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八十二章 【绯雪之夜】(三)

第两百八十二章 【绯雪之夜】(三)

    第两百八十二章【绯雪之夜】(三)!

    安东尼一听这话,顿时双眉倒竖,怒火中烧!只恨不能一剑把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捅个透明窟窿。

    可就在他下意识的伸手往腰间摸去的时候,却摸了一个空。

    这可是皇宫里的新年晚宴,哪里能让人携带利器进入会场?帝国传统,只有那些身份格外高贵的武勋亲贵,和军中的将领,才能有资格在这种场合携带佩剑而且还只是那种贵族用的礼仪式的佩剑,观赏意义远远大于实战价值。

    而陈道临的身边,卡曼和罗小狗那是什么人?都是有军中武职身份的,在军中历练多年,实战经验丰富,一看这安东尼的动作就立刻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好大的胆子,敢在这种地方摸剑?这是你身上没带剑,若是带了的话,岂不是就敢在这地方拔刀相向?!

    罗小狗还没说话,卡曼这暴脾气就立刻不爽了,冷冷看了安东尼一眼:“哼,这新年庆典越来越不像话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混得进来。你进来之前,没有人教过你礼仪么?”

    这种居高临下的话语,自然让安东尼大怒。不过他虽然恼火,也不是白痴,一看卡曼身穿军中的制服,神色倨傲,气度俨然——能在今晚这种场合出现的,年纪轻轻就能做到副统领级别的军衔,绝对是世家子弟。这种人物,绝不是自己能得罪的。

    安东尼憋得满脸涨红,却不敢还嘴。

    其实安东尼倒也没这么鲁莽冲动,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个该死的达令陈却总能直接点燃他心中的那点怒气,一句话就能踩中他的肺管子。

    陈道临总是能踩中安东尼性格之中最软弱的那个一个点,往往只有一句话就可以点燃他心中的火团。

    大概是因为安东尼之前在帝都的日子过得太顺畅,而自从遇到了陈道临—准确的说是被陈道临瞄上之后,就开始走了背运。郁金香工坊明显开始对他的态度改变·而之前和自己称兄道弟的那些贵族子弟,在知道了自己和陈道临交恶后,也渐渐的远离了自己,一些上流社会的宴会聚会·自己也不再受到邀请。

    安东尼只有在那些迷恋自己的贵族少女或者贵妇身上才能继续找到些优越感。

    所以,明明知道陈道临的地位和权势都要高过自己,安东尼依然心中憋了一团邪火,只想今晚在决斗之中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个挑衅自己的混蛋魔法师!

    哼…···若是说别的或许自己没有太大的自信,可这家伙居然提出和自己比试武技!

    就算不能当场一剑砍死他,也要叫他大大的出一个丑,今后灰溜溜的滚出帝都去!

    虽然被卡曼的一句抢白弄的满脸涨红·安东尼终于强按怒火,盯着陈道临,一字一字道:“达令阁下·难道阁下只会徒逞口舌么!”

    陈道临点点头:“嗯,用一张小白脸骗骗女人这种事情我倒是的确不太在行的。”

    安东尼脸色已经红得发紫了,站在那儿,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陈道临瞟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缓缓道:“安东尼,今晚你我定有一战,到时候大家真刀真枪见就是了·你来了就自己找地方待着,非要送上门来向我挑衅,难道你有受虐的喜好么?”

    安东尼恨恨道:“好!好!达令陈·今晚一战,必叫你后悔终生!我……”

    “好了好了,狠话放过了。”陈道临摆摆手·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哄小孩子一样,指着远处的角落,淡淡道:“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安东尼好悬没一口血喷出来。

    就在他咬牙切齿搜肠刮肚,试图再挤出两句漂亮的场面话的时候……

    身后,一个冷得仿佛能掉出冰渣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你挡着我路了。”

    安东尼回头,就看见一张“冰山脸”。

    金灿灿的头发仿佛是随意一刀切出来的,看似乱糟糟·可配上那张脸庞,却显得分外棱角分明。

    薄薄的嘴唇抿着·嘴角仿佛永远挂着一丝冷意,似乎对周围的一切都不以为然。

    全身上下,那一股英武逼人的气息,就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那煞气是藏都藏不住!

    安东尼自己也是一个极为难得的美男子,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是上上之选。可偏偏站在这人面前,他却忽然感觉到自己被对方映衬的,就犹如一只见到了凤凰的小土鸡。

    而且,对方骨子里的那种丝毫不做作的傲气,那种浑然天成的贵气和对周遭一切都不屑一顾的气质,偏偏却是安东尼一直最最梦寐以求和极力模仿的。

    自从他在帝都混出了一些名堂之后,虽然很是鄙视那些贵族,可偏偏心中却一直对那种真正的贵族无限向往,处处都想模仿出这种高贵倨傲的仪态。

    那次初见陈道临,他故意怠慢对方,其中就有一部分是模仿贵族们的仪态。

    说到底,还是心中的自卑感作祟,仿佛不把架子摆高一些,就生怕会被人瞧不起。

    此刻一个伪造出来的“贵族”,面对着这么一个真正的“贵族”,尤其是对方那一句“你挡我路了”。

    其实说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半点挑衅的味道,而是一种浑然天成的语气,仿佛只是在轻描淡写的陈述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仿佛哪怕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而是一只猫一只狗,也都是这样。

    或者说穿了,在这个人的眼里,自己和猫狗也没什么区别。

    安东尼本能的就想发怒,他的眉毛已经扬了起来,但是却忽然心中一阵心虚。对方的气场太强了,强到了甚至不用多说什么话,只是那冷淡的眼神瞄过来,就足以让安东尼的火气不敢发出来。

    而不等安东尼说话,原本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那位贵族小姐,原本是一脸花痴模样的瞧着他的,此刻却忽然脸色一变看向这个“冰山脸”的时候,眼睛里几乎就要冒出小星星了。

    “啊,哥,哥特哥特阁下!”

    这个贵族少女满脸红晕,微微欠身,盈盈行礼,甚至抬起头来满是期待的看着哥特,然后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一只小手。

    哥特!

    他就是哥特!!

    安东尼最近在帝都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

    尤其是近几天,随着陛下的一系列的动作,仿佛整个迷局已经渐渐明朗化…···而很多消息灵通的人私下里都已经认定了这个哥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就是皇帝陛下属意的皇储人选——未来的皇帝啊!!

    这么一个注定要成为帝国至尊的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安东尼哪里还敢有半分气焰?

    蠕动了几下嘴唇,安东尼仿佛想说什么。场面话不敢说,可是服软讨好的话又说不出口,正憋得面色发紫,哥特却已经皱了皱眉,直接眼神跃过了他,看向了陈道临:“我有话和你说。”

    不但安东尼,就连那位贵族小姐也顿时花容失色。

    她伸出的手,原本满心期待这位未来的皇储殿下能给自己一个吻手礼,可哥特连眼角都不曾瞟向她片刻。

    安东尼叹了口气闷闷的走开一旁,而那位贵族小姐则是带着失望幽怨的眼神离开,临走的时候看着哥特的目光似乎很是惋惜—没有能和这位皇储殿下搭上话啊。

    倒是等安东尼离开了,哥特才冷冷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皱眉道:“这就是你今晚的对手?”

    陈道临一愣,哥特已经摇头:“不堪为敌。”

    陈道临笑了。

    若是安东尼听到这句话,只怕会被气得当场吐血吧。

    不过哥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陈道临的脸也垮了下来:

    “你和这种人为敌,看来你也很不长进!”

    喂冷面冰山,我和你很熟嘛!!

    陈道临苦笑。

    哥特却冷冷的看了看卡曼和罗小狗淡淡道:“我有话和他说,你们先回避一下。”

    就是这么一副硬邦邦的语气,仿佛永远都不会拐弯抹角,或者说是根本不屑于拐弯。

    卡曼看着哥特的眼神似乎还有些不服气,毕竟当初这胖子可是在哥特手下吃了一个好大的亏,心高气傲的胖爷被吊在树上,如此狼狈的模样,还偏偏让罗小狗给看见了。

    不过卡曼倒是很光棍,知道自己不如对方,倒也干脆就走开,罗小狗则是有些担忧的看了看陈道临,临走的时候对陈道临投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两人一走,陈道临顿时就感觉有些头大。

    而哥特似乎还不满足,冷冷的眼神又瞧向了巴罗莎。

    一直都很柔弱的精灵女孩,此刻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勇敢的和哥特对视,反而紧紧的拉住了陈道临的手,和他并肩紧紧站在一起,丝毫没有走开的意思,盯着哥特的眸子里,有一股深深的戒备。

    哥特看了看巴罗莎,却反而……笑了一下?

    陈道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印象中这个冰山脸就从来不曾笑过吧?

    “这就是你的妞?”哥特哼了一声,点点头:“不错。”

    咦?

    可陈道临脸上的惊奇表情还没完全显露出来,哥特的下一句话顿时就让他无奈了。

    “我想问你,你打算把洛黛尔怎么办

    陈道临有些郁闷,皱眉道:“什么意思?”

    他忽然心中又冒起了火来,盯着哥特的眼神很不友好,反问道:“你应该不会真的以为那个小妞怀了我的孩子吧!”

    哥特摇头:“当然没有。”

    “那就行了!”陈道临恼火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一个人玩出来的麻烦,现在却反而要我来背这黑锅?哥特!你现在却来质问我,我该把她怎么办?笑话!我该拿她怎么办?”

    哥特的眉头蹙了起来,然后他盯着陈道临的眼睛,表情变得很奇怪。

    怎么说呢,他的脸上的神色有些惊奇,有些恼火,还有些···…隐隐

    恨意?

    是的,是恨意没错!

    “你······还不知道么?”哥特的声音有些阴郁。

    “知道······什么?”陈道临这句话才问出口就后悔了·他隐隐的感觉到,哥特的回答的内容一定会让自己头疼。

    非常头疼!

    “她,对你……”

    幸好,哥特的话还没说出来的时候·就被人打断了。

    “哥特!”

    中气十足的声音!

    一个器宇轩昂的老者迈步走了过来。而就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身穿军中将军礼服的人。

    一时间,大厅里将星闪烁,全部都云集在这老者的身畔。

    而让陈道临立刻注意到的是,这个老者那头醒目的棕红色头发!

    一看到这个老者,纵然是骄傲如哥特,脸上也立刻露出了由衷的尊敬之色。

    他立刻转过身去·朝着老者迎上几步,然后身体站直,庄重的行了一个军中礼节!

    “伯爵大人!”

    这老者上下看了看哥特·眼神似乎有些复杂,随即轻轻笑了笑:“一年不见,你倒是又精神了些,看来暴风军团的历练不错!”

    哥特抬起头来,眼神很认真:“我还是很怀念当初在您麾下效力的日子!暴风军团上下,都很怀念您!”

    老者哈哈一笑,然后收敛起了笑容,正色道:“这些话以后就不要随意说了!国家自有国家的调度!军队有军队的法令!难道我离开了暴风军团,你们便不是为国效力了么?须知道你们不是为我贝里昂效力·而是为国戍边!”

    陈道临心中一紧!

    贝里昂!

    贝里昂.罗林!罗林家族的现任族长,阿克尔将军的父亲,那个眼盲的吉尔小姐的祖父!

    同时也是现任的……

    帝国军务大臣!!军方的头号大佬!!

    罗兰帝国目前排名前三的顶尖掌权者!!

    哥特听了贝里昂伯爵这两句话·顿时神色一肃,赶紧垂首沉声道:“您说的是!是我失言了!”

    贝里昂走了上去,轻轻拍了拍哥特的肩膀·神色似乎有些复杂,这位老者的目光之中,仿佛隐隐的有些别的什么意味,只是最后却终于化作了一声叹息,缓缓道:“以后……身处位置不同了,也要时时刻刻的记着你的本色!哥特,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年轻人·也是最优秀的年轻将领,只可惜……唉!”

    “大人·我是很想一辈子不脱下这身军装的!我还记得当年您视察中部要塞的时候,指着那要塞的北边兽人城堡,告诉我说····…身为一个罗兰军人,毕生的最大志愿便是,有生之年,灭此敌酋!”

    哥特这个冰山脸的语气居然都有些激动了起来。

    贝里昂的神色有些变化,终于缓缓点了点头:“我做不到的,你们这代人未必做不到!”

    说完,他就对哥特点了点头,带着身后一群军方的将官缓缓离开。

    临走的时候,这位军务大臣,军方的一号人物,居然也眼神投向了陈道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老头子的眼神里似乎很温和,甚至是有一丝淡淡的友好和欣赏,只是他并没有和陈道临说话,略一点头,就离开了。

    (我这个月一定会努力,这次是真的下了决心了要奋发。

    可这两天因为有一个CCTV的节目采访组来,要给我做一个采访和人物故事专题,还要在我家里拍摄两天,所以我的工作时间有些被打乱了,更新的少了一些,真的是特殊情况,还请大家见谅。

    唯一的好消息是,你们很想看的五嫂应该会出境,等节目播出的时候,我会通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