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738章 夜鹰突袭

第738章 夜鹰突袭

    @@@@@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空中机降作战,准时拉开大幕。被誉为亚洲十字路口的阿富汗,在26台强光灯的照射下,提前进入黎明。

    空降突击队的战士们,列队钻入“小鸟”狭窄拥挤的机舱。静静等待起飞的同时,他们也认真检查手中的武器。钢盔、锦纶防弹战术背心、背包式步兵战术电台、h32半自动步枪、hc34冲锋枪(可以想象成mp40)、c30榴弹枪、hj32扯布机通用机枪(mg3通用机枪)、民元式手枪、信号枪、伞兵刀、卵形手雷、tnt炸药、带吸盘的“拆迁工”短爆破筒、双肩携行包、水壶满满当当挂满全身。

    他们身后,22架“大鹏”机头向左打开,国内最新式的80毫米无后坐力炮(仿pw78式)、107毫米12管火箭炮、沉重的空降弹药包、6辆汉江大吉普(道奇t214系列大吉普)都需要靠它们携带。空军技师们也趁着最后的机会,小心而认真地检查每个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半小时后,机头缓缓关闭,地勤士兵开始将婴儿手臂般粗的牵引绳挂在牵引机和滑翔机之间。

    随着跑道尽头的信号灯由红变绿,一架由四发运八“平流层”运输机(1600马力放大强化版波音307)改装而来的无电线联络机率先升空,6架携带副油箱的“化蛇”战斗机紧随其后。由于山区无线电联络不畅,所以需要他们来协调通讯。等它们的机翼防撞灯消失在深邃的夜空后,第一架由战斗机拖曳的“小鸟”摇摇晃晃窜入夜空。由于没有动力,电池供电的防撞雾灯是唯一能辨别的参照物。

    特种作战是典型地好看受罪战术,好看是因为精彩和奇思妙想,难受是因为在每一次特种战前,参战部队都需要耗费大量时间进行模拟训练,其中的艰辛和危险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任务中的危险性更是数十倍与普通作战。此次行动中。首先就要对付的就是危险地高山风,所以无论是牵引小鸟的战斗机,还是牵引大鹏的轰炸机,升空后都不能立刻松开绳索,需要牵引到靠近北方防线后,才会掉头。

    “小鸟”离开后十分钟,第一架“大鹏”在轰炸机的牵引下也离开地面。随后亚洲旅和阿富汗北方军的士兵也陆续登上运三(像ju52)和运六(kc2军用版酷似著名的dc3),连白天抵达的运九“空中火车”运输机(1600马力加强版dc4空中霸王)都被塞满。他们何时能起飞需要等中继机发回无线电信号。

    夜色深沉,黎明前的阿富汗森黑幽暗。

    白天丢失两架伊16战斗机的事情在喀布尔苏军中传开,忠诚的驻军团长还发电报请示是否继续派飞机去寻找,却不料居然被上面一通臭骂,言语中甚至还说他渎职,吓得他也再不敢提侦查的事情。和之前一样。科尔夫的死就这样被慢慢遗忘,士兵们在开会和忙碌一天后,也都筋疲力竭鼾声四起,连哨兵都在熬了几个小时后,靠在塔楼内打起瞌睡。

    唯一不能打瞌睡的,就是董浩率领的突击队。

    宁静的夜晚,活塞发动机的噪音会传得很远,所以牵引机在靠近北方航线后立刻解开缆绳。还好今晚是顺风,一百多公里对专门研制的滑翔机来说不算困难。但在越过兴都库什山时。还是有一架“小鸟”遭遇扰流,消失在混沌中。“妈的!”少了一盏航灯让董浩暗暗咒骂,但这种事情他也无可奈何。万幸的是这架飞机后来成功迫降,除一名驾驶员牺牲外,其余人都在下午赶到喀布尔。

    四十分钟后,保持在2500米高度的滑翔机飞行员终于发现了喀布尔发出的信号。这是数组由军情局情报员安置在楼顶的红色闪光灯,闪光灯安置的很巧妙,四周都用厚厚的挡板密封,只能在高空看到光源。而且开灯时间是在突击队出发后两小时。组成特殊形状的信号出现后。也意味着滑翔机将在几分钟内着陆。

    起飞和着陆永远是最危险的。训练时也曾出现过着地后被大风吹翻导致机毁人亡的事故,所以突击队员们全都捏紧拳头。不停检查安全带和武器,等待机轮撞击地面的震动。由于是顺风,突击队比预期提早了近20分钟,这让目视降落变得非常困难。为尽快降落,飞行员主动下降寻找机场,大约又盘旋五分钟后,终于确定位置,猛地压下操纵杆。

    灵巧的“小鸟”滑翔机,此时就像一只黑暗中无声无息的夜鹰,当机场铁丝网围墙从机翼下掠过时,机尾减速伞哗的打开,整架飞机就如同被人狠狠拽了一把,离心力让董浩和士兵们难受的想吐。“咚。”一声闷响传得老远,机轮和滑板终于接触大地,飞行员用尽全身力气猛拉制动杆。在机械力的帮助下,轮胎抱死,滑板边上同时落下一个锯齿状减速器,铁齿刮擦地面留下两道深深地印痕。

    在助降系统的帮助下,董浩搭乘的滑翔机仅用17米就稳稳停在距离防空阵地30米的地方。飞机停稳的瞬间,带队的班长猛然拉开舱门,手持冲锋枪第一个冲出飞机,然后飞速扔出一枚闪光弹。为后续机组提供降落光源。

    撞击声和闪光弹也惊动了苏军哨卡,但还没等苏军哨兵揉醒眼睛,第二架和第三架小鸟已经顺利降落。

    “岗楼。”

    大舱门设计,让士兵可以迅速进出,三架小鸟从降落到士兵全部跃出机舱,总计才花费不到三分钟,也正是这三分钟,成为胜负转折点。“机枪组,先干掉岗楼!”

    “宿舍,去宿舍!别让敌人拿枪。”

    “闪光弹。”

    “防空炮安全!”

    “机枪,机枪去楼顶!”

    董浩和普通士兵一样,手持冲锋枪一边狂奔一边大喊。在他的指挥下,率先降落的三架小鸟机背上喷出长长地火舌。“咚咚咚咚咚。”飞行员拉开枪栓,操作安装在机背的12.7毫米毒牙重机枪对准岗楼和哨卡猛烈扫射。曳光弹组成的火线比雨点还密集,特质的半穿甲燃烧弹顷刻间就将首批目标击碎。然后他们又将枪口对准露天在外的伊16和伊15的苏联战斗机,尽情的扫射和破坏。

    脆弱的木质机身根本无法阻挡毒牙重机枪的扫射,不到一会三十几架飞机全都成了火团。在曳光弹交织成的火网背景中,突击队队员全都拼命的向预定进攻目标狂奔。就在这时,第七架降落的小鸟再次不幸,因操作失误居然一头撞入两架起火的伊15战斗机中间。

    还好,大舱门设计再次救了飞机上的成员。除两个士兵被轻微烧伤外,连飞机上的hj32通用机枪都被眼疾手快的飞行员拆下扛了出来。

    第一声枪响时,睡梦中的苏联士兵就被惊醒,但在这个本该是睡梦最香的时间里,即使反应再快的人,从起床到最后拿起武器也需要几分钟。等苏军士兵火急火燎跳下床穿衣物时。剩余的“小鸟”已经全部着陆,其中一架,还直接停在机场宿舍楼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这位飞行员后来荣获了一枚一级战斗勋章,因为他的大胆,为突击队进一步争取到了时间。当15位突击队员冲下飞机后,只用了三十秒钟便冲入宿舍楼。兵力大增的突击队狂奔兀突,整个机场都被湮没在子弹的火点中,第一位反应过来的苏军士兵才冲出宿舍楼,迎接他的就是迎面飞奔而来的十几支冲锋枪和疯狂扫射。

    楼道狭窄无法涌入太多士兵。剩余的突击队员索性利用手榴弹和榴弹枪从敞开的窗户砸进去,轰轰的爆炸声中苏军士兵惨呼连连,血肉飞溅的到处都是。为加快速度,大部分突击队员从头到尾一语不发,全都向发了疯的蛮牛般,依靠强大的单兵火力优势狂突猛扫,根本不给对手任何喘息机会。

    地面上的火光为陆续赶来的“大鹏”提供了良好降落条件,这些大家伙们迅速靠近机场,向着无人处快速俯冲。

    “保护降落!机枪。打回去!爆破组。”

    进攻苏军飞行团宿舍楼的突击班遭遇到第一次强抵抗。两支dp机枪从窗口探出,一支压制靠近的突击队员。另一支向准备降落的大鹏猛烈扫射。见状,突击班长急的大喊机枪压制。叫喊发出后,立刻有士兵冲到机枪手面前,单膝跪地,双手举起双脚架,用自己的身体做支架,以便让机枪手获得更好的射击角度。在他的果断下,hj32机枪独特地扯布声立刻淹没一切试图反抗的敌人,密集的弹雨打得宿舍楼窗户四周火星乱跳。

    压制对方的机枪后,四名战斗工兵迅速冲到楼底,将两个圆锥体模样的“拆迁工”短爆破筒固定在墙角。这是一种为对付坚固暗堡和工事,重四公斤,采用锥孔装药的特质爆破装置。圆锥底部有四个吸盘,可以将它牢牢吸附在建筑物表面。安置好爆破筒后,爆破手只需要将圆锥顶部固定杆旋转三圈,就能触发引信在三十秒后爆炸。

    两公斤烈性tnt炸药根本不是普通楼房能抵挡的,在两声几乎同时响起的爆炸声中,土木结构的三层苏军飞行团宿舍楼直接就塌陷一半。

    再也没有悬念了!

    当火光指引下的第一架大鹏顺利降落后,一个花数月时间训练,编织和构筑的死亡陷阱向苏军敞开大门。在血与火的交织中,在冲锋枪和机枪的双重火力交叉下,那些才刚拿起武器的苏军士兵只能发出凄厉和绝望的嚎叫。所有官兵都被突然出现的敌人打懵了,军官找不到士兵,士兵找不到军官,只能不停叫喊,但这种声音又会引来更加猛烈的弹雨。

    一场灾难,一场有预谋的大屠杀!

    整整三十分钟里,驻扎在机场苏军步兵团和航空团上千人,竟然没有组织起一次像样的抵抗。任何的冒头和反扑都是毫无希望的送死行为。选择只有两个,要么被疯狂地突击队扫成筛眼,要么就是举起双手乖乖投降。

    随着大鹏滑翔机陆续降落,越来越多的空降兵加入清剿,安置在飞机上的重机枪如同子弹不要钱一样,向机场各处喷洒火力。由于跑道和停机坪乱作一团,董浩立刻让人代替自己指挥清剿,自己则让士兵找来几辆卡车,强行推开挡路的飞机和障碍物。

    “卡车,去把所有能开的卡车都开过来!坦克?太好了,快去开过来!什么?苏联字看不懂?马秀才,去找马秀才,让他帮你们翻译。”“联系指挥机,确认!机场已经初步控制!”

    一场辉煌的大胜就在眼前,但董浩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能肯定枪声和爆炸已经惊动阿曼努拉和伪军部队,所以立刻让人去找更多的卡车。此时,全部降落的大鹏滑翔机也陆续敞开机头,六辆拖带12管火箭炮的吉普车在士兵指挥下慢慢驶出机舱。更多地空降兵扛着迫击炮、机枪、无后坐力炮和弹药箱爬上找来的苏军卡车,组成一个更大的突击箭头,向五公里外的喀布尔王宫冲去。

    爆炸和枪声将喀布尔吵醒,当喀布尔人胆颤心惊的探头想查看究竟时,由六百多突击队员组成的战斗营已经抵达王宫外围,当乱哄哄的阿富汗伪军试图组建防线保护王宫时,突击队员已经卸下火箭炮,瞄准了近在咫尺的王宫和兵营。

    “开火!”

    怒吼中,12管107毫米火箭炮发出了狰狞的呼啸。短短一分钟,倾泻出堪比一个重炮团还要强大的火力!72枚火箭弹组成的钢雨砸在王宫和兵营正面,闪耀的火球、腾起的烟柱,还有四散飞旋的钢珠和破片将毫无准备的伪军打的抱头鼠窜。

    刚准备再次逃跑的阿曼努拉被这一幕吓呆了,他现在只想弄明白一件事,这些可怕的敌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身后的女人和仆人更是抱着细软浑身发抖,连闪闪发亮的黄金落在地上都没注意。就在六门火箭炮不停倾洒炮弹,掩护突击队进攻王宫的同时,得到联络机汇报的法扎巴德机场也猛然沸腾,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组成一片流动的金属云,向喀布尔浩浩荡荡一路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