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两百五十七章 【卡门的用心】

第两百五十七章 【卡门的用心】

    第两百五十七章【卡门的用心】!

    陈道临的这个问题,希洛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摇摇头,就站起身来。

    “达令法师,既然现在已经没事了,那么我就带人离开啦。至于抓到的那三个活口我也全部留给你。此外我留下一辆马车和几匹马……我个人的建议是,您今晚最好是连夜赶回帝都,尽快将此事上报。此去帝都的方向,道路应该很太平,我会派一队人在后面跟着你,护送您抵达帝都为止。”说到这里,希洛盯着陈道临的眼睛:“还请您务必别忘记了我的请求。”

    “…···”陈道临无言以对,终于缓缓点了点头:“好!”

    希洛哈哈一笑,转身招呼来了手下军士,又对身边的人吩咐了一会儿,就带人先整队离开了,一路往南,朝着皇家别院的方向而去。

    他留给了陈道临一队骑兵做护卫,此外今晚抓到的三个杀手活口,也都被捆了个严实,嘴也封了起来—希洛的人抓到了这个三个家伙也并没有做任何审问,这位亲王殿下很聪明的避免了一切可能的麻烦。

    留下的那辆马车原本是随行队伍之中装载了许多行礼和宴会上一些宾客送的礼物,清理出了一辆马车后,陈道临将卡门抱上车放好,又把捆得好似粽子一样的三个杀手丢进了车后。

    陈道临自己驾车,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之下,连夜往帝都赶去。

    这一路果然太平,没有再遇到任何事情,眼看接近了帝都,远远的能看见帝都城墙轮廓的时候,这队骑兵就立刻告辞离开,绝不多做逗留,显然也是得到过希洛命令的。

    等这些骑兵离开之后,陈道临才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远处的城墙轮廓,皱眉轻轻自语道:“这位殿下明哲保身,却未免也太过小心了吧。

    他说完,举起马鞭正要扬鞭赶车·忽然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他若是不小心,恐怕早在十几岁的时候就死掉了。”

    陈道临一听这声音,顿时脸色一喜,猛然扭过头去,就看见了卡门已经坐了起来,坐直了身子,身上依然裹着毛毯·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院长!你醒了!”陈道临满脸欢喜,赶紧丢下马鞭凑了过去。

    卡门先是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陈道临·看着陈道临脸上依稀还有血痕,身上裹着厚厚的纱布,终于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一夜,可多谢你啦,达令。若不是你的话,我现在只怕已经死了。”

    陈道临心中一动,摇头苦笑道:“您对我一向很好,出了事情我自然是要护着您的。不过······昨晚的事情也算是咱们倒霉·那些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却偏偏在您喝醉了的时候来,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场面也真的很凶险。”

    说到这里,陈道临忽然脸色一变,古怪的看着卡门:“咦?您都知道了?你……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卡门看了陈道临一眼·那张苍白的脸居然红了一下,随即侧过头去,淡淡道:“在你和希洛殿下说话的时候,我就醒来了。”

    “那您怎么不······”陈道临刚脱口而出,忽然看见了卡门院长紧紧的裹着毯子,却依稀裸露出一截雪白的肩膀,这才心中顿时明白过来!

    以卡门院长这样心高气傲的人物·在那种情况下,衣衫不整·和自己这么一个年轻男子,在半夜的时候,在荒野之外遇险。这样的场面自然是尴尬之极。卡门这等人物,以她的性子,也是绝不肯开口多解释的,既然如此,不如干脆就继续装晕算了。

    “昨晚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有人半路截杀,多亏了你极力维护……哎,只可惜我的那位车夫亲随,却是…···”卡门摇摇头,眉宇之间流露出一丝悲愤。

    陈道临点点头:“那位……”

    “这笔血债,终究是要人还的!”卡门倒也干脆,只是略一伤感,就收起了这些情绪,冷冷道:“达令,现在你把昨晚的事情,再仔细的和我说上一遍。”

    “是,昨晚······”陈道临才开口,忽然看见卡门的脸色有异,心想既然自己和亲王的对话她都听过了,何必再让自己讲一遍?可又看见了卡门的眼神紧紧盯着自己,脸上表情怪异,才忽然一拍脑袋!

    “哎,是我疏忽了。”他赶紧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件袍子来递给了卡门,苦笑道:“先前脱去您的外衣,也是迫不得已····…”

    说着,将自己如何遇到了路西法,当时自己又是如何想!变作卡门的模样吓走敌人的做法,一一说了一遍。!

    这一次陈道临可不敢有半点隐瞒,一丝一毫的细节都说得清清楚楚,生怕这位院长有什么误会。

    说完之后,陈道临才将袍子递了过去,苦笑道:“您没醒之前,我可不敢再给你穿上衣服了,遇敌的时候脱去您外衣是迫不得已,所以这衣服还是想等您醒来后自己穿吧……我是生怕冒犯了您······这个……”

    卡门面无表情,接过了衣服,冷冷瞪了陈道临一下,陈道临赶紧转过身去,就听见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穿衣的声音,片刻之后,就听见卡门淡淡道:“好了,转过来吧。

    陈道临转过身来,却感觉到卡门眼睛里一束目光如电,射在自己的脸上,不由得有些心中惴惴。

    “昨晚的事情,我心中自然有分晓,你当时也是······事急从权,我只会感谢你,不会记恨你,我卡门不是那种不分是非的人。”卡门深深吸了口气:“可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最好赶紧忘记,绝不许……”

    “我自然是绝不敢说的!”陈道临赶紧赌咒发誓。

    开什么玩笑,若是传扬出去,自己曾经在荒郊野外,把卡门院长的衣服给扒掉了——这种事情传了出去,自己还想在罗兰帝国混下去么!

    眼看陈道临赌咒发誓,态度很是惶恐,卡门才眼神平和了许多,看着陈道临,语气也柔和了下来:“你不用这么发誓,说起来,我还欠了你一条命。嗯······昨晚,你说遇到的人是路西法······那个小子,哎···…也是个可怜人。”

    陈道临看着卡门神色之中颇有些惋惜,下意识道:“路西法还有几句话让我转告您……”

    说着,将那些话复述了一遍后,卡门的神色越发的感慨起来,她幽幽道:“可惜了······我在魔法学院十多年来,他是我看到过的最有天赋的年轻人,若是好好钻研不走歪路的话,现在已经穿上白袍啦。魔法学院可是有很多年不曾出过白袍了的学员了。”

    顿了顿,卡门又皱眉道:“你没有把路西法的事情告诉希洛亲王是对的。路西法暗中帮了我们,但是如果这事情泄露出去,只怕反而给他引来麻烦,那些杀手若是报复他,反而是害了他的性命。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很谨慎。”

    陈道临点点头,忽然又苦笑道:“希洛亲王还托付我要保守他的秘密,不让人知道是他救了咱们,尤其还让我不要告诉您。可是没想到您早就醒了,这个……”

    “亲王殿下自然有他的考量。”卡门淡淡道:“不过······既然他一力要求如此,我们就把昨晚事情之中关于他的部分隐下不说好了,至于我……我自然也可以装作不知道,总之欠他的人情,我也会找机会还给他就是了。”

    这件事情太过复杂,卡门想了会儿,眉头紧皱,摇头道:“好了,咱们这就赶紧去帝都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先去帝都,将事情上报。”

    “那……这些俘虏,您看要不要先审问一下?”陈道临看了车后的三个活口。

    卡门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气,冷冷道:“审问无用,这些杀手自然都是通过杀手组织雇佣而来的,动手的人怎么可能知道背后的雇主是谁,问了也是白问。”

    说完,她忽然站了起来,伸出左手的手指,对着车后的那三个活口虚点三记······就看见她的指尖射出三道银光,嗤嗤嗤三声,那三个原本还在隐隐挣扎的杀手,顿时身子一僵,再也不动弹了。陈道临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却都是已经气绝!

    “院长?”陈道临一惊!

    就算卡门说的是真的,这三个家伙抓回去也说不定能问出些东西来呢!这么就杀了……未免……

    “既然答应了希洛亲王,自然要帮他保密到底。”卡门摇头:“否则的话,就算你我不说,这三个活口被抓回去一审问,岂不是就把希洛亲王暴露了?大半夜的能有大队骑兵在路上阻止了这些人动手,有心人稍微一查就能查到是希洛亲王的队伍了,若是泄露了他的事情,岂非更对不起这位殿下。”

    陈道临听了这些话,才点了点头。

    “你也不用担心,有没有这三个活口,该查的东西,也自然能查出来。”卡门眉宇之中流露出隐隐的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