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744章 帕米尔高原上空的雷鸣!(三)

第744章 帕米尔高原上空的雷鸣!(三)

    @@@@@@@

    堂堂的一个装甲师,从甘肃横穿千里来到阿富汗,rúguǒ只是欺负一下步兵实在是显不出手段。要zhīdào杜聿明这些年苦研装甲战术,抱着机械化作战操典带领全师严格训练,多次被评为全军优秀,所以早就渴望和对手的装甲部队好好较量一番。

    大概是得知苏军坦克旅正在赶来,第10装甲师上下抖擞精shén,到晚上九点,除拖在后面的油料和运输营外,终于抵达了塔卢坎”“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第10装甲师的进驻让在这里鏖战近一个月的联军士兵兴奋不已,尤其是阿富汗士兵更是激动,平时看见一辆T25坦克就够他们炫耀半天了,现在足足两百多辆采用倾斜装甲,装备一门70毫米/L50线膛炮的T31型坦克,实在是让他们过足眼瘾。

    不过杜聿明却没太高兴,因为这里的地形实在是有些怪!塔卢坎盆地是阿富汗北方塔哈尔省的心脏,四周全都是高山,九年前曾被苏军短暂占领,后来在国防军和阿富汗北方军的努力下收复,并一直是两军对峙的最前线。整个盆地大约130平方公里,四周都是高山,只有西面的两侧大山中间,有一条长21公里,平均宽不足1公里的平坦地峡连接外界。地峡左侧是浑浊的阿巴德河,右边是农田,刨开松软河床计算,地峡宽度还不足400米,最窄处甚至只有270米,机械化部队完全的无法展开。

    先期抵达的阿富汗第三师、亚洲旅和23团yǐ精在山地两侧和地峡内建立了稳固防线,峡谷靠近北方山区一侧还有个临时机场,让杜聿明不用太担心油料和偷袭。但如何突破狭窄的地峡,实在是很头疼。所以安排好部队休息后,立刻召集卓凡等军官研究战情。

    经过阿富汗军官叽叽呱呱一番介绍后,众人总算了解了个大概。总长21公里的地峡中,中阿联军yǐ精攻占大半。但却在最窄处遇到了麻烦。因为地峡在这里有个转折,影响了火炮视角,加之宽度不足,两侧有高山阻挡,空军轰炸机无法有效轰炸,所以苏军利用这个优势,在这里布置了一个反坦克连,有四门45毫米反坦克炮,后面还有四门76毫米加农炮支援。两侧的山壁间还安排了专门的机枪连,所以亚洲旅光在这里就损失了三辆T25坦克和两辆装甲车。死伤士兵三百多人。

    可以说只要突破这里,汗巴拉德山口就基本算拿下了,剩下的就是城镇巷战。杜聿明虽然很想连夜发起进攻,但由于指挥部的命令是要等巴格兰先动手,所以只能先发起试探性进攻,想摸qīngchǔ苏军的火力wèizhì。

    1937年12月3日,也就是第10装甲师抵达后的第二天早上,被纽约时报称为“亚洲心脏争夺战”的第二次阿富汗战争正式打响。

    被誉为阿富汗北大门的昆都士战役,率先在巴格兰拉开大幕。第12步兵师24团、阿富汗陆军2师总计1万余士兵在第12步兵师师属装甲营的32辆T25坦克、17架俯冲轰炸机的助阵下。经过四天四夜的血战,一举拿下有着兴都库什山盲肠之称的普勒胡姆里小道,打通了喀布尔通往巴格兰的通道。

    丢失普勒胡姆里小道的消息让苏军总司令沙波什尼科夫大将大为光火,立刻下令摩托化36师、装甲8旅、9旅、坦克第11旅支援巴格兰131步兵师。陆续抵达的援兵帮助苏军131师稳住阵脚。利用河道和低矮的城市建筑,层层狙击消耗对手,双方总计四万多将士在450平方公里的山丘盆地内捉对厮杀。

    然而战事最焦灼、最激liè的还是汗巴拉德山口,由于需要掩护和调动苏军主力。杜聿明并méiyǒu急于投入坦克强攻峡口,缺乏掩护的步兵只能用身体一寸寸的往前突破。苏军第72步兵师不愧是驻扎在阿富汗多年的精锐部队,不仅编制上是苏军中罕见的超过14000人大师。轻重火力配置也非常丰富,全师光是DP机枪就有272挺,M1910重机枪24挺,各类火炮更是多达42门!还有一个拥有16辆BT5坦克的装甲营支援。加之常年在阿富汗部署和行动,受大清洗影响也比较小,所以部队战斗力在苏军中一直名列前茅。

    顽强的斯拉夫人似乎天生就是战士,占据地利优势的他们一边躲避无休止的轰炸,一边死死地将国防军堵在峡谷内,尤其是那些被鼓动起来的党员士兵,危急时刻还真有股子抱着炸药包往前冲的勇气。三千多苏军的严防死守下,无法发挥火力和空军威力的第10装甲师和23步兵团在短短两天内就付出近400人伤亡的代价,峡谷争夺战的惨烈可见一斑。

    从战地医院回到临时指挥所后,卓凡见到杜聿明和费文华还在灯下和军官们嘀嘀咕咕研究战情,挤过去问道:“师长。天都快亮了,怎么还不休息,是不是巴格兰有消息了?”

    “刚收到消息,普勒胡姆里小道yǐ精拿下!现在24团、114团和阿富汗第2师yǐ精越过小道进入盆地。不过苏军反应也挺快,摩托化36师yǐ精赶过去,还有两个装甲旅和一个坦克旅yǐ精向那边赶去。”等指挥亚洲旅的费文华介绍完后,心情不怎么好的杜聿明才放下笔:“一晚上你跑哪去了?”

    “我去战地医院了。”

    杜聿明还以为他去探视伤兵,所以méiyǒu再询问,手指地图问道:“你怎么看?”

    地图上,以昆都士为中心的区域内yǐ精被表上各式各样的番号和箭头,第10军进入阿富汗后的首战,昆都士战役yǐ精全面拉开大幕。从态势看,第10军还没能掌握主动权。虽然普勒胡姆里小道被突破,但后续部队因为道路和天气迟迟méiyǒu跟上,相反苏军却利用铁路优势,从铁尔梅兹飞快支援逐渐占据了数量优势。而在汗巴拉德山口这边,第10装甲师和23团又被堵了四天。

    当然。这里面也有部队始终méiyǒu动用全力的因素,但不管如何苏军这几支常年驻扎在阿富汗的部队所展现出的战斗力,还是比较强的。

    看到巴格兰yǐ精牵制住敌人一个步兵师,一个主力摩托化师,一个坦克旅和两个装甲旅在内的三万多部队,卓凡立刻意识到出手的shíhòu到了!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巴格兰是苏军第131步兵师,赫拉特是152师和第9骑兵师,现在摩托化36师去巴格兰,铁尔梅兹所剩的82师和153师应该是总预备队,212空降旅估计还在铁路上。nàme我们这边就只剩下57师和71师,外加一些零零碎碎的部队,人数应该和巴格兰方向差不多。从这两天的战斗看,71师战斗力还不错,57师常年驻守塔什干,就算比不上估计也相差不大。所以我认为是shíhòu发动强攻,解决地峡障碍,只要能钻出去,不仅能向巴格兰穿插包围131师和36师。还可以直接wēixié昆都士的57师和71师余部。”

    “你说的到轻巧,这几天还没看迷ngbái?苏军在地峡西南侧的防御工事很完善,轰炸机和大炮基本上够不着,坦克钻进去就象钻进马蜂窝。侦察连都yǐ精损失四辆了。”杜聿明加大嗓门有些心烦。苏军在地峡内的防御确实出乎他的预料,尤其是最狭窄的湾口,为搞清防御防分布,装甲侦察连yǐ精接连损失四辆T25坦克。

    四周的军官们也是很皱眉。这个地峡就像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虎口,似乎多少人都填不满。几位带兵冲击过的军官每每想起从两侧高地和死角里射出的密集弹雨,心底就有些发寒。他们倒不是怕打硬仗。而是不想在这个地峡损耗太大,要zhīdào后面的42步兵师shímeshíhòu到还不zhīdào,损伤太大就会影响对巴格兰的穿插。rúguǒ最终让131师和36摩托化师撤回昆都士,总攻时遇到的阻碍会大很多。

    见到大家都愁眉不展的,卓凡却憨憨的挠挠头,笑道:“其实吧,我觉得越过地峡也不是很难,主要还是方法和战术。”杜聿明zhīdào这个“小师弟”头脑灵活,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这样说肯定是yǐ精想到办法,所以一把揪住他,问道:“别卖关子,快说。”

    几天来的连绵不绝爆炸声,让平日里少言寡语懒洋洋的卓凡fǎngfó变了个人,目光格外的专注,拿起笔迅速在地图上沿着地峡描出一道斜线:“我yǐ精观察两天,刚才又去野战医院找老兵确认过了。由于地峡两侧山高超过700米,现在刮得又是西北风,大风南下到这里就会被山峰挤压往地峡里钻。进入过地峡的老兵都说,峡谷里面风很大,吹起的风沙时常迷住眼睛让他们没法射击所以我的建议是,先呼叫轰炸机,让他们把炸弹投在地峡湾口苏军阵地前300米的wèizhì。等轰炸机结束,炮营也继续轰击这个坐标,30分钟集火,能打多少是多少!”

    “不轰阵地?”

    费文华不解的斜了眼这个年轻的少校,诧异道:“卓少校,这不是浪费炮弹吗?”pángbiān的杜聿明开始也有些迷糊,但想到刚才他说去医院找老兵确认风沙迷眼睛的事情,心里有些迷ngbái了,问道:“你在医院待了一宿,就是想确认沙尘是不是会迷眼睛吧?”

    “师长真厉害。”卓凡点点头,继续解释道:“我的本意是用烟雾弹,但老兵说峡谷内风太大,烟雾散得很快,所以我就想用爆炸后的沙尘作掩护。阿富汗是典型地砂岩结构地貌,大威力航空炸弹和猛烈炮击都会卷起沙尘,今天的风速刚好足够把它们吹向苏军阵地。只要苏军步兵没配发防风镜,突击营可以获得大约五到六分钟的视线模糊差,足够越过最危险的湾口。只要绕过湾口就是平地,以T31坦克越野速度,五公里也不过十来分钟。我yǐ精让人把这几天换下来的旧履带全挂在突击营坦克上,上面还盖了沙包,应该能硬抗住苏军的穿甲弹。我准备亲自带队,只要干掉反坦克炮,足够他们喝一壶的。”

    “你亲自带队?”一句亲自带队,让费文华改变了对这个懒洋洋的年轻军官的看法,暗暗惊讶这位高材生不仅心思灵活,观察入微,而且胆子也很大,是个有勇有谋的人才。

    杜聿明不惊讶他要去第一线,因为他最zhīdào这家伙的脾气,凝神想想后拍板道:“立刻联络司令部,告诉司令,天亮后我们就强攻地峡。请求空军用大威力炸弹支援,把卓凡标好的投弹坐标也发过去。命令炮营做好准备,空军轰炸过后立刻集火炮轰20分钟,能打多少炮弹就打多少!还有,去野战机场看看有méiyǒu废弃的发动机,有的话都给我拉过来,绑在卡车上,找人在前面扬沙往峡谷里吹。”

    师长下令后,整个第10装甲师和驻军都忙碌起来,早就想亲自上阵观察实战的卓凡更是连跑带跳来到负责突击的坦克营。突击营的32辆T31坦克此时yǐ精披满废旧履带,为加强防护还利用履带的倒齿挂了圈沙袋。连卓凡zìjǐ都没想到,他这种临时“外挂装甲”的方法被汇报到总参后,一种专门的坦克附加装甲被迅速制造并在后来大量装备。

    随着装甲突击营准备妥当,32辆全身披满履带和沙包的“重甲”T31坦克以三角队形,喷出滚滚黑烟开始向峡口移动。与此同时12门与T31坦克通用底盘的105毫米自行加农榴弹炮在晨曦中缓缓竖起炮口,第23步兵团带来的12门85毫米榴弹炮也同时推入炮弹。

    不到一会,天边终于传来飞机引擎的轰鸣声。8架外形酷似德国JU88,使用1600马力双引擎,载弹3吨的轰五金星轰炸机以两两编队向峡谷飞来。抵达峡谷后,保护在四周的6架“化蛇”战斗机开始向上爬升占据高度。咻咻的投弹声吹响了汗巴拉德山口争夺战的号角,一串串如同黑色鸡蛋般的250公斤高爆炸弹在苏军微弱的防空火力下,按照卓凡设定的坐标投入山谷,96枚航空炸弹的威力是惊人的,不到片刻峡谷中央湾口东侧就被火焰和烟尘遮蔽。

    “急促开火!”等最后一架轰炸机拉高后,第10装甲师炮兵营营长下达了开火命令。

    “轰轰轰轰。”

    炮口的霹雳声,回荡在塔卢坎盆地内,24门火炮以每分钟8枚的速度向汗巴拉德山扣jìnháng压制射击,炮弹在天空划出一道高高的弧线后落在两侧山壁和沙石上。虽然炮弹比炸弹轻不少,但架不住数量多,几分钟的集火后地峡内yǐ精是烟尘四起。炮弹爆炸产生的气流与炸弹扬起的沙尘混合后,又被峡谷穿挡风裹挟,迎面扑向正在躲避炮火的苏联步兵。

    坐在坦克内的卓凡一分一秒掐算shí奸,当距离炮火压制还剩五分钟时,立刻拉了拉半个身子探在外面的突击营营长。这位30岁的坦克营营长兴奋地高举起右臂,食指用力顺时针旋转,脸色涨红高声呼喊。

    “出发,我们上路了!”

    随着他的嘶哑嗓门传遍峡谷,当年在瑞尼韦尔战役中一鸣惊人的中国装甲兵在这句进攻“名言”的激励下,时隔20年后再次重装上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