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七十七章 【甘拜下风】

第两百七十七章 【甘拜下风】

    第两百七十七章【甘拜下风】!

    (这章有八千字哦!!加量的部分算是补欠吧。而且依然的,我以后还会继续补的!不会到此就算的。)

    那边卡尔顿学院的人已经彻底无言了。

    从库尔切院长以下,包扩其他分院的那些院长,元老,此刻都已经心中开始了动摇。

    最最关键的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陈道临当初在学院开设“魔动机械”课之后,说的那一番理论。

    “魔法,应该能够付诸民用!如果魔法不能造福整个帝国整个社会的话,而仅仅只停留在一个少数人的特权和游戏的话,那么就根本不配称得上是什么‘魔法文明,!”

    毫无疑问,今天的第一场比试,陈道临已经展现出了他的“力量”。

    魔法学院里的那些元老们,纵然其中不乏一些老顽固或者思维偏激一些的,比如库尔切院长这样的。但这些人但凡能在魔法学院之中身居高位,也绝没有一个傻瓜!

    此刻明眼人已经能看出在这第一项比试之中,陈道临其实已经是彻彻底底的赢了。

    虽然同样的条件,库尔切也做到了。

    可能坐在这里的观众和来宾,也都不是傻瓜。

    库尔切院长拿出的可是一件珍贵的魔法装备——魔法装备的价值有多昂贵,谁都清楚。尤其是这种一次性消耗掉的魔法装备,完全没有重复使用的可能,用掉就用掉了。而消耗掉的则是价值昂贵的魔力水晶,价值昂贵的魔法卷轴,以及魔法师本人耗费掉的心血和精力。

    不夸张的说,库尔切拿出的那两张用来通信用的魔法卷轴,即便是在魔法师之中,也不会轻易拿出来随便用掉,而是留在有重要紧急的事情的时候·才会用来联系。

    这么两个魔法卷轴,若是拿到市面上的话,价值至少也是几千金币!

    而陈道临花费的“成本”是什么?

    几张纸板剪成的纸筒,以及一卷线团!

    这才多少钱?最多几个铜板·就可以全部搞定!

    最关键的是这东西可以无限反复使用!

    而且至今几位魔法大师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原理——这达令教授难道真的是掌握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

    唯独有几家贵族豪门的人,隐约的想到了些什么。

    有些豪门贵族里,已经使用上了铜管传音的装置,利用铜管金属管道来传递声音,在一个房间的声音就可以直接传到另外一个房间。

    比如那个帝都神秘的拍卖行。

    可问题是,这金属的东西很不容易隔音,这个大家都知道。

    可一根棉线·也能有如此神奇的效果?

    甚至有的魔法学院里的学员,忍不住会想:假如,在学院之中的各个地方都架设上这种纸筒·然后用棉线把学院里内内外外各个地方串联起来…···

    岂不是……

    岂不是站在学院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和人随意交谈通话?

    如果……再畅想得大胆一些。

    地方和距离都再放大一些……不是一个学院,而是一条街道?一个街区?

    甚至是……一座城市?!

    这东西的成本实在低廉得惊人!别说是魔法师的那种魔法卷轴了,就算是很多贵族豪门家用的那种铜管金属管,也是成本惊人!

    对于一个生产力还不算发达的冷兵器时代的帝国,金属永远都是贵重物品。

    对于一个连士兵都无法做到完全铠甲化的冷兵器帝国,要想将这种东西普及起来根本是不可能的!

    第一项比试带给了很多人震撼之余,更多的则是深深的沉思!

    尤其是郁金香工坊的费欧娜,还有庞贝商会的胖子安古洛。

    这两人自家的商会里·就有那种用金属管道铺设出来的类似通话设施!而加上这两人原本都是商业上的精英,此刻更是只要脑子里稍微转上一转,就能想到陈道临的这项“发明”·其中蕴含了多少惊人的可能性!

    以及……多少叫人疯狂的财富潜力!

    仅仅是这种可以事先及时通话的假象—试想,若是有了这种东西,可以将人类的生活做出多么巨大的改变?讯息传递的便利和发达·将会给人们生活带来多少效率的提升!!

    还有······若是将这种东西普及一下的话,那么······期间又蕴含了多大的商机!!!

    所有人都在震惊,在沉思,在哗然。

    而陈道临却已经陷入了寂静之中。

    他依然眼睛看着帕宁离去的那个方向,心中转着各种念头!

    帕宁……他的警告,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家伙……

    帝都局面,危险……不想死就离开…···

    他这番警告其中蕴含的意思·陈道临猜不透,更重要的是·帕宁……他的警告,是善意的?是恶意的?

    陈道临很清楚,自己和帕宁绝不算是什么好朋友,甚至敌对的情绪可能更多一些!这样的关系,他发出这样的警告······是真的想善意的提醒自己,还是······

    还有······

    他最后离去前,那冷冷的一个眼神,面无表情,眼神却是那么冷峻凝重。

    这样的眼神,让陈道临都忍不住生出一丝寒意来。

    德古曼斯?洛黛尔?还是……萧德尔?

    陈道临的眼神终于落在了萧德尔的身上。

    他那头红色的头发依然梳理得一丝不苟,站在德古曼斯等一群正在发出胜利欢呼和喝彩的学员们身边,安静的立在人群之外,依然是那副格格不入的样子。

    陈道临注意到,萧德尔的眼神甚至有些阴沉,有些不屑,有些不以为然,还有一些……厌恶?

    是的,就是厌恶。

    这厌恶的眼神,却是射向了······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厌恶的眼神·居然是射向了······

    以雨果院长为首的那些魔法学院的元老委员们?

    就在陈道临陷入沉思的时候……

    “达令,你在看什么?”一只细腻的小手轻轻的塞入了自己的掌心。

    陈道临抬起头来,就看见了洛黛尔那张宜嗔宜喜的俏脸——这妮子眼神里的那一丝关切,居然看上去十分诚恳的样子。

    陈道临心中生出了一丝淡淡的感激·可随后眼神往下瞄,看见了洛黛尔的肚子,才又忍不住哼了一声,苦笑道:“我在想,你什么时候会把我玩大小姐。你这么搞,真的会出人命的!你难道不知道你的那位老爷子,已经找我谈过了。你就不怕他真的打算把你捆了然后嫁给我?”

    出乎陈道临意料的,洛黛尔居然轻轻耸了耸挺直秀气的小鼻梁。

    “嫁给你就嫁给你……达令你敢娶么!”

    “……啊?”

    陈道临意外的瞪着洛黛尔,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洛黛尔的额头:“大小姐,你可没发烧吧?”

    洛黛尔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怒色,恨恨的弹开了陈道临的手,没好气道:“你放心!我就算是烧糊涂了,也不会把自己随便嫁给一头猪!”

    说完,她用力将脑袋扭往别处。可没过几秒钟,当旁边有围观的人眼神射来的时候,这个小妞就立刻又变得笑颜如花身子软软的靠了过来,用力挽住陈道临的胳膊。

    妈的,这小妞变脸可真快!

    就在陈道临心中无奈叹气的时候洛黛尔又在他耳边低声冷笑道:“那个郁金香家的费欧娜,怎么总是偷偷对着你瞄来瞄去的?难道你来帝都才没几个月,居然就已经把她搞上手了?”

    “你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陈道临皱眉现在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真的没有么?那你可要小心了,这个女人可是十分麻烦的!帝都不知道多少男人打过她的主意,其中地位比你高权势比你大的人,大有人在!这个女人若是沾上了,可不知道会给你带来多少麻烦呢!”

    陈道临哼了一声,没好气道:“别忘了,目前为止带给我最多麻烦的女人是你好不好!”

    “哦?那么这算是我的荣幸么?”洛黛尔对着陈道临甜甜一笑,仿佛示威一样的紧紧抱着陈道临的胳膊然后对着人群之中那些偷眼看陈道临的女子——也包括了费欧娜,一一的瞪了回去。

    “达令,别忘了。现在我才是你名义上的女人,而你是我名义上的男人呢!你若是和其他女人勾搭来勾搭去的,可是会让我很没面子的。”

    “没面子又怎么样。”陈道临撇撇嘴。

    洛黛尔抬起眼睛看着陈道临,她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眨巴着眼皮,睫毛颤动,语气却是十分认真的样子。

    “也不会怎么样,只不过……我会吃醋!”洛黛尔的语气十分认真,缓缓道:“你应该懂得,女人吃起醋来,可是很可怕的哦。”

    陈道临被这一番话吓住了!

    尤其是洛黛尔说话的时候,语气和眼神里,那一股认真的劲儿,让陈道临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妥,一丝危险。

    “你······你······”陈道临试图开个玩笑,但是话到嘴边,却发现自己的笑容变得十分勉强:“你……你不会是真的爱上我了吧?喂!演戏而已,可别入戏太深啊!”

    “呸!爱上你?我现在可没有!”洛黛尔脸仿佛一红,啐了一口,扭过头去。

    陈道临松了口气。

    可是情绪紧张的他,仿佛忽略掉了洛黛尔的用词。

    现在……没有。

    现在……

    “达令教授!”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将陈道临从沉思之中拉了回来。

    胖胖的雨果院长已经走了过来,这老头子天生一张圆圆胖胖的脸庞,即便是板着脸的时候,看上去都仿佛脸上带着三分笑意。

    不过此刻,他的确是在笑,眼神里的笑意也并没有刻意掩饰。

    雨果院长甚至用一种“慈祥长辈”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会儿偎依在陈道临怀里的洛黛尔,然后又看了看陈道临,嘴角飞出一丝调侃的笑意缓缓道:“达令教授,柔情蜜意么,什么时候都是可以的。你看,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比试继续下去了呢?”

    “啊!当然!”陈道临赶紧推开了洛黛尔也不管这个小妮子一脸幽怨的眼神(喂,别演戏了好不好啊!),就大步走到了一片哗然的观众席前。

    清了清嗓子,陈道临大声笑道:“各位!!”

    随着他的说话的声音,全场渐渐安静了下来。

    “我想,第一场比试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了······我想再重复一遍。我们今天的比试没有胜负输赢,仅仅是一种学术上的交流而已。所以呢……下面就让我们继续第二场比试吧!”

    “好!!”人群中立刻有人应和起来。

    还有人叫道:“达令教授请让我们继续看到更多神奇的东西吧!”

    “哈哈是啊,今天我相信一定会不虚此行的!”

    “快继续吧!我可等着想看更有趣的东西呢!”

    陈道临对着人群弯腰鞠躬致谢,然后又看了一眼雨果雨果院长笑得很是从容,倒是那位库尔切院长,老头子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依然呆呆在那儿,口中念念有词。

    陈道临也不忍再去打击这个家伙了,干脆就对雨果道:“雨果院长阁下,您看,下一个比试内容,是否就请您来主持?”说着他故意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库尔切。

    雨果院长会意,点了点头:“好吧。”

    “那么,诸位!现在我宣布第二项比试,这就开始了!”

    陈道临说着,连着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先让洛黛尔和罗斯等人回归座位坐下,他才咳嗽一声,大声宣布:

    “第二项比试……运输!”

    “众所周知,运输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如何在成本最小的情况下,以最快速度,把最多的货物或者是人,运送到尽可能远的地方是考量运输能力的最重要标准!

    在军事上来说,如果能将足够的军队以最快的时间投放到最需要的地点就可能赢得一场战争!

    在商业上来说,如果能把一个地方的货物最有效率的运输到另外一个地方,那么就可能赚取到最大的利润。

    在民生上来说······如果可以将几个地方的人,自由和顺畅的相互运送……那么就有可能使得这个地区的劳动力出现交流,最大程度的利用起人力和物力,让一个地区变得更加繁荣昌盛!

    我想,我就不用多说了,在做的诸位都是非富即贵,见识广泛,不用我在这里赘述了。

    那么。下面我们就开始第二项比试!运输!”

    说着,陈道临对坐在人群中的费欧娜丢了个眼色。

    这个女人立刻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袅袅婷婷的走了上来,站到了陈道的身边。!

    “为了以示公正,我特意邀请了郁金香工坊的费欧娜小姐来作为这场比试的见证,同时,费欧娜小姐也代表郁金香工坊,为第二项比试,贡献出了一份力量。当然了……大家都知道,后天我即将赴约进行一场比武,而比武的对手就是费欧娜小姐麾下的著名高手,我想有这层关系在,在场是不会有人认为费欧娜小姐在今天的这场比试之中,会和我串通舞弊吧。”

    下面一阵哄笑。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陈道临对费欧娜点了点头。

    这个女人走了上来,她的确是生得极为美丽,举手投足之间,魅力四射,在场的男人们很快就将眼神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诸位。”费欧娜的嗓音娇柔清脆,但是却带着一丝干练利索的味道:“受到达令教授的委托,请我参与这场比试,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意外。我只能说,感谢达令教授对我的信任,对郁金香工坊的信任!这个举动,足以体现出了达令教授为人的高风亮节和胸襟气度!”

    说着,她故意顿了顿,笑道:“想来大家也已经等了很久了,那么废话我也就不多说啦,下面说说这个比试的内容。”

    她很快的一摆手,随后郁金香家的几个仆从已经飞快的跑了出去,很快就离开了广场。

    片刻之后,就看见一片黑压压的人群缓缓来到了广场。

    这些人足足有两百之多人人都是一身皮甲,手持短矛或者利剑,清一色的统一装备,看上去精神十足分明就是调教得十分好的精锐护卫。

    在场诸人看了之后,立刻就认了出来。

    这,正是郁金香工坊在帝都的卫队。

    或者说,这是郁金香家族一支常年驻扎在帝都,专门负责保护郁金香工坊在帝都产业的一支私军。

    虽然人数并不算很多,只有两百余人,但是这两百余人队列整齐行走之间气度井然,颇有一股叫人敬畏的煞气,显然都是家族之中挑选出来的精锐之士!

    这两百私军全副武装列队来到广场上之后,就站在了广场的一边,距离观众席只有不过几十步远。

    而几乎与此同时,就在广场的另外一边,一排马车缓缓的行驶了过来。

    这些一看就是商会里专门负责运输重货的重型货车,车轮和车身都是为了家中载货量而特制的。

    来宾之中不少豪门商会的人一看就认了出来。

    而这些马车,几乎都是挂着郁金香家的徽章,显然都是来自于费欧娜的赞助了。

    这马车一溜停在了广场旁,几乎将大半个广场塞得慢慢的。

    还有这车上全部都是满载!车厢上堆积如山的全部都是木炭,木柴,矿石等等东西。

    这十几辆马车停在这里之后让人惊奇的是,那些车夫停下之后,就立刻纷纷将套马的缰绳全部解开然后将所有拉车的几十匹马全部飞快的牵走了!

    “诸位,这里的货车上都已经满载。”陈道临微微一笑:“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比较准确的数据,这里一共有整整二十吨的货物!是的,整整二十吨!”

    陈道临笑眯眯的样子,落在那些魔法师学院们的顽固派元老们的眼中,忽然让人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恶……以及······隐隐的不安?

    “我的要求非常简单···…虽然运输距离也是考量运输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准,但是我们总不能让各位尊贵的来宾,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在这广场上等上一整天吧。”陈道临哈哈一笑:“那么,题目就来了,下面这一项比试,先由学院方尊贵的魔法师出手。”

    他抬起手来指着那些满载的马车,又指了指不远处那两百名全副武装的护卫:“二十吨货物,或者,两百个人。从重量来说,两百名护卫的体重加上他们身上的装备,基本是那些货物差不多的。由学院方的魔法师优先选择,将二十吨货物,或者是两百名护卫······不管以任何方式,以这个广场为起点,终点是学院的大门!单程的距离大概有一公里吧,往返一次就是两公里!那么就来回十次好了,二十公里的距离!如何?事先说明,可不允许让这两百名护卫自己用双腿跑步哦?当然了,也不允许使用牲畜的力量,大家看到了,我已经让人把马都牵走了。”

    下面有人笑出了声来,但是更多人的却是陷入了沉思!

    有人叫道:“难道是让人自己来拉车么?”

    陈道临笑了:“若是阁下有力气一个人能拉动一辆特制的重型货车,并且走上二十公里,那么我甘拜下风啊。”

    这一下,一旁的雨果院长也沉默了,脸上笑眯眯的表情,也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紧紧蹙在一起的眉头。

    陈道临这一击,正打中了魔法师们的软肋!!

    这一项比试,暗藏杀机啊!!

    运送二十吨的货物,对魔法师来说,根本不是任何问题!

    有储物戒指或者储物魔法装备的存在,一个魔法师可以轻易的将一个仓库的货物都全部移空!

    至于二十公里又算什么?拿起飞天扫帚,轻易就能做到!

    如果这么看的话,似乎陈道临这一条比试,纯粹就是自取其辱?

    可偏偏······题目的另外一半,是两百个护卫!

    两百个人!两百个活生生的人!!!

    这对于魔法师来说,可就难了!

    众所周知,因为空间魔法的限制,这世界上所有一切的储物魔法装备,无论是再顶级的装备再神奇的储物戒指······哪怕能装下一座山进去。

    但是唯独却有一件事情,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动的!

    就是……无法装活物!!

    是的,任何活物,无论是动物魔兽,还是人!花鸟鱼虫···…任何有生命的活物,都无法装进储物魔法装备里!

    一旦扔进去,就会死掉!取出来的只会是一具尸体!!

    用空间魔法开辟出来的储物空间,无法装载活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啊!!

    可如果不用魔法储物装备?运输两百个人?

    这对魔法师来说,似乎就有点难度了。

    也不是说做不到如果给大家点时间,弄出个魔法阵来,空间穿梭魔法阵倒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要弄出一个可以穿越两百个人的魔法阵,这个花费,可有

    就算是魔法学院财大气粗,段时间也是绝做不出来的!

    现在的帝国不是没有空间转移的魔法阵,在很多重要的城市,军事据点,都有这种魔法阵的存在,不过那都是小型的,最多用来紧急传输上什么重要的物件啊文件啊,重要的贵重的东西啊之类的。

    用来传输大规模的人群?这个还是帝国的国力无法做到的!

    否则的话,那么帝国早就把兽人打垮了!若是有这种可以大规模运输人的魔法阵弄出来国内的海量军队可以随时随地直接转移到前线,省掉海量的后勤补给和路上的耗费……

    哪有这种好事?!

    虽然陈道临的题目看似很客气,可以让魔法师们自行选择是运送货物还是运送人。

    看似是给对方留了很大的面子了。

    但是,偏偏对于很多魔法师来说,这种故意给的台阶和面子,简直就如同是当面抽人耳光啊!

    还有的人更想深了一步!

    若是自己这些魔法师选择了运输货物……难么,难道这个达令法师,有办法来运输人?!!

    大规模的运输货物?不用人力,不用牲畜之力?

    这可是在陆地上!不是水上不能用船的!

    而且运输了两百个人,用热气球也做不到啊!

    无人力无牲畜,没有水里,也不是热气球······

    还不能用魔法!!

    他到底怎么做到?

    陈道临看着面面相觑的魔法师们。

    然后忽然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自言自语。

    “我现在算是体会到当年瓦特大神的心境了······简直就是狂霸酷拽炸天啊!”

    说完,他缓缓走到了那一排马车旁,笑道:“小伙子们,把我们的东西弄过来吧!”

    片刻,有好几匹马,拉着两辆仿佛特制的“车厢”,缓缓的行驶到了广场上来。

    这车厢看上去造型怪异之极:沉重的车厢的底盘两侧,各有八个金属打造出来的车轮,还有联动的金属杆焊接在了一起。

    而车厢上,居然还耸立了一个小小的烟囱?!

    嗯?没看错,真的是烟囱?!

    魔法学员们将两辆车厢直接弄到了马车车队的一头一尾。

    然后这些小伙子们飞快的动作起来,用事先准备好的铁链铁索,将所有的车厢一节一节的全部链接在了一起,两头的两个特制带烟囱的也都栓好了。

    (嗯,一头一尾,两个火车头嘛)

    陈道临看着这场面,其实心中也是暗暗叹息的。

    火车这东西自己暂时弄不出来,因为没有铁轨啊!铁路可是一个极度烧钱的东西!光是铺设铁轨,就需要海量的钢材!这绝不是一个还处于封建社会冷兵器时代的国家的冶铁实力可以做到的!

    所以,自己不可能弄出铁轨来,那么就只好弄出这个四不像了。

    用蒸汽机来当车头(蒸汽机是自己从现实世界带来的那两个从老博物馆里买回来的古董火车头上拆下来的,自己也抹去了上面所有的钢印和一切可能暴露讯息的印记。最关键的是,接触这蒸汽机的人,在无双坊里一共只有不到十个人。尤其是几个铁匠,对这蒸汽机里的内炉用的钢铁十分惊诧,还有连接的管套件,简直就是惊为天人。

    不过陈道临拿出魔法师的威严,这些家伙也不敢多问,也不敢多说。

    两个蒸汽机的车头,一头一尾的固定好之后。

    其是陈道临也是取了个巧的。

    因为他虽然弄出来的这个东西,有点类似于蒸汽机汽车了。但是……他毕竟不是真正的机械工程师,在这个世界也弄不出真正的汽车!至少,方向控制的那些机件,他就绝弄不出来!

    也就是说,这两个车斗,暂时……还只能直来直往,勉强可以微微的调整方向。要想自如的拐弯或者绕圈子……还不如直接杀了陈道临比较痛快了!

    可这样的话,一头一尾两个车头,在广场和学院大门之间,这一公里的距离,做反复的前进和后退的运动,却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所以,陈道临说的这二十公里,其实也是故意规避了自己的短处。

    来回进退反复十次,前后两个车头,交叉的拉动就是了,可若是让他开出学院去,在路上开个二十公里……遇到拐弯,可就要了命了!

    而且,也就是魔法学院里的路况很好,建造的时候都是不惜工本用的石路!若是换做那些泥泞的路,只怕这车就要歇菜了。

    不管如何,今天他展示的,其实就是蒸汽机的威力!

    如果能给这些人的心中种下一粒种子!让他们见识到蒸汽机带来的巨大潜能,这场比试,就算是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了!

    “那么······诸位,我们开始吧!”陈道临对着那些学院里的大佬元老们客客气气的笑了笑。

    其余的元老们还在发愣,而就在这个时候,雨果忽然长长叹了口气。

    这个老头子站到了陈道临的面前,然后,就在众人惊呼的声音之中……德文分院的雨果院长,居然对着陈道临,弯腰下去,认真的鞠了一躬!

    这大礼可让陈道临惊呆了!

    他赶紧侧身让开,然后对雨果院长弯腰还礼。

    老头子却一把扶住了他。

    陈道临抬头,就看见了雨果表情复杂,但是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凝重和坚毅!

    “达令教授!我可以代替诸位各分院的同僚做主了!我们这些人就不必出手献丑了!只要你能展示出,将这两百个人活人如何运输起来……这场比试,我们学院的这些老家伙,就算是对你甘拜下风!!”

    说到这里,雨果的神色有些激动,又大声继续道:“不仅如此!若是你真的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你的这个创举,就是我罗兰帝国这百年来最重要最珍贵的发明和财富!!今后你的魔动机械课,若是谁在敢说半个不字!不用你达令教授出手,也不用卡门院长说话!我老头子就第一个站出来和他理论!!!”

    (这章有八千字哦!!加量的部分算是补欠吧。而且依然的,我以后还会继续补的!不会到此就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