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八十三章 【绯雪之夜】(四)

第两百八十三章 【绯雪之夜】(四)

    第两百八十三章【绯雪之夜】(四)!

    陈道临心中一愣,脸上却并不表现出来,只是笑了笑,道:“哥特,你曾经在贝里昂大人麾下效力?”

    哥特的眼神有些感慨,低声道:“昔年我初去北方,便进了暴风军团,在中部要塞第一骑兵团服役,那时候伯爵大人是暴风军团统帅,而第一骑兵团便是伯爵大人的亲属骑兵团。能在贝里昂大人麾下数年,是我一生之中最美好的时光!”

    顿了顿,哥特低声道:“贝里昂大人是一位真正的军人,也是我最敬佩的人!”

    陈道临听了,心中忍不住默念方才贝里昂说的那句话!

    “有生之年,灭此敌酋!”

    有生之年,灭此敌酋!

    有生之年,灭此敌酋!!

    这是了罗兰帝国的军人,百年来的夙愿,也是每一个有志愿有理想的罗兰军人,存在心中的最高理念!

    要让这大陆,再无半点异族的腥臊之气!要让人类,永远屹立在这世界之巅!哪怕是昔年,伟大如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那样的传奇人物,那般拥有翻天蹈海能力的伟大传奇,都不曾真正做到的事情!都曾经让罗兰帝国一代一代军人抱憾终生的憾事!

    如今,帝国承平百年,而兽人盘踞北方,虎视眈眈。

    帝国,帝国!

    这便是帝国!

    杜维昔年没有做到的事情,如今,罗兰帝国真正有志气的军人,不曾有片刻遗忘!!

    陈道临看着哥特那终于流露出几分激动的眼神,仿佛也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这个冷面如冰山一般的男人,仿佛也终于有了情绪的波动!有了一丝涟漪!

    那冷面冰山之下隐藏的,是一颗蓬勃的心脏!

    陈道临想到这里,却忽然心中涌出一丝淡淡的顾虑。

    哥特······他是一个出色的军人,一个真正的帝国军人!

    他身上拥有一名优秀军人所必须要具备的一切品质:坚韧果敢,冷酷,理智!

    但是……他……会是一个好皇帝?

    他不具备身为一个政治家需要的品质:妥协,圆滑以及···…

    适当的狡猾!

    哥特,他就如同一把利刃钢刀!

    可这样的钢刀,若是成为了帝国至尊,会不会······割伤一些事情呢

    也许吧······

    而皇帝陛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道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之中。

    远处,贝里昂伯爵带领的军部将官们,成为了晚宴之中新的焦点而方才引起轰动的教宗海因克斯等人,却仿佛被遗忘在了一旁。

    在这个时候······教会,似乎所处的位置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起来。

    倒是也有人想过来接近哥特这位“准皇储”不过哥特这张冰山脸,就直接吓退了想上来搭讪的人。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厅里的宾客们,终于感受到了一丝节日宴会的气氛。

    仿佛皇宫之外,帝都发生的变故,引起了哗然和轰动,也随着这些重量级的来宾莅临,而渐渐的消退和散去。

    眼看连贝里昂伯爵,连教宗连哥特这样的人物,都神色自若,仿佛雷神之鞭忽然进城帝都城防交接。

    似乎这一切都远去了。

    节日的气氛渐渐的有了,而宴会里原本因为换防的事情而不安的气氛也渐渐平息下来——主要是因为贝里昂伯爵的到来,老头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从容的和宾客寒暄交谈,不仅是贝里昂伯爵,就连跟着他身边的那些军部的大佬们,似乎从外表上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雷神之鞭第二师团的将军可是贝里昂伯爵的儿子阿克尔将军啊。眼看贝里昂伯爵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自然让大家心中就有了许多底气。

    可让陈道临意外的是,那些“真正的奥古斯丁”们,仿佛也都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难道······陛下召雷神之鞭进城交接了城防。这种事情,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们就一点也不担心么?

    陈道临忍不住瞧了瞧那个杜泽尔却发现这个杜泽尔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去了教宗的身边。

    这位金色头发的“奥古斯丁”,站在教宗海因克斯的身边,谈笑风生。

    陈道临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皇帝调遣雷神之鞭进城,这明晃晃的刀子已经高高举起了!若是说到被宰的羔羊,整个大厅里,最有可能的便是这些“奥古斯丁”或者是教会的人!

    然而,他们却还有闲心闲聊?

    当天色快黑下来的时候,越来越多的帝国权贵大佬莅临。

    帝国财政大臣,帝国总监察长,帝国政务次长······

    因为目前罗兰帝国的宰相位置暂时空缺,所以帝国财政大臣奥维多到来的时候,立刻就成为了全体文臣之首。

    奥维多.葛马,今年五十八岁,掌管帝国财政的一号大佬。看上去浑然不似是接近六十岁的人,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位财政大臣居然仿佛身上带着一股武人特有的气质,行走步伐和举手投足,都然有一种凌厉的气度。!

    旁边的罗小狗和卡曼低声告诉陈道临,这个奥维多,曾经也是军队出身,只不过······似乎和罗林家的贝里昂伯爵有些微微不合。

    就在宴会正式开始之前,陈道临看到了自己的老熟人。

    东海纽霍芬行省总督弗里茨,偕自己的儿子卢修斯一起到来。

    今晚的新年庆典,帝国的所有行省之中,只有三位总督被召回了帝都参加。有消息传说,新年之后,新的任命就会下来,这次被召回的三位总督,都会从地方大员改任为中央高官。尤其是弗里茨总督,在东海纽霍芬行省多年,将偌大一个东海治理得风生水起·早已经是帝国公认的能吏。

    更有消息说,关于空缺的宰相之位,皇帝陛下是意属财政大臣奥维多来接任,而奥维多接任宰相之后·空出来的财政大臣的位置,就非弗里茨总督莫属了。

    在这位弗里茨总督的治理下,东海纽霍芬行省的财政收入增加了数倍,已经是公认的理财高手,由他出任财政大臣,也算是众望所归。

    弗里茨和卢修斯到来之后,很快就和陈道临回合到了一起。

    卢修斯看见自己的老师·显得很高兴激动,结结巴巴的向陈道临问了好,然后还预祝了陈道临今晚的比武。

    倒是弗里茨总督·陈道临明显看出他心事重重。

    弗里茨总督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虽然他已经竭力掩饰,而且也试图故作从容的问候陈道临,并且关心了几句今晚的比武,但陈道临毕竟是魔法师,很快就捕捉到了弗里茨的精神波动有些紊乱,这位帝国著名的名臣,有些心不在焉。

    只是对方不说,陈道临也不好去问。

    就在天色彻底黑了下来的时候·终于标志性的礼乐奏响!

    随着这标志性的礼乐,全场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这是皇帝驾临的讯号!

    所有交谈的人都停止了说话,随即全场的宾客几乎是很习惯的自然而然·沿着大殿中间空出来的红色地毯站到了两边,让出了一条通往最高皇帝宝座的位置。

    大门被缓缓拉开,身穿金甲的宫廷武士昂然入内!

    随后·帝国现任皇帝陛下,马尔希.奥古斯丁,驾临!

    这位皇帝身穿了一件华丽的金色晚礼服,外面罩着一件火红色的披风,雪白的狐裘一看便是最名贵的品种,而皇帝的身侧,缓缓的跟着一个人·自然就是常年从不离开陛下身边的内务大臣,有着老狐狸之称的皮特。

    因为三年前遭遇丧子之痛·所以皇后的身体一向不太好,近年来也基本很少出席这些大厅的晚宴场合,所以大家也都习惯了皇帝一个人出场。

    倒是看见了皇帝进来,一直没怎么啃声的罗小狗,忽然忍不住低低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陈道临站得距离罗小狗最近,耳朵也尖,立刻就低声问道。

    罗小狗轻轻捅了一下卡曼,压低了声音:“你看陛下的手里·……”

    按照传统,皇帝出场,手里应该是持着象征着至高无上皇权的权杖才对。

    然而今天,这位帅哥皇帝的出场,他的右手之中,提着一柄剑!

    十字形的骑士斩剑,剑鞘上镶嵌了绿色的宝石,被皇帝提在手中,缓步而来······

    这个细节很快就让许多人发现了。于是,原本已经渐渐有了些节日气氛的大殿里,顿时又出现了一些紧张的味道。

    皇帝目不斜视,昂然走过红毯来到了自己的宝座。

    然后,他双手握着剑柄,就这么拄着剑缓缓的坐了下去。

    全场宾客行礼,男子行贵族里,军人行军礼,女子行提裙蹲礼。

    而皇帝面色威严,抬了抬手,便算是还礼了。

    礼乐停息下来,全场一片寂静,静静的等着皇帝的话语。

    而这位帅哥皇帝,那锐利的目光扫过了全场,然后,他嘴角一扯,轻轻的笑了。

    虽然在笑,只是这笑容,却绝不会叫人愉快!

    冷冷的笑容里,仿佛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嘲弄!

    “我想,今晚大家一定都心中一直装着一件事情,虽然人在这里,可其实却是坐立不安吧。”

    皇帝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让不少人大为吃惊。

    这位陛下……难道现在就要摊牌么?

    可随后皇帝目光一转,笑道:“我和你们一样!我也在一直对这件事情牵肠挂肚,可是已经想了有很久啦!好了,每年都是要客套,客套的话已经说得太多!今晚,就让咱们一起痛快一回!”

    说着,皇帝忽然拄着长剑,站了起来!

    不少人当场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有的贵族已经面色苍白,有信神的,已经忍不住暗中默念女神的名字拼命祈祷。

    还有人已经忍不住朝着大殿两旁的侧门看去,仿佛生怕下一刻·这侧门外就会冲进来一群刀斧手甲兵!

    然而,就在皇帝那戏谑的笑容笑够了之后,他才缓缓道:“宫廷法师达令陈何在?”

    陈道临在人群之中,听见了皇帝居然第一个呼唤自己·不由得一愣,还是被卡曼推!把,才走出了人群,站在了中间的红地毯上。!

    “陛下,我在这里。”

    “嗯!”皇帝点了点头:“达令,你的这场比武可是牵动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心!若是不看到结果,恐怕大家也没有心思吃饭喝酒了!所以我就做个决定,今晚宴会的第一个节目,便请你立刻进行这场比武吧!”

    皇帝的话可不是商量而是直接下了命令。陈道临虽然有些意外,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说二话。

    缓缓点了点头,陈道临的眼神瞄向了安东尼。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安东尼也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眼睛死死盯着陈道临。

    “那么······比武就开始吧!”皇帝大笑道:“今日满城都贴了一张告示,上书‘新年之夜,皇城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呵呵既然是要在皇城之巅比武,那么各位,咱们大家就一起移步去城楼下好好的看一看达令法师和安东尼武士一起带给我们的这场精彩的‘天外飞仙,吧!”

    说完,皇帝居然一撩袍子,就迈步走下了台阶径自就朝着大门走去!

    他如此干脆利落,叫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怔了怔,直到皇帝几乎走到了大门口,大家才反应了过来,赶紧就llL哄哄的跟了上去。

    陈道临倒是走在了最后,正要迈步,就感觉到巴罗莎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小精灵,巴罗莎满脸红晕忽然主动凑了上来,轻轻踮起脚,在陈道临的嘴唇上柔柔一吻。

    “放心,我有把握的。”陈道临笑了笑,摸了摸巴罗莎的脸蛋,然后转身大步走向大门外。

    大殿到皇城大门之间,是一个广场,此刻积雪早已经被尽职的宫廷仆人扫干净了,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而就在城楼之下,陈道临看见了衣甲鲜明的帕宁。

    今晚帕宁正好当值守在皇城之下,皇帝带人走来的时候,帕宁和一群御林军红羽骑军官立刻退后几步躬身行礼。

    而当陈道临走过的时候,帕宁已经直起了腰来。

    陈道临意外的发现,帕宁……居然有些走神!

    他站在那儿,目光并没有看向皇帝,也没有看向宾客,更没有看向陈道临!

    帕宁的目光,往北远眺,越过皇城的广场,落在了······

    皇宫中心,那座高耸的魔塔之上!

    白天下过雪,虽然地面上的积雪已经被扫过,但屋顶的积雪反射之下,整个魔法广场仿佛就被映照得犹如白昼一般。

    高耸的魔塔之下,这座圆形的广场空空荡荡。

    这看似完全不设防的地方,却是众所周知的整个皇宫,不,应该说是整个帝都,甚至是整个罗兰帝国守备最森严的地方!

    这座控制了帝都那个著名的传奇魔法阵的中央枢纽,也是罗兰帝国皇室最大的皇家隐秘所在。

    魔塔高耸入云,而就在这广场之外,虽然御林军红羽骑巡视不断,却从来不允许踏入这广场的外围围墙半步!

    魔塔之下,并不是没有人。

    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是整个皇宫之中最最严密最最安全的地方。

    因为,住在魔塔之中的人,便是皇宫之中那一支传奇的宫廷魔法师队伍!

    这是一支完全独立于魔法工会和魔法学院之外的一群魔法师。

    他们从来都是漠视魔法工会,从来只效忠于皇室。而且他们的传承也十分神秘,一代一代的传承,都绝不和外界有什么联系,永远都是游离于魔法工会的传统魔法师体系之外。

    而皇宫之中的魔塔广场,之所以能成为禁地,是因为能进入这里的,除了守护这里的宫廷魔法师之外,就只有奥丁帝国的皇帝本人!

    是的,只有皇帝本人!

    可偏偏就在今晚那古老而寂静的广场院墙的东南角,一扇入口的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

    一袭黑袍,一双布鞋一个消瘦的身影,缓缓踱步而来。

    随着他的第一步迈过那扇门,踏上了广场上的一块石板······

    整个广场范围的空气,骤然狠狠的扭动了一下!

    随即就看见空气之中,一圈一圈的波纹浮现出来,最后化作一团团光纹,一股脑儿就朝着那个人狠狠的压了下去!

    这个人缓缓抬起头来在白雪反射的光芒之下,露出了一张满是沧桑和风霜之色的脸庞,他的相貌并不出众可偏偏一双眸子,却亮得如同夜空的繁星!

    那双眸子似乎毫无任何情绪波动,只有无尽的淡漠。

    仿佛看了一眼那当空压下来的团团光纹,这个人的嘴角仿佛扯了扯,然后……他迈出了第二步!

    无声无息的,光纹彻底落下,仿佛就直接将他整个人和身边周遭的数米范围全部笼罩在了其中!

    随后一个奇异的场面发生了:就在这人的身后,那扇大门的门板,还有他身边脚下那一块块结实的石板忽然之间就化作粉碎!!

    无声无息的,彻底化作了粉尘!

    而且仿佛还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撕扯,带起的奇怪的重力那些粉碎的粉尘,就在原地轻轻飘了起来!一时间个人就如同站在一片迷雾之中。!

    这人忽然停住了脚步·左手负在身后,看着周围漂浮在身边的那些粉尘。

    唯一完好的,就只有他这个人,还有他脚下所站立的两块石板!

    这人仿佛轻轻笑了笑,留下一句话:

    “魔塔结界,不过如此。”

    然后,他迈出了第三步!

    第三步刚刚迈出·他的右手就已经缓缓伸出来,两根手指轻轻在空气之中一划······

    嗤!

    嗤嗤!

    数十米之外·那魔塔之下,原本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之中,顿时就传来了几声闷响!

    空气扭曲之后,四个人影显露了出来!四个身穿红色宫廷法师袍子的魔法师,同时软倒在了地上!

    他们有的人已经拿起了魔杖,有的已经取出了魔法卷轴!

    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不知道何时无声无息的隐藏,可偏偏就在出手之前,就已经气绝!

    四个人,一样的伤口,咽喉之中,被切断!

    “宫廷法师?不过如此。”

    这人轻轻笑着,又留下了第二句话。

    魔塔之下,很快就又闪现出了几个身影来!

    身穿红色长袍的宫廷法师们,并没有片刻耽误,就已经有人直接举起魔杖,放出了一团魔法光芒!

    这是示警之意!

    可偏偏就在这光芒刚刚被放出来之后,这个黑衣男子却仿佛摇了摇头,然后他右手袖子一卷。

    之间那空气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团漩涡,就将那魔法光芒吸得一丝不剩!

    别说是光芒,就连声音都一点都没有发出!

    这个人脸上浅笑,他的迈出了第四步!

    这一步仿佛是原地迈出的,却又仿佛是一步就越过了整个空间的限制!

    当他这一步落下的时候,他的人已经出现在了魔塔之下这些宫廷魔法师的身前已经不足五米!

    他右手点出,正面的一个魔法师还没有来得及念出咒语,脑袋就已经冲天飞了起来!

    而旁边的一个魔法师,已经撕破了结界,瞬间一团光芒就笼罩了全身前后三米的范围!

    然而这个人却扭头,仿佛对他们做了一个鬼脸。

    第五步!

    他已经站到了魔法师的面前!

    一个高阶的守护神魔法结界,仿佛在他的面前,形同空气!

    眼前的两个宫廷魔法师,眼睛里已经露出了深深的惊骇和绝望!!

    这人进出魔法结界,仿佛入无人之境!!仿佛,这世界上的魔法元素,在他的身上根本没法起到任何作用?!

    这鬼神一般的人,走入这最严密的禁地,仿佛犹如进入自家花园。

    面对这些实力强大的宫廷魔法师,却如同宰杀鸡犬!

    “很抱歉······”这人看着面前的两个魔法师,低声道:“今晚……你们都得死。”

    手起,人落!

    剩下的魔法师们惊呆了,两个宫廷魔法师,一个狠狠的扔下了魔法卷轴,很快一个土元素巨人就从地下钻了出来!而另外一个,则已经完成了一句咒语,一面火墙拔地而起,拦在了这个黑衣人的身前!

    而还有一个宫廷魔法师,转身就跑,一边跑,却一边将一枚鸡蛋大小的魔法宝石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砰的一下,顿时幻化出无数道锐利的风刃!每一倒风刃,都足足可以堪比一个中阶武士全力发出的斗气威力!

    然而······这一切,在这个黑衣人的面前,却犹如冰雪遇到了艳阳!

    黑衣人浅笑,迈步。

    那高大的土元素巨人,被他轻轻一指戳下,就化作了漫天粉尘!

    席卷的火墙,在他长袖一挥,就瞬间被吸得无影无踪!

    而那漫天的风刃······这个黑衣人甚至连抬手阻挡都懒得去做,只是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吐了出去!漫天的风刃,就化作了乌有!!

    他迈出了第六步,第七步,第八步!

    三个魔法师已经先后又倒在了地上!

    而终于,这个黑衣人,已经站在了魔塔之下!!

    魔塔之中,终于,一个苍老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一百四十年了。”

    克拉克满头的白发在夜风之中飘舞:“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擅闯魔塔禁地的人。”

    这人看着克拉克,也是淡淡一笑,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很抱歉,我认得你,克拉克法师。但是我今晚却不得不杀了你······如果你想用什么办法通知外面的人,那么我劝你不必浪费时间了。因为在我走进这个广场之前,这里······已经是我的力量结界!这里的一切,声音,光线,都不会被传到这一圈院墙之外。”

    克拉克的眼神一变,他缓缓的走下了一层台阶,魔法师的手里捏着魔杖,白须飘扬。

    这位从杜维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魔法师元老,静静的凝视着眼前这个黑衣人:“请问阁下的名号?”

    “卡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