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713章 叛逃(三)

第713章 叛逃(三)

    @@@@@@

    莫斯科东郊货运火车站内,一辆闷罐列车缓缓驶了进来。

    度过寒冬后气温上升很快,然而阳光却并没给这座城市带来太多欢笑,反倒是贴满站台的大字报让人隐隐不安。这些大字报里既有宣传伟大领袖斯大林的照片和功绩,也有揭露反动派真面目的画报,更有打倒帝国主义,消灭资产阶级富农的标语。

    列车停稳后,几辆军用卡车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瓦西里跳下车警惕的看看四周,发觉没什么惹眼的人后,立刻挥手让跟随而来的几十位士兵下车。然后和士兵一起娴熟的拉开列车车门,从里面搬出一箱箱捆扎好的中国白酒。

    苏联人嗜酒天下闻名,但因为这几年粮食产量严重不足,乌克兰大饥荒严重,所以莫斯科下达了禁酒令。但区区一份禁酒令哪能管得住几千万张嘴巴,所以苏联国内酒类走私屡禁不绝。由于波斯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不喝酒,欧洲这两年粮食也不富裕,英法出产的低度葡萄酒酒劲不大且走私麻烦,所以中国白酒一下子成了香饽饽,连最劣等的土酒包装一下都能卖出黄金价格。

    不过想做这门生意风险也是极大,毕竟禁酒令犹存,没有深厚的人脉和靠山根本玩不转。瓦西里就是这样一位在外人眼中手眼通天的人物,因为他的叔叔是苏联计划经济委员会内专管铁路运输的科长,也是古比雪夫部长的左膀右臂。有了这层保护伞。他很快就成为莫斯科有名的地下酒商,而且因为他的酒大部分都出售给某些特权阶层和军官。所以大家都对这种走私行为睁只眼闭只眼。

    但有个人却冷哼一声:“真是找死!”

    瓦西里和士兵疯狂搬运白酒时,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内两道精芒闪过。贝利亚坐在车里,看着被装卸的白酒心底冷笑。虽然莫斯科放纵走私白酒的行为,但瓦西里这回却实在太没有眼力劲,斯大林总书记现在已经把中国恨透,这可时候公然把中国白酒运进来不是找死嘛!

    “动手吧!”

    贝利亚懒得再想,他这回就是来逮捕瓦西里的,所以立刻向身边的军官扬扬手。然后敲敲车身下令开车回保卫局。车子开动的同时,昔日绝少有人涉足的货运车站四周忽然涌出大量政治保卫局士兵,只消片刻就将所有走私贩逮捕。

    轿车迅速的向城内开去,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外面到处都是和车站里一样的标语。汇聚成海淹没城市的同时,也给莫斯科带来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凝重压抑气氛。

    随着托洛斯基会见中国海军军官,还接受数十万美元反动资金被《真理报》曝光后。莫斯科的政治气氛陡然变得非常微妙。在那些看不到的角落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谈判、交易、许诺和审讯。有人紧张害怕,更有人欢欣雀跃,因为他们清楚,此时的莫斯科就差一点火星了!当这把火彻底燃烧起来,恐怕就是刺刀见红不死不休的局面。

    坐在车内的贝利亚当然是开心一族。这个额头宽宽戴着眼镜,长相斯斯文文的斯大林同乡蛰伏已久。没人比他明白,要想在讲究阶级和资历的莫斯科上位,就必须先踩死那些所谓的功勋元老。但他也是明白人,想要打倒那些所谓“功臣”靠他自己是办不到的。必须依靠斯大林的权势才行,而瓦西里被捕就是先兆!

    只不过。他现在的心思却不在如何利用瓦西里这件事捞好处,而是从贴身兜里掏出两张照片看了起来。第一张赫然是秦剑和妻子女儿的合影,第二张是身材矮小瘦弱,犹如狡猾的地精般尼古拉-叶若夫。看着照片,贝利亚用手推了推眼镜,这两个人是他目前最大的对手!想要继续往上爬无论如何都要先扳倒他们。

    但是贝利亚看完两张照片后,将叶若夫的先收了起来,独独留下秦剑一家的影像暗自皱眉。

    “这个人真棘手啊!”贝利亚一边皱眉,心里一边嘀咕。从步入保卫局开始,他就一直在秘密收集秦剑的各种资料,开始时他只想掌握弱点必要时扳倒对方上位,但随着资料收集越来越多,却渐渐嗅到一股怪异的气息。

    因为伊凡米尔局长太干净了!

    出生没问题,参加革命的履历也干干净净找不到任何破绽,但就是这种干净让他觉得很怪异。贝利亚从来就知道,没有人是圣人,尤其是莫斯科这种氛围中更不可能。就比如叶若夫为人冷酷嗜杀,莫托洛夫酷爱雪茄,古比雪夫嗜酒,布哈林夸夸其谈等等,但唯独这个伊凡米尔却像个清教徒,除了十年前利用权力将玛丽安娜调到身边霸占后,就再没有任何破绽。更难得的是,无论是什么工作,他都会做的尽善尽美,从内战到最近的消灭富农运动,每一样都做得让人挑不出刺。但就是这份清清白白毫无瑕疵的履历和调查报告,总让他感觉像老虎遇上了刺猬他有十足把握,只要抓住机会就能立刻收拾叶若夫和古比雪夫等人,甚至扳倒莫托洛夫都不是做梦,唯独这个伊凡米尔不敢保证。原因不外乎三个,首先,他和自己一样都是斯大林的救命恩人,从十月革命前就追随至今。其次他的办事能力和领会斯大林精神的能力都格外高,而且自身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和污点。最后是他掌握政治保卫局已经十年,不知道有多人办事员和间谍都是他培养起来的,所以就连斯大林都不可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动他分毫。

    随着车子减速,贝利亚抬头发现已经到保卫局后,立刻将照片重新贴身收好。

    “报告。”

    贝利亚敲开了被他视为第一对手的秦剑的办公室大门,进门后看到局长正在将什么东西装入口袋。这个细微的动作引起他的好奇,但他自知现在不是人家的对手,所以迅速收回目光:“局长,瓦西里已经抓到了。”

    “货物呢?”

    “人赃并获。”

    “做得很好。”秦剑嘴角迅速抹过一丝微笑。这个瓦西里太关键了,他的叔叔是计划经济委员会的头头之一,只要把沟通中国这顶帽子扣上去,就算吓也能吓死古比雪夫。不过表面上他没有任何高兴,淡淡的夸了句后继续说道:“贝利亚科长,现在的局势很危险,敌人正在用各种办法煽动反动派,不能排除利用白酒走私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你立刻去提审瓦西里,查清楚有没有官员参与其中,除白酒外还有没有其它东西被夹带进来。”

    “局长放心,这件事我会亲自抓的。只是。”贝利亚收起杂心,他这个人最大优点就是懂得审时度势。现在局长势力大,还没有倒台的迹象,所以目前必须做好本职工作。但这次抓捕有所不同,瓦西里怎么说都是计划经济委员会的人,犹豫片刻问道:“局长,这个案子要不要和古比雪夫部长通个气呢?”

    “你提醒的很对,我这就去见部长。”秦剑故作严肃,拿起帽子准备去见古比雪夫,但因为身体动作,却没发现衣兜里一张火车票探出了半个身子。

    眼尖的贝利亚看到火车票后双目精芒一闪,旋即又恢复正常

    .

    莫斯科城内风起云涌,每天都能听到见到有人被逮捕的消息。托洛茨基事件已经彻底激怒斯大林,以政治保卫军为首的秘密警察到处抓人,只要是支持过托派的人这回不死也要脱层皮。这种可怕的政治漩涡让古比雪夫这样一位掌管全国经济的部长都暗暗紧张,尤其是上回保卫局翻出他的手下贪污腐败投靠美国后,就一直如坐针毡,生怕斯大林借题发挥。

    为此,他甚至还将手中掌握的绝密资料都藏起来,做好一旦有变用这些东西换命的打算。万幸的是,随着时间一点点推移,当初那件事似乎过去了,所以他又将工作重点放在至关重要的第二个五年计划上。

    “笃笃。”

    但他才刚看会文件,敲门声就打断思绪,秘书走进来看看古比雪夫欲言又止。“有什么事情吗?”古比雪夫看到这幅摸样,不知为何忽然涌起难以道明的感觉。秘书忙说道:“部长,保卫局刚才打电话来。他们已经逮捕了交通科的巴克罗夫科长,还让您和有关人等待在莫斯科不许离开!”

    “什么!”越是怕越是来,古比雪夫怎么也没想到刚才还在会被翻案,这边就逮捕了自己的助手,脸色煞白追问道:“为什么?是因为什么事情?”

    “瓦西里走私白酒被捕了。”

    白酒?古比雪夫一愣,没想到会是这个事情。白酒走私他知道的,但那些酒的买主都是官员和军官,保卫局能力再强也不会动一群人,所以心底的紧张瞬间消散大半,不过他不敢怠慢,叮嘱秘书多注意多留心。

    秘书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点点头回身刚要出门,外面却又传来一阵脚步。

    “古比雪夫部长。”秦剑一声黑色皮装,冷冷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