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745章 帕米尔高原上空的雷鸣!(四)

第745章 帕米尔高原上空的雷鸣!(四)

    @@@@@@

    昆都士战役爆发的消息,如同一道旋风,在瞬间席卷世界。无数的国家,无数的人,在这一刻都将目光投到了阿富汗的北大门。是两次打败精锐的日本陆军,欧战中以瑞尼韦尔龙啸战役奠定世界强军的中国国防军一举关闭大门?还是经过残酷内战锻炼,近几年疯狂扩充军备,善于利用精神力量的苏联工农红军打破壁垒?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战前一心看好戏的英法美三国、暗暗构思南下的日本,虎视眈眈的德国,浑水摸鱼的意大利,揪心战火烧及本土的阿拉伯世界等等,此时此刻全都瞪大眼睛,竖着耳朵。巴格兰、汗巴拉德!两个地名和其周边的复杂地形,在他们脑海里反反复复打转。每每翻开地图看到那如羊肠般曲折的小道,各国的军事家们都直摇头,这地形、这道路,别说打仗,就算行军都困难无比。

    尤其是汗巴拉德地峡,简直就是任何部队的噩梦。均宽不足400米的地峡,用句简单的话来说,从山崖上仍枚手榴弹都能炸到路中间去。所以在各**事教科书上都有这样一句话,打什么地形,都别打地峡!

    因为地峡往往都很深,里面的道路曲折蜿蜒,很容易被敌方利用切断,就连古人都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来形容这种地形。但现在,中国国防军的第10装甲师515团第一坦克营,却在一名初出茅庐的年轻少校的奇思妙想战术下。决然冲入被军事家们深深忌惮,看似不可能拿下的地峡中。

    32辆采用扭杆悬挂底盘,外形像平行世界中的黑豹坦克,满身披挂旧履带和沙包的t31型坦克,如同洪荒巨兽,一头扎入了地峡深处。在它们前面,是徐进掩护的弹幕,后面是三台旧航空发动机卷起的阵阵罡风。为制造足够的风沙,杜聿明还下令数百位士兵从本方控制的峡谷两侧向下泼洒细沙,数以百计飞扬的工兵铲将数十吨阿富汗特有的泥黄细沙撒入峡谷。爆炸、螺旋桨和峡谷风混合在一起,裹挟下沙砾和泥土横扫整个地峡。

    刚刚庆幸又一次躲开轰炸和炮击的苏军士兵还没庆祝,就发现这次轰炸卷起的沙尘超出预料,阿富汗特有的细沙让他们睁不开眼睛、只能半闭双目,抱着头深深埋入隐蔽阵地,希望风沙早点过去。但就在他们等待风沙过去时,隐隐中传来的马达声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当他们运目看去,却发现能见度还不到千米。

    “我听到了!是发动机的声音。坦克,敌人的坦克上来了。”

    “反坦克炮准备。”

    “看不见。我看不见,他们在哪里?”

    “该死的,灰沙太大了。”

    “开火,向声音处开火!”

    指挥反坦克炮阵地的苏军上尉第一个反应过来,捂着口鼻下令向声音处开火。“轰轰轰,轰轰轰。”部署在湾口死角内的苏军四门45mm反坦克炮率先开火,炮口的火光一起,地峡两侧山坡上的苏军机枪连以为下面发现了目标,m1910水冷式重机枪也对湾口疯狂扫射。

    那一刻。卓凡和第一坦克营将士们才明白为何足足一个月,阿富汗部队和亚洲旅都无法突破地峡封锁,因为这里的火力实在是太密集了!现在的坦克营,就好比弹雨中的小舟,或者披着床单闯入马蜂窝的倒霉鬼,耳旁子弹撞击钢板发出的铛铛声比暴雨击打芭蕉叶还密集。

    “他妈的,不会被打穿吧?”

    7号车内。头戴内衬软海绵钢盔的坦克驾驶员大声发泄着,即使明知坦克对重机枪子弹免疫,连最易受伤的发动机部位也都盖上了厚厚的旧履带,但谁也受不了如同万蚁挠心般感觉。“轰轰。”领头的尖刀连刚绕过湾口。两枚45毫米穿甲弹就在它们身边爆炸,穿甲弹爆炸后的火球很小,但还是吓得靠近河道的12号车驾驶员猛拉制动,差一点就将坦克开上松软的河床。

    “找到了,停车!右转17度,距离721米,高爆弹三发连射!”爆炸亮起的瞬间,一直瞪大眼睛搜索炮口火光的车长终于捕捉到黄沙中的微弱闪光。厚重的炮塔向右转动,炮手按照车长坐标微调炮口时,装弹手已经将4公斤重的高爆弹塞入炮膛。

    这一刻,坦克营占据优势,因为t31坦克是世界上第一种设计之初就安装车长和炮手双潜望镜的坦克,使得坦克手无需暴露就能迅速捕捉目标,即使这种风沙弥漫的情况也不会影响双目观察。坦克炮调转的同时,对面隐蔽的苏军反坦克炮手也发现了目标。要说对面这位还真有神炮手的潜质,在风沙漫天中硬生生快速调整到位,居然赶在坦克停车开炮前先打出了一炮。

    “咣铛!轰。”45毫米穿甲弹撞击坦克正面装甲的同时,炮手也打出了第一枚高爆弹。“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受伤!”坦克内声音嘈杂,四周又都是爆炸和子弹击打钢板的铛铛声,车长不得不扯开嗓门大声询问情况。

    “没有!没有!”

    “目标还在!还在,第二枚,开火!”

    “轰。”

    这是惊心动魄的时刻!前面驾驶员和车长检查是否被损伤时,炮手一边高喊一边跺脚,当装弹手塞入第二枚炮弹,用手狠狠击打他的钢盔后,第二枚高爆弹立刻冲出炮口。炙热的弹壳退出炮膛,硝烟在拥挤的坦克舱内扩散,呛得坦克兵们双目发红。

    还好,第二枚高爆弹准确的击中了几乎半埋的苏军反坦克炮阵地,击中对手坦克的那位苏军炮手口吐鲜血歪斜着身体,瞪大眼睛似乎不明白。为何前几天还能打穿的坦克,突然变得如此厚实不可摧毁。

    坦克炮的炮口火光引来另外三门苏军反坦克炮的反击,眨眼间足足4枚穿甲弹击中了7号车,其中一枚击中了最薄弱的履带,导致7号车一下子失去了前进能力。由于外面子弹密集,坦克兵们不得不咬牙忍着被击穿的担心,坐在车内等待后续兄弟部队清肃完毕。

    三个反坦克炮位置纷纷曝光后,尖刀连剩余的13辆坦克顿时一窝蜂的将炮弹砸过去。轰轰的爆炸和火球中,只花了三分钟就将四门45毫米反坦克炮全部清除。但在这个过程中,尖刀连也再次损失一辆坦克。由于被击中发动机燃起大火,四位坦克兵全都没能逃出来。

    “冲冲冲,加足马力!冲过去!”

    一个小小的湾口和四门垃圾般的45毫米反坦克炮,就让自己丢了两辆坦克,尖刀连的连长顿时如呲牙复仇的饿狼,捏住电台话筒一通怒吼。停下开炮的尖刀连再次前进,此时卓凡所在的第二梯队也越过了最险恶的湾口。

    当突击营全部越过湾口,潜望镜中的视线豁然开朗时,却不知更大的危险已经来临。“用穿甲弹。瞄准!”峡谷左侧一个石壁裂缝中,一门苏军的76毫米坦克炮探了出来。由于这个位置刚好避风。而且前面有石壁遮挡,所以炸弹和风沙根本影响不了。

    炮班班长尼科夫是位服役十年的老兵,还和德军交流过反坦克经验,他手中的76毫米反坦克炮也是目前苏军威力最大的反坦克武器之一。所以当卓凡乘坐的坦克刚从风沙中露出前缘,穿甲弹就呼啸着撞上了炮塔正面。

    “砰!”一声撕裂般的巨响,从卓凡耳旁炸开,整辆坦克就像被强行制动停车般狠狠一抖。摇晃和震动导致车内霎时烟尘弥漫。“被击中了!有没有受伤!报数,报数!”

    “驾驶完好!大炮完好!卓凡完好!填弹,填弹。”坦克兵一个两个汇报完好时。装弹手却迟迟没有发出声音,卓凡扭头看去,装弹手的脑门上被磕出一道三指长的血口,瘫软在炮弹架上,明显是撞晕了。

    “没事,只是晕了。”卓凡立刻爬到装弹手的位置,掐住人中先将他救醒。然后让他自己捂住伤口去前面,自己则从弹架上取出一枚穿甲弹塞入炮膛,大喊道:“填装就位!”

    应该说卓凡是幸运地,由于德国故意隐瞒。所以苏联一直没吃透从德国引进的热处理技术,导致穿甲弹钢芯硬度不足。加上t31坦克是世界上第一种倾斜布置装甲的坦克,又披挂着旧履带等附加装甲,这才硬生生抗下,否则光是这枚穿甲弹,就足以报销突击营的指挥大脑。

    营长和卓参谋差点被爆的画面,吓得旁边几辆坦克立刻调转炮口对准那门76毫米反坦克炮。但由于角度太小,一连几枚穿甲弹都没能摧毁这个隐蔽点,反倒是让对方连续击中两辆坦克,其中一辆还被击中侧面导致报废。

    “不要停车!尖刀连,尖刀连冲过去,拉开角度!”卓凡很快就发现问题,大喊让前面加速前进。尼科夫见到最前面的十几辆坦克猛冲过来,意识到对方要拉开角度,也立刻下令调整炮口,准备对尖刀连最薄弱的侧面发动进攻。这是一场生死时速的比拼,山壁后面的苏联炮兵用尽全力调整方向,尖刀连则加足马力,一边猛冲一边调转炮口,当炮口和车身几乎形成九十度直角,车身猛然制动停下后,双方的炮口几乎同时闪耀!

    两枚穿甲弹准确的命中了岩壁正面,76毫米反坦克炮的零件如天女散花般爆开。同时尖刀连的一辆坦克也被穿甲弹击中炮塔,但这次尼科夫却没能继续立功,表面硬化装甲硬生生抗下了这枚穿甲弹的袭击。

    当尖刀连兴奋摧毁尼科夫的炮班,自以为后面将一路畅通时,前方却出现了大量障碍和堑壕。此时尖刀连的坦克中央也猛然炸开一团巨大地橘黄色火球!“地雷?不对,像是155榴弹。”见到这团火球,刚刚为装弹手包扎好的卓凡心底顿时咯噔一下。为了解各种火炮和弹药的威力。他曾经数十次赴基层部队和工厂研究,掌握了靠查看火球和爆炸威力分析火炮种类的绝活。如果是地雷,那肯定是坦克压上去才会爆炸,即使自爆烟柱也是直上直下。而现在的尘土却向四周扩散,非常像155级高爆榴弹击中地面爆开后的样子。

    但问题是,之前一个月交战中,大家并未发现苏军71师装备过这种大口径火炮,而且地峡内也不适合部署移动缓慢地重型火炮。卓凡心的开始下沉,要知道t31坦克可以无视苏制45毫米穿甲弹,能挡住76毫米质量不佳的穿甲弹。但根本挡不住155毫米重炮的轰击。即便是高爆榴弹,只要落在坦克上,即使炸不穿装甲也足以将里面的坦克兵全部震死。

    就在这时,又一个相同的火球从尖刀连中间升腾而起,一直在留心观察的卓凡立刻意识到不对劲。“不是重炮!没有炮弹的尖啸,是炸药包!头顶,在头顶!”

    同车的突击营营长也反应过来,立刻扭转潜望镜向侧面山壁上面看去,这才发现在左侧半山腰一块突出的山岩后面。两挺dp轻机枪正在向这里开火。轻机枪的后面,隐隐约约能看到几个苏军在摆弄什么东西。片刻后。第三个黑点从里面窜出,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了300米外的突击连中间。

    后来才知道,苏军使用的是一门欧战时期奥匈帝国制造的超口径老式迫击炮。足足50公斤如同啤酒瓶般的超口径迫击炮弹威力比155榴弹还大,但由于这门炮最远射程只有400米,所以科孜洛夫将它部署到地峡用于阻击对手。

    超口径炮弹威力惊人,虽然精度很差,但第三枚炮弹还是在11号车右边不足2米处炸开。扬起的烟尘和火球直接吞没整辆车,直过了好久,卓凡才发现11号右侧的披挂履带已经被掀飞。内层装甲虽然表面无损,但电台呼叫良久却都没任何回答。

    “上去,上去用机枪干掉它!”卓凡大声叫喊着,催促用高射机枪进攻。他到不是担心自己,因为这种老炮威力再大,射程和速度的劣势也注定对坦克伤害有限。但如果不摧毁它,后面的步兵就上不来了。

    “角度不足。往右啪。”裹着纱布的装弹手掀开舱门为高射机枪填入子弹,但很快他发现坦克距离石壁太近,高射机枪的角度不够。但刚低头叫喊让调整车姿时,一发流弹流弹就击中了他的脖子。鲜血入注霎时淌满车厢。这一幕深深刺激到卓凡和战友们,立刻爬过去充当起机枪手的角色,同时坦克也加快速度拉开距离。但由于地面障碍太多,坦克始终无法快速行进,所以卓凡和其它机枪手一直无法有效摧毁这个阵地。

    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阵爆裂般的嘶鸣声,卓凡抬头望去,只见一直在天空盘旋的两架机头涂有大面积红色敌我识别标识的“化蛇”战斗机,猛然从高空向地峡俯冲下来。当接近山壁时,机翼内的四挺12.7毫米航空机枪对准这个隐蔽阵地一阵猛扫。苏军大概是没想到战斗机敢冲入宽度不足千米的地峡,所以好几个填装炮弹的士兵都被扫死。没等剩下的士兵缓过神,两架“化蛇”已经在汗巴拉德上空绕个圈,再一次对准山壁冲入地峡。

    连续三波扫射,最后一次甚至差点撞到山壁!终于摧毁了这个隐蔽阵地。

    两位胆大的飞行员挽救了任务,随着阵地被摧毁,再也没有阻碍的突击营速度一下加快很多,与此同时跟在后面的主力和步兵营也冒着弹雨冲入地峡。

    “停车!左转25度,距离870米,苏联坦克!穿甲弹两发连射。”当卓凡所在的坦克刚刚钻出地峡,还没看清楚眼前,操作潜望镜的突击营营长已经疯狂的大喊起来。在他的指挥下,炮塔飞速左转,卓凡刚用力将一枚硬化钢芯穿甲弹塞入炮膛,就感觉耳旁炸开一声巨响,然后就是扑面而来的灼热。

    “没中!没中!第二枚。”

    穿甲弹在那辆突然钻出的bt5坦克左边爆炸的画面,气得炮手狠狠跺脚,甚至连卓凡的身份都忘了,催促他快点装弹。“轰!”第二枚穿甲弹冲出炮膛,带着豆星般的红光,猛然钻入bt5轻型坦克的肚子。

    一副永远难忘的画面出现了,只见被击中的苏联bt5坦克竟然像烟花般从中间爆开,零件和炮塔直接翻出老远。瞬间,大火便吞噬了整辆坦克。要知道此时的苏联坦克也都是汽油发动机。见两名受伤的苏军坦克兵惶急慌忙试图爬出坦克,炮手见状立刻操作同轴机枪猛扫过去,连哼都没哼就将他们永远按在了火焰中。

    第一辆bt5坦克被摧毁的同时,整个突击营终于钻出了地峡。营长立刻下令调整队形。不消片刻,整个营就从三角突击阵型变换成扇形突击,所剩的27辆坦克带起滚滚黑烟,如水银般向着四周突破前进。

    “打开局面了!”

    此时的卓凡才发现,在这短短不到三十分钟的突击过程中,自己居然经历了两次死亡威胁,整个营更是损失5辆坦克。所有人也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全身都被汗水浸湿。即使很多年后,每当有人问起这场奠定他在军中地位的地峡突击战时,他都会用侥幸来解释。

    随着坦克营冲出地峡,部署在汗巴拉德镇上的苏军慌作一团,大概是没想到对手能这么快冲出来,所以知道杜聿明的主力冲出来,76毫米野战炮才向这里开火。

    轰隆隆的爆炸声中,昆都士战役如火如荼……(本站(qidia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