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674章 沙特建国(六)

第674章 沙特建国(六)

    第674章沙特建国(六)

    @@@@@@

    崭新的柏油马路上,画着清晰的白色交通指示线。www.89read.十字路口的指路牌下,交jǐng吹着哨子指挥车辆。黄包车、拖拉机、自行车、卡车、轿车还有最近开始增多的摩托车这就是1931年的běi精,连阳光下的皇城金辉都无法掩盖这座重新焕发生机的古老城市的华彩。

    蓝普生是英国驻华总领事,也是大英帝国远东利益的代言者。但和前几任不同,每次他静心下来细细打量这个古老国家时,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冒出两个字。

    新生!

    作为外派外交官,最容易驾驭的是那些腐朽没落的殖民地,最舒适的是制度完善的白人国家唯独常驻那些新生国家是所有外交官都头疼的工作。这就像驾驭一匹刚刚驯化的小野马,温顺可爱却又脾气不定,说不准哪天就撂挑子把主人摔得七昏八素。毫无疑问,在此刻的欧美眼中,中国就是刚刚学会温顺的野马。糟糕的是,驾驭它的还是世界上屈指可数让人心怀敬畏的骑士

    这不是个好工作。

    蓝普生的叹气中,轿车已经来到清华园。这座在美国资助下建立起来的现代大学和běi精城一样改天换颜。青砖红瓦的教学楼、水泥钢筋的图书馆和综合实验中心,整齐统一的宿舍区、宽敞的礼堂和cāo场如果不是在这里待得太久,或许他会以为到了著名的剑桥大学。

    “詹森先生、司徒雷登先生。”

    车子刚停稳,蓝普生就在门口遇到了熟人。美国大使纳尔逊詹森和清华大学名誉校长司徒雷登。作为中美共同投资的高等学府,清华大学设有中美两位校长。作为美方的名誉校长,司徒雷登在中国教育界拥有很高名望,20年来通过他手安排赴美的公派留学生多达10万,所以接连两任民国总统都称赞他是中美教育界的桥梁,其中就包括上任还不到一年的杨秋。

    “蓝普生爵士,您怎么来了?”

    詹森和司徒雷登对他的突然到来似乎非常惊讶,反倒是刚才还忧心冲冲的蓝普生率先开起了玩笑:“两位请放心,我不是来挖墙脚的。”

    昔rì不起眼的中国公派生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派留学力量,每年数万学生走出去的同时,也意味着那些接纳他们的国家可以从中国zhèngfǔ手中获得数千万学费,这笔钱甚至足够撑起一个小国全年的教育拨款。尤其是现在这种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抢到更多留学资源就意味着能获得大笔额外收入,保留住更多教师,让更多国内孩子接受教育。

    所以蓝普生才有这样的玩笑之语,聊了几句后问道:“杨秋阁下到了吗?”

    “已经到了,您看。”司徒雷登摘下礼帽指指cāo场,顺着他的手指蓝普生看到了让他吃惊的一幕,只见校园cāo场上已经被挤满,教学楼、过道、大礼堂甚至楼顶上都站满了佩戴校徽的学生。

    “怎么会这样?”蓝普生看很奇怪,清华大学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学生了?

    司徒雷登呵呵一笑:“不光是我的学生,还有běi精大学、财经大学、běi精理工大学、běi精医学院,我的教导主任告诉我,已经涌入了一万或者两万人。上帝,这些小家伙爱他们的总统快发疯了,听说有公开演讲所以全涌了进来,如果不是路程原因,我相信天津、河北甚至东北的学生都会赶来。

    阿曼湾的撞击已经过去三天,中英两国关系因为沙特建国已经濒临破裂。但让人奇怪的是,běi精zhèngfǔ除了抗议和谴责外,居然没任何其它表示,这让世界各国都很奇怪。所以得知杨秋今天会来清华园视察,还将发表公开演讲后,各国驻华代表和社会活动人士都赶来参加,因为此次演讲很可能会针对沙特危机,并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英关系的转折点。连蓝普生也是被这个演讲吸引来的,希望能亲耳听听他会讲什么。

    “我们进去吧,应该快开始了。”司徒雷登客气的带着两位大使向观礼席走去,一路上的jǐng卫都认识三人,学生们即使不认识大使也都认识这位大名鼎鼎的清华大学名誉校长,所以纷纷让开道路路。

    但让蓝普生奇怪的是,詹森似乎完全不关心沙特建国危机,一路上都再聊教育和běi精的改变,让他很奇怪,主动问道:“詹森先生,您对沙特危机怎么看?是支持中国还是我们英格兰?”

    詹森和蓝普生截然不同,他更主张美国不插手外部事物。而且他觉得随着中国改革进程加深,重要性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后,中国崛起已经变得越来越无法阻挡,在世界各国给予解决经济危机的时刻,与其螳臂当车不如主动接纳将其纳入西方的规则中。所以他很讨厌那些敌视杨秋的言论,那些人根本不明白,如果没有具备西方精神的杨秋,或许中国已经变成另一个样子,甚至倒向苏联都说不定。

    不过即使内心支持杨秋,他也不会表现出来,毕竟蓝普生代表的是美国在大西洋的一个重要伙伴,所以耸耸肩膀摊开手:“蓝普生爵士,您觉得我的意见重要吗?我们这些人只是建议者,真正地决策者不是我们。这是,他们的世界。”

    詹森手指举起的同时,四周喧哗乍起。学生们全都踮起脚尖争先恐后,目光渐渐汇聚到一个方向。

    “来了,总统来了!”

    “快看,总统穿的是军装。”

    “会不会是要打仗了?”

    “不管做什么,我都支持到底。”

    杨秋在卫队保护下表情严肃向讲台走去。深藏青色的军大衣,没有军衔,没有勋章,只有胸口的国社徽章闪闪发亮。穿在身上普通简单,却让每个人肃然起敬。让大家不禁联想起那支统一国家、二战rì本、鏖兵欧洲打下赫赫威名的中国国防军。谁都知道,无论国防双壁多么璀璨,无论国防虎将多么骁勇,都无法抹掉他在这支军队中的灵魂作用。

    连台下的英国大使兰普森爵士都暗暗皱眉,这身装束难道他决定不顾一切?

    总统演讲对民国学子们来说既新鲜又熟悉,新鲜的是国内政治家很少当众演讲,熟悉的是总有些异类能依靠演讲吸引眼球,而他们中最杰出的就是面前的总统。他的演讲每一次都让人印象深刻,现在时逢沙特危机的关键时刻,此次演讲会给国家和世界带来什么样的震动呢?

    杨秋大步流星走上演讲台。讲台不高,却能让上万学子都看清他们的总统。虽然已经39岁,但依旧身姿挺拔,剑眉朗目英姿勃发。

    五次被全美影响最大的时代周刊评为封面人物,四十一次登上欧洲重要媒体封面,rì本民众心中最大的敌人,全世界媒体都无法忽视的身影。中国年轻一代的偶像,国家的形象,他让世界重新认识当代的中国年轻人,甚至影响到了全国数千万年轻人的着装和发型。

    他就是杨秋。

    当他走上讲台的瞬间,不需要示意,全场已经落针可闻。

    “很冒昧打搅大家的学习,兴师动众不是我本来的意愿,尤其是这个季节。其实我和大家一样,奢望围着火盆和家人团聚,奢望天下太平马放南山,奢望安静地捧着喜欢的书,煮上一杯香茗,昏天黑地读他个三天三夜。”短短几句,便揪住了学生们的心,描绘出火炉暖盆温酒读书的温馨。

    “他是个演讲天才。”司徒雷登笑笑,看看面色严肃的蓝普生:“蓝普生爵士,您说对吗?”

    “对什么?”蓝普生正聚精会神听演讲,所以被这个问题搞得一愣。但还没等他细问,司徒雷登却已经扭过头,继续聆听。

    杨秋的手放在讲台两旁,如同以前一样演从不带稿纸。语调转圜抑扬顿挫,让人情不自禁便投入进去。他的目光扫过全场,在蓝普生脸上稍事停留后看向了远处爬上树的几位学生,微微一笑:“和你们一样,寒风让我的身体僵硬,让思维懒惰。但是!在这幅冰冷的驱壳下,我,和你们的心脏却在猛烈跳动!我的血液滚烫滚烫,我的胸膛里热度在上升。

    为什么?

    因为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我已经决定,zhèngfǔ将从今年起重修全国5万所中小学校舍,为全国所有中小学生提供免费午餐。为大学、城市修建公共图书馆,修建1千座综合体育场我准备用10年时间,将义务教育普及到最偏远的农村山区,让更多的孩子读书认字。”

    “总统,这是真的吗?”

    “上帝,不可思议。”

    “中华民国万岁,总统万岁!”

    一个个好消息,让学生们激动的欢呼跳跃。

    杨秋也笑了,但很快笑容就隐没消失:“教育是立国根本,知识是走出愚昧的唯一手段,这是宁可饿肚子都必须坚持的道路!我在这里向你们承诺,无论何时何地国家都不会忽视教育。当然,我也希望你们能主动承担自己的责任,希望你们能积极参与到教书育人振兴国家的事业上,希望你们监督每一笔教育经费的使用。

    我已经决定,明天就登报公开总统府收信地址,你们谁有建议都可以写信给我,谁发现挪用贪墨教育经费的事情也可以写信给我,那个地方的zhèngfǔ楼修的比学校还好,也可以写信告诉我。”欢呼如雷,声震四野!掌声已经无法用热烈来形容,如果不是卫兵忠诚,或许杨秋已经被学生们高高抛起。

    然而细心地人发现,杨秋并没有高兴,反而突然地加大了声音,狠狠泼下一盆冰水!

    “你们是不是很高兴?但我不高兴。因为贫穷和腐朽,我们已经错过第一次工业**,错过知识爆发的最好岁月,所以我们必须付出比别人多几倍的汗水,竭尽全力努力追赶。但是,一些人却不给我们机会!他们忽视我们,他们不希望中国强大,他们甚至使用了最拙劣的手段!”

    急速变化的语调让所有笑容都凝固了,蓝普生更是心脏猛地揪起,终于来了。

    “我要承认一件事,我被人愚弄了!我的脸颊被人狠狠扇了个耳光!这让我感觉羞耻。

    4个月前,在我出访参加伦敦海军谈判时,麦克唐纳首相、亨德森外相,还有那些英国议员们都来向我保证,他们信誓旦旦语气诚恳。他们说,只要我签署条约,承诺不建造更多军舰,他们就会保证我国的石油和海上贸易航道的安全。

    我相信了他们,因为我把他们视为盟友。

    我做出了承诺,不会谋求海上霸权,不会建造更多军舰,不会无休止的进行军备竞赛。事实上,我也根本不想参加这种毫无意义的比拼,对我来说,第一项工作就是要让4亿7千万国民有所居,有所食、有工作,有钱用,是让国家尽快实现现代化。

    但我得到的却是噩耗!

    我们的海上石油通道被截断了,我们的船队经过苏伊士运河时受到盘查,我们的海军被堵在新加坡以东。你们会问我,这到底是如何发生的呢?我可以全部告诉你们,起因一份普普通通的商业贸易。半个月前,我国的海湾石油公司和沙特王国签署了价值40亿民元的石油换贷款协议,用贷款换取石油开发权。可正因为这份还没捂热的正常商业合同,他们就关闭海峡,随意盘查还逼得我国海军一艘驱逐舰被撞沉!

    那是一群风骨傲然的勇士,每当我闭上眼睛,都能看到他们为保护国家利益,驾驶着生锈的战舰无所畏惧冲向对手的画面!一群年轻的水兵,用他们的鲜血、勇气和牺牲告诉了我们,什么是深蓝!什么是国家,什么是主权!什么是至高利益!

    我为我没能早些认识他们羞愧,我为我没能给他们提供更强大的战舰懊悔,我为无法带回他们的遗体痛苦!最让我难受的是,那些幸存下来将士至今都无法回来,因为他们被我们昔rì的盟友拘禁在万里之外的沙漠上!

    那是我的战士,是国家的英雄!我在这里发誓,将竭尽全力带他们回来。”

    全场寂静学生们紧握双拳目光渐赤。蓝普生紧皱双眉,芒刺在背。他完全没想到杨秋会在演讲中如此大动肝火,这就好比英国送颗子弹来威胁威胁,他却直接就把大炮回敬在自己脑门上,还塞进了炮弹!

    “蓝普生爵士。”詹森的声音适时响了起来:“我不想劝解什么,更不代表美国zhèngfǔ。作为老朋友我只想知道,麦克唐纳首相真的要选择战争吗?如果是不,那么我愿意请示胡佛总统,担任你们的调停人。”

    詹森在考虑出手介入调停时,台上的杨秋已经用力挥舞起右臂,所有人都被这股情绪感染。听着他的声音在小院里回荡:“我们向世界承诺过,不会谋求殖民地,不会背弃承诺。但有些人显然已经忘记数十万国防军将士顶着枪林弹雨,用生命帮他们摆脱困境的事情。这是一种忘恩负义的背德行为,让人不齿!

    所以,这一次我绝不让步!石油是工业的血液,是建设现代中国必不可少的资源!我国的大陆上缺乏油田,所以海上石油通道是我们的最后底线。谁踩这根红线,就是向4亿7千万中国人的宣战行为!

    既然你们连起码的道德和信用都不讲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放人!放行!

    这就是我的回答,在这之前不会有谈判,更不会有接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