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七十六章 【帕宁的警告】(二合一)

第两百七十六章 【帕宁的警告】(二合一)

    第两百七十六章【帕宁的警告】(二合一)!

    陈道临脸上的笑容僵掉了。

    洛黛尔却仿佛没事人一样,款款来到陈道临身边,笑颜如花。

    陈道临正头皮发麻,却忽然听见观众席上,罗斯那个混蛋领着头怪笑叫嚷了一声:“达令教授威武!”

    其余人等轰然大笑,随即就连一些学院里的学员们也都纷纷应和起来。

    一时间,“教授威武”的喝彩声响彻全场,此起彼伏。

    陈道临嘴角抽搐,用了极大的毅力才让自己没有骂出声来,狠狠瞪了罗斯那个混蛋一眼,恶狠狠道:“比利亚伯爵大人好兴致,那么就请您上来一起参与吧!”

    说着,直接走过去,一把就拉扯着罗斯的胳膊,将这大脑袋给拽了上来。

    罗斯倒是大大咧咧的,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随后陈道临又随意的点了几个人,全部都是今天外面来的来宾,没有一个是学院里的学员。

    “各位,比试的要求非常简单:第一,我提出的事情,必须是正常情况下,普通人无法做到的!第二,我提出的事情,请学院里的魔法师用魔法的力量来完成一遍。第三,我再以不用任何魔法力量的情况下,将事情完成一遍!”

    陈道临说着,看了一眼坐在前排的那些学院里的大佬们。

    雨果院长倒是笑得慈眉善目,但是陈道临却感受到了一束很不友好的眼神,来自于坐在雨果身边的一个白发苍苍的白衣法师。

    卡尔顿分院的库尔切院长。

    这位分院长一直对陈道临不以为然,而陈道临后来也从其他渠道得知了一些“内幕消息”,据说自己当初被提名为代理魔药学教授的时候,在委员会的会议上,这个库尔切院长就曾经公开质疑过自己,认为那三条魔药学配方不可能是自己这个年轻人弄出来的,说不定是传承自某一个隐居世外的魔法大师。

    不得不说·这个库尔切其实是猜对了的。

    不过在卡门院长的强势之下,自己的任命还是被通过。可从此之后,这个库尔切院长就对自己极为不爽,而这次自己的“魔动机械课”·几乎全部分院的学员都报名了,唯独卡尔顿分院的学员没有一个来听课,估计也是和这个老头子对自己的偏见有关系吧。

    而今天这场比试,站在自己对立面的学院之中的保守派,其实就是以这位库尔切分院长为首的。

    “库尔切院长,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哼!”

    库尔切站了起来,一撩白袍·昂首挺胸走到了陈道临的身边,他的眼神有些阴沉,眼神扫了扫下面的人·缓缓道:“魔法是神圣的,也是高贵的。罗兰的魔法传统已经传承了千年,在这样的传统面前,适当保持尊敬,才是正确的态度。今天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希望某些人,可以重新认识到这些,重新捡起那一份尊重!迷途知返才是正理。”

    说着,这白衣法师横了陈道临一眼·表情傲慢。

    陈道临也不和他斗气,只是浅浅一笑—反正一会儿有你瞪眼束手的时候。

    “那么,第一个比试项目·我的要求很简单。”陈道临笑眯眯道:“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正常情况下,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距离不能太远,如果距离太远的话,说的话,对方就没办法听见了。

    现在大家看见了,这个广场……嗯,大概有一百五十米长吧。正常人在这么远的距离,是没可能聊天说话的了·是吧?”

    陈道临看了看其他人,所有人都摇头。

    “那么·第一项比试内容:随意挑选两位参与者,分别站在广场的东西两头,然后让两人聊天,必须要让互相能有办法顺利的沟通才行。这个要求,能做到么?尊敬的库尔切院长?”

    库尔切晃了晃白发苍苍的脑袋:“这有什么难处!”

    说完,他随意看了看站在陈道临身边的那几位参与者,轻轻一笑,然后随意叫出了两名卡尔顿分院的魔法学员来,然后库尔切走到其中一位参与者身边——这人倒也算是个老熟人了,却是那天晚上宴会上见过的奥格瑞玛伯爵,这老头子可是帝国财政部掌管商业的大佬,今天莅临这里,想来也是皇帝陛下的授意。

    另外一个被卡尔顿请出来的,似乎是某一家的贵妇,套了一件火红色的狐皮大衣,还很是对陈道临飞了两个媚眼。

    库尔切院长取出了两张薄薄的魔法卷轴来,分给了手下的两个学员。

    奥格瑞玛伯爵和陈道临打了个招呼,就被请到了广场的另外一头,有一个卡尔顿学院的学员陪伴。而那个贵妇则和另外一个学员一起,就站在了原地。

    “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么?”陈道临含笑问道。

    “开始吧!”库尔切摇头,神色很是不以为然。

    这位卡尔顿院长完成第一项比试的方法很简单。

    两个学员的手里各自拿了一张魔法卷轴。

    这两张魔法卷轴应该是一套魔法装备,各自站在广场的两端,两端的人对话的时候,根本无需大喊大叫,只需要拿出笔来,在魔法卷轴上轻轻写下文字就可以。

    而一端的人写下文字,另外一端的人手里的魔法卷轴上,就会自动浮现出对话的内容来——之后就可以在下面写上回复的语言。

    在陈道临看来,这就如同是一个实体版的聊天软件一样。

    参与比试的两个普通人显然都有些新奇和紧张。尤其是那个贵夫人,大概是第一次能有机会亲手“把玩”这种魔法装备,显得十分激动。她很激动的在魔法卷轴上写下了文字。

    “真的么?伯爵大人?你真的能看到这些话么?我的天啊!这太神气了!”

    倒是奥格瑞玛伯爵毕竟身份摆在这里,还能沉得住气。老头子很是含蓄的和这位贵妇寒暄了几句,对话的内容无非就是什么“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的。

    看着那个贵妇人聊得越来越嗨,陈道临在一旁注意剿位库尔切院长的脸色就越来越有些难看了。!

    陈道临当然是清楚的,这种魔法卷轴的价值可绝对不低!用来当做及时通讯的装备,虽然很神奇·但是制作起来并不简单,哪怕是对于魔法师来说,也不是轻易可以随便浪费掉的,只有在遇到重要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

    可想而知,这个库尔切院长今天为了这场比试,可算是出了大本钱了!

    而现在眼看着这么一套魔法卷轴,居然被一个庸俗的贵妇女人,用来谈论一些什么“天气哈哈哈”之类的话,可想而知库尔切院长心中是多么肉疼了!

    这种东西可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用完了就完了·是没有可能反复使用的!

    陈道临故意在一旁等了会儿,等到了两位参与者的聊天,堪堪将一张卷轴写得慢慢·再无落笔的地方了,这才慢吞吞的笑道:“好了……这个测试,算是通过了吧?库尔切院长的魔法卷轴,果然神奇。”

    库尔切哼了一声,深深的看了那个贵妇人手里的卷轴,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心中叹了口气,然后板着脸走了过去,缓缓拿了回来·在手里一抖,嗤的一声,就化作了火焰烧去。

    远处的奥格瑞玛伯爵也走了回来·一面走,这个老伯爵一面鼓掌喝彩,来到跟前·老头子卖力的称赞着:“神奇!这可真的太神奇了!远隔这样的距离,却可以叫人畅通无阻的沟通,这样的事情,也只有神奇的魔法才能做到……”

    老头子才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嘴巴,有些讪讪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他也是有些过于激动了,方才一时兴奋·就称赞了这么几句,心中才猛然想起·今天自己来这里,可是皇帝陛下授意来,让自己给这位达令教授捧场的啊!

    自己还说什么“这样的事情只有魔法才能做到”这不是公干的拆达令教授的呃台么?

    老头子不由得有些尴尬。

    陈道临倒是毫不介意,对奥格瑞玛伯爵点了点头,笑道:“伯爵大人说的倒是不错,魔法之神奇,的确是叫人向往的。千百年来,我们人类总之对这种神奇的力量为之着迷。库尔切院长的这套魔法卷轴,制作的十分精妙-,让我也很是钦佩呢。”

    说着,陈道临又故意看了一眼库尔切。

    这位分院长哼了一声,将头扭向了别处。

    “那么,接下来,似乎到了该我比试的时间了。”陈道临笑了笑,对下面观众们大声道:“按照约定,我也要完成这一项······而且,我不会使用任何魔法力量。在场有很多魔法师,我若是有什么作弊的行为,大家尽可以指出来哦!”

    说完,陈道临对坐在下面的自己手下的那些学员丢了个眼色。

    德古曼斯就坐在观众席的第二排,他和一帮学员都是陈道临手下的嫡系弟子。

    而陈道临丢眼色过去的时候,德古曼斯就已经立刻站了起来做好了准备。

    紧跟着德古曼斯身边的,让陈道临有些意外,居然是萧德尔。

    萧德尔板着脸缓缓也走了上来,然后和其他学员一起,从携带的一堆材料里,取出了几张普通的纸板来。

    就在周围来宾们或者惊奇或者茫然的眼神之下,几个年轻的学员飞快的拿着剪刀忙碌起来,片刻功夫,就剪出了两个如同喇叭一样的大纸筒来。

    而萧德尔更是很快就拿出来的一卷长长的线卷。

    陈道临看着这些学员们动作,看着一旁库尔切院长和其他那些学院里的老头子们疑惑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叹息。

    这就是领先了几个时代的优势啊。

    老子小时候就学过的物理学的最简单的东西,这种制作纸电话的游戏,放在现实世界之中,小学生都会……

    纸话筒的低端穿了线,然后很快就远远的拉开了两端。德古曼斯亲自陪同着罗斯拿着一个纸筒走到了广场的另外一端去,然后陈道临就留在了原地,将另外纸筒交给了身边的洛黛尔。

    库尔切院长忍不住也走了过来,来到了洛黛尔的身边,好奇的看着她手里的纸筒。

    以库尔切的修为·自然可以轻易的判断出,这个普通的纸筒上,绝没有做任何的手脚,没有任何一丝半点的魔法元素的波动·也绝没有使用上任何的魔法力量。

    “那么,开始吧。”陈道临对洛黛尔笑了笑,指着她手里的纸筒:“现在,你可以用这个和比利亚伯爵对话了,嗯,说话的时候把它放在嘴边,听的时候放在耳朵旁就好。”

    “就这么简单?”别说洛黛尔不信·就连库尔切也是不信了!

    全场的来宾都哗然了,甚至有些人忍不住就离开了座位往前凑了过来。

    陈道临淡淡笑道:“就这么简单……行不行,你试了再说吧。”

    洛黛尔脸色有些激动·有些红晕,拿着纸筒就试探道:“那个……罗斯,你真的能听见我说话么?”

    随后当洛黛尔把纸筒凑到耳朵旁去,就立刻就听见了回复!

    “亲爱的洛黛尔,我真的能听见你的声音!天啊,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哈哈哈哈哈哈!!洛黛尔,今天刚见到你的时候忘记和你说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美丽啊,哈哈哈哈哈!”

    个性十足的语气和标志性的说话风格·绝对是做不得假的罗斯的声音!

    洛黛尔立刻就激动的红了脸,眼睛里放出了光来,扭头看着陈道临欢呼道:“啊!真的可以!真的可以啊!!”

    这一嗓子·顿时让周围的人轰动了!库尔切院长的脸色一变,飞快的闪到了洛黛尔的身边,若不是看在洛黛尔的身份·这位院长就要伸手抢夺了,终于还算是压着性子,勉强道:“李斯特小姐,可否·……”

    洛黛尔哈哈一笑,微微颔首,将纸筒给了库尔切院长。

    库尔切院长拿在手里,深深吸了口气:“比利亚伯爵?你真的可以听见我的话么?”

    “哈哈哈!库尔切院长阁下·我听的非常清楚!”

    库尔切身子震原本倨傲的脸色,顿时脸色就灰了下去。他身子晃了仿佛兀自还不肯相信!

    “这······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库尔切喃喃自语,然后忽然之间,他精神又是一震,仿佛是回光返照一般,双眼放光:“啊!这一定是一个小把戏!达令教授,你一定是预先用了储存声音的魔法石,然后······然后让比利亚伯爵他们来吓唬我们的对不对!!”

    陈道临也不动怒,淡淡笑道:“是不是真的,库尔切院长,您尽管可以试试······如果是我事先储存下的声音,很容易戳穿的,您可以随意和比利亚伯爵聊上一些其他的事情,一问就知道了。”

    库尔切脸色越发的苍白,他忽然从怀中摸出了一本册子来,然后对着纸筒飞快的念了一段文字,沉声道:“比利亚伯爵,如果你真的能听见我说的这些话,就请你将我刚才念的这段文字重复一遍······若是……”

    不等库尔切说完,话筒的里面就传来了罗斯的声音。

    这个大脑门伯爵大人的声音懒洋洋的,一副满不在乎的口吻:“库尔切阁下,我说,愿赌就要服输啊……这般死抓着不放,可不是一位分院长的气度……”

    说着,罗斯就开始了复述!

    也亏得罗斯为人也算聪明,刚才库尔切念的一段是一本魔法入门理论的概述,不过几百字,罗斯听了一遍,也就能重复出来七七八八。

    这样一来,库尔切终于彻底呆住了!

    这就绝不可能是事先预谋好的了!!书是自己临时拿出来的!这段文字也是自己随意截取书里的内容的!!若不是真的这个纸筒能完成通话的话,罗斯是绝不可能……

    “这······这怎么会······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做到的……”库尔切仿佛陷入了一种迷乱之中,老魔法师呆滞在当场,口中喃喃自语:“他明明没有用魔法······没有用魔法……难道这是一种我从来不知道的魔法元素……这绝不可能······这是什么力量?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

    陈道临也不管他,这老魔法师的震惊,是陈道临早就想到的。

    而且不仅仅是库尔切,其余的学院之中的那些魔法师们也都被震住了!

    这个时候,罗斯已经和德古曼斯一起回到了这里来,不等两人走到跟前,就已经有其他的魔法师跑了过去从罗斯手里要过了那个纸筒来,忍不住就仔细查看。

    查看的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发现。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音波这种东西,是无法理解的一种未知存在。

    纸筒从一个魔法师传到了另外一个魔法师手里这些学院里的教授,分院长,元老们无不神色诡异,甚至还有人忍不住就当场做起了测试。

    一个个魔法师轮流拿着纸筒来和陈道临通过这“纸电话”来对话。还有的故意将声音压得低低的。

    陈道临也不由得莞尔。

    到了最后,那些来宾也坐不住了。陈道临只好拿着一个纸筒站在广场上,而另外一个纸筒则被传到了观众席上,一个个贵族老爷和贵族妇人们满脸新奇轮流拿着纸筒来,争先恐后的要和陈道临对话。

    “达令教授,你的魔法实在太神奇了!”一个子爵贵族赞叹。

    “感谢阁下的夸张但是这件东西可并没有用上魔法的力量。”

    “达令教授!你实在太迷人了!我的天啊!我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么?”一个贵妇忍不住对陈道临放电。

    “这个······感谢您的盛情,不过恐怕在新年庆典前我是没有时间赴约了……”陈道临婉拒。

    “达令达令!达令真的是你么?达令教授!我实在太崇拜你啦!”一个年轻的贵族少女雀跃。

    陈道临:“…………”

    话筒传到一个又一个人手里,陈道临自己也记不清有多少人了。反正这些贵族们都是好奇心十足,而对话的内容也都十分无聊,不过就是一些惊奇,称赞,惊叹之类的……

    而就在陈道临有些无聊的时候,这个话筒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一个冷峻而生硬的声音!

    “帝都有巨变,不想死的话新年庆典前离开帝都!”

    这个声音说的又急又快,声音也是极低!

    可这话的内容,却让陈道临骤然变色!

    他抬起头来飞快的朝着人群之中搜索过去,然后就看见了人群之中,那个纸筒被握在一个修长英武的身影的手里。

    帕宁在人群之中冷冷的和陈道临对视然后这个男人轻轻点了一下

    刚才他对着纸筒里说这句话的时候,身边的来宾都还陷在一片惊奇赞叹之中,根本没有人发觉……

    不等陈道临再问什么,帕宁却已经将纸筒轻轻的随意丢给了身边的其他人。而陈道临手里的纸筒立刻就传来了兴奋激动的声音。

    “达令教授你实在是太神奇……”

    陈道临已经无心回答!

    人群之中,帕宁却忽然已经转身离开,他修长的身影飞快的从人群之中穿梭,很快就离开了那一片座位。

    他站在那儿飞快的穿起一件披肩,然后将一定将军礼帽缓缓的戴好又仔细的正了正,朝着陈道临这里投去了一束冷冷的眼神。

    随即,这个男人居然不再说什么,更没有打招呼,就转身朝着学院大门的方向,大步离去!

    看着帕宁的背影,陈道临忽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感觉,仿佛帕宁在最后一刻投向自己那冷冷的眼神,并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

    陈道临下意识的扭过头去,自己的身边和后面,是一些魔法学院的学员,德古曼斯,迪克森。右边是洛黛尔和罗斯······

    还有······

    萧德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