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八十章 【绯雪之夜】(一)

第两百八十章 【绯雪之夜】(一)

    第两百八十章【绯雪之夜】(一)!

    早上的时候,忽然天降鹅毛大雪,为今晚即将到来的这场大戏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期待。

    这雪下的极大,而且似乎毫无征兆,漫天飘舞的雪片笼罩着整座帝都,不过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将这片天地变成了一片苍茫白原。

    魔法学院之中,陈道临套着厚厚的皮袄,看上去就仿佛一只过冬时臃肿的大熊,而他一只手,紧紧的拉着同样穿的如同雪球一样的小精灵。

    巴罗莎套着厚厚的皮袄,毛茸茸的衣领几乎将大半张小脸都遮挡住了,只露出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发梢之中,露出一对俏皮小巧的尖耳,却在这冰雪天里冻得通红。

    陈道临回头看了看巴罗莎,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柔情,走了过去,轻轻拥住小精灵,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蛋,用手捂住她的耳朵,将她的脸捂热了,才凑过去在巴罗莎的樱唇上轻轻一吻。

    巴罗莎眼神有些迷醉,然后茫然的瞧着陈道临,似乎不明白这个男人忽然为何变得如此温柔。

    “我的家乡……很少下这样大的雪。”陈道临轻轻一笑,看着地面上越级越厚的白雪,缓缓道:“那儿的天气一向不太好,很多雾霾,冬天里也很少见到这么干净的雪了……我来罗兰帝国太久,几乎渐渐的都忘记了自己的家乡。”

    “达令······你,喜欢下雪么?”巴罗莎看着他。

    陈道临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呢,你喜欢么?”

    精灵抿嘴一笑,对陈道临眨了眨眼睛:“你可忘记了吧,我的家乡,可是在‘冰封森林,哦!每年冬天都会下大雪的,下雪的时候·大圆湖都会冻住,我们冬天的时候都会在湖上的冰面戏耍······我哥哥会给我用加仑木做成尖底鞋,让我穿了在冰面上滑冰······我们部落里的人都说,我的冰舞是最漂亮的呢。”

    看着巴罗莎小脸有些兴奋的样子·眼神里闪动着几分得意,陈道临微微一笑,一指住所旁的这片湖水,笑道:“这雪兴许还要下一阵子,若是等这湖面冻住了,你舞给我看。”

    “嗯!”精灵温柔的点了点头,纵身投入了陈道临的怀中。

    陈道临感受到怀中的女孩儿身子在微微颤抖·忽然心中一动,就猜到了巴罗莎的心思,柔声低声道:“你……是想家了么?”

    “嗯……我想我的哥哥。”巴罗莎抬起头来。

    陈道临笑了笑:“我答应你·等这新年庆典结束之后,春暖花开了,我带你回冰封森林里看你哥哥。”

    巴罗莎却摇摇头:“回不了啦……”精灵眼睛里有些忧郁,低声道:“我······跟着你跑了出来,便是违反了部族的族规,若是回去的话,哥哥他一定会,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放心,你男人现在本事大得很·轻易杀不死的。”陈道临哈哈一笑。

    陈道临仿佛笑得很轻松,然后回头一挥手,大声道:“走吧!上路!”

    胡克和查克两人将一个巨大的箱子缓缓从屋子里搬了出来·装进了马车之中。

    陈道临看着这箱子,眼睛就眯成了一线。

    “先生……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旁,小女仆夏夏凑了过来·这小丫头戴了个毛茸茸的帽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陈道临的恶趣味,故意在这帽子上加了一对猫耳朵,使得这个原本就机灵可爱的小丫头,看上去就仿佛一只猫咪一样。

    陈道临故意摸了摸夏夏的脑袋上那一对猫耳朵,笑道:“秘密武器,晚上你自然就能见到了。”

    夏夏有些不满的歪了歪脑袋。

    小女孩还有些怕冷·手里端了个铜质的暖手炉抱在怀里,在不停的躲着脚·看了看陈道临,忍不住道:“这么冷的天,先生还要劳烦去和那个什么安东尼比武,我看那个安东尼就不是好人!今天一定要把他揍得稀巴烂才行。”

    说着,女孩忍不住好奇的看了看陈道临,陈道临虽然穿得臃肿,但是却丝毫没有半点缩头缩脑的样子,忍不住道:“你······不怕冷么?”

    陈道临自然是不怕冷的,体质已经强悍如魔兽一样的达令哥,现在虽然还做不到刀枪不入,但是已经基本可以做到寒暑不侵了。

    “下雪嘛,总要穿成这样才算应景。”陈道临撇撇嘴。

    “好大雪!”

    站在皇城前,身穿着御林军统领将官铠甲的帕宁,轻轻伸出手来,那冷冷的眼神,就这么瞧着一片雪花落在自己的手指,指尖微微凉意,又眼看着这片雪花在手指的体温下迅速融化······帕宁的眼神似乎有了些变化,终于叹了口气,口中呵着白气,轻轻如是说。

    皇城以南,越过凯旋大街的东面,这片帝都权贵云集的区域,在一座富丽堂皇的豪宅之中,壁炉里升起了熊熊火焰,一个大脑门的男人正看着噼噼啪啪的爆裂火星微微发怔。

    尽管屋外冰雪千里,而屋子里却温暖如春,这位罗斯.比利亚伯爵,只穿着一件素白色的单薄袍子,手里端着一杯绿色的“英雄血”,缓缓一饮而尽。

    然后他缓缓走到窗前,看了一眼窗外,哈哈一笑,笑声里带着一丝寒意。

    “好大雪!”

    皇宫之中,皇帝站在露台上,周围白雪纷飞,这位帅哥皇帝身着一身黑色的熊皮披风,白色的雪花落在了他的头发上和肩膀上,不多片刻,几乎就将这位皇帝变成了一个雪人。

    然而就在他的身后十步之外,两排手持利刃的金甲武士,却纹丝不动,无人敢上前打扰这位帝国至尊的沉思。

    只有皮特,也站在皇帝的身后,也是全身落雪,犹如一个雪人一般。

    良久良久,皇帝才长长叹了口气,口中呼出的白气升腾·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已经懂得嘴唇发紫的皮特,轻轻笑了笑:“这场雪,下得很好。”

    “……陛下何意?”

    皇帝的眼神一变·声音转低,幽幽道:“这样的天气,流再多的血,雪一冲刷,都掩盖掉了。”

    “这么说……陛下是下定决心了?”

    就在皇帝的另外一侧,一身红色宫廷法师袍的克拉克立在那儿,漫天雪花飞舞·却没有一片能落在他的身上,克拉克看着皇帝,浑浊的老眼之中·似乎有一丝淡淡的惆怅。

    “嗯,下定决心了。”皇帝扬了扬眉毛,似乎笑了笑,他的笑容仿佛很轻松,很平淡,可说出来的话,却声声如铁,字字如刀!

    “后世史书,当有今夜一笔!”

    皇宫前的凯旋大街已经被戒严·城卫军和治安所的士兵已经将凯旋大街两头封路,平民不得入内。

    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开放出来让平民涌入皇城广场·观看新年晚上的庆典烟火。

    此刻偌大妁-大街上冷冷清清,只有偶尔一辆辆贵气十足的奢华马在护卫的簇拥之下驶入大街之中。

    车轮在积雪上碾压出一道道印记来,原本雪白一片的街道·也渐渐变得泥泞起来。

    坐在车里,看着车外的路面,精灵微微蹙眉,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好的雪,为何要压得这么脏呢。”

    陈道临却望着那越来越近的皇宫轮廓出神,然后轻轻说了一句:

    “车轮滚滚,总是要碾压过什么的。这雪······不过是无辜罢了。”

    马车行驶到皇宫之前自然就要下车了。

    以陈道临的爵位和身份·还没有享受可以在皇城之中乘车骑马的待遇。

    陈道临和巴罗莎先后下了马车,并肩站在皇城前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了

    一身英气逼人的帕宁,穿着锃亮的铠甲,全副武装,腰间挂着利剑,紧紧抿着嘴唇,就在这冬日的寒风之中,立在皇宫广场前。

    他头盔上那根鲜红的长羽随风轻轻飘动。就在帕宁的身后,御林军红羽骑正在皇宫前来回巡视。

    “帕宁将军?”陈道临了马车,对着帕宁点了点头。

    帕宁的神色并不太好看,冷冷的看了看陈道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复杂来,终于摇头:“你还是没有听从我的警告。”

    “…···”陈道临说不出话来,而帕宁似乎也没有意思深谈,眼神越过了陈道临,落在了巴罗莎的身上,然后这个冷酷的男人才终于微微一皱眉,指着身后的皇宫城门:“达令法师请吧,皇帝陛下应该等着您觐见呢。”

    陈道临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那天你的话……”

    帕宁的眼角一挑,可眼睛却不看陈道临,而是眺望远方的广场。

    而在陈道临已经越过帕宁的身边时,忽然听见了一个细微冷硬的声音传入耳中。

    “若有事,莫出头,先自保!”

    走入皇宫,便能感觉到这无处不在的杀伐之气!虽然那亭台楼阁间彩带飘扬,来往的仆从也都是穿上的崭新的冬衣。只是那一队队御林军红羽骑已经全部全副捂住脏,刀出鞘弓上弦,尤其是行走之间流露出的杀伐之气,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的。

    尤其是对陈道临这种精神力敏锐的魔法师而言。

    他隐隐的感觉到,整座皇宫的气氛,如同上紧到了极致的发条,一触即发!

    而一片银妆素裹的皇宫,仿佛也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陈道临想着帕宁的警告,心中越发的生出了几分不安来,只是这不安到底来自何方,却怎么也想不通。

    (就算皇帝今晚要宣布皇储,就算有人要狗急跳墙,皇帝要大开杀戒,也杀不到我头上吧。我可是良民啊……)

    就在刚进皇城大门,一个广场之后,便是皇宫之中最大的建筑凯旋胜利大殿。

    据说这座大殿是千年之前帝国的开国大帝创国时候修建,气势磅礴宏伟,金碧辉煌富丽堂皇。

    历来皇宫里所有的盛大庆典都是在这里举行。

    冬日的天黑得早,陈道临估算现在大约也只有下午不到五点的时候,这天色就已经渐渐黑了下去。

    在宫廷侍者的引路之下,陈道临等人来到了大殿前。

    胡克和查克身为扈从,自然是没有资格进入这大殿宴会场所的·只能被引去了旁边的偏厅里,和其他豪门的护卫侍从一起等待。

    倒是夏夏,却因为被陈道临报了一个自己妹妹的身份,得以跟着陈道临和巴罗莎一起进入大殿里。

    宴会厅里来的人还不多·一些身份尊贵的权贵大佬,总是会在晚点时候才到的。

    尽管如此,陈道临步入大厅的时候,依然引起了诸多人的关注目光。这位今晚注定要大出风头的风云人物到来,立刻引起了一片啧啧之声和交头接耳。

    陈道临脱下了厚厚的皮袄,让人更加惊奇的是,他在皮袄下·居然穿了一件······

    皮甲!

    尽管样式有些别致,看上去更轻巧和华丽一些,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是标准的武士的装束!

    而陈道临的身体素质改变之后,自然也不是当年那个混迹现实世界里的废柴小宅男了,原本的亚健康和腰间赘肉都已经消失不见,身材也变得健壮挺拔起来。

    平日里穿着法师袍子还看不出来,此刻穿上了武士皮甲,虽然相貌上是普通了一些,但倒是也别有一番英气十足的味道!

    陈道临并不欲在此刻与旁人交谈寒暄,正打算拉着巴罗莎到一旁角落里找个地方坐下休息。

    可就在此刻,几乎是紧跟着陈道临的身后·一群宾客大步走了进来。

    这是一群年轻的军官,每个人都是穿着军中制式的军官礼服,佩戴肩章·胸前绶带,腰挂细长的佩剑,这么大雪泥泞的天气·一路走进皇宫里来,人人却都是皮靴锃亮。

    看他们的军衔似乎都不算高,年纪也都大多很年轻,而陈道临却一眼就看见了其中的两个熟人。

    “卡曼?罗小狗?”

    陈道临哈哈一笑,而那两人也看见了陈道临,立刻脱离了同伴,大步了走了过来。

    卡曼看上去仿佛又胖了一圈·原本的双下巴已经渐渐有往第三层发展的趋势了,倒是罗德里格斯四世·看上去却更清瘦了一些。

    两人都是穿着北方暴风军团的军官制服,陈道临这些日子对罗兰帝国的军衔军制已经有了些了解,卡曼的军衔比罗小狗还要高了一级,就笑道:“你们两人居然也到帝都了,怎么不告诉我?咦?卡曼,你又升官了?”

    卡曼哈哈一笑,还没说话,罗小狗却已经道:“今天一早才赶到的,上午先去了军部报道,回家换了身衣服就赶来了。”

    卡曼这才接口道:“北方已经下了大雪,冰雪封路,路上耽误了几天,不然早几日前就回来了,我可是知道了你今晚有一场大戏要唱,路上还很是担心,怕来不及赶回来呢。”

    顿了顿,胖子的眼睛上上下下的瞧了瞧陈道临,笑道:“咦?你穿上这皮甲,看上去倒真的有几分武人的样子了。嗯······架子是不错了,就不知道身手怎么样!”

    三人哈哈一笑,而罗小狗却压低了声音,看着陈道临,目光也有些古怪:“洛黛尔小姐她……早前回来了,你们······”

    “见过了。”提起洛黛尔,陈道临顿时就觉得有些头大,不由得吐槽道:“这丫头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是想死抱着我当挡箭牌不放了么?她……这次玩得这么大,我可有些接不住啊!”

    罗小狗和卡曼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目光都有些意味深长的复杂,过了会儿,卡曼这胖子却轻轻一叹,低声幽幽道:“其实···…那次从东海,我们陪洛黛尔回到北方……她倒是······倒是······常常提起你。

    “呃?”陈道临一愣。

    这是神马意思?

    可这两人却都闭嘴不说了,陈道临也不好再问。

    倒是沉默了会儿,罗小狗的脸色有些严肃起来:“哥特······和我们一起回来了。”

    提到哥特,陈道临心中顿时一紧。

    哥特······他是知道的,皇帝应该是已经选定了他为皇储了!这位未来的皇储······

    “他和我们一起回帝都述职,大家都是暴风军团的,沿途赶路,险些就被风雪延误。刚才也是和我们一起来皇宫的,一进皇宫·就被叫去觐见陛下了。”

    胖子卡曼提起哥特,似乎还是有些面色不自然,毕竟当初去参加洛黛尔的成人礼的时候,胖子被哥特狠狠的修理了一顿·居然给半埋在路边,让心高气傲的卡曼大爷实在是有些挂不住脸面。

    罗小狗心思细腻一些,忍不住低声道:“达令······我们在北方消息闭塞了些,你在帝都,可有风声?那位的意思,到底是意属······”

    陈道临原本不想回答,但是毕竟眼前这两人都算是自己的好朋友·也是自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为数不多的朋友,想了想,他郑重的点了一下头。

    罗小狗和卡曼两人的脸色顿时就大不一样了。

    罗小狗的眼睛里流露出了几分异样的光彩来·甚至就连一直对哥特气哼哼的卡曼,居然也眉梢出现了一丝喜色。

    陈道临皱眉:“咦?你们两人怎么如此高兴?我还以为你们是很讨厌他的。

    “讨厌是有些讨厌,但是毕竟和那个死人脸的家伙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算是打也打出交情了。虽然看不顺眼他,但是大家毕竟都是一系出身的,而且北方暴风军团里也多是咱们郁金香系的人,哥特若是……也算是咱们大家都很希望看到的。”

    陈道临心中一动。

    想不到这个哥特,在军队之中居然拥有这么多的支持,也难怪皇帝最后会选中了他了。

    三人聊了会儿·大门那儿再次有一批宾客来临。

    这一次,进来的却是一群贵族。

    这些人各个都是衣衫华丽贵气十足,年纪有大有小·每一个的衣衫上,却都别致一枚荆棘花徽章。

    而还有一个特殊之处是: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一头金色的头发。

    这群人一走进来·大殿里原本各处的交谈上顿时为之一顿,不少复杂的眼神就投了过去。

    倒是这群人进来之后,旁若无人,神色倨傲,缓缓的走进大殿之中,就直接往正前方而去,占据了大殿之中最醒目最中间的位置。

    “这些人······”陈道临毕竟对这些贵族圈还不太了解。

    卡曼和罗小狗却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苦笑,低声道:“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

    真正的奥古斯丁!

    陈道临一听到这名字·顿时目光骤然收缩。

    这些日子自己可是无数次的听到这个名字了,而且自己几次三番生死历险,都多多少少和这些家伙有关系。

    所有陈道临不由自主的往那儿多看了几眼。

    这群人果然一个个都是颇有皇族派头,衣衫奢华,举止之间看似彬彬有礼,其实暗藏倨傲。

    “那个老头子是南科.奥古斯丁大公,是这群人中地位最高的。那个站在他身边的中年人是杜泽尔.奥古斯丁,侯爵,这人最是厉害,事实上他才是这些人的真正领袖……”罗小狗和卡曼毕竟是世家子弟,一一的给陈道临指点这些人的身份。

    凭借直觉,陈道临的注意力立刻就放在了那个名字叫做杜泽尔.奥古斯丁的家伙身上了。

    这个中年人站在那一群“奥古斯丁”之中,看似身材最矮小,也最不起眼,举手投足都并没有那种刻意张扬出来的“皇族傲气”,看似不显山不漏水,可偏偏陈道临就注意到他身上了!

    只因为······陈道临发现了,在这个人的身上,隐隐的有一股魔力波动!

    若他不是魔法师的话,那么也必定是身上携带了什么品级不低的魔法装备!

    而更让陈道临心中意外的是,这个杜泽尔居然朝着自己这里看了过来。

    然后,这位侯爵大人,轻轻的举起了手里的礼杖,对着自己点头颔首示意,面露平和的微笑。

    陈道临不明其意,但也微微含笑点头回礼,这个杜泽尔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这才转过了身去。

    有了这群“真正的奥古斯丁”的到来,这会场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古怪了。

    谁都知道,前些日子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在皇储之位的问题上上蹿下跳,而且这些家伙一直对于现在的皇族心存不满,尤其是在葛丽坦家族被皇帝震怒之下直接灭门之后,所有的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就一下子全部彻底的站到了皇帝的对面上去了。

    可问题是,如今这几天,从局势看来,很显然哥特大有胜出的希望!

    尤其是皇帝召哥特回京,又刻意的把魔法学院院长卡门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远派出帝都……

    这样的举动,稍微有心的人都能隐隐的猜测出几分来。

    而且那位吃货亲王殿下,回到帝都之后就深居简出,绝不见任何帝都的权贵,也不结党,也不参与纷争。听说倒是在皇家别院里每天钻进厨房里不出来。

    这么此消彼长,大家对今晚的结局已经心中有了大概的猜测。

    既然皇帝已经意属哥特了……那么,这些“真正的奥古斯丁”是怎么也翻不出浪来的了!

    这种时候,倒是距离他们越远越好,免得引火上身。

    可就在这个时候,大殿的大门忽然被用力推开,一个身影急促的奔跑进来,因为跑得太急,甚至都有些踉踉跄跄的样子。

    这人也是一个贵族,一头金发,衣衫华美,进来之后,就笔直的朝着那群“奥古斯丁”去了,陈道临从他的发色和衣衫就能看出,这人必定是奥古斯丁一伙了。

    果然,这个家伙跑了过去,气喘吁吁,甚至连贵族的基本礼仪丢到了脑后。

    然后,他惊呼出了一句话,直接震惊了全场!!

    “出大事情了!!雷神之鞭进城了!!已经和王城近卫军换防交接,城防已经被雷神之鞭接管,王城近卫军奉命正退出城军营驻扎!!!!!”

    轰!!

    这个消息顿时如同一声惊雷,全场一片惊诧巨哗!!!

    (好消息:大高潮终于来了!再有一个好消息,我终于认清了自己懒惰的事实,决定要粪发涂墙,努力勤奋码字挣钱,争取早日变成真正的土豪!欧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