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660章 连捅三刀(四)

第660章 连捅三刀(四)

    几日前还身处囹圄,转瞬间便身处异国,这种快速转变让钱德拉有些无所适从。所以每天清晨起来他都会站在窗前,思索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虽然被勒令不准离开房间,且24小时都有卫兵监视,但他依然能分辨出自己应该在〖中〗国西南的某个军事基地内。基地很大,每天都能看到数以千计的士兵出操训练。西面的宿舍楼楼顶矗立着无线电发射塔,靠近东面雨林处还有一座机场,隐约间能看到十几架双翼飞机,它们每天都会起起落落进行巡逻和训练。

    咚咚几声敲门声后,两名带着宪兵袖箍的士兵端着早餐走了进来。和之前一样,他们将早餐放在桌上,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钱德拉看着他们,张张嘴想问问到底要把自己关到什么时候,但想到几天来对方一言不发的神色,却又强自忍了下来。

    可正当他扭头继续看窗外时,后面却响起了声音。宪兵的英语非常生涩,结结巴巴:“钱德拉先生,请您准备一下,副总参谋长一会来拜访您。”

    副总参谋长?!钱德拉好不容易弄懂这个单词后,眉心不由自猛跳两下。〖中〗国国防军副总参谋长来见自己?这个消息让他很吃惊,既〖兴〗奋又非常紧张,心神忐忑连早餐都忘记吃了。

    身为国大党一员,钱德拉可不像普通印度人那样懵懂,他曾经花费大量时间研究杨秋崛起的经历。越是研究,他就越能感觉到杨秋身上那股对国家的执着信念,能感觉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民族领袖。短短不到20年,让一个封建王朝转型为地区强国,甚至还远赴欧洲参加战争并打败不可一世的德军,这般战绩足以傲视群伦。

    国大党内部也早已讨论应该学习〖中〗国,与〖中〗国合作用武力推翻英国的殖民统治,但甘地和尼赫鲁等人却否决了这项建议。甘地死后尼赫鲁更希望和苏联携手,因为国大党内部一直有希望将锡金、不丹这些地方纳入大印度版图的想法,但这些地方因为和〖中〗国接壤,大家怕一旦英国撤走〖中〗国会提出要求,所以不想和〖中〗国走得太近。

    加上杨秋对国大党也不冷不热,反而和穆盟走得很近,所以双方一直没机会正面接触,原本以为无望借用邻居力量来实现独立梦想,却没想到自己却被一群神秘士兵劫持到这里,并将在几个小时后见到亚洲第一强军的副总参谋长。

    站在窗口的钱德拉浑然忘记了时间,直到一架从未见过的大型双翼飞机出现在天际,才幡然觉醒。

    人来了!

    视线中,印有银翼标志的空军Y5运输机缓缓降落在南坎机场。

    Y5是空军内部编号,取自运输机的第一个字母。实际上Y5就是去年北方雷神公司推向欧洲并一鸣惊人的天枢2型通用飞机。巧合的是,这款飞机在后世的名字也叫运5。虽然不如单翼全金属的KC-1时髦,不如信天翁1927运输量大,但Y5具有极佳的低速性和安全性,即使发动机损坏也能安全降落,加上1千公里的大航程,让军方非常看好,所以一口气购买了360架装备两个空降旅、还购买了120架运输型和通勤型,专门用于联络和人员往来。

    石小楼和萧靳云刚钻出飞机,两位身着不同军装的军官就站到了面前。

    “报告,24团团长费强(猎人罗文虎),见过参谋长。”

    石小楼认识两人。前者还在他手下当过兵,参加过青岛战役和欧战,因为表现出色前往保定陆军学院深造,到后面更是没想到这个老实巴交的广西汉子竟然一举考入国防大学第9期陆军指挥系。毕业后被派往德国汉堡军事学院进修两年,曾短暂驻北朝鲜第17步兵师任营长,后来在军事改革取消步兵旅编制的过程中因为大量辛亥时期的老军官退役,作为少壮派的他出任23师24团团长,去年起24团被调来南坎,守护祖国西南边疆。

    而罗文虎知道的人不多,主要是因为猎人部队太神秘,如果不是他晋升副总参谋长,估计还不知道这支部队到底有多少人,多大编制。这个当年从雅库茨克逃出来加入小伙子现在已经是猎人大队长。

    “蹲了一年边疆,结实不少嘛。”见到自己的兵,石小楼很开心,拍拍肩膀笑道:“南坎的滋味如何?你小子没给我整个缅甸媳妇吧?”

    “呵呵,哪能呢。”见到老上司,费强连忙摆手。

    “说说,这地方怎么样?”距离上次来南坎已经过去五六年,所以石小楼对这里也有些陌生,边走边问起当地情况。

    南坎和江心坡这两个地名国内很多人都不熟悉。辛亥**发生后英国一度垂涎这片三不管地区,还趁杨秋进军西南前出兵占领过,但在拉拢〖中〗国参战时,因杨秋明确要求英国承认两地属于〖中〗国领土并撤军才勉强答应退出,直到上海公报前国防军猛打西北扩张到塔吉克,使得英国担忧〖中〗国会从缅甸和塔吉克夹击印度,这才在公报中承认两地属于〖中〗国领土,换取〖中〗国不继续向西扩张。

    五年前,为更好管理这块深入缅北的国土,在山高林密道路难行的情况下,〖中〗央和云南省政府携手,学习滇越铁路修建了从大理经南坎一直延伸到江心坡班老银矿区的窄轨铁路。自从有了这条铁路,边荒小城逐渐热闹起来,优质的玉石、银矿、铜矿和柚木资源吸引很多商人来此淘金,村镇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很多一辈子生活在这里的人终于有机会走出大山,尤其是那些年轻人更结伴前往大城市寻找梦想。

    有人出去自然有人进来,铁路通车后国家各种惠民政策也终于普及到这里,不仅义务教育开始推行,还出现了水泥厂、木材厂等工厂,道路和汽车也逐渐增多。

    班老银矿是全国十大银矿之一,加上野人山附近近年发现了金铜矿,为保住日渐重要的西南国门,国防部从1925年起在南坎常年部署1个步兵团和一个装甲连。国〖民〗警卫队也有2个团负责日常治安和边境口岸管理,去年起随着这个综合基地投入使用,空军也首次进驻这里,驻扎有一个麻雀侦察机中队,配合陆军巡逻边境线。

    即使如此这里的条件也比内地艰苦,毕竟窄轨铁路运输量有限,很多东西甚至要靠空军从昆明运过来。

    条件差点还能忍受,毕竟轮换部队只需要驻扎两年,但边境匪患却是最头疼的事情。英属缅甸现在很乱,中英法三国势力错综复杂,土匪豪强林立,时常有武装分子越境,枪支鸦片泛滥。24团8个营驻扎一年来已经配合警卫队出动上百次,牺牲二十多人,打死打伤各类土匪上千,缴获各类枪支万余,鸦片更是不计其数。

    费强的介绍让旁边的萧靳云暗暗皱眉,插嘴道:“看来缅甸一天不独立,西南这边恐怕一天不能安稳。”

    “是啊。”石小楼长吁口气。西南混乱说到底还是贫穷和境外势力造成的,江心坡和南坎本就偏远,好不容易修通铁路眼瞅着慢慢和外面拉开距离,但贫富差异也导致很多境外难民涌入,土匪豪强更将这里作为销赃窝点,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如果缅甸能有个较强的〖中〗央政权或许还能好点,可现在英法互相插手,〖中〗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也扶持了很多当地势力,这样一来就更混乱了。但这些事情短时间内是无法解决的,所以石小楼暂时撇开思绪,问道:“那个钱德拉还好吗?”

    一直没说话的罗文虎说道:“不吵不闹还算配合,就是不太说话。”

    “先去见见他,一会再来看你们把兵带成什么样子了。”石小楼打了个哈哈,加快脚步向军官宿舍区走去。

    见到飞机降落后钱德拉就紧张起来,当叩门声响起更是下意识整理一下衣服。但他拉开门还没说话,石小楼已经伸出手,用英语说道:“石小楼,很高兴见到您,钱德拉先生。”

    杨秋身边的人已经不是秘密,石小楼虽不如蔡锷岳鹏等人名声响亮,但也是当年的五大主力师师长,中日战争、欧战、进军西北、朝鲜等等军事行动中都能见到他的身影。所以钱德拉听说是他,立刻收紧脸颊:“参谋长先生,很高兴见到您。”

    “这是我的秘书。”石小楼指指萧靳云。后者身份神秘不能曝光,所以伪装成秘书来见他。钱德拉听说是秘书也就没太在意,礼貌地邀请两人进屋。

    卫兵端来茶点后,萧靳云主动关上房门,石小楼也借此机会暗暗打量这位国大党二号人物。三十多岁的模样,样貌英俊,鼻梁高挺,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如果穿上军装应该外形不错。可惜身上那股书生气太浓,但这是印度理想型政治家的一贯传统。

    “很冒昧用这种方式请您来,士兵没有为难您吧?”

    请?钱德拉心底苦笑,应该是绑架吧!居于人家屋檐下,肚子里有气也只能憋着:“感谢您将我从殖民者手中搭救出来,我非常喜欢这里。”

    从武胜关上执着死守的小军官,到如今国防军副总参谋长,虽然走过了一段不怎么为人注意的道路,但怎能听不出不满。不过石小楼才不在乎这种不满,微微一笑:“请您来主要是想了解印度目前的情况。作为邻居,我们对贵国的情况很担心,越来越多难民正涌入塔吉克和西藏地区,如果不能尽快遏制这种局面,我国将不得不考虑解决这些问题。”

    钱德拉心中一惊,甘地死后印度国内局势的确非常复杂混乱,大小冲突不断,各式各样的游击队成百上千,的确造成大量印度人前往不丹和缅甸等地避难。但据他所知人数其实并不多,还不会给这些地区造成太大影响。那么这句话是不是预示着〖中〗国将以此为借口进军印度呢?

    据他所知,中英关系一直磕磕绊绊,对想称雄亚洲的〖中〗国来说,〖日〗本已经被逼回海岛,苏联没有恢复,所以最大对手就是霸占着东印度、南亚次大陆和波斯湾的英国,所以不能排除进攻印度打击英国的可能。

    这让钱德拉有些着急,连忙说道:“参谋长先生,我们国大党正在努力恢复国家平静,印度人民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

    石小楼对这番回答并不意外,国大党上下都是这个鸟样,既想当*子又想立牌坊。要真有能力自己解决,为何甘地死了那么久还不敢动手?否则那需要这么费劲请这家伙来。借倒茶的动作慢慢说道:“钱德拉先生,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欧战时,英国邀请你们出兵时怎么说的?战后他们给你们独立了吗?历史明明赋予建设独立国家的良机,你们却偏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搞什么非暴力〖运〗动。”

    倒好茶后石小楼将杯子递给双眉紧皱的钱德拉,斯条慢理继续说道:“亚洲是我们的亚洲,殖民者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事实证明,民族解放事业不能指望殖民者发善心,只能依靠战士手里的枪杆子,依靠进步人民的努力!武力反抗殖民统治,唤醒沉睡国民是唯一选择,可你们哎。”

    最后这声叹息让钱德拉情不自禁抽抽嘴角,他知道石小楼说的没错,欧战前后印度曾经无限接近独立,最终却因为甘地的非暴力〖运〗动和一些背叛者最终眼睁睁看着机会溜走。可叹国内找不到像石小楼这样真正的军人,更找不到杨秋这种坚定地国家主义者,至今还在为应该走武装独立还是和平独立争吵不息。

    想到这里他也很丧气,但为了面子还是硬着头皮辩解道:“您说的很对,但我国情况和贵国不同。贵国从来没有被殖民者真正奴役,即使清王朝也保持着独立。而我们缺乏武器和士兵,不能让人民拿长矛和木棍去对付拥有飞机大炮的敌人,这会造成严重死伤,而且。”

    “一个民族连流血和牺牲勇气都没有,还能奢望什么?”石小楼毫不客气的打断讲话,双目如鹰隼般看看钱德拉,忽然长身而起:“钱德拉先生,如果您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们的谈话可以结束了。来人,送先生回印度。”

    钱德拉没想到石小楼居然如此干脆,两句不合就准备离开。

    “将军!”钱德拉连忙唤住石小楼,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将军这个称呼,但叫出来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去求〖中〗国人帮忙?万一〖中〗国对印度土地起了野心怎么办?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将来想要再攀上〖中〗国这条线可就难了!一时间愁肠千转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萧靳云一直在暗暗注意,见到他起身叫停后,意识到这家伙已经上钩,立刻看看石小楼,在后者的点头中拿出一份英文报纸递给他:“先生,这是新加坡出版的英国报纸。”

    钱德拉纳闷,给自己报纸干吗?但当看清楚后他的眼睛一下直了!因为报纸头版赫然印着一行触目心惊的黑色大字。

    《伦敦股灾,三天50亿英镑蒸发!》。

    50亿英镑啊!近250亿美元,500亿民元!居然三天内就因为股灾被蒸发干净!这是个什么概念?要知道,把大英帝国海军全部装备都加起来也不到50亿英镑啊!

    可想而知,现在的伦敦已经乱成什么样子。

    他还没回过神,石小楼的声音就已经响起:“钱德拉先生,机会已经出现!经济危机已经波及到英国,一周内英镑贬值超过百分之十。从美国的经验看,至少两年内他们无法从危机中恢复过来,意味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此外,我们已经收到情报,尼赫鲁先生已经在寻求阿富汗的苏军帮助,但我想在这里警告你们国大党。从沙皇时代起,斯拉夫人就一直在寻找东方出海口,所以尼赫鲁先生的行为是自掘坟墓!因为这会重新激起他们的贪婪!我们〖中〗国向世界承诺过不需要殖民地,也不想干涉别国内政,更对你们的土地没有任何兴趣,但如果苏军进入贵国,或者租借贵国出海口等事情发生,那么我们将不得不进行干涉!”

    钱德拉的脑门上涌出热汗,这番话已经是赤luo裸警告了。

    萧靳云见机会成熟,说道:“先生,我们将军已经上书国防部,准备在缅北建立亚洲解放者训练营,将为参加训练营的士兵无偿提供武器装备,如果您有兴趣。”他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可以让士兵拿这个来找我们。”

    说完,也不等回答就和石小楼一起走出房间。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钱德拉才发现短短几分钟背脊上已经爬满热汗。望着桌上的纸条,手刚伸出去又慢慢收了回来,就好像桌上不是纸条而是一颗要命的毒药。伸出缩回再伸出,反复几次后才好像下定决心,拿起纸条死死攥紧。

    房间外,石小楼一边走一边问:“靳云,你觉得他会不会。”

    说到打仗石小楼能甩萧靳云几条街,但说到搞情报做地下工作却远不如这个在东印度等地锻炼数年的新局长。后者对自己很有信心,笑道:“参谋长放心,钱德拉是个聪明人。他要是错过这个机会,别说独立了,恐怕连国大党内的位置都别想坐稳。

    虽然没明说,但石小楼也明白,甘地死后尼赫鲁早就想统一国大党,怎会留下钱德拉这个竞争者来和自己争权呢?所以看看萧靳云,笑道:“你小子,怎么和你叔叔不像呢?把人心这点东西都摸透了。”

    萧靳云挠挠头干笑两声,石小楼和他叔叔萧安国都是同辈人物,自然不好辩驳。正要说话时,费强捏着一份电报跑了过来。让他暗暗诧异,什么事居然把电报发到这里?但还没等问费强什么事,就见到看电报的石小楼脸色微微一变。

    “参谋长,什么事?”萧靳云见状连忙追问。

    “我要立刻回北京开会,这里就交给你了。”石小楼将电报叠好放进口袋,抬起头扁起了嘴巴:“早上收到情报,〖日〗本已经退出海军条约!”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