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复仇者】(一)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复仇者】(一)

    第一百七十六章【复仇者】(一)

    “谈什么?”

    陈道临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心中暗骂:老子今晚可是倒足大霉了!

    以为发现了什么单人副本能弄到些好处,没想到先是被那个巴蒂亚法师胁迫,然后遇到个见鬼的天使,差点就死掉。好容易找到了赛梅尔这个一个关键剧情NPC,结果垂涎三尺的神器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自己白白忙活了一个晚上,虽然弄了点小收获,那个巴蒂亚法师的魔法袋落入自己的手里,但是这点收获,和神器的损失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现在居然又被帕宁这个自己目前最痛恨的混蛋胁迫。

    **!

    哥今晚出门之前应该先算算黄历才对……嗯,那老窦梦道士的法术里,似乎就有一门是占卜之术啊。

    “自然是要谈谈,这样美好的夜晚,为什么阁下不在房中安睡休息,却有如此雅兴,跑来这书房里读书啊。”

    帕宁淡淡一笑,身子缓缓的挪到了书架旁,就在那排书架上摸索了会儿,果然就找到了那本伪造成书本模样的暗道开关。

    “有意思。”帕宁笑了笑,眼神里带着一丝愉悦,看着陈道临:“看来我倒是要多谢你了,达令先生。”

    陈道临只觉得自己嘴巴里发苦,苦笑道:“谢我什么?”

    “如果不是你,我也没这么容易找到这里来啊。”帕宁悠悠笑道:“为了寻找这罗林家的秘密,我可以费劲了心思……今晚我几乎将整座罗林城堡都寻遍了。原本还漫无目的,不过幸好,却有你引路。”

    顿了顿,帕宁笑的越发的开心起来:“我原本还想着要不要去这城堡的地牢里走一趟,可没想到路过这书房,却偏偏不小心看见了外面的守卫居然睡着了。”

    “睡,睡着了有什么奇怪的。”陈道临撇撇嘴。

    “当然奇怪了!”帕宁摇头:“罗林家可是帝国武勋世家,以武功立足于帝国,家中的私军历来都是公认的精锐之师,更何况是守护这家族老宅城堡,更是他罗林家私军之中的精锐。这等精锐,都是在家族的私军之中千挑万选出来的,哪里会在值守的时候偷懒打盹睡觉?我在外面看见这些守备居然在打盹,便知道这书房里必定有鬼了。只是没想到啊,我要找的鬼,却居然是达令先生您。”

    “好了,这种刺激人的话不用说了。”陈道临叹了口气:“帕宁,你到底想怎么样,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吧。”

    帕宁轻轻一笑,看了看书架上的那个密道,用手里的长剑一指:“请君入洞!”

    陈道临眼珠转了转,哈哈一笑,就当重新走进了密道之中。

    两人先后进入密道,陈道临走在前面,帕宁在后,一手提剑,一手却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火烛点燃了。

    烛光摇曳,但是亮度却惊人。陈道临只看了一眼,就立刻确定了这蜡烛绝不是普通货色。

    大概是察觉到了陈道临的目光,帕宁轻轻一笑,抬了抬手里的火烛:“郁金香家作坊出品。”

    “哼。”陈道临撇撇嘴,心想那算什么,老子包里还有手电筒呢,只是没电了而已。

    沿着台阶重新走下密道,就来到了第二道机关前。只有打开第二道机关,才能看见里面的密室。

    陈道临心中暗笑,也不知道这帕宁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不过如果他看见了里面的密室是空的,会不会和自己一样恼羞成怒呢?

    不过看着第二道机关,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动,生出了另外一个主意来。

    这第二道机关是一个骗人的东西。因为台阶的尽头,是一扇石板门。

    可陈道临进来过一次了,已经知道了这石板门是个假的。真正的机关应该是,天花板上的那个北斗七星图案,然后找到机关之后扳动,石板门旁边的地上角落,才会出现第二条密道入口!

    至于眼前这石板门……只是个障眼法罢了。

    试想,这石板门虽然是封闭的——可对于有本事找到这地方来的人,哪怕是一扇封闭的石门,又哪里能挡得住人?实在不行砸开就是了。所以这石门,不过是个假货罢了,是为了骗开人的注意力,叫人不会想到在地上角落里还有第二条密道。

    可陈道临此刻第二次站到这石板门面前,忽然心中一动,生出了一个念头来:第二条密道里的那个地下密室,早已经被搬空了!

    那么……这个作为障眼法的石板门,自己却没有能将它打开过。

    ……

    站在这石板门前,帕宁轻轻一笑:“果然……罗林家的真正的密室是在这里了。那么,达令阁下,就请你打开这扇门吧。”

    陈道临回头,对着帕宁耸耸肩膀,双手一摊,苦笑道:“抱歉了,这个要求,我可没法答应你。”

    “哦?”帕宁仿佛也不生气,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悠悠道:“达令先生,我可是一直认为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呢?宝贝什么的固然珍贵,但是这世界上再珍贵的东西,又哪里能比得上自己的性命?我看你应该不是那种信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种信条的人吧。”

    “怎么不是?”陈道临撇了撇嘴角,然后苦笑道:“我倒不是不怕死,只是这门,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打开。”

    “……”

    帕宁静静的瞧着陈道临,过了会儿,这个家伙才摇头:“达令先生,你不傻,我也不蠢,都已经来到了这里,再说这种话,有意义么?”

    他手腕一抖,剑锋就搭在了陈道临的肩膀上,目光闪动,缓缓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先换一个问题……请问达令阁下,您夜探罗林家书房,到底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呢?”

    这个问题,陈道临方才一路上已经打好了腹稿,此刻他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那么我现在就是想要知道你的秘密,请问达令阁下,你是说呢?还是不说呢?”帕宁的声音依然不急不慢,但是剑锋却已经贴上了陈道临的脖子。

    他手指轻轻一动,陈道临就感觉到脖子上一凉,锋利的剑锋已经将他的脖子上轻轻划出了一线细细的划痕来。

    帕宁手里的这柄剑极锋利,他出手又是极快。这一剑只是轻轻划过,入肉细微之极,用意只是在威慑而不是伤人。

    陈道临感觉到脖子发凉,过了会儿,脖子上那划痕处才有一滴血珠缓缓沁了出来。

    “你看,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帕宁摇头。

    “讲道理?你这还算讲道理?”陈道临忍不住失笑。

    “不错,就是讲道理。”帕宁却丝毫没有笑的意思,就连他的眼神都是很认真的,缓缓道:“我的道理就是,谁的拳头硬谁便是老大。现在我强你弱,所以我便可以勒令你听命于我……如果你我的处境换一下,你强我弱,你若是有本事拿着剑抵着我的脖子,就算叫我跪下来学狗叫,我帕宁也只能认了——这便是我的道理,达令先生,你说,这是不是很有道理呢?”

    陈道临愣了愣,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家伙,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家伙一样。过了会儿,陈道临才终于点点头,苦笑道:“不错……你这话虽然无耻了一点,但是我也的确没法反驳你。弱肉强食,原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真实的道理。”

    “那就是了。”帕宁微微一笑:“现在我手里有剑,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没有叫你跪下来学狗叫,只是让你打开这扇门,那么你……”

    “帕宁。”陈道临摇头,此刻居然也笑了出来:“你只抓住了我从密室里出来,可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过一种可能么?”

    “什么?”

    “就是:我也是空手而归。”陈道临说的理直气壮:“是,没错,你看见了我从密室出来,我能找到这个密室,能打开这个密室……但是不代表就一定在这密室里一走到底吧?难道就没有这种可能么:我虽然进来过一次,但是也被拦在了这扇门外,找不到进去的方法,只好无奈而归。”

    帕宁眯起了眼睛,他的目光很快冷了下去,然后他忽然笑了。

    细细的剑锋很快就贴在了陈道临的脸上,冰冷的剑锋就贴在他的左腮……

    “我知道,对于你们魔法师来说,就算我威胁你要斩下你一只手一条腿,魔法师也是不在乎的。如果是亡灵魔法师,完全可以寻找材料来给自己做出新的肢体来接上,甚至可能还会比原来的肢体更好用。我就曾经见过一个亡灵魔法师,找了魔兽的骨骸来给自己做了一只假手,那只假手甚至可以直接代替魔杖,十分好用……”

    听到这里,陈道临忽然心中一寒。

    亡灵魔法……用魔兽骸骨重塑四肢……那岂不是变成了科学怪人了?

    虽然可能会让实力大增……但是对于达令哥来说,他可没兴趣把自己变成怪物。

    “……所以,我不会威胁你说要斩去你的手或者腿。”帕宁淡淡道:“我的剑现在就在你的脸颊上,剑锋贴着的地方是你的第三枚槽牙,从这个位置,我只要轻轻一用力,剑就可以贴着你的牙齿切进去……这个角度,可以把你的舌头从根部直接切下来,而且我出手非常快,也非常准,我保证甚至你都感觉不到疼,也不会伤害到你的牙齿……事后只需要将你的腮上用鱼线来缝合就好,若是做的好,甚至都不会留下太大的伤痕……”

    陈道临吞了口吐沫。

    “我知道,对魔法师来说,舌头才是至关重要的。没有舌头,便不能念咒,那简直比彻底要了魔法师的命要糟糕……达令先生,我这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你数到十,你若是不能把这扇门打开……你就要和你的舌头说再见了!一!”

    帕宁的语气十分平静,并没有那种恶狠狠的味道……可偏偏是这种平静的语气,却反而叫人觉得:这家伙绝不是随便威胁的,他绝对会做的出来!

    陈道临反应极快!

    “上面天花板上有个图案,看准那个勺子的位置把手摸到后面有一个凸起轻轻扭一下,那东西有点尖小心割伤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说的倒是干脆之极,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帕宁也哈哈一笑,挪开了剑锋,抬头伸手就按照陈道临说的地方摸了过去。

    片刻之后,咔咔一声,地上角落里一块石板缓缓挪开,露出了里面的密道。

    “咦,好巧妙的布置。”帕宁也是个极聪明的人,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奥妙:“这石板门原来只是一个骗人的幌子。真正的玄机却是在这里……嗯,设计这地方的人,好精巧的心思。一般人就算寻到这里来,只怕都会被这石板门给骗了。”

    说着,他指着那密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达令先生,还要劳烦你走在前面。”

    陈道临知道没法拒绝,大步走了进去。

    密室依旧还是那个样子,空荡荡的四面墙。

    帕宁走进来之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他看了看这空空的密室,然后皱眉瞧着陈道临:“这里的东西呢?”

    “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陈道临摇头,然后他看着帕宁似乎还要说话,就赶紧补充了一句:“就算你真的要割我舌头,我也只是这句话……我只是比你先来到这里一会儿,可惜我进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是这样了。我进来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找到,然后才空手而归的。”

    帕宁沉思了片刻,似乎在思索陈道临的话。这家伙目光闪动,仔细的盯着四处瞧了会儿,然后叹了口气:“好吧……我相信你的话。”

    陈道临倒是奇了:“咦?方才在外面我说的话你不信,怎么现在却信了?”

    帕宁笑了笑,道:“这地方太过干净,地板上明显有打扫过的痕迹……显然这里近期有人进来清理过。所以……很可能存在这里的藏品被搬走的可能性。至于你的话……达令先生,我方才已经告诉过你了,但是你却依然冒着被割去舌头的风险……我相信你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愿意用我的耐心来赌你自己的舌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