时候,克拉克就仿佛感觉到,是整个世界,都朝着自己坍塌下来!

    这一刻,他心中再无旁念,余下的便只有一个感官:这明明只是一点,而偏偏在这一点面前,自身,何其渺小!

    渺小到,几欲粉身碎骨!

    指尖轻轻戳到的时候,克拉克身前空气里有一团波纹闪过。这显然是一个魔法结界。

    高阶的守护神魔法结界,无论是魔法元素还是物理力量,都可以抵挡。这是顶尖的魔法师防身的必备看家本领。

    而偏偏这样的高阶魔法结界,在卡奥的面前,再次出现了如同方才那几幕一样的场面:如空气一般,一戳即破!

    指尖已经几乎就要戳在了克拉克的胸前,卡奥的眼神里已经渐渐平静·那一丝丝凝重和期待,反而化作了淡淡的失望的时候······

    克拉克忽然深深吸了口气。

    法师举起双手。

    他的动作很慢,很细致,仿佛双手之中捧着一面镜子吗·又仿佛是举着万钧的沉重之物。

    这一刻,克拉克甚至额头出现了几粒冷汗。

    然后两人的动作仿佛忽然凝固住了!

    或者说是,克拉克忽然动了!

    此刻两人已经近在咫尺,卡奥这一指已经距离克拉克只有一根发丝的距离,但是······却再也无法触碰到了克拉克!

    毫厘,便是天堑!

    仿佛这一丝毫厘的距离,此刻忽然变成了重重空间·茫茫虚空,这一丝毫厘便是天涯远隔,再也无法接近触及。

    卡奥这一指·纵然是带着整个世界之“重”,却被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之“外”!

    卡奥终于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火热,口中轻轻的“咦”了一声。

    然后两人看着对方,几乎同时说出了一句话。

    “你在世内?”

    “你在世外!”

    卡奥的眼神凝重起来,忽然轻轻一笑,缓缓收回了右手,他平时着克拉克,看了两眼,才忽然笑道:“这不是你。”

    克拉克沉默良久·缓缓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他的双手掌心,各握着一枚小小的徽章。

    卡奥的眼神骤然收缩·盯着这徽章瞧了许久,才点了点头:“这是

    ‘世外,,非你所有。”

    克拉克叹息:“故人所赠·‘三步圣域,。”

    “三步圣域?”卡奥脸色惊奇。

    “三步圣域!”克拉克缓缓道:“你固然是圣阶中人,但这徽章在手,三步之内便是我之领域,卡奥,你进不来。”

    卡奥的神色越发严肃起来,他盯着克拉克的手中徽章,凝视许久·然后轻轻点头:“克拉克法师,你叫我失望。但是它却叫我惊喜。我能感受到这‘三步圣域,·我破不了!”

    克拉克摇头:“既破不了,可速退!大剑师,你非凡人,何必卷入这是非漩涡。”

    卡奥摇头,神色似乎也有些惋惜:“欠人之情,杀人偿还,不得不杀。”

    克拉克的眼神一紧,正皱眉,卡奥却忽然笑了。

    “敢问法师,世外有多远?”

    克拉克一怔:“规则之外,便是世外。规则之内,便是世内。一步之遥,却也隔绝万里。大剑师,何必出此一问?”

    卡奥的眼睛里笑意更浓,他盯着克拉克,目光渐渐锋利起来。

    “世外,世外······规则之外!法师,今日能领略到这力量,足感盛情!我踏入圣阶,十年不曾有寸进,今日你这‘世外,,便仿佛刺破了我眼前迷雾。今日即便杀了你,我也会在心中感激你的。”

    “哦?”克拉克貌似平静:“大剑师想到了杀我之法?破解这规则之力?”

    “无法。”卡奥的表情似乎很坦诚,他缓缓道:“世界如画,我勘破规则,便身在画中。你这‘三步圣域,,便已在我所置身的画外,一步之遥,我便无法迈入。你这画,我破不了。

    克拉克神色不动,可接下来,卡奥的一句话,却叫克拉克的眼睛里立刻露出了一丝寒意!

    “但······克拉克法师,你非圣阶,站在世外······能!站!多!久!”

    这一句话落入耳中,克拉克便是心中一沉!

    眼前的卡奥那双眼睛落在自己的眼中,仿佛就如同一把利剑,刺破了自己全部的信心!

    是的,只为了这四个字!

    “你非圣阶!”

    你,非,圣,阶!

    那一年,自己仿佛还不足四十岁吧。

    那一天,罗林家的那位雷蒙伯爵把自己请入府中,自己见到了那个传奇的家伙。嗯,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

    那张清秀的脸庞·孱弱的体态,仿佛一阵风便会被吹到。记忆中,他脸色苍白苍白的。

    自己受雷蒙伯爵的托付,想给他魔法启蒙·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见这个孩子的时候,自己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孩子的那双眼睛里,仿佛藏着太多太多!

    嗯,那个孩子,是帝都贵族圈里众所周知的一个“白痴”,三岁不还不会说话·学武不成,学文不成。

    当自己看到这孩子的那双眼睛的时候,也曾经疑惑过。当时自己也曾经涌出了几分期待——一个拥有这样眼神的怎么可能注定平庸?!

    然而……他毫无魔法天赋!

    是的。

    记得当时,自己也很失望的离开,就和曾经试图教导这个孩子的其他老师一样。

    自己也曾经暗中惋惜,罗林家的天才辈出,只怕到了这一代便算是了断绝了。

    然而……自己错了,所有人都错了!

    错得离谱!

    短短数年之后,这个少年便如彗星一般崛起在这罗兰大陆之上。他的名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妇孺皆知。他亲手创造出了一个个伟大的奇迹,成为了那个时代最最闪耀的传奇!

    这个孩子的名字·便叫做杜维!!

    是的······自己,曾经是有机会做这个家伙的老师的。

    他是那个时代最强的音符,他二十岁便踏入了圣阶·从此便再也无人能知道他的境界。

    兽人的巨头对他俯首,精灵族不敢南下一步,人类之中的高手·那些圣阶强者,却甘愿在他麾下,做他的恶魔骑士。

    然而自己······这个曾经差点就成为他老师的人,却仿佛和那些伟大的传奇,毫无半点关系!!

    自己后悔过么?

    后悔过吧。也许是自己真的没有慧眼,却错过了这么一个天才绝然的弟子。

    又或许,这样的人物·自己原本也没有资格当他的老师吧。

    可随着后来,他的成就越来越大·如日中天。偶尔有人回想起昔年往事,回想起自己这个小小的魔法师,居然曾经有机会收他为徒,却因为眼睛昏花而错过,会不会嘲弄鄙夷?

    或许有吧。

    自己努力么?

    努力!当然努力!

    身为魔法师,自己一生从不懈怠,魔法领域浩瀚如海?不!那不是海!那是星空!

    浩瀚如星空!

    可偏偏这样浩瀚的星空,有的人可以一蹴而就,轻易的踏足对岸。而有的人,譬如自己,终生都在这星海之中挣扎起伏,那彼岸,却永远遥不可及!

    圣阶!

    圣阶!!

    一步之遥,却成为了自己心中永远的遗憾!

    自己四十岁时候成为中阶,六十岁的时候踏足高阶。在魔法师之中,也算是中上之姿了。

    可六十岁之后,便再也看不到道路的方向。

    这茫茫星海之中,别说是踏足到彼岸了,就连彼岸在哪里,自己都看不到!

    自己是魔法师,寿命比常人要高些。自己修炼的是亡灵魔法,将肉身改造之后,寿数又比普通魔法师刚高些。

    五十年,一百年,一百四十年……

    自己就在这星海之中挣扎啊,挣扎啊,再挣扎啊!

    企图着或许有一天,那梦寐以求的彼岸,或许会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自己眼前!

    圣阶······多少人,多少武者,多少魔法师,一辈子梦中都在呼喊的名字!

    可为什么有的人,轻轻一步便可踏足,有的人,用尽一生的力气,却连方向都找不到呢?

    自己嫉妒么?

    有过吧。那个曾经差点成为自己的弟子的少年,二十岁不到便站在彼岸上,然后径直走了下去,走到了一个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

    而自己,苦耗一生……

    如今,那个最最璀璨的时代已经远去,那些曾经如巨星般闪耀的传奇人物,也都只留下了一个个背影,供后人仰望。

    自己一直活到了现在,经历了一个个皇帝,一代代的后辈,对自己都崇敬之极。可只有自己心中才明白,这些崇敬,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是从那个时代一直活到了现在。

    说起来可笑,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活得长么?

    在人们的心中,自己是曾经屹立在那个璀璨时代的一员。可只有自己心中才明白,自己虽然经历过那个传奇的时代,可自己却从来不是那些巨星的其中之一。

    自己只是因为从那个时代走来,便仿佛戴上了那个时代的光环。人们敬畏那个时代,缅怀那个时代,便因此而对自己礼敬有加,几代皇帝都对自己另眼相看。

    而实际上······自己根本就不是那些传奇的一份子。

    自己,只是一个一辈子都在这茫茫星海之中沉浮飘荡挣扎的沙粒。

    一个找不到彼岸的迷路之人。

    圣阶?

    这个词距离曾经很近很近,但是现在却变得越来越遥远,远得仿佛已经近乎遗忘!

    卡奥这四个字,却如同一根尖针,轻轻刺入了克拉克的心。

    克拉克的心防顿时出现了一丝波动。

    而就在此刻,这位大剑师,却忽然轻轻一笑。

    “以凡躯操控圣力,不可持久。”卡奥如是说:“今日,你必死!”

    下一刻,这位大剑师已经再次伸出了自己的手,他的指尖迸发出了一丝金色的光芒!

    (CCTV的采访结束了,花了两天的时间。马上又要去广州参加起点年会,又要去四天,我真的是头都大了啊。

    我会带上笔记本,在外面码字的,努力保证每天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