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36章 加速整合

第836章 加速整合

    流淌的火焰一直从当晚八点烧到12月6日凌晨两点,当小半个克孜勒奥尔达都陷入火海时,赵登禹率领40辆坦克在两架运三炮艇机的掩护下,迂回到北面直冲下来。卡察洛夫虽然将手里的t-34等坦克都派去堵截,但“大刀”赵登禹却直接用上了坦克拼刺刀战术!仗着36型坦克皮糙肉厚,往往冲进到500甚至400米内才开火。让剩余的31型坦克和装甲车保护在两翼和后面,防止敌人步兵反坦克火力的偷袭。

    可怜的t-34无论是火力、装甲还是速度,放在此刻的欧洲绝对能制造出“34恐慌”,但现在它却需要先面对民国制造的“36恐慌”,完全应付不了这种近乎肉搏的战术。最后在空中炮艇投掷的照明弹帮助下,11辆36型坦克仅用半小时,就连续摧毁31辆来堵截的苏军坦克,整个团更是一口气摧毁了71辆之多。但在这中间,也有一架运三炮艇机却因为盘旋时间太长,被地面火力击中导致坠毁。与此同时,一直没出现的四个轮式装甲营率哈萨克独立第一骑兵师的三千骑兵突然折返青年村,并向在这里的苏军指挥部发动偷袭。虽然四个轮式营和几千骑兵不可能偷袭掉一个重兵保护的军指挥部,但还是成功咬掉卡察洛夫布置在外围的整整一个团兵力,最后还把铁路再次炸断。等苏军纠集部队试图围住轮式装甲营和哈萨克独立第一师的骑兵时才发现,对方早已趁夜跑得没影没踪。

    到凌晨四点,紧急从巴尔喀什赶来的第七军一个卡车摩步团和一个155毫米重炮营终于抵达克孜勒奥尔达,连赵登禹丢在后面的坦克也有33辆赶上了末班车,让兵力严重损耗的卓凡大松口气。但没等他制定出下一步切割包围的作战计划,得知大量卡车抵达的卡察洛夫果断放弃计划,趁着夜色架起浮桥从青年村横渡锡尔河,试图穿越克孜勒库姆沙漠前往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的乌尔根奇。他的突然撤退。让得到生力军准备大干一场的卓凡和赵登禹等人非常郁闷,没想到敌人会跑的这么干脆。不过转头一想,也能猜到卡察洛夫为何不拼。两天两夜损兵折将无数,3百多辆坦克又被吃掉大半,对手的主力也正高速南下,要是再拼恐怕全军都要葬送在这里。虽然脾气火爆的赵登禹要求带兵追击,但卓凡最终还是放弃了。不是他不想吃掉卡察洛夫部,而是两天的阻击战中突击旅也已经损失过半,连赵登禹的二团都因为没得到彻底检修,再次出现坦克大面积趴窝的尴尬。

    上午七点。从巴尔喀什姗姗来迟的轰炸机大队终于抵达,118架轰五配合克孜勒奥尔达的航空中队对苏军发动了最后一波轰炸,刚刚越过锡尔河进入沙漠的卡察洛夫部根本找不到任何躲避的掩体,近400吨炸弹让卡察洛夫再次损失数个营,还有数十辆卡车和装甲车被随后赶来的战斗机用机炮摧毁。一直在苏军后面运动的轮式装甲营和哈萨克骑兵也趁机发动进攻,但因苏军早有准备,所以效果并不大。

    随着侦察机汇报卡察洛夫部钻入沙漠,卓凡终止了全部行动下令清扫战场,同时将克孜勒奥尔达阻击战的战果通报发给了阿拉木图司令部。从机降算起的三天三夜中。突击旅、猎鹰大队和随后抵达的各支援部队总计四千余将士参加了阻击战,摧毁坦克和装甲车237辆,各类大炮5百余门,飞机137架。装甲列车2列,还缴获包括7辆t-34在内的大量武器辎重。有超过5千苏军被打死,还有2千余被严重烧伤的伤兵在几天后陆续死亡,俘虏2千。根据侦察机汇报。卡察洛夫部撤退时还带走许多轻伤员。这样算,三天战斗中总计大约有1.5万苏军伤亡。而参加阻击战的国防军同样损失不小,有2141名士兵伤亡。其中死亡高达877人,损失坦克装甲车61辆,损失17架飞机。两个哈萨克独立师也出现3千伤亡,还有至少1300名自愿留下的哈萨克义勇军和没有及时撤离的哈萨克市民死亡。

    无论对进攻的苏军还是对防守的国防军来说,小而短的克孜勒奥尔达攻防战都极具意义。尤其是卓凡利用狭窄街道和燃烧弹等粗劣工具对付坦克,用精心计算的机枪和速射武器编织火网等战术,成为日后各国城市战的标准战术。而卡察洛夫采用的“重炮扫地”战术也被国防军迅速捕捉,郑州工业公司立刻展开针对性研究,在36型底盘上改装出专用的城市破障炮,命名为38型l20/210毫米“开山炮”,随后又推出了更强的,带305毫米短臼炮的41型“城市扫地车”。

    到当天下午,李宗仁亲率第七军两个师和一支三十人的战地摄影队抵达克孜勒奥尔达,配合热兹卡兹甘的部队,彻底封闭了咸海北大门。同时,空降兵和星夜南下的第29军也兵不血刃拿下突厥斯坦,还在希姆肯特击溃苏联乌兹别克方面军并占领城市。随着希姆肯特和克孜勒奥尔达相继拿下,正式宣告为期两个月的中亚哈萨克会战结束。本来徐树铮还建议由哈萨克集团军配合安集延集团军夹击塔什干,但终因天气越来越冷,塔什干又是真正地要塞,加上哈萨克集团军已经连续作战两个月,杨秋和总参果断停止了地面攻势。还将原准备支援安集延集团军的第33步兵军调往阿富汗,驰援兵力不足的孙传芳中亚集团军。

    让人捧腹的是,为宣传需要,卓凡不得不配合战地摄影队在城市东南的废墟里再次放了把火,还让正在锡尔河冬泳庆祝战斗胜利的士兵重新穿上脏衣服,手脚脸上抹满焦灰,淋上牛血,最后冲入“战场”表现了一番无惧血火,勇猛杀敌、拯救中亚人民的史诗画卷。

    东哈萨克惨败仅仅一周,克孜勒奥尔达就被封锁的消息让斯大林怒不可遏。直接将提出让卡察洛夫率部驰援卢金的总参谋长伏罗希洛夫和逃回来的库利克降为上尉,发配到波罗的海军区任连长,还撤消了阿帕纳先科的总司令职务,把他赶到乌兹别克任方面军司令。出人意料的是,在国防军完成合围前逃出生天的卢金被任命为新哈萨克方面军总司令,弗拉索夫则出任副司令兼参谋长,最后还让罗科索夫斯基出任车里雅宾斯克预备军总司令,负责支援朱可夫和卢金。

    后来贯穿整个战争的朱可夫、卢金和罗科索夫斯基的三驾马车正式形成之际,斯大林又鉴于斯科沃尔特索夫等哈萨克高层被一锅端的尴尬,下令提前疏散乌兹别克和土库曼等地的高级官员和亲苏人士。最后还将贝利亚痛骂一顿,派日丹诺夫前往乌克兰、乌法和车里雅宾斯克,就地督导t-34坦克的生产,要求在40年春季到来前将产量提高到每月1500辆,还让加里宁去督管il2等飞机的制造工作,自己则亲抓武器研制,希望尽早找到对付36型坦克和制空权的新式装备。

    尽管斯大林作出一系列调整,但苏军面临的难题却还是很多。从巴甫洛达尔至克孜勒奥尔达,巨大地哈萨克突出部将东方战场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是三驾马车率领的北线。一边是阿帕纳先科率领的南线,严重缺乏衔接。而且乌兹别克和西伯利亚就像张开的双臂,虽然表面上看可以钳击哈萨克,但实际上却形成了非常危险地悬臂状态。如果说西伯利亚因为巴尔瑙尔等一串要塞化城市、广袤纵深和泥泞的道路限制等还能守住。那么几乎都是平地沙漠的乌兹别克和土库曼就非常容易被截断。尤其是克孜勒奥尔达的丢失,更让国防军的兵锋直指连接里海和咸海的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加盟共和国,加上伊朗战事的不利,已经非常危险。所以朱可夫等人建议干脆放弃南线全部收缩卡拉卡尔帕克斯坦共和国。但固执的斯大林却拒绝一切放弃领土的想法,还让卡察洛夫的29军停在乌尔根奇,又从白俄罗斯抽调崔可夫的第五军。将两支部队组编为卡拉卡尔帕克斯坦方面军,走里海航线从巴库直接横渡过去,减少被恶劣天气影响的南线铁路的压力。

    虽然斯大林想利用严寒天气偷袭然后守住防线的计划告破,但严寒和恶劣的道路还是救了他一命,就在他积极调整准备等开春后发动大反攻的同时,杨秋和总参谋部也不得不停止地面作战,开始为明年的春夏攻势做准备。其实杨秋现在的麻烦也很多,首先就是铁路严重缺失。无论是东哈萨克还是阿拉木图,都没有直通前线的火车,导致不得不用卡车和驮马来维持前线补给,如果不是缴获了大量苏军囤积的物资,或许已经后勤告急了。

    所以经商讨后他决定,立刻将俘虏投入铁路修建工作,还准备将居住在占领区的所有苏联移民都关起来,青壮年挑选出来后也全部加入修铁路队伍,妇女和老人则必须每天在战地工厂工作十二小时换取食物。根据交通部的预测,鉴于目前占领区大部分都是平坦地区,还有苏联留下的路基和铁路可以使用,只要材料和工具齐备,最迟到明年5月就能铺好从东哈萨克至巴甫洛达尔、至卡拉干达和热兹卡兹甘,并改造和修好从阿拉木图经塔拉兹前往希姆肯特和突厥斯坦,最后到克孜勒奥尔达咸海的铁路。前线司令部还决定趁着冬季休战,发动当地哈萨克人和战俘,立刻动手修建数条战时铁路(窄轨,直接在地面铺枕木和钢轨的轻型铁路,运输量很低但大于卡车车队)以解燃眉之急。

    此外,杨秋还要求尽快重启卡拉干达铁矿和巴尔喀什铜矿,并督促王正廷、内阁和国会尽快拿出全面的“哈萨克复兴计划”,立刻上马一批规模小但见效快的毛纺,食品加工等小型加工厂,维持哈萨克占领区稳定的同时,也能利用起当地资源,并用实际行动向乌兹别克等地区表达中国不仅仅是驱逐苏联势力,更有帮助中亚重建经济持续的决心和能力。

    最后他还在岳鹏的建议下,签署了首批中亚军援文件。根据这份文件,国防军将首先帮助哈萨克建立临时政府,让临时政府从哈萨克族(包括国内哈萨克族)中招募30万年轻人,组建六个军总计18个独立师。在战争结束前,由国防军总参谋和战区司令部统一指挥。同时中国政府也立刻将向哈萨克临时政府提供5亿民元的无息贷款,用于政府运作和恢复经济,采购至少500架化蛇战斗机和两个装甲师的31型坦克。

    等这些都安排好,杨秋下令公布战报,同时启程前往信阳会晤等待许久的马歇尔一行。

    一份注定要让人震惊的战报,在全国数百家报社挑灯夜战,开足马力刊印下,即将彻底点燃这个早已动荡不安的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