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风暴】(上)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风暴】(上)

    胡克伸手,指了指船甲板上的一个位置。

    陈道临扭头看去,船舷旁静静的摆放着一件东西——这正是一门火炮!

    他看了两眼,就失去了兴趣——很显然,这是一门很老式的火炮,这种东西在现实之中,陈道临只在博物馆里看到过。

    “这一趟我干掉了独眼,恐怕今后也没办法在迪恩港混下去了。”胡克苦笑道:“独眼在这片海域横行这么多年,迪恩港的官方和军中的势力不小,暗中不知道多少人都靠着他的黑钱养活着,我这么干掉了独眼,就等于不知道断了多少人的财路!那些独眼在军队里的保护伞,还有在守备府里的靠山,岂能饶了我。更重要的是,这门火炮太烫手了!”

    胡克说到这里,语气有些无奈:“这火炮在独眼手里,他在迪恩港的关系通天,自然没有人会找他麻烦。可独眼死了,这火炮在别的任何人手里,都是个烫手的火炭,绝不能留着!否则的话,就是取祸之道!”

    他看着陈道临的眼睛,低声道:“帝国军法:私贩火器,杀无赦!除了帝国军队之外,任何贵族私军或者是团体组织,都绝不允许私藏持有火炮!这门火炮若是敢露面,立时就会引来海军巡逻战舰的剿杀。而且胆敢贩卖军中火炮,按照军法绝对是死路一条!那些私卖火炮给独眼的人,一旦得知独眼死在海上,必然会着急想追查这火炮的下落!肯定会找上我,要追讨回这门火炮……就算我不贪图这门火炮,愿意把它奉还,那些人也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杀我灭口!”

    陈道临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胡克船长:“那么,你有什么打算?”

    “这趟出海,算是闹大了。”胡克摇头,他的神色有些萧索,叹息道:“我船上发生的一切,马里奥带人反我,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心灰意冷了。后来承蒙您救了我一命,我自然是非常感激的。可这海上的生意,我也是不想再做下去了。这趟出海回去,我打算趁着消息还没散出去,悄悄回去接了家人,遣散部下,就此离开迪恩港,从此远走高飞,隐姓埋名过日子吧。好在我在海上拼了半生,也算略有些积蓄,今后的生活倒也不用发愁。”

    胡克虽然这么说的淡然,但是陈道临从他的眼神里依然看出了一丝忧色和不甘。

    毕竟让正在海上拼了半辈子的硬汉就此归隐,而且还是这么狼狈不堪的被迫逃离,心中实在很难心甘情愿。况且他纵横大海一辈子,最后却落得这么一个灰溜溜的结局,说起来也不免英雄气短。

    陈道临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我雇佣你这趟出海,却让你遭到……”

    “不。”胡克很干脆的摇头了摇头,打断了陈道临的话,他哈哈大笑几声,大声道:“达令先生,您不用说这样的话,我心中很明白,这事情和您没有半分关系。就算您这次没雇佣我的船出海。可我和那个独眼早已经结下深仇,迟早都会爆发一战,这本来就是无可避免的。况且他已经买通了我的手下,若不是这次您在船上,我现在已经死掉了。我胡克堂堂男子汉,虽然没念过什么书,但是是非道理还是能分的清楚。您对我胡克大大有恩,我心中是十分感激的。”

    陈道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再说什么。

    “不管怎么说,您是我胡克在海上的最后一位乘客了。这一趟我怎么也要把您这桩委托好好的做完才行。”胡克也是个江湖汉子,虽然心中有些悲伤,可一转脸就把那些情绪压了下去,大笑道:“咱们这也算是有始有终!”

    陈道临笑了笑,看着眼前这个豪迈的汉子,微笑不语。

    ……

    陈道临拿出了航海图来交给胡克,指明了上面自己的目的地。胡克看到这张粗略画出来的地图,先是一皱眉。

    陈道临立刻会意,笑道:“这图是我亲手画的,我对这事情不太在行,画的粗陋了一些,胡克船上见笑。”

    胡克一摆手,摇头道:“咱们海上的男儿,又不是那些学者读书人,画个东西,还讲究什么好看不好看,只要意思明白了就好。”随后他脸色有些凝重,看了陈道临一眼:“只是,有个问题,不知道您是不是方面回答。”

    “请说。”

    “这图……”胡克叹了口气:“达令先生,这地图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来历方便说么?”

    “一个意外,偶然得到的。”陈道临不动声色,缓缓道:“这地图有什么问题么?”

    “嗯。”胡克点了点头,手指在地图上那个目的地的方向划了一圈,苦笑道:“不瞒您说,我胡克在这片海上也混了多年,这一条航线,我少说每年也要跑上几十趟。从半月岛往东这片大海,说的夸张些,这一带的海势地形,我闭着眼睛也能画出来。这一片海域,什么地方有暗礁,什么地方有小岛,我老胡克可是烂熟于胸。可偏偏您这张地图上画出来的,这个地点,我却是从来都不曾听说过。我记得这片地方我跑过很多次,这里……”

    说着,他的手指重重点在了那个目的地的位置:“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片大海而已。”

    胡克抬起头来:“您要去这里,是寻什么吗?”

    陈道临苦笑。

    这个问题他实在无法回答。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目的地到底有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寻找什么。

    “这里……没有其他的什么岛屿么?”

    “没有!”胡克回答的非常清楚干脆:“别说岛屿了,连个岛礁都没有!”

    陈道临沉吟了片刻,他思索完毕,看着胡克:“胡克船长,这个问题我现在没法回答你。总之……你只管按照地图上的标示航行过去就是了。到了地方,自然就能看见分晓。”

    胡克点了点头,因为陈道临的魔法师身份,魔法师历来都是充满了神秘的,既然对方没有明确回答,但是态度又这么坚决,他也就干脆不再问下去了。

    ……

    胡克船长看过航海图之后,他的判断,要航行到那个地图上的目的地方位,还需要大约两三天的时间——这还是因为他们得到了这条海盗船,这条双桅的帆船速度比胡克原来自己的那条船更快。

    接下来,船航行了两天两夜,胡克好的掌控了船上的那些海盗水手,以他多年在海上的本事和手段,将这些家伙制的服服帖帖,没有人敢作乱。

    陈道临则回到了船舱之中养精蓄锐。他期间去看了看那个达格利什。

    可怜的达格利什虽然被放了出来,洗刷干净,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又吃饱喝足,但是见到陈道临的时候,这位学者依然是胆战心惊,不知道眼前的这位魔法师会如何处置自己。

    陈道临暂时没有时间去思索达格利什的事情,只是将这个家伙安排在了一个船舱里住下,也不禁止他走动——不用陈道临警告,达格利什也不敢将养殖珍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他是一个学者,自然知道这种蕴藏了巨大财富事情泄露出去,很容易招惹来旁人的觊觎。

    陈道临暂时安静了下来,倒是洛黛尔,面对陈道临的时候,沉着一张脸,对他横眉冷对。陈道临也没心情去哄这位大小姐开心,干脆视而不见。期间只是检查了一下查克的伤势,和巴罗莎聊了几句话,就闭目养神休息了。

    这一战他也消耗了许多魔力,趁这个时候,赶紧冥想恢复精神要紧。

    这么航行到了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道临才从冥想的状态之中醒来。

    他一醒来,就立刻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头。

    此时的陈道临,成为了魔法师之后,精神力大大强于常人,对周围事物的细微变化也是极为敏锐,他醒来之后,立刻就感觉到了船身在海上航行的时候,摇晃的幅度似乎有些厉害。

    这一丝变化并不很明显,反正出海以来,船在海上总是会一路颠簸,几个女孩都没有在意,可是陈道临却偏偏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不对劲。

    他叮嘱了巴罗莎几句,立刻就跑出了船舱。

    才走上甲板,陈道临就感觉到空气之中扑面而来的一股强烈的潮湿气闷的感觉,仿佛空气的湿度极大,几乎叫人觉得仿佛都要粘稠起来,呼吸之间也极不畅快,隐隐的让人有一种胸闷的感觉。

    甲板上的水手们正在忙碌,陈道临看到身边走过的两个水手,都是一路小跑,神色很是紧张。

    老远看到正在掌舵的胡克船长,陈道临大步走了过去,还没等他走到跟前,陈道临就已经看见了胡克的脸色似乎很不好看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嗯!”胡克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他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陈道临:“达令先生,咱们恐怕遇到麻烦了!”

    他的神色很严峻。说着,船长伸手一指正东方的天空:“你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