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复仇者】(二)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复仇者】(二)

    第一百七十六章【复仇者】(二)

    帕宁虽然是在笑,但陈道临却听出了这个家伙的语气里隐隐的藏着一丝焦躁和失望。

    帕宁负手在这密室里又走了两圈,长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想不到……我费尽心机得到的消息,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终于找到了这个地方,却居然是一场空,唉……”

    说着,他忽然脸色一变,抬起手来,一声冷哼,手里的长剑化作一道闪电,刺在了墙壁之上!他这一剑刺出去,剑锋居然无声无息的就刺进了墙壁的石板之中,直至没柄!

    这一剑之威,叫陈道临在一旁看的暗暗咋舌!在帕宁的剑下,墙壁的石板就如同是豆腐做的一样!

    一剑刺穿石板,倒不算什么了不得的本事,但是这一剑下去,却是丝毫无声无息,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戳了进去,仿佛毫无阻碍……这帕宁的剑术造诣,果然可怕!

    帕宁随手抽回了长剑,转身看了一眼陈道临。

    陈道临立刻退后了两步,双手缩在袖子里,手里已经暗中扣住了龙牙剑,另外一只手则捏住了一枚魔法卷轴……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按照一般的情况,接下来的步骤,应该就是杀人灭口了吧。”帕宁居然用轻松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陈道临“哼”了一声。

    “达令先生,我们两人一直都十分仇视对方。”帕宁淡淡道:“这一点没有必要避讳。自从在东海总督府里一见,我对巴罗莎小姐一见倾心。那个时候,就注定了你我会变成敌人。”

    陈道临寒着脸,心中飞快的盘算着对策:自己若是现在立刻释放出魔法卷轴……这是一个中阶的卷轴,就算不能干掉帕宁,但至少能挡他一挡,然后自己就有机会冲出这密室,在外面拉下机关,放下密室的门……这样能再阻他一阻,然后自己就有了机会。嗯,自己的魔法皮袋里还有几件有用的装备,还有幻影斗篷,有那枚戒指,还有……

    就在陈道临飞快的转动念头的时候,帕宁却已经淡淡的笑了。

    他将手里的长剑一收,居然轻轻巧巧就收紧了剑鞘里。

    嗯?

    陈道临愣住了。

    “我是很讨厌你。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很喜欢杀人。”帕宁摇摇头:“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刚才在外面威胁你是真的,因为那个时候我认定了你能打开这件密室,我需要在这里找到我想找的东西,所以那个时候,如果有必要我会毫不犹豫的割了你的舌头甚至杀了你。可现在……情况不同了。既然这里并没有我需要的东西,那么杀掉你就毫无意义。我虽然不是一个很高尚的人,但是,也不是轻易什么人的血都有资格沾上我的剑锋的。”

    “哦?”陈道临愣住了。然后他在帕宁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骄傲。

    “我承认,我非常喜欢巴罗莎,我没法解释这种一见钟情,所以我非常的讨厌你。在我看来,你这种人卑劣猥琐,本领低微,却偏偏能得到巴罗莎那样纯净的女孩子的心,简直就是一种亵渎。”帕宁的话让陈道临的脸色铁青,然后这个家伙却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我并不是疯子。我尊重这个世界上一切的道理,比如弱肉强食,比如先来后到。你先认识了巴罗莎,她倾心于你,那是你的运气。纵然我杀了你,也只会让她伤心,我从她的眼神就能看出,她不喜欢我,我在她的心中,一点影子都没有留下。

    所以……必要的时候,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人。但是既然没有必要了,那么你就已经不配死在我的剑下。”帕宁的话说的十分坦然:“你的确是我的敌人……但是你还没有资格当我的对手,达令先生。”

    陈道临默然不语。

    尽管心中很恼火,但是达令哥不得不承认,在实力上,自己的确没法和这个混蛋抗衡。

    “现在,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作为交换,我可以也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帕宁笑了笑:“你我都夜闯了罗林家的禁地,我想,你总不会出去就把我出卖掉吧。在这一点上,你我其实都是公平的。”

    “你想问什么?”陈道临皱眉。

    “很简单……为什么你会夜探罗林家的书房密室。你在试图寻找什么东西?”帕宁看着陈道临的眼睛。

    陈道临想了想,道:“我说了,你信么?”

    “那就要看你说的是什么了。我说过了,你不傻,我也不蠢。”帕宁笑的很镇定。

    “好吧!”陈道临故意流露出一丝懊恼的表情来:“我……其实是为了寻找……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的秘藏!”

    帕宁听了,这个风度仪态从容不迫的家伙,也不禁微微动容:“郁金香公爵的秘藏?”

    毕竟,杜维的大名太过如雷贯耳了,纵然是帕宁这种骄傲的家伙,在面对初代郁金香公爵的名字,他的骄傲也就不算什么了。

    陈道临淡淡一笑,然后就干脆拿出了今晚巴蒂亚法师说的那番言辞来。

    “我仔细的研读过很多关于初代郁金香公爵杜维的生平事迹和他的各种传纪,官方的,野史,传说,趣闻轶事,等等等等……然后我研究出了一条时间轴……”

    陈道临侃侃而谈,一遍说,一遍小心翼翼的看着帕宁的表情:

    “…………所以,根据我的推测,郁金香公爵昔年在帝都的时候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可就在罗林家祖宅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忽然变成了一个天才的魔法师。我是魔法师,我当然很清楚,魔法的实力绝不可能在短期内突飞猛进,所以推测下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初代郁金香公爵,在罗林家祖宅住的那段时间,在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奇遇,或者是在这里找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可以短期内将实力大大提升!”

    说到最后,陈道临道:“我的确是没有什么证据,但是这种事情并不需要证据,从逻辑推理来看,这是一个具有非常大可能性的结论!”

    “你就这么有把我?”帕宁皱眉。

    “当然没有十足的把我。”陈道临故意冷笑道:“那可是初代郁金香公爵的秘藏啊!能让初代郁金香公爵实力大进,成一个默默无闻的废物,变成一个大陆闻名的天才法师,之后取得了那么辉煌的成就,成为了公认的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强者……这种事情,不需要十足的把握,哪怕只有一点希望,都值得来赌一赌了吧!”

    “有道理。”帕宁点点头,由衷的叹了口气:“你的推测很有道理,而且……如果能得到郁金香公爵的秘藏……或者是找到曾经能让郁金香公爵提升实力的秘密,遥想昔年初代郁金香公爵大人的伟业,哪怕只存在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足以叫人动心来搏一搏了!”

    帕宁说到这里,语气一转:“那么……你又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在罗林家的书房呢?”

    “我是魔法师。”陈道临淡淡道:“我的老师曾经是魔法工会里的一名资深魔法师。昔年郁金香公爵可是魔法工会里的重要人物,更是手创了魔法学会和魔法学院,所以……我所知道的秘密,都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可惜我的老师已经故去,我来这里寻找这个秘密,也是为了能完成老师的遗愿吧。”

    帕宁哈哈一笑,看着陈道临,忽然道:“你的魔法老师是谁?”

    陈道临一愣,正想胡乱说一个名字,可是忽然看见帕宁的眼神似笑非笑,心中一动,干脆就道:“我的老师……是石头夫人,你可曾听说过这个名字?”

    帕宁的脸色一变,上上下下的又仔细看了陈道临几眼,终于点了点头:“很好,你这次说的终于是实话了……我问你的老师是谁,你若是敢骗我的话,那么你现在已经和你的舌头说再见了。”

    顿了顿,帕宁淡淡道:“我虽然是个武士,但是魔法工会的事情,我也并不陌生。”

    他仿佛皱了皱眉:“石头夫人……原来是她,那倒是难怪了。石头夫人和李斯特家族牵扯的瓜葛颇深,嗯……这么说来,她掌握了一些秘密然后告诉了你,倒也说得通。”

    帕宁忽然脸色有些古怪,他看着陈道临:“你的老师,石头夫人,有没有告诉你一些别的事情?比如……罗林家可能藏着一切别的什么东西?”

    陈道临心中一动,看着帕宁的神色,缓缓道:“什么东西?”

    “比如……”帕宁忽然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来,比划了一下。

    “比如……一个头冠之类的?”

    陈道临闻言,虽然面上竭力保持镇定,可心中却猛的一跳!

    头冠?难道是……

    “圣冠这个名字,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帕宁故意慢悠悠的说着,眼睛里却目光闪动,始终仔细的注意着陈道临的面色变化。

    圣冠!

    果然是圣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