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716章 萌动(一)

第716章 萌动(一)

    @@@@@@

    “莫斯科的枪声,击碎了苏联人民要求和平安宁的呼声。鲜血在街头蔓延,无辜者正在遭受迫害!值此时刻,各个加入国际联盟的成员国和政府领袖,应携手制止杀害,制止暴力,帮助恢复苏联人民的自由,恢复信仰,恢复秩序!所以我代表中华民国向诸代表建议,在莫斯科未恢复秩序,不能立刻结束迫害的时刻,请求终止审核苏联加入国际联盟的申请,并希望各国停止向独裁者提供贷款,停止向其出售军事机器设备,实施严格对苏贸易禁运,防止其将我们的善举变成子弹和炸药迫害更多苏联人民。”

    1934年初夏,国联迎来第15次全体成员国代表大会,苏联代表也第一次出现在万国宫内。但梦想加盟的苏联代表团还没听到欢庆,就迎来当头一棒。

    西装革履的顾维钧站在主席台上,眉宇自信举止潇洒。这份草案可不是临时之举,更不是为吸引眼球。这样做除了贯彻削弱苏联的长期国策外,更主要是想打击日益增强的美苏关系。深受经济危害的欧洲各国确实需要苏联市场,但为抢占份额却已经打得头破血流。英法以建交为名增加出口,德国叫嚷着摧毁苏联私下里却源源不断用机器设备换取硬通货和战略物资。而最得意的就是美国,罗斯福用实物贷款一举将日苏两国拉入怀抱,让美国商人吃饱喝足的同时,却让英法越来越不满意。

    其中受经济危机影响稍小的英国最恼火,早就渴望找机会给美国一点厉害看看。所以当顾维钧演讲时,英国代表在台下听得眉飞色舞,禁止向苏联提供可用于军用的机器设备,却又不阻挠普通低级设备,这不就是为英国量身打造的嘛!用最简单的话说,既然赚不到太多钱。那么干脆把利益最大的门一关,大家都别赚了。

    面对民国送来的大礼,英国代表克劳福德爵士笑逐颜开,等顾维钧下台后立刻拉住他的手询问是否有具体的禁运细则,对这份热情顾维钧立刻予以回复,两人交头接耳的模样就仿佛已经彻底忘记沙特危机中的不快。但美国代表的脸色却不怎么好了,虽然美国不是国联成员国,但在国联内的影响力却不小。而且也知道很多事情绕不开这个组织,如果国联真采纳这个建议对苏禁运,恐怕美苏贸易会大受影响。

    德法两国倒是无所谓,他们和苏联的交易大部分都是秘密的,本身就绕开了凡尔纳条约的限制,而法国虽然一直努力争取苏联。希望恢复到欧战前夹击德国的态势,但布列斯特合约的刀口至今隐隐作痛,所以限制一下苏联也没坏处,更何况这种限制还等于变相涨价,多赚钱有什么不好呢?

    顾维钧当然知道这些国家的心思,其实杨秋和他商量时早就做好通不过的准备。之所以提出,纯粹想是打击火热的美苏关系。当然,这份协议也不是无的放矢,它其实是和“叛逃事件”是一个计划中的。想通过草案让斯大林担心被彻底包围,让苏联的工业计划更困难,逼着他为突破封锁去挺而走险。

    看苏联代表团的脸色就知道,这份阻止他们加入国联实施禁运的草案有多严重。

    华盛顿,白宫。

    “这样说,杨秋是打断利用莫斯科的混乱,将其排除在国联门外并实施工业禁运?”罗斯福坐在轮椅上,脸上已经看不到一年前的忧虑。虽然最近有人指责他的《工业恢复法案》违反宪法,但经济刺激计划已经初见成效。人民开始受惠。经济复苏即将明显,所以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科德尔已经适应白宫生活。在国际问题上逐步挥洒自如。点头道:“是这样的。杨秋应该能看到,中苏之间的和平非常脆弱,从阿富汗到西伯利亚,双方囤积在边境的军队超过60万。去年年初的苏联政治局会议上,斯大林首次提出将中国作为竞争对手,试图收复上海公报中确立的国境范围的消息,看来已经惹火了杨秋,所以就算现在听到开战的消息我都不会奇怪。”

    “赫尔先生,我打断一下,如果国联通过禁运,我们会有麻烦吗?”

    科德尔话音未落,坐在罗斯福左边的哈里-劳埃德-霍普金斯忽然打断他。霍普金斯今年43岁,脸颊内凹,身材瘦小,原本笔挺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就像套在一只大马猴身上。但科德尔却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因为他不仅是新政的主要策划者,也是罗斯福较为依赖的“智库”,甚至连重要的“以工代赈”方案都是他提出并亲手执行的。

    “会有一些麻烦。”科德尔说道:“这次中国提出的草案虽然只限制军事工业,但这种界定非常模糊。大部分机床设备都是可以用于军事的,甚至连钢铁都可以被认为是军事物资,因为它可以制造武器。我们不是国联成员国,无法阻止这份决议通过,而且过去几年中我们也一直遵守国联的决议,如果这次绕开的话,首先需要足够理由,还可能引起英法不满。

    事实上,发生在莫斯科的清洗运动确实非常严重,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至少一万多人被捕,其中有很多已经死亡,中国正在大规模宣传苏联的暴行,各国也都给予了很大关注,如果决议通过后我们继续出售被禁设备,恐怕会引起国会和民众的反感。”

    “真是头疼。”罗斯福用力揉揉太阳穴,刚刚与苏联达成实物贷款协议,帮助其建设工业遏制中国,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要知道,中国崛起已经让他很担心,所以才会不惜自身利益拉拢苏联和日本,还准备撤出菲律宾。在他构想的战略中,日苏可以分散中国的精力,然后用德国牵制英法的同时还能威慑苏联。现在倒好,大清洗运动让杨秋看到机会,直接甩出一个禁运反遏制苏联,还打击了自己。

    “古比雪夫和伊凡米尔的叛逃会不会是他安排的呢?”念头一闪而过。但很快又被罗斯福自我否定。无论是古比雪夫还是伊凡米尔,都是十月革命前的gc党员,那时候杨秋还在想办法统一国家打败日本呢,怎么可能有精力部署如此精妙的棋子。即使策反也不太可能,因为从两人之前的表现看,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

    罗斯福暗暗自嘲自己想太多了,世界上哪有能在自己国家尚未统一,对手还没变化之前就做出部署的人呢。不过那种利用清洗危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倒是让他再次调高了对杨秋的警惕心。扭头看向自己的私人幕僚,问道:“哈里,你的意见呢?”

    霍普金斯沉着脸,他也在考虑这个禁运条约。这件事破颇难选择,从短期的经济和遏制未来对手的角度考虑。对苏禁运会伤害美国,但从长期来看遏制gc主义又非常重要。而且莫斯科的清洗暴行已经传遍世界,如果美国还继续向苏联提供用于军工的机器设备,也会对罗斯福个人的形象造成伤害。想到这些他也感觉很棘手,习惯性地摸向烟盒,直到抽出香烟才想起这里是白宫。

    罗斯福知道他的习惯,摆摆手表示没关系,还主动地让拿来烟缸。呛人的烟草让霍普金斯头脑灵活很多,说道:“总统。我认为这件事情上我们不需要表态,不如交给英国去决定。反正提供给苏联的实物贷款是在之前达成的,斯大林如果能消化这批机器设备,应该可以给杨秋制造一些麻烦。”

    “但是哈里,你想过吗?如果国联禁运,必定会再次拉大已经缩小的中苏距离,斯大林即使是疯子也不会没准备好前向中国宣战。而且禁运后苏联工业化的速度会减缓很多,相反杨秋将得到更多地发展时间。”罗斯福目光炯炯,仿佛已经看到杨秋得意洋洋安安稳稳继续发展的景象。说心里话。他对让中国继续发展很担心。从近些年的航空、造船等等能体现工业能力的项目看,中国已经具备相当强的实力。甚至在某些方面还强于美英。如果再给他五六年时间,恐怕会越来越难遏制。

    因为没有人知道杨秋会不会推翻承诺兴起争霸太平洋的心思,虽然目前他还没违背过对世界做出的保证,也没有发展一寸殖民地,但随着国家实力增强,他还能控制自己的欲望吗?

    科德尔也相同的担心,说道:“哈里,我也觉得你想得太简单了。失去古比雪夫的影响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斯大林已经下令清洗经济部门,还对全国工业经济甚至农业部门进行清洗和调整,我现在最担心他会将怒火烧到专家和技术人员身上,那样的话即使我们交付机器,他也没足够的人手去操作。”

    “赫尔先生,这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虽然我们需要苏联,但斯大林的军事力量膨胀同样让人担忧。何况我认为,中苏边界漫长,全都是人烟荒僻的地区,即使交战也不可能出现速战速决的局面,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不正是我们希望看得的吗?何况我们也必须保证最起码的外交形象,遏制和打击gc主义的扩张,所以我认为与其继续帮助苏联,还不如让斯大林自己去头疼。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依然是尽快撤出菲律宾。

    日本正在全力备战,最多三到四年就会达到自身的极限!他们已经失去台湾,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菲律宾,就可能让担心受我们和中国的夹击,只有放开菲律宾通道才会让日本产生错觉,他们南下后,可以将英法驱逐出南中国海地区,腾出一个空白的西南太平洋。”霍普金森霍普金斯说得很慢,语气如同那张永远冰冷的脸一样,透出森森寒意。科德尔有些担忧,问道:“但是哈里,杨秋距离日本和南中国海更近,如果他和日本达成协议,选择进攻我们怎么办?”

    “我们?哈哈。”霍普金斯奇怪的哈哈大笑起来,不仅让科德尔满头雾水,连罗斯福都竖起耳朵。半晌后他才继续说道:“亲爱的赫尔先生,您认为一个本土缺乏资源,即使依靠南中国海地区,也需要漫长运输时间的国家能有多大战争潜力?何况就算他们占领整个南中国海甚至印度支那地区,我们的杨秋先生难道会让对手安安稳稳渡过几年吗?只需要暂时付出一个菲律宾,日本和中国必定会爆发冲突,即使他要先考虑苏联威胁,为经济发展不直接介入,也肯定会找个代理人出来。

    而我们呢?只要在菲律宾独立法案上写明美国拥有保护的义务,然后就可以端起咖啡等待日本南下。当然,当他们的军舰抵达马尼拉前,我们可以答应菲律宾政府官员流亡我国。这样一来,无论日本南下后选择我国还是北京,我们都可以以保护的名义名正言顺回到那里,除非杨秋阁下愿意和我们进行一场谁也无法预测的战争!”

    “但是麦克阿瑟那边怎么办?那个家伙从中国回来后,已经多次要求增加军费,还拒绝任何撤出菲律宾的命令。”科德尔问道。

    “那就需要总统出面了。”霍普金斯看向罗斯福,微微一笑:“或者留下关岛,麦克阿瑟将军能好受些。”

    罗斯福笑着点点头,双手推动车轮边走边笑:“赫尔,帮我打个电话给议长,我准备明天与他共进午餐。另外请马林将军来一下,相信他能帮助我说服那头蛮牛。”

    科德尔起身刚拿起电话,忽然发现罗斯福还没说怎么处理对苏禁运的事情,问道:“富兰克林,禁运。”

    “让英国决定吧,如果国际联盟通过决议,那么找一个好借口,一起参加。”门外,传来了罗斯福幽幽的声音,太平洋两岸性格迥异的两位强硬政治家之间,暗斗还在继续延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