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16章 中亚大会战(8)

第816章 中亚大会战(8)

    11月5日深夜,塞米伊。

    “快起来,别睡了!收拾东西准备战斗。”22师1团5连的张二虎穿着秋季作战服,裹着羊毛毯,刚抱着HJ32通用机枪眯起眼睛,耳旁就传来连长的叫喊。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消停了?”张二虎嘀咕着,拧开水壶往脸上泼了几口凉水。冰冷刺脸的感觉让他清醒了很多,问道:“连长,苏联人上来了?”

    “没呢。师长命令我们立刻去南门河边的发电厂,三营在那边发现了大批苏联人,听说有好几万呢。”连长喊完,又向其他阵地跑去。留下张二虎倒吸冷气。好几万?苏联人不要命了?大半夜往一个都是敌人的城市里投几万部队作战!

    “发疯了啊!”

    张二虎嘴上喊发疯,手脚却不闲着。立刻将三条百发的弹带裹在身上,又让副机枪手多带两根枪管,才跟着部队往发电厂转移。

    此刻的东哈萨克西北角战略重镇内已经看不到任何灯火,唯有每隔10分钟在城市上空亮起的照明弹,证实它还充满着活力。刺目的光亮下,南城已经看不到任何完整建筑,到处都是碎石和断垣。等张二虎和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的抵达发电厂,苏军的炮弹就落了下来。

    轰!轰!轰!

    炮弹,像冰雹般疯狂的落了下来。76毫米、82毫米、122毫米、152毫米短短几分钟里,半座城市就被成片闪耀地红光淹没,每一条街道上都升起了沉厚烟云,肆无忌惮地扩散膨胀,掀翻房屋、摧毁建筑、杀伤人员。

    虽然战争才打了半个月,但张二虎却仿佛打了半辈子仗一样。很快分辨出这是进攻前的无差别弹幕掩护炮击。这种炮击并非针对某一个阵地,而是弹幕徐进的一种战术,主要用于杀伤人员和掩护进攻部队。但知道归知道,声势浩大的炮击还是让大家叫苦不迭,躲在地洞里像只耗子捂着脑袋。张二虎更是望着地表那片流动的火球,骂骂咧咧:“我怎么觉得苏联人大炮比我们还多呢?妈拉个巴子,斯大林不是把棺材本都拉住来了吧?”

    连长气得狠狠踹他一脚:“哪来那么多废话,给我躲好了,老子不想给你收尸。”

    “哈哈。”

    张二虎挠挠头。在战友的哄笑中继续埋头当鸵鸟。其实他说的真没错,论数量,尤其是身管火炮,国防军还真不如苏军。库利克为此次战役准备的相当完善,明知自己空军不敌。所以在南北两面同时投入了上万门身管火炮,再加上迫击炮等,总计近三万门。而国防军在哈萨克的全部身管火炮加起来也才五千多。当然,这是因为杨秋选择的是大空军,所以大部分资源都向航空倾斜,陆军主要也是发展装甲突击力量,所以资源和制造能力决定了不可能像斯大林那样在战前就拼命的囤积十几万门大炮。

    数量虽然不足。但质量并不差。很快,隐藏在城东12个阵地内的三个独立重炮团开始反击。

    1935年式155毫米牵引榴弹炮是世界上最轻的同口径榴弹炮,由于全量只有3.6吨,所以列装后立刻成为步兵最重要的支援力量。三个炮团的108门155毫米榴弹炮开火后。各师的105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击炮也纷纷加入合唱。清一色的105毫米、120毫米和155毫米炮弹虽然数量不如苏军,但威势却一点不比苏军少多少。

    不过让张二虎和大家奇怪的是,前几天苏军炮火准备都起码要一小时,但今天才打了不到十五分钟就停了。还没等大家想明白怎么回事。前面就传来了叫喊:“苏联人!苏联人上来了!”

    “二虎!看到没有?带你的机枪班去三楼。记住!别太早死了,全连都要照你的机枪为基准!”

    “连长。你就放心吧!”张二虎扛着机枪,带副手向发电厂大楼跑去。为确保弹药供应,连长还特意为他安排了五名哈萨克供弹手。

    战争爆发后,每天都有大量哈萨克人自发的加入抵抗行列,尤其是总统演讲说要支持哈萨克独立建国后,哈萨克人的参军热情更高。虽然上面还没正式作出安排,但这些憨厚的草原汉子却主动承担起了输送弹药和运送伤员的任务,还有一些人利用高明的骑术当起了哨探,帮了部队很大的忙。

    “小苏州!你不是常在我面前说枪法好吗?看到没有?那边有个水塔,上去,让苏联人尝尝味道!”

    “迫击炮去东面的蓄水池。邱宁,你的反坦克炮按照坦克歼击营为准!他们开火后,你就给我狠狠打回去!别让苏联坦克突进来!”连长安排好迫击炮和两门70毫米加农炮的任务后,再次大喊起来:“其余人都注意!手上有狙击枪的先打,以二虎的机枪为基准。接下来是步枪,冲锋枪最后负责保护,别让他们靠近!”

    “连长快看,是T34!”

    连长刚安排好任务,两枚照明弹就从团部方向打了出来。刺目的白光照射下,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连刚爬到三楼的张二虎都有些愣神。只见到宽五公里的正面,大约有四五十辆T34和T26坦克,掩护着上万的苏联步兵向发电厂方向冲来。

    “2201团呼叫!2201团呼叫!T34,数量大概有30辆,南门发电厂!请求轰炸!请求轰炸!”

    “收到,收到!五分钟后抵达,注意,用地面闪光弹引导!”

    “闪光弹做好准备!空军五分钟后到!反坦克炮注意,先打T34!1100米、900米,850米开炮!”

    “轰!轰!”

    四辆隐藏在建筑和厂房里的35型猎虎反坦克歼击车刚开火,五连的两门反坦克加农炮也喷出了橘红色火球。这个距离别说T34,就连国防军自己的31型坦克都挡不住70毫米/L50反坦克炮,所以立刻有两辆T34被打停。

    张二虎早就瞅准机会。见到坦克一停,立刻瞄准后面暴露出来的苏军步兵扣下扳机。HJ32通用机枪早已名声在外,尤其是这次会战中,只要能听到它独特的扯油布声,国防军的士气就会大震,而苏军却早被这种怪声音折磨得痛不欲生。实在是没办法,HJ32速度太快了,即使是最精锐的老兵,都只能靠运气躲。何况是大清洗后素质严重下降的苏军新兵。

    “哒滋滋哒滋滋。”独特的撕布声在夜晚格外清脆。曳光弹拉出的弹道组成死亡线条,无情地收割者生命。只是几下扳机,两辆T34后面的苏军就基本见不到能活动的了。

    张二虎一开火,全连的机枪和迫击炮都跟着嘶鸣起来,大批大批的苏军士兵被压制在500米外的地面上不能动弹。一些人甚至还开始后撤。

    “不能停下!冲起来,冲起来!”

    指挥的弗拉索夫见到部队被压停,气的直跺脚:“冲上去,跟在坦克后面!杰里科,用你的机枪抽抽他们!炮兵团,集中火力敲开南面!”

    “轰!”又是一辆T34被反坦克炮击中爆炸后,带着莫斯科内卫部队标识的杰里科上尉抽出马鞭叫骂着下令向后撤的士兵开火。哒哒哒DP轻机枪的扫射中。数十位试图逃跑的苏军士兵打死。

    凶狠的执法队吓得士兵不敢多留,立刻爬起来继续冲锋。

    见到部队终于又动起来,弗拉索夫大松口气。其实他并不喜欢莫斯科派来的督战队,但这回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历经大半个月的鏖战。数十万中国国防军将士以血肉为墙,逐渐将苏军的突击潮头遏制,战争已经呈现出从攻防向僵持转移的迹象。

    这是很糟糕的事情,一旦陷入僵持。缺乏制空权的苏军只能被动挨打,所以莫斯科已经严令要在12月来临前拿下东哈萨克和阿拉木图。尤其是塞米伊。这座东哈萨克西北角上接壤西伯利亚的战略重镇,如果能拿下来,就可以将东哈萨克方面军和西伯利亚方面军联系起来,到时候不仅可以突破防线,还可以将五十万西伯利亚方面军释放出来,一举压垮东哈萨克。所以库利克才决定冒险在夜晚投入重兵,希望用人海冲锋战术,彻底摧毁国防军的阵地。

    虽然督战队让人厌恶,但效果很不错。在督战队的威胁下,第四机械化军的两个营很快冲破了第一道防线。弗拉索夫见状立刻下令投入后续部队,争取在白天来临前打开局面。但二线部队刚上去,噩耗就来了。

    如同死神在歌唱,嗡嗡声发动机声从夜空中传了出来。这种声音大家实在太熟悉了,每次听到都让苏军将士乱成一团。

    “空军来了!卧倒!闪光弹!”

    苏军混乱,但2201团却大受鼓舞。军官们的齐声大喊中,六枚闪光弹被迫击炮送入了苏军中间形成了一条敌我切割线,在天空盘旋的化蛇乙中队看到后,中队长何勇立刻带领僚机一个推杆,冲入战圈沿直线靠南分别投下八枚120公斤集束炸弹。这种集束炸弹是西北会战中才首次使用的,每一枚120公斤大炸弹中都藏有十六枚5公斤子炸弹。当炸弹下落到三百米高度后,炸弹头部的炸螺栓猛地一亮,弹壳迅速裂开抛洒出子弹。

    轰隆隆短短的一瞬间,上百个火球同时在苏军中炸开。数以百计的士兵被炸得支离破碎,连坦克都没能幸免。中队长投下炸弹后,跟在后面的14架化蛇乙也纷纷冲入战圈,五十六枚120公斤集束炸弹将短短五公里的正面变成了人间地狱,数以千计暴露在外的苏军被炸死,惨呼和痛苦地嚎叫布满整个战场。

    集束炸弹的威力,一时间让整个战场都呆滞了。

    “我的坦克!”

    弗拉索夫更是直哆嗦,就这么一轮,第二波冲锋的二十辆坦克几乎全部被毁,剩下几辆也被国防军的猎虎找到机会。暴露在外的步兵更是损失惨重。由于第二波无法跟上,刚冲进去的两个营立刻遭到毁灭性的绞杀,半自动步枪和HJ32通用机枪组成的火网,不到三十分钟就将两个营无声无息的吞掉。

    “卑鄙狡猾的中国人!为什么就不肯堂堂正正的交战呢!”一名被惨状刺激的参谋愤愤咒骂,但他的话语立刻遭来一片白眼。战争还有堂堂正正的?“来人,把这个混蛋送回莫斯科!”足足三个团被扫光的结果,气得弗拉索夫立刻让人把这名不知靠什么关系上位的白痴拖走。

    “炮兵呢?我们的炮兵呢!”

    “坦克,让所有坦克都上来!”

    一位实在是看不下去的师长大叫起来,但后勤官的话立刻给所有人泼了盆冷水:“我们只有五十桶油了。每门炮的炮弹也只剩下七发,如果继续投入,敌人一旦反扑我们机会失去坦克和炮兵的支援!”

    一个战时每天需要消耗上千吨物资的机械化军,只剩下五十桶油?

    这不是开玩笑吧!

    后勤官摊开手,愁容满面道出原委。

    原来。由于苏军突击太快,补给太长导致不断遭敌后部队和飞机的袭击。加上国防军实施焦土政策后,已经无法从占领区获得任何物资。第4机械化军已经算准备充分的了,很多部队尤其是突击卡拉库姆的部队中,已经有大半坦克因为缺油不得不停下充当步兵的临时炮台。而且掌握制空权的国防军特意加强了对补给车队的绞杀,半个月的鏖战中有超过百支运输物资的车队遭到袭击,驮马队和骑兵也面临来自天空的疯狂扫射。

    糟糕的后勤不仅仅影响到作战。连士兵的口粮都出了问题。很多士兵已经连续两三天只靠一罐豆子或者几片黑面包度日,据说连骑兵喂马的豆皮,都被步兵抢光拿去填肚子,还出现了杀马充饥的事情。

    弗拉索夫是为数不多知道补给困难的军官。也知道其实苏军并不缺物资,毕竟中苏交恶不是突然爆发的,早在几年前苏军参谋部就开始在东方储备物资和弹药。按照斯大林的要求,仅哈萨克一地就储备有供三百万军队使用半年的物资和弹药。但问题是当时谁也没想到制空权如此重要,还会出现空有物资却运不上来麻烦。

    现在他终于明白。阿瓦士和波兰的闪电战真不是后勤混乱的苏军能使用的,没有强大的后勤和制空权保证,闪电战对苏军反而是一种折磨。也知道为何库利克要下死命令拿下塞米伊,如果不能拿下这里获得国防军储备在这一带的庞大物资,恐怕苏军自己就要因为补给主动后撤了。

    越过国境后一直冲在前面立下赫赫战功的弗拉索夫脸色变得非常精彩,主动打消了让坦克和炮兵继续参加进攻的想法。但问题是,面对轻重武器齐备的国防军,单纯步兵进攻需要填多少人命?“最后的储备暂时不能动。先把能开的坦克和装甲车组织起来掩护步兵。发电报给司令部,请他们用飞机空算了,还是用骑兵尽早送来。”弗拉索夫本来想说空投,但想到刚才那一幕,立刻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虽然苏军的炮弹还在西北南三个方向时不时落下,但逐渐减弱的强度,让有经验的军官都松了口气。位于城市东面体育场的第五军指挥部内,龙云皱着眉聆听战报,和军官们一起安排防御。

    “从强度来看,今晚的进攻是最猛的。同时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发起,总投入大概200辆坦克和三到四万的步兵!前线部队损失很大,7师和52师的伤亡都超过了千人。”参谋长范石生忧心忡忡。

    他是当年蔡锷带出来的人,就读保定陆军学院还参加过欧战。虽然不像龙云这般出色,但也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尤其擅长战场分析,所以很快就抓住了主线:“弹药物资我都不担心,就是怕士气出问题。天气越来越冷,前面又不能生火取暖,士兵每晚只能靠红糖水和巧克力维持身体热量消耗。从这几日苏军炮火的准备时间看,他们的补给应该是出问题了。可越这样我就越担心他们会不计代价强攻。今晚就是明显的例子,如果损伤太大,恐怕等到反击我们也要折损过半。”

    龙云听着汇报,注视着眼前的沙盘和地图。桌上关于苏军后勤补给和弹药不足的情报都被他翻阅过几十次,已经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面。以苏军低劣的后勤效率,200公里突击已经是最大范围,所以他不担心能不能守住,反而也担心反击开始后自己能拿出多少力量!也有些急躁的解开领口的扣子,追问道:“司令部还没消息吗?”

    范石生知道整个怛罗斯计划。所以摇摇头:“还是天气问题。阿拉木图这几天一直在下雨,空降部队根本不能跳伞。本来打算让第一军强渡,但司令部认为,过了湖就是丘陵地形,装甲部队没有足够步兵配合贸然进入丘陵会很糟。一旦没有任何牵制的苏军三个师夹击过来,就极可能造成重大损失。”

    龙云的眉宇更深了,谁也没想到,到了临门一脚却被天气干扰。强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后,指指西面的巴甫洛达尔:“苏军有没有动静?”

    “没有,应该不知道我们的反击计划。巴甫洛达尔还是只有一个师,不过伤兵到时增加不少。七拼八凑应该能拿出两个师的样子。”

    “那就好。”一听目标暂时没动静,龙云的急躁也消除大半。问道:“照你看,应该怎么办?”

    范石生想想,指着发电厂方向:“我们手里现在只有第五装甲师没动。明天司令部还会把123、124和137师从塔城调过来,不过这三个师都是去年才组编的新兵师,战斗力没法保证,一旦我们去堵巴甫洛达尔。势必要遭到至少两个苏联集团军的前后夹击,所以我建议把南面发电厂的叶为询22师先撤下来。用137师替。”

    “军长,为什么把我们撤下来?”

    话音还没说完,戴着头盔,穿着一件空军穿皮夹克的叶为询冲了进来。顾不上擦脸,急匆匆地跑来,一副很委屈的模样:“军长,您不能胳臂肘往外拐啊!我们22师那点比兄弟师差了?多隆让我们撤,到这里刚打两仗又要撤,再这么下去,干脆叫我们撤退师好了。”

    看他委屈的模样,龙军和范石生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叶为询见状顿时纳闷,难道说错了?连忙问道:“军长,参谋长,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叶为询整军严厉,作战勇猛,是保定系中不可多得的将才,平时龙云也很器重他,所以故意开玩笑挤兑道:“行啊,是你自己不撤的,可别怪我。参谋长,我看就让7师撤下来,编入反击突击集群好了。”

    反击突击集群?!

    叶为询眼睛一亮,连忙拉住范石生:“参谋长,真的要反击了?!”

    “是。司令部已经来电,就是这两天了。”

    “太好了!撤,军长,参谋长你们说怎么撤吧。”一听要反击,叶为询连刚才自己说的话都忘了,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完成任务。

    龙云也懒得理他,干脆让范石生交代任务。后者走到地图旁,指着西面的巴甫洛达尔说道:“看到没,从卡拉干达逃走只有两条路。向后撤去阿斯纳塔,或转头向北去巴甫洛达尔,由这里走铁路去西伯利亚的鄂木斯克。卡拉干达那边兄弟部队会负责,我们的任务是反击开始后,立刻抢在苏军主力突围前占领这里切断铁路线!所以军长决定,让你的22师和第5装甲师当箭头,堵住他们北上的路。”

    “军长,您可真看得起我们。朱可夫在鄂木斯克有一个步兵军,加上突围部队,少说三四十万!两个师也挡不住啊!”叶为询听完眼睛更亮了,但很快又黯淡下来,苦着脸看向龙云:“军长您可真高看我了。”

    “行了,别给我哭丧脸,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龙云笑着说道:“徐司令已经来电话了,明天123、124和137师已经从塔城过来,最迟后天下午全部到齐。137师会替换你现在的防线,123和124师全部并入突击战斗群。你们只要抢到外围开辟出野战机场,空军还会给你们送几个团过去,并安排飞机就近支援。”

    两个步兵师,一个装甲师加自己的22师,再加空军和后续部队,虽说还是单薄了些,但已经能打了。所以叶为询头点的飞快,搓搓手靠近过来:“呵呵军长,反击什么时候开始啊?您给个明话,我也好准备不是。”

    “不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