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34章 血战克孜勒奥尔达

第834章 血战克孜勒奥尔达

    @@@@@@@

    12月4日下午一点,克孜勒奥尔达城内的枪声逐渐平息。

    无论是历史上的巴巴罗萨行动还是杨秋的怛罗斯计划,苏军沿用欧战时期,在一线堆砌大量兵力,从而缺乏纵深保护的战术布置被打得体无完肤。随着东哈萨克的巨大突出部形成,南哈萨克和乌兹别克等地陷入了被动。更糟糕的是,中亚不是铁路交通发达的欧洲,战前苏联进入咸海以东地区的铁路只有两条铁路,按照每条铁路支撑四到五个集团军算,撑死了也只能支撑两百万左右的兵力。现在巴甫洛达尔这个点被切断后,仅靠里海南线铁路根无法维持这么广袤战场的需求。所以即使是一支轻装甲旅,也不是两个后方二线步兵团能抵挡的。尤其是猎鹰突击队从天而降偷袭机场的行动,更让苏军失去了继续抵抗的信心,当得知哈萨克骑兵师改弦易辙越过锡尔河,两个步兵团连城内的内务部队都不管了,抛下他们试图向咸海方向突围。

    贝利亚很有事,秦剑和古比雪夫叛逃之后不到三年就把契卡重新捏合起来,但内务部队由于清洗得太厉害,所以战斗力远无法和“伊凡米尔”时代相比,但那股疯狂劲却一点不减。

    五辆隶属苏联内务部队的T-27坦克歪七竖八躺在锡尔河畔的契卡大楼前,这种比较罕见的轻型坦克曾给哈萨克和中亚人民带来过沉痛的伤害,但现在却被25型坦克的40毫米穿甲弹击毁,满身焦痕仅剩骨架。作为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哈萨克骑兵师在越过锡尔河后,立刻向契卡哈萨克办事处发动猛攻,由于缺乏攻坚火力。还一度打得非常焦灼,最后还是卓凡闻讯调来四辆25型坦克和两辆半履带突击车,用105毫米加农炮连续猛轰后,里面的苏联内务部士兵才被哈萨克骑兵剿灭。

    “杀死他们,杀死他们!”

    随后赶来的猎鹰突击队将大量绝密资料搬上卡车准备运走时,哈萨克骑兵已经揪出幸存的苏联内务部和契卡士兵,还将大量通苏的官员和移民拘捕。随着枪声逐渐平息,躲在家里的哈萨克人走出屋子,当他们看见这些抢走牛羊。逼迫他们进行集体化、侵吞大量田地的士兵和官员,数以千计的哈萨克人将埋藏心底百年的怒火全发泄了出来,冲进俘虏群拳打脚踢,导致数百人死伤。

    “卓凡。”见到大量的普通苏联移民被揪出来暴打致死,叶子山想上去劝两句。但卓凡却拉住了他。制止道:“让他们发泄吧,他们对苏联的积怨太深了。何况这这种事你拦住一次也拦不住全部。我们要进入中亚,苏联就必须退出,不仅仅是军事政治,还有化和移民!苏联化、斯拉夫化都必须通过这种手段来彻底清理。他们来做,总比我们自己做要好。”

    他说的没错,怛罗斯计划中就包括在战后将不属于中亚的移民圈禁或驱逐的计划。所以只要此次会战的结果正式公布,包括哈萨克在内的中亚民族势必会掀起独立运动的狂澜。他们要想独立,要一定要和苏联撇清关系,所以这种事只会越来越多。规模也会越来越大。或许不需要多久,整个中亚的300万斯拉夫和其它民族的苏联人就都会被以各种名义关入战俘营或驱逐。

    “走吧,我们没时间了。”卓凡拉走了叶子山,他们现在确实没多少时间。军情局的情报员已经从突厥斯坦发回消息。得知克孜勒奥尔达遭袭后,突厥斯坦苏联预备役第29军司令卡察洛夫中将已经决定立刻启程。先头部队最迟半夜就可以到这里。所以回到机场的临时指挥部后,卓凡立刻将追击苏军残敌的任务交给哈萨克骑兵师师长阿列西克。这是一位十年前就曾秘密赴国内军事学院留学,并是现在哈萨克国社党执委之一的军官。他还让阿列西克和哈萨克独立第一骑兵师把抓捕的苏联人和移民送到盐沼去,没有淡水和马匹,普通人根没法靠双脚走出那里。

    面对六万苏军,无险可守的大平原上,城市是唯一有效地阻击阵地。所以卓凡还下令立刻疏散全城的15万居民疏散,组织哈萨克义勇军,并收集一切武器待用。

    处理完这些后,首批援军终于到了。

    除了两个步兵连外,首批支援的主要是飞机。4架双头蛟夜战型、16架雷电、20架化蛇乙和12架鬼车俯冲轰炸机的抵达,迅速为克孜勒奥尔达撑起一把空中保护伞。由于苏联的航空汽油很差,所以为维持弹药和油料消耗,司令部还专门派来2架用轰七改装的专用运油机和8架运十。足足20吨高标号航空汽油和32吨弹药,解决了缴获的油料标号低、弹药制式不匹配等问题。

    等到吃完饭时,卓凡手里的步兵营已经增至四个。让他真正开心的是哈萨克人的热情,短短一下午就有四千哈萨克年轻人加入义勇军,而且还有不少人得知消息后,正带着自己的马匹从咸海和四周的聚居区赶来。?最后他干脆请示司令部,将其改编为哈萨克独立第二师。由于卢金逃跑时带走不少机动能力很强的哥萨克骑兵,担心他会在这时靠过来接应,所以让4个阵地阻击战中用处不大的轮式装甲营率领哈萨克独立第二师保护后方,同时负责收集愿意加入哈萨克独立第二师的年轻人,并采用游击战术迂回牵制苏军的进攻。

    卓凡不是狂妄的人,也不想把热情高涨的哈萨克人过早投入艰苦的阻击战毁掉好不容易聚起来的反苏热情。所以光靠四个步兵营,一个半履带装甲营和一个坦克连,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的。就在他担心时,得到消息连续赶路的第七装甲师2团终于在晚上八点时赶到了。但让所有人傻眼的是,提着把大刀的赵登禹团长只带来11辆36型和32辆31型,而且一到这里就有6辆趴窝。“赵团长。这就是你的团?”叶子山很纳闷,国防军一个标准装甲团是118辆坦克,而且第七装甲师前身是1920年新军事改革后组建的第五独立装甲旅,并非新建部队,所以就算之前的战斗有损失,也没那么惨吧?

    沉重的大刀片往桌上一放,看得众人一阵恶寒。都什么时代了?谁还带大刀往目前世界最好的坦克里钻?炮口上刺刀的意思是近距离作战,又不是拿刀去砍人!赵登禹才不管别人的看法,他自幼习武。八岁起刀不离身,即使当上装甲团团长都不舍得把这个习惯丢掉,连李宗仁都说过他多次,可就是改不了。幸好,他也知道时代不同了。没规定士兵要学他带刀,否则国防军就要出现一支大刀装甲团了。

    拎起茶壶狠狠灌了通后,赵登禹才解释起来。原来他在得到消息时,部队已经连续行驶了七十多公里的路。要知道,哪怕是最好的36型坦克,行驶维修间隔也只有两百公里左右。之前第一军进攻卡拉干达,为绕远路避开侦查。一夜跑两百四十公里已经是极限的极限了!这次连续跑四百公里,直接导致一大半坦克在路上趴窝,为赶时间,他不得不将趴窝的坦克留在后面。自己带着状况较好的,一路跑一路修,总算没耽误时间。但这番连续折腾后,不仅将装甲兵折腾的上吐下泻。到达的43辆坦克也必须立刻检修,否则根无法作战。

    “我也是没办法。中校。你这里有多少机修兵?都给我吧。要是不快点检修,恐怕会耽误了大事。”要在几小时内完成几十辆坦克的大修根不可能,但现在也不是要进行坦克大战,作为支撑点小范围机动还是能勉强完成的,所以卓凡一边让人安排坦克兵休息,又把手里所有能搜集到的机修力量都交给2团。

    赵登禹抹干嘴角,带走两个机修连时,二十公里外的国际青年村传来了爆炸声。

    集体化后,哈萨克出现了许许多多青年村和国际村,这些村子其实就是一个个集体化农场。突击旅这里后,在西面的树林里建立了防线,还在哈萨克骑兵师的配合下将整个村子都搬空撤走,并挖断了铁路。虽然处置得当,但战斗还是非常激烈。

    卡察洛夫的第29预备军虽然是一支预备军,但苏军在突厥斯坦部署了几辆装甲列车,此次后撤这些装甲列车被当成了前锋。

    两列装甲列车上的8门76毫米炮不断地对森林猛轰,卡察洛夫还投入20辆BT坦克和一千多步兵,试图拔掉这颗钉子。列车上铁道兵也在机枪和大炮的掩护下,将储备在列车上的钢轨抬出来,想修好铁路继续前进。虽然卓凡部署在这里的两个25型坦克排奋力阻挡,依然无法彻底阻挡铁轨被一根根铺上。就在这个关键时候,两架运三炮艇机发挥了巨大作用,它们不断投下照明弹指引方向,还用机枪和40毫米榴弹猛烈扫射地面。

    在照明弹的指引下,赶来支援的俯冲轰炸机很快就将两列装甲列车炸毁。失去列车上的炮兵和高射炮支援,苏军更无法阻挡运三炮艇的袭击,到凌晨三点不得不丢下大量尸体暂时后撤。但很快,随着卡察洛夫的主力抵达,尤其是不久前抵达的T-34坦克团投入战斗后,炮艇机上的40毫米榴弹也无法摧毁这些快速目标,部队不得不放弃青年村向后撤退。

    卡察洛夫也知道绝不能被拖在这里,面对越过森林后的一片开阔地,直接就投入一百多辆坦克,等到天空逐渐放亮,还一口气投入八十多架飞机。苏军飞行员现在很清楚,他们现在的装备是无论如何挡不住对手的,所以飞行员目标很明确,就是死缠烂打,利用数量拖住对手,为地面部队争取时间。所以好多飞机到了战场后,首先想的不是击落,而是直接开足马力撞上去。这种发疯似的战术确实收到奇效,触不及防下有三架正在掩护地面的化蛇乙和一架雷电被撞毁。不过在克孜勒奥达尔战斗中队改变战术主动拉开距离避免缠斗后,苏军飞行员就抓瞎了,仅一个早上就被击落31架。

    和空中相比,地面的战斗更加激烈。由于根无险可守,2团的坦克又没有都修好,所以作为防线支撑主力的10辆半履带突击炮承担起了首轮阻击责任。

    为弥补装甲不足地形不利的劣势,突击班先是地面挖个大坑,然后把半履带车开进去只露出炮管,减少被命中概率后对准冲锋的苏军坦克猛烈开火。

    105毫米加农炮威力惊人,1千米外就可以击毁除T-34外的所有BT坦克和T-26坦克,所以不断地有坦克被它们击中爆炸,就连T-34在冲进600米后,也无法抵挡105毫米穿甲弹的威力。在这轮浴血阻击中,一名叫吴虎的炮手和他的班更是创下了突击炮单车阻击的记录,在不到30分钟内,连续摧毁了15辆苏军坦克,当克孜勒奥尔达阻击战结束,他和炮班更是完成27辆的壮举!

    当然,突击炮班的损失也非常严重,由于苏军坦克太多,而且又是无险可守的大平原,所以等飞机加好油重新来支援时,已经有7辆被摧毁,卓凡不得不下令空军阻断,让剩余的半履带突击炮全部撤回城市。

    等部队撤回城市,投入的两个营、20辆坦克和半履带突击炮已经折损近半。此时,一个好消息传来,徐树铮果断抓住卡察洛夫全军出动的机会,将两个空降团直接伞降到突厥斯坦东面的肯套郊外。因为大部分兵力都被带走,所以这次空降非常顺利,很快就建立起野战机场。

    由于主力开始向西运动,重新缩回突厥斯坦已经不现实,所以面临被包围的卡察洛夫干脆下令丢弃肯套和突厥斯坦,炸毁物资后全力猛攻克孜勒奥尔达突围。为一鼓作气不被拖住,他和所有这个年代的军官一样,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就是将手里剩余的全部装甲力量全投入到城市攻坚战。

    “为了斯大林,为了苏联,进攻!”

    两百多辆坦克掩护一万余步兵,在督战队的口号下滚滚涌入了克孜勒奥尔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