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708章 风雷起

    @@@@@

    10月初的东西伯利亚刮起寒风,昔日沙皇帝国的伊尔库茨克州,今日的中国北海省已经准备越冬。严酷的西伯利亚冬季是艰难的,所以很多有钱人都会在这个季节坐飞机或火车去南方避寒。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季节,来自十二个师和海空的7万余国防军将士,却顶着寒风认真做起准备工作。

    当三发红色信号弹升起,“国之利刃1933”年度军演在12架白肩雕战斗机的引擎声中拉开帷幕。由于此次演习向美军代表团开放,所以空军临时更换参演战机,使用这种迷惑日本而采购的较次级飞机。但在白肩雕后面,却是新锐的由24架轰5和轰6组成的轰炸机编队,当机群即将抵达目标上空时,“敌军”方向上空立刻升起十几个小黑点。

    空战爆发,双方的战斗机如同猎犬般绞杀在一起。借战斗机的掩护,轰炸机群迅速降低高度,但很快敌军部署的高炮开火了,一道道密集的火线从地表直冲天空,集群四周顿时炸开无数烟团,面对漫天的炮弹,轰炸机群依然无所畏惧的发起进攻,最终以损失3架的代价向目标投下足足26吨高爆炸弹。

    天上打得热闹,地面也看得起劲。

    由于欧战结束后各种新军事思想不断涌现,世界主要强国纷纷加强日常军事演习,摸索和实践新战术思想和体系。作为亚洲军事大国,中国国防军当然不会放松,从1920年新军事改革开始后,就按照新军事条令采用四级制军演训练体系。

    第一级是各师和战区内的日常演习,主要以考核训练成果为主。第二级是军种内部演习,主要有“海军之怒”、“鹰击长空”和“虎啸”三个常态演习。第三级就是“国之利刃”年度军演,这种综合性全军大演习已经举行13次。不仅用于考察部队,还用于解决新战术战略中遇到的问题。而最后一种是近些年才出现的“国旗之下”实兵对抗演习。虽然规模、数量不如二三两类,但“国旗之下”却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种无预案的红蓝实兵对抗演习。演习由总参谋部直接指挥,除杨秋亲手组建的三军蓝剑旅外。对手则从各部队中随机抽取,演习内容更要等到开始前一天才会下发给参演部队。正因为次数多、难度大、随机性高、且无任何预案、完全需要靠双方军官和将士的随机应变能力,所以“国旗之下”系列军演是国防军内公认的难关,不知多少赫赫有名的番号被弄得灰头土脸,所以被认定为最接近实战的机密演习科目。

    无论是民国还是其他世界大国。每次军事演习总会引来无数外界目光。不知多少人渴望通过观摩军事演习刺探对手。但随着世界局势动荡,各国向外界开放的演习越来越少,尤其是眼前这种全军性大演习,更是保密严格。所以罗斯福才会借谈判机会。提出让麦克阿瑟带团观摩军演。

    获得答复后美军上下也很重视,除了麦克阿瑟这位美国陆军参谋长外,还派来足足一百多人的观摩团,其中不乏向巴顿和艾森豪威尔这样的人物。

    当然,后面这几位目前仅在美国国内小有名气。连岳鹏和张孝准这类参加过欧战的将领都不如。除了美军外,国防部还特意邀请本阿齐兹王子率领的沙特观摩团来访,不过与美军相比,他们此行与其说观摩演习,还不如说给吃定心丸,顺便购买军火加深两国关系。

    此时的麦克阿瑟就站在杨秋边上,与许许多多关于他的传说一样,一身着军大衣,叼着烟斗。手腕上套着马鞭。或许是非常急切想了解中国军队的实力,所以信号弹升空后就没放下过望远镜,当白肩雕战斗机出现后,更是仔细观察这种在中日之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海军战斗机。

    “这一定是那架飞机吧?”

    空战的间隙,麦克阿瑟首次放下望远镜看向杨秋。和外界形容的一样。脾气孤傲的他连“总统先生”这样的称谓都懒得加,直接开口询问白肩雕的性能。这也让几位美国记者纷纷竖起耳朵,似乎想看看军人出生的杨秋和麦克阿瑟之间能擦出什么火花。

    要知道麦克阿瑟在美国国内向来口无遮拦,去年因亲自镇压老兵抗议活动还被戏称为“国会屠夫”。听名字就不是个好打交道的家伙。但让记者们失望的是,杨秋对他没加称谓视若无睹。将望远镜交给白崇禧,一边向指挥部走一边说道:“是的。这件事情的影响很恶劣,还差点引发战争,所以我要感谢罗斯福总统的调停。”

    美国介入中日间谍案事件曾在美国国内引起不小轰动,所以麦克阿瑟趁机发问:“那么您为何不将演习地点放在东部呢?”

    “将军。”杨秋看一眼麦克阿瑟,心想这家伙心也够细的,居然想旁敲侧击自己的战略。说道:“我们和日本的矛盾是一些历史问题造成的,只要不涉及国家安全我认为可以通过对话来解决。但在我们的西面却有一个更重要的敌人,这个敌人和以往不同,他们的意识形态和我们存在根本差异。这本来也不是问题,作为自由国家可以允许有不同的政见,但绝不能坐视扩张和破坏地区和平的行为。我认为,这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更是美国乃至全世界自由国家的问题,世界不能交给一些独裁者来统治,这是我们生存的最基本要求。”

    这些话有假有真,但也很明确的告诉麦克阿瑟和美国记者,中国的头号大敌依然是苏联。如果说美军中谁最对莫斯科反感,那么麦克阿瑟肯定是其中之一,所以他很赞同杨秋的话,还当众表示中美应该联手遏制苏联的扩张。

    当然,他这些话更多是说给记者听的,因为目前的美国虽然反苏,但还没到能全世界绞杀莫斯科的地步。相反由于经济危机,苏美之间商贸往来比以前更加频繁。其实麦克阿瑟更关心菲律宾的问题,追问道:“我非常赞同您刚才的话,但我更想知道您在菲律宾问题上是什么态度呢?”

    罗斯福的菲律宾独立法案已经在美国国内闹得沸沸扬扬。以麦克阿瑟为首的军方格外反对撤出菲律宾,而民众却又支持独立。最近更有传言说中国已经做好准备,会在美军撤出菲律宾后趁机占领。所以美国记者们连忙靠近几步,很想知道这个传闻是否属实。

    菲律宾问题上杨秋其实也很棘手,他想美国撤出。因为只有美国撤走日本才会更大胆南下。但又担心日本会先打菲律宾,这会导致南海压力过大。但总体来说,美国撤出是好事,所以想想后郑重道:“作为大陆国家。我们不会寻求海上殖民地,所以我支持菲律宾的独立。但我更希望这种独立是菲律宾人民的意见,而不是外界强加的行为。”

    记者们刷刷记录下这句原话,但麦克阿瑟脸却有些黑,他本来以为杨秋不会支持菲律宾独立。因为美军一旦撤出中日在南海的矛盾必定成倍增加,却没想到杨秋居然在这个场合公开支持。

    他正要追问时,刘明诏突然跑了过来,表示飞机准备好可以起飞观察演习,这才转移了众人的视线。

    随着运输机起飞,演习进入第二阶段。在第二波轰炸后,“红军”部署在前沿的72门155mm重炮接管战场,当一枚枚炮弹撕裂空气准确命中20公里外的目标后不久,两个装甲突击营的64辆31式坦克一马当先冲出阵地。这种31年定型投产的坦克是国防军新宠。重达28吨,扭杆底盘,采用类似德国黑豹坦克外形的铸造炮塔,安装一门70毫米/l50线膛加农炮,还有一挺7.61毫米同轴机枪和一挺同口径顶部机枪。在12缸350马力汽油引擎的推动下。以每小时20公里的越野速度向敌人发起突击。

    在它们后面,两个装甲团足足224辆25式坦克组成三线排开,拉开纵深利用他们凿开的缺口向敌人掩杀而去。近三百辆钢甲巨兽爆发威势是惊人的,它们的冲击波震天动地。卷起的风沙连视线都被遮蔽!

    不得不提一下,无论是新锐31式坦克还是25式坦克。或者是它们的变形车,再或者是正在研发的更强坦克,均已换成汉阳研发的五系通用底盘。五系!当然不是后世的5系宝马,而是它在研制成功后,杨秋为纪念作为其模板的后世59坦克随口定下名字。

    五系已经不能单单视为一个系列,它更是一种全新的通用化概念!其底盘技术均吸收于后世著名的59d型坦克,分为20吨、25吨、35吨和50吨四个型号。各型号之间的百分之五十零部件都可以互换,极大节约成本和制造时间。而这种通用化设计思想,也只有历史上德国在二战末期推出的e系列通用底盘才能媲美。

    当然,这除了杨秋“高瞻远瞩”外,更应该感谢他强行推广了十年的国家标准化建设,虽然民间标准化才起步,但军方在这个方面无疑已经走世界前列。

    身为美军机械化之父,大力提倡淘汰骡马的麦克阿瑟对坦克和陆军演习非常看重,连刚才的不爽都暂时忘记,坐在飞机上对坦克部队的突击和后面的步兵运动啧啧称赞,还不停询问坦克数据以及装甲兵战术。杨秋倒也很大方,除隐瞒一些重要数据外,让宋子清为大家介绍国防军的装甲部队情况。

    从高空往下看去,600平方公里的演习区域内火团四起,烟尘飞扬。这让从未举行过如此大规模战役演习的麦克阿瑟等美军将领看得如痴如醉。但地面上有些人却不太开心,带着陆大士官生从武汉赶来参加军演的蒋方震看看飞机,进门就嚷嚷道:“子安,搞什么鬼?这么重要的演习为何向美军开放?还有,你看看这打的是什么玩意?战术完全没出来!早知道作假我根本就不该带学生来,浪费时间。”

    岳鹏头也没抬,和张孝准一起趴在地图上查看演习进程,嘴里说道:“行,那你回去好了,车马费我帮你报销。”

    “滚蛋!”蒋方震怎么会走,他发牢骚是因为觉得不对劲。造假他早就想了,但既然造假为何搞这么大规模?更重要的是。为何选如此敏感的地区?这不是故意触动苏联的神经嘛。

    张孝准见两人斗嘴,抬头笑道:“百里,你就别耍小聪明了,不就是想问为何选在这里吗?至于武器泄密你可以放心,该拆的也都拆了。再说。打仗又不是靠一两件先进武器就能定胜负的。要看就看呗。”

    被挠中痒处后,蒋方震干脆不客气的用手挡住岳鹏的视线,大大咧咧问道:“既然知道就告诉我,为何改在这里?到底搞什么玄虚。说清楚,不然我肯定揍你。”

    “你这家伙!”岳鹏和张孝准实在是拿这个大嘴巴没办法,只得将他拉到角落里:“不能多说,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总统的意思。要故意要借美军代表团参加军演的机会挑动一下苏联。还有陈浩辉已经激活了1号龙牙,秉文也已经带团出发参加下月初的美国海军军演,结束后还要去墨西哥见托洛斯基。”

    “你们发疯了啊!是不是觉得西北压力太轻了?还是觉得莫斯科好欺负!托洛斯基,红军之父!那家伙是善茬吗?找他合作就是引狼入室!我看陈浩辉也是坐轮椅坐糊涂了,怎么就等等。你们刚才说什么?激活了1号龙牙!”蒋方震跳起来啰嗦半天,当说到1号龙牙时却猛地收住嘴巴。

    身为总参人员,他可太清楚这个1号龙牙了,这些年不知发回多少有价值情报。为了保护这张情报王牌,总参还故意无视那些情报。让苏联间谍逍遥法外,甚至故意按照莫斯科的想法调整部署。可以说,国内大半个情报部门都曾为他隐瞒身份。这么重要的王牌,自然是潜伏越深越好,为何匆忙激活呢?

    岳鹏递烟给两人后。脸色渐渐凝重起来:“你以为浩辉舍得吗?最近莫斯科内斗厉害,斯大林已经逐步开始清除早年的亲信。1号身边最近出现一个叫贝利亚的人,通过其他渠道已经多次发现他在试探1号。”

    “暴露了?”听到这里蒋方震也是一急。

    岳鹏摇摇头:“那倒未必,这么多年我们就没使用过1号的情报。他也已经在那边娶妻生子,暴露的可能性极小。陈浩辉判断这极可能是斯大林要清洗身边亲信的先兆。让1号继续留下危险太大。”

    张孝准也插嘴道:“总统的想法是,既然要撤回1号,那不如干脆让他发挥最后余热。所以先用演习告诉莫斯科我们和美国在对待苏联问题上是一致的,再让秉文去墨西哥把托洛斯基请来做客。这次演习会让斯大林看到东方战线的威胁,但是要打我们,就必须先解决内部问题,总统就是想挑起苏联国内托派和斯大林派系的内斗,逼迫斯大林对布哈林等人下死手。只要矛盾一起,西北又能多舒服几天。”

    “这倒是好办法。”国防大学设有专门的苏联问题研究所,对苏联内部斗争情况比较了解,所以蒋方震也认为这是个好办法。但这和激活1号龙牙什么关系?面对他疑惑的目光,岳鹏和张孝准却相视一笑,扭头就走。

    “哎!你们两个,话说清楚啊。”蒋方震直接傻眼,这算什么意思?逗人玩啊!一把拉住两人,但正要问清楚时,指挥所外忽然响起汇报声。

    “报告,国民警卫队王庚前来报到。”

    “他来干什么?”蒋方震看看岳鹏,开始觉得这次演习后面的秘密越来越玄奥了。张孝准哈哈一笑,眨眨眼睛笑道:“麦克阿瑟身边的助理是王庚在西点军校的老同学,叙叙旧嘛。”

    “叙个屁!”

    岳鹏见他脸色不善,知道是心急了,所以也不想再逗他,哈哈一笑凑到耳旁压低声音:“1号已经想办法接触古比雪夫,总统的意思是想办法让他叛逃!”

    “什么!”

    蒋方震张大嘴巴后的几天内,美军代表团观摩并参加中国演习的消息飞速传遍世界,尤其是麦克阿瑟和杨秋一起检阅参演部队的照片见报后,引起莫斯科极大的关注。

    克里姆林宫内,身材矮小的贝利亚站在斯大林面前,垂头弯腰一脸谄媚的汇报着国防军西北军演的情报:“美国人的确参加了演习,还有不少军官与演习部队一起行动。其间杨秋和麦克阿瑟进行过数次会晤,他身边一位叫王庚的军官还带麦克阿瑟的助手深入过军营考察。我认为这件事肯定得到了默许,否则不会出现这种违反军令的情况。”

    斯大林听着汇报默不作声,连手里的笔都没丝毫停顿。不是他不关心军演,而是最近国内出现一些不好的苗头,使他不得不先收回目光。所以等汇报完后才问道:“米尔同志提出的那件案子怎么样了?”

    “报告总书记,米尔同志已经下令逮捕科尼采夫,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却没有继续追查古比雪夫同志的问题,已经让他回到工作岗位。”

    “是嘛?”斯大林停下笔,两道阴沉的目光没让贝利亚紧张,反而心底大喜。要知道他已经垂涎政治保卫局局长的宝座很久了,要是能借此一举扳倒米尔和古比雪夫,这个位置除了他谁还有资格坐?但出他预料的是,斯大林沉吟片刻后却又拿起笔,仿佛这件事没发生一般,说道:“这件事你看着就行了,米尔同志是经过考验的党员,他既然觉得古比雪夫同志没有责任,就该相信他。”

    “可是。”

    “先出去吧。”

    斯大林不给他任何机会,挥挥手让他离开办公室。但等贝利亚离开后,他的眉头却越来越深,最后甚至无心在批改文件,起身走到地图前望着辽阔的东西伯利亚,久久收不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