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22章 合围(6)

第822章 合围(6)

    登陆艇冲刺的同时,基马空降场的战斗陷入了白热化。叶子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防线只坚持了三十分钟,就被苏军坦克和装甲车冲散。虽然损失惨重,足有五百多空降兵死在了山包上,但却成功帮助降落在南面主力争取了三十分钟。

    这是最宝贵的三十分钟!帮助空降兵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但战斗却因为苏军装甲部队的突破陷入了白热化,整个空降场到处都是互相对射的火线和爆炸火球。

    叶子山率领着一百多撤下来的残兵在灌木丛建立了防线,还好,苏军目前满脑子都是尽可能多冲散轻装空降兵,所以对这股残兵败将没有兴趣,总算让他们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士兵们也趁着这个机会,包扎伤口,整理所剩不多的弹药。

    但战斗并没停止。远处,两辆ba-27m率领着几十名苏军正在向一个连的战友发起冲锋,装甲车肆虐的火舌如匹练般横扫阵地,不断有战友在火光和爆炸中倒下。由于空降时大多数伞包至今都没办法搜集找到,所以这个连已经岌岌可危。

    “不行!我们要去救他们!”叶子山站了起来,将最后一个弹匣塞进枪膛。但他这个建议却遭到了冷场:“连长,我们我们真的打不动了。”

    “是啊,你看,兄弟们那个不是带伤的。”

    士兵们说的没错,担任狙击的七百多伞兵如今只剩下一百三十多人,其余全部战死,所以连叶子山都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些残酷。回头看着满脸倦容,几乎无一不绑着绷带的士兵,他也很心疼。说心里话。就算他现在什么都不干,靠着半小时牵制狙击敌军两个步兵团和装甲部队的战绩,在场的每个人都能获得一枚沉甸甸的国家荣誉勋章。

    但他实在无法面对战友被敌人装甲车蹂躏的画面,也知道现在任何的言语都是废话,所以深吸口气起身将最后两个反坦克磁性手雷挂在腰带上:“好吧,你们在这里休息,我一人去干掉它们!”

    叶子山义无反顾,头也不回向着两辆装甲车小跑而去。望着他孤零零地身影,已经满身伤痕连手指都几乎动弹不得的士兵你看我我看你。在保命和挽救战友之间挣扎着。片刻后,掷弹兵站了起来,扛着仅剩一发炮弹的84毫米无后坐力炮默默的跟了上去。

    第二位带着步枪,第三位只有手枪,第四位。

    很快。叶子山的身后响起了一片的奔跑声。

    叶子山笑了,这就是能将后背托付给他们的兄弟!战友!是总统讲的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也是空降兵的责任!

    叶子山带着大家,很快潜到两辆压阵的ba-27m后面,由于苏军步兵都在前面冲锋,所以装甲车以慢速跟随前进着。“我来引开它们,掷弹,你有几枚炮弹?”

    “只有一枚破甲弹了。”

    “那好。最前面那辆交给你。记住,看准了打!机枪,对准炮塔扫,压住37炮!其它人保护掷弹手。”叶子山安排好后。用力的深吸几口气,然后提着枪向装甲车快步跑去。

    突然窜出的身影,让两辆装甲车连忙转动炮塔,叶子山趁这个机会不断扫着炮塔吸引注意。小小的步兵也敢挑战拥有厚实装甲的ba-27m?里面的苏联士兵火冒三丈。追着叶子山的屁股碾压过来。子弹和炮弹不断在他身边落下,好几次几乎就在脚跟边上。叶子山已经完全忘记了安全。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跑!不断地跑!

    见到装甲车被引诱过来,掷弹兵连忙跑出掩体,向着第一辆装甲车左边冲去。由于视角的关系,两辆装甲车都没发现靠近的掷弹手,但后面的苏联步兵看到了,立刻向这里射击试图阻挡。此时,两挺hj32机枪也响了,密集的子弹打在炮塔上溅起无数火星。

    叮叮当当的声音吓得装甲车连忙放弃叶子山掉头,这时掷弹兵开火了。“轰!”最后一枚84毫米破甲弹不负所望的轰中ba-27m的左边,在这里撕开一个肉眼可见的大口子。散射的金属流顷刻间就杀死了里面的所有人。第二辆ba-27m见状连忙后退,水冷重机枪向着掷弹兵方向猛烈扫射过来。啾啾的子弹,压得掷弹兵和副手完全不能动弹,大家急的拿起武器对准装甲车一通猛扫。

    叶子山此刻已经在右边,见到这辆ba-27m试图撤回步兵队伍里,已经差点直不起腰的他还是强忍酸痛,箭步上冲拔出一枚磁性手雷扔了过去。但由于距离远,磁性手雷并没吸附上装甲。在地面爆炸的手雷吸引了苏军步兵的注意,七八个苏联步兵叫嚷着向他这边冲来。

    叶子山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所以拔出第二枚磁性手雷,不顾擦肩而过的子弹又跑了几步,然后运足浑身力气扔了出去。

    扔出去的刹那,他整个人都瘫痪了,只能软软的趴在草地上,目视着手雷划出一道抛物线后被装甲车吸引贴了上去。“轰!”一团火球从ba-27m上升起,让空降兵们吃尽苦头的37毫米机关炮和水冷重机枪终于停止了嘶鸣。

    “呵呵,哈哈,哈哈。”见到自己终于干掉了装甲车,已经脱力的叶子山放声大笑起来。然后一只手举起冲锋枪,下意识的向飞奔过来的苏军步兵扫射着。由于装甲车的阻挡,对面的战友根本来不及支援,只能看着苏军步兵一点点向这位带领他们的连长冲去。

    打空最后的弹匣后,叶子山干脆放弃抵抗,翻身平躺着等死。奇怪的是,他这刻想起的不是父母,而是在大学里教书的女朋友。这算不算见色忘义?叶子山勾起嘴角时,一个庞大黑影却猛然划破如盘的圆月。寂静无声的向他这边快速冲了过来。

    作为第二波空降主力的大鹏滑翔机终于到了,这些利用自然风飞行的大家伙,在失散了三十多架后终于抵达了降落场。但下面的景象,却让长机机长雷世谦狠狠皱起眉。这位有着十多年飞行经验,驾驶过七种飞机,还出任过空军接收试飞员的少校也是头皮发麻。

    只见到,原定的降落场内到处都是爆炸和对射火线,远处一架架来支援的轰炸机和攻击机急得直打转,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就算它们装满炸弹也不敢轻易投下去。“长官,该怎么办?”副机长是刚刚从航校毕业的学生,根本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局面。要知道,他们的飞机里除了装载数千空降兵外,还有大量的重型武器。如果没有安全降落场,不能分清楚敌我的话,这些木头疙瘩恐怕会被炮弹打成筛子。

    “兄弟们,都看到了吗?我们没有选择!”雷世谦想了想,拿起话筒将电台拨到内部频道:“下面的空降师兄弟在苦战!已经没可能清理出降落场。但我们不能去备用降落场,因为他们急需重装备。所以!我需要你们每个人打起精神。载人的机组全部去备用降落点,其余的人两两一组。密集队形强行降落!落地后尽可能靠拢,用重机枪保护装备,等我们的人来接手。

    听着!

    无论如何,都要降下去。不管是撞山,还是树林,不管是斜坡还是水沟!都必须把重装备送到空降师的兄弟手中。”雷世谦的话语中,机枪手迅速带上护目镜。硕大的12.7毫米机枪连接着长长地金属弹带,散发着决然光芒。

    “记住!我们是长机。不管如何都必须降下去!”雷世谦挂好话筒,拍了拍有些紧张的副驾驶:“放心,有机枪呢。”年轻的副驾驶员死死握住方向盘,用力点点头后打出了两枚黄色信号弹。在信号弹的指引下,长机摇摆三下,迅速打开减速副襟,笔直的向战火最密集处冲去。

    叶子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体积庞大的大鹏就擦着树梢从头顶越过。冲来的苏联步兵显然被这些大家伙吓坏了,根本没想到会有东西从天而降。当机轮触碰到地表的瞬间,雷世谦落下了防滑齿板。齿板上的粗大铁齿深深扎入地表,在泥地里拖出两条深深地印痕。

    “是飞机!飞机,开火!”一辆bt7看到冲来的滑翔机后,立刻调转枪口对准机首。密集的子弹瞬间穿透机身,将雷世谦打得支离破碎。

    “机长!机长!我操你毛子姥姥!”年轻的副驾驶哭喊着,抹着眼泪,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握住方向盘确保飞机平衡。虽然大鹏滑翔机是木质机身,但在地面滑翔的庞大机身和宽大机翼就是一柄超级重斧,将无数行进路线上的苏军步兵骑兵撞飞,最后还一头撞上向它开火的坦克,将坦克撞得直接翻了过来。

    “开火!开火!”

    滑翔机没有油料,机体结构都是用钢管加固的,所以这种程度的撞击不会散架。飞机还没停稳,机背和两侧的三挺12.7毫米机枪就同时喷出无数的子弹雨,将试图靠近的苏军扫死。“滑翔机!是滑翔机!跟着我,冲啊!”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叶子山见到滑翔机着陆,激动地猛跳起来,捡起一支svt38半自动步枪冲了上去。

    四周的战友此刻也回过神来,兴奋地向着滑翔机方向涌去。

    不到十分钟,一百多架满载重型装备的滑翔机在战火最激烈的中央强行降落,数百挺重机枪喷出长长地火焰,吞噬着一切能见到的敌人。“砸开门!”叶子山跑到机头时,整个机头都已经撞烂,看着血肉模糊的雷世谦和年轻副驾驶,迟疑片刻后咬着牙掰开机首舱门。

    两分钟后,第一辆火力支援型6*6猎犬装甲车在重机枪的保护下冲出了机舱。“反击!轮到我们反击了!让他们尝尝厉害!轰轰”40毫米速射机关炮喷吐着愤怒的火焰,追逐着四散奔逃的苏军冲了上去。

    英勇的滑翔机飞行员们,用勇气和无畏带着六十多辆猎犬装甲车和一门门105轻型榴弹炮、迫击炮等重装备降落的举动,宣布了尼采科夫和苏军的死刑,最后连不少降落后的飞行员最后都拔出随身冲锋枪加入了战斗。而在备用降落场降落的四千多空降兵也迅速组织起来,搭乘吉普车和摩托车等工具。绕道后方切断了苏军的撤退路线。

    一个小时惨烈鏖战后,胜利终于向着空降兵招手时,巴尔喀什港也已经是彻底乱套。哈弗罗夫已经傻眼了,望着湖面上密密麻麻向这里冲击的登陆艇,一个劲的拔胡子:“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船?”

    “司令,好像是海军登陆艇。”一位来自喜欢海军的军官,总算分辨出了阿瓦士战役中才首次出现的坦克登陆艇。

    “登陆艇?上帝!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该死的贝利亚,他不是说自己的情报网可以覆盖这里的吗?为什么连这么多登陆艇抵达都没有预警!”哈弗罗夫发飙了,完全忘记身份叫嚣咒骂着贝利亚和情报部门。连身边提醒的亲信都被他一脚踢飞:“去他妈的**!现在只有上帝能帮我们!菲林。你这头蠢猪还在干什么?去把我们的坦克叫回来!还有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为了上帝,小伙子们,开火吧!把所有的炮弹和子弹都打出去!”

    面对满嘴反革命的哈弗罗夫,几位内务军官目瞪口呆。有心拔枪干掉这个反动派,但大敌压境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何况哈弗罗夫说的也没错,自己这边刚把全部坦克和一个步兵师调去围剿敌人空降兵,现在先活下来再说吧。

    “开炮!”

    “扫射,扫射!”

    哈弗罗夫疯狂的叫嚣下,巴尔喀什苏军也玩命的将炮弹和子弹泼洒过去。同样,安装在登陆艇上25毫米机关炮和12.7毫米机枪也激烈的回击着。“军长。冲锋舟快要靠岸了!”眼尖的海军艇长提醒着冷静观察的乐士文,后者点点头,让军官打出一枚绿色信号弹。信号弹升空的刹那,八道雪白的光柱如同天堂的接引之光。从天而降铺洒在港口上,机翼上挂着两台探照灯的四架轰七帮助部队照亮了前进道路。

    “开火!”

    探照灯亮起的瞬间,一直在最前面的8艘火力艇上同时发出怒吼。嗖嗖嗖24门12管火箭炮,以每秒一发的速度全速开火。无论是登陆艇上的国防军将士。还是巴尔喀什的苏军,都见到了有生以来最壮观的一幅夜景。288枚火箭弹。带着长长的尾芒,犹如从天而降的地火流星,狠狠砸在了巴尔喀什港内。

    相当于288枚155毫米榴弹的火箭弹仅用了30秒,就在巴尔喀什港掀起一场可怕的钢铁风暴!弹片和钢珠发出嗤嗤的飞旋声,火焰在膨胀的热空气帮助下四处扩散,数以百计的苏联步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爆炸和火焰包围。

    3分钟后,第二轮打击再次到来!

    又是288枚火箭弹,又是一片钢雨临空而下。已经无法用言词形容了,无论是哈弗罗夫还是那几位想干掉他的苏联内务部军官,全都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种强大的武器(喀秋莎当时已经研制出来,但还属于高度机密),可以在短瞬间投掷如此多的弹药。

    当火焰如同流水般在巴尔喀什港内流淌时,本来就因为抽调一个师后薄弱的苏军完全成了无头苍蝇。“预备队,预备队呢?你这个反革命,你的预备队呢!”几位内务军官已经疯了,抓住哈弗罗夫大喊着让预备队上来。

    “去你妈的预备队!你们这些白痴,来人,给我全部抓起来枪毙!”哈弗罗夫此刻也失控了,他早就看不惯这些内务部队出身的傻瓜,如果不是这些只懂得溜须拍马的家伙胡乱指挥,怎么会抽走自己的部队呢?!现在好了,从萨雷姆瑟克半岛到这里足足六十公里的防线上,只有区区三个步兵师,而且之前还被勒令抽走一个师去支援基马丘陵,还有个屁的预备队啊!

    砰砰的处决枪声中,首批硬壳冲锋舟已经冲入码头,清一色的h37突击步枪很快将苏军压制下去,步兵们开始清除暗堡和火力点。

    “准备好!”

    艇长大喊一声,用力地掰开制动闸后,第一艘坦克登陆艇的跳板轰然落下。

    “坦克,是坦克!”

    一辆辆36型坦克出现在视野中后,哈弗罗夫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这回真的完蛋了!后面是数量不明但肯定不少的空降兵,前面是正源源不断上岸的装甲坦克和步兵。最关键的是,他手上现在连一辆坦克和逃命的卡车都没有,这还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