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24章 合围(8)

第824章 合围(8)

    11月11日的清晨,基马空降场内异常忙碌。一眼望不到头的空降兵三五成群围坐休息,首批降落的士兵一边吃着热气腾腾的玉米饼和午餐肉,一边向后面来没赶上白刃战的战友吹嘘,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完全忘记了昨夜是如何艰苦,眨眼间吹成了自己单挑坦克,一个班灭掉一个营等等神迹,让后来的新兵们眼红发嫉,就好像看到战友别上战斗勋章,而自己只能继续挂屁帘??。

    后勤士兵开始清理战场,一架架滑翔机被车辆拖拽集中起来,实在不能再用的,就会用炸药破坏掉以免遗落。昨夜来不及搜寻的伞包也被找出来集中,由专门的军械官重新发放到各支部队,至于那些缴获的苏军武器,能用的留下,不能用的就用卡车带回巴尔喀什,由登陆艇运回阿拉木图的西北战时维修中心进行改装。

    飘荡在风中的午餐肉加玉米饼香味,让库洛金和伙伴用力吸吸鼻子,连挖土的动作都减慢许多。但没等咽口水,雪亮的刺刀已经扬了起来。哨兵冰冷的刺刀,让库洛金和被俘苏军士兵忘记了饥饿,埋头努力地铲平地表。

    他现在是俘虏。

    昨天晚上,得知敌人在背后空降后,他们一个步兵师和坦克营奉命去围剿,结果眼看即将到基马,却得知了巴尔喀什遭到强攻的消息,还得知敌人用船运来了坦克。更倒霉的是,靠裙带关系爬上来的格鲁吉亚小矮子师长居然放弃近在咫尺的敌人不顾,慌不择路的取消行动掉头回援。正是这个白痴小矮子的命令,让自己和战友们又颠簸一小时,结果还没看到巴尔喀什,就遭到一个中国坦克营和两个步兵营的伏击。

    战斗毫无悬念,当看到被大家认为很厉害的BT坦克连敌人坦克的皮都擦不破后,战斗就结束了。短短15分钟。17辆坦克和几十辆卡车被摧毁的现实,让那个格鲁吉亚小矮子毫无尊严的举起了白旗,速度之快甚至库洛金连隐蔽的地方都没找好。后来才知道,哈福罗夫军长虽然带领剩下的一个步兵团竭力抵抗,但还是没能挡住潮水般涌上岸的敌人,在大部分要地都被攻占后不得不投降。而驻扎在奥尔塔杰列辛防止敌人从半岛登陆的一个半师,还没来得及增援,就被山地步兵和几十辆坦克截断后路,据说有几百人被碾压而来的坦克绝望的跳入冰冷刺骨地湖水中活活冻死。只有少部分部队突围进入山区,但随着天气越来越冷。缺乏粮食的他们也抵抗不了多久。

    被俘后,军长和高级军官被连夜带走,他们被押送到这里帮助修理野战机场。说心里话,他挺佩服这些中国同行的工作效率和办法的。他们将铁铲装在装甲车头部,铲平地表后并不碾压结实,而是直接运来厚达1点5厘米的蜂窝状铝合金厚板,然后像拼七巧板一样,仅用四个小时就在这片平坦的草原上拼出一个h型双跑道野战机场。

    一架架不知从哪来的运输机以十分钟一批的速度降落,这些运输机要比昨晚看到的更大些。它们并不熄火,而是迅速卸下士兵或装备后,从h型机场的另一条跑道起飞离开。一条起飞一条降落,速度又快还尽然有序。这种效率让人羡慕无比。他大致算了下,从跑到铺好到现在的两个多小时,已经有144架运输机降落,送来四千名士兵和大量的装备。

    “集合!”库洛金正看着第五批运十降落。一个俄语声从前面传来了出来。大家连忙扔掉铲子,在刺刀下集合。“彼得维奇,雅科夫、安德烈。”几十位中国宪兵开来了卡车。其中一名带着没见过的袖标的军官手拿清单,一个个的点名。听到这些名字,库洛金浑身发寒,要知道这些可都是部队里的d员和GQ团员。

    但这些面无表情的宪兵却连眼皮都不眨,将被俘的政委、d员和GQ团员一个个找出来,然后塞上卡车。用屁股想库洛金也知道这些人完蛋了,或许他们这些普通士兵还能在战俘营熬到战争结束,但这些人将永远的消失。

    卓凡一下飞机,就看到几卡车战俘被带走,递了支烟给来接他的叶子山:“他们在干吗?”

    叶子山和卓凡是大学同学,昨夜从战报中得知他的惊险遭遇后,卓凡就发电报联系上他约好今天见面。“都是政治部的宪兵,你说能干吗?”叶子山点上烟,呼了白雾开着吉普车送他去指挥部。

    部队已经完全展开,从机场到前指约有半小时路程,所以卓凡趁机问起昨晚的事情。想起几小时前惊险混乱的场面,叶子山还有些心悸:“很糟。当时我们被风吹到了北面,偏离预定着陆点大概有7公里,我刚找到十几个人,就遇上了哥萨克骑兵。”

    昨晚空降兵初期的混乱让指挥部上下都捏了把汗,当时徐司令和楚军长还把参谋和空军协调员挨个骂了一顿。但现在听叶子山描述完,卓凡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由于风大,首批降落的1万5千空降兵被散落在大约150平方公里的草原上,而他和两千多人比较倒霉,直接往北偏离了7到8公里,恰好那时哥萨克骑兵已经发现空降,正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等他花了十几分钟着陆并找到失散的一小队战友,骑兵就到了面前,触不及防遭导致出现严重的损失。

    不过他和基层军官的反应很快,组成临时小队将骑兵分割包围逼迫其撤离,连后来的苏军装甲部队,也被他们拖住了三十分钟,为主力赢得了缓冲时间。至于被冲散也是无可奈何,当时他们连伞包都没找到几个,手里根本没几件重武器。好在后来的空军滑翔机大队强行机降,形成了一个个火力点,于是散落在150平方公里的伞兵终于找到集结目标,并很快发起了反击,反而包抄全歼了这股苏军。

    “这么说。你们损失很严重?”

    “是啊。”叶子山抽抽嘴角,苦涩的叹口气:“总计两千多人,死伤一千三,占到了昨夜损失的七成。”

    作为基层军官,叶子山很心疼,但卓凡不同,原本计划中就预算过至少损失3到4千空降兵,现在连2千都没到,应该说并没超出预计损失线。主要是骑兵突击太惨,凡是被骑兵追上的空降兵。几乎没有一人是活下来的。这点,他也有责任,因为他严重忽视了哥萨克骑兵的冲击力。

    其实当时真正危险的,是从巴尔喀什出来的那个师。空降兵反击时,他们距离空降场只有不到十公里,如果撞进来起码要多一倍损失,但天知道那个苏联师长怎么回事,居然临阵掉头回援巴尔喀什,结果颠簸一小时赶到后才发现。第一装甲师已经基本控制港口。

    总体来看,除了空军在大范围旷野中,夜晚低可视情况下的作战能力还是不让人满意外,其它基本比较成功。考虑到这是国防军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空降、横渡和空地yītǐ作战。之前也没有任何国家有先例,所以出现意外都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再多演习也是无法替代实战精艳。

    不过想要将目前的果实转化为一场大胜,还有一个关键。叶子山故意挤挤眼睛。幸灾乐祸的笑道:“对了,听说你们第一军遇到对手了。”

    “苏联的第16集团军?”

    “嗯。”叶子山神神秘秘的一点头,故意减慢车速:“我刚才去前指时。见到楚军长他们在开会。听说这个卢金很难缠,之前是迅速南下,可知道我们横在中间,坦克又上岸后,就停在阿克恰套不动。从侦察机的消息看,他应该是判断出南下会被我们缠住,所以干脆停在那里加强防御,我估计他是想切断你们向西去卡拉干达的路,为苏军全面撤退争取时间。”

    “真的?这倒有意思了,他就不怕丢了乌纱帽?”卓凡挑了下眉毛,没想到卢金居然这么狡猾,明知空降师就是为了对付他的,居然看着几个师被围剿而不下来,和大部分遇敌就急哄哄冲上来的苏军将领截然不同。如果被他缠住两到三天,还真有可能逃走大部分苏军。

    叶子山想起昨夜被击毙的尼采科夫,笑道:“谁知道呢,大概是他的政委完蛋了吧。”

    卓凡也点点头,苏军中的政委是很重要的领导人,虽然不承担指挥责任,但权力极大,从目前得知的情况看,大部分政委都掌握着督战队,可以直接和方面军司令部汇报,很多指挥官的命令甚至要他们tongguo才行,所以政委死在这里,卢金也没有约束,自然是怎么有利就怎么打了。

    不过两人都不知道,尼采科夫这个临时政委早就被库利克撤职。

    见到老同学直皱眉,叶子山一副得胜归来的摸样大笑道:“行了,我的老同学,你就别操心了。卢金狡猾,可他的上司却很糟。听参谋部的人说,库利克得知我们空降后根本就不考虑撤退,还在下令部队就地防御和进攻呢。”

    “还不走?”卓凡有些无语,这不是找死吗?真以为靠一个人员不整,百余辆BT快速坦克和几个步兵师,不足七万的集团军就能在野外挡住第一军的冲击?库利克不会是把只有几百户人家的阿克恰套当成欧洲的大城市了吧?

    “管他呢,去点个卯,然后去我那里喝一杯,昨晚可缴获不少正宗的伏特加。”叶子山把车停在指挥部门口,推门让卓凡下车:“快点。估计你也只能待一会,我来前看到你们的第1装甲师和第3机步师开始集结了,要是晚了尝不到好酒,可别怪我。”

    “你就等着我灌醉你吧。”卓凡不疾不徐,伸伸一夜没睡困乏的身体,笑着推门下车。叶子山见状一愣:“怎么,你不去卡拉干达?”

    “别提了,上面又让我当裱糊匠!对了,你准备下,嘉奖和升职令马上就到。你小子运气好,昨夜有人指挥失职被撤了,所以上面准备调你去二团当营长,顺便给我打下手。”

    当不当营长叶子山还没想好。但打下手的意思却明白,眨眨眼睛:“又有新任务了?”

    “对,让我们去打克孜勒奥尔达。”

    “克孜勒奥尔达?我的中校老同学啊,这任务你也接?六百公里呢!又要往下跳,你以为我喜欢当火鸡,让人追着屁股开枪呢啊!”

    叶子山的哀嚎中,嘉奖令真的来了。陆军总司令秦章书上将亲自带来了总参的决定,昨夜参加遭遇战的全体指战员均获得了代表军队内最高荣誉的雄鹰战斗勋章,包括叶子山在内的军官全部获得嘉奖,牺牲的士兵也获得了国家一级烈士的称号。这就是说。他们的家人不仅每年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抚恤金,兄弟姐妹上学读书也由国家供养到大学毕业,也算告慰了这些为战友争取时间而浴血奋战的伙伴。

    嘉奖令到来的同时,也宣告短暂的休息结束。率先横渡的第1装甲师、第8机步师和第126步兵师在空军保护下向阿克恰套急行军前进,两个空降师也迅速集结,配合开始在巴尔喀什陆续上岸的第29集团军向南迂回,包围艾套山的苏军南线主力。为确保兵力的快速迂回需要,指挥部不仅加速横渡运送急需的卡车,还利用战俘在巴尔喀什修建了第二座野战机场。投入600架运输机和滑翔机,运来大批轮式猎犬装甲车和吉普车。

    到中午,集结在巴尔喀什和基马空降场的卡车和吉普车数量已经超过两千,极大缓解了部队靠双脚行军慢的麻烦。

    叶子山没有离开。他和空降师的两个步兵营,四个轮式装甲营,以及第一装甲师的一个26型坦克侦察营被留在了空降场,卓凡也迅速找到被政治部叫去问话的猎鹰大队副队长宗磊。要说他也是倒霉。当时天黑,加上丘陵阻挡视线苏军又没有开灯,所以他一直以为尼采科夫率领的只是补给车队。在告知指挥部后就想诱使对方离开免得撞进空降场,却没想开火后,后面居然冲出了几个团的苏军,其中还有一个哥萨克骑兵团,虽然他们诱走了十几辆坦克和两百多步兵,但还是被骑兵冲进空降场。更倒霉的是,叶子山居然阴差阳错的向北迎着南下的苏军飘了七八公里,所以连预警的时间都没有。

    虽然当时即使不袭击,只要巴尔喀什开火,尼采科夫的部队也会听到机群噪音加速冲入空降场,结果并不能改变多少,但他的行动还是诱发了加速,所以被政治部问了半天,又被司令员臭骂一顿踢了几脚屁股。最后结果是,诱走部分苏军和提前打草惊蛇的功过相抵。被几百苏军和十几辆坦克追杀了一晚上,结果毛都没捞到,所以猎鹰突击队上上下下都憋着一股子怨气。得知套马杆计划后,发誓一定要完成一次漂亮的突袭找回面子。

    由于改装飞机需要时间,所以卓凡和大家就在基马暂时休整。

    到中午吃饭时,两个重磅消息传来。压制许久的日本得知中亚战局进入僵持后,终于按耐不住与11月11日上午九点打响了菲律宾战役。井上成美的第三舰队保护两万日军从各处登上菲律宾,菲律宾军方虽然早有准备,美国也提供了大批武器弹药,但还是没人看好他们。

    与此同时,朱可夫得知国防军出人意料的用登陆艇在巴尔喀什完成横渡后,立刻意识到一个巨大的包围圈正在形成,所以急迫的下令驻扎在鄂木斯克的步兵军搭乘火车前往巴甫洛达尔。为堵住这股苏军,龙云组织两个师,猛攻隶属于西伯利亚方面军的第二集团军,摆出向巴尔瑙尔进攻的态势,拖住朱可夫的主力让他不敢动。同时空军也从哈萨克战场抽调七百架轰炸机,对巴尔瑙尔、新西伯利亚、和鄂木斯克至巴甫洛达尔的铁路线实施了狂轰滥炸,还调集两百架运六支援第二突击集群。

    在全线反击的时刻,阿克恰套和巴甫洛达尔已经成为关键,两场合围中的最大野外攻坚战一触即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