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858 连捅三刀(二)

第858 连捅三刀(二)

    @@@@@@

    秋风,横扫欧洲。

    9月初的柏林已经能感觉到一丝凉意。

    符尔萨酒店位于柏林城市宫不远,站在楼顶能轻易将这座精致的内皇宫收入眼底。酒店二楼的宴会厅内宾客如云,警方甚至不得不封闭酒店前的马路用于停泊车辆。不怪他们兴师动众,实在是今天的大人物太多了,叫得出名字的政治人物和商人几乎都能在这里找到,连兴登堡总统据说也会在晚些时候抵达。

    从阳台上往下看,除了〖警〗察外还有很多别着纳粹党袖箍的冲锋队队员,平时这些兴风作浪的街头〖运〗动家们今天却都乖乖的老实站岗放哨维持治安。除了因为今天的酒会涉及价值数亿马克的大商业合同外,也因为他在这里!

    回到这个世界后,杨秋见过的名人太多太多。时间久了也就再也找不到四川乍见宋教仁的那种惊讶,就像现在见到希特勒,他也形容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有一点历史没说错,他是个出色的演说家。

    个子不高、印象深刻的小胡子,小分头、灰色衬衫外面是*啡色披风,头发梳得一丝不乱。说话非常有节奏,抑扬顿挫清晰明快,尤其让人无法忘记的是略显夸张的〖肢〗体动作,每次说到激动时,总会用力捏一下拳头。

    在他旁边,还站着一位大人物,未来的盖世太保首领希莱姆。同样的风衣,同样的纳粹党标志,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像个大学教授。如果不是知晓历史,谁都不会相信此人竟然能成为各国最头疼的人物之一。当然,印象更深的是这家伙居然是彻头彻尾的邪教徒,不仅用在地图上悬挂吊锤的占卜方法寻找盟军舰队,还狂想空投士兵去西藏建立什么不死军团。

    希特勒没注意杨秋游移的目光,依然沉静在自己的“演说”中:“总统先生,请原谅我以前的无理。在这之前我一直认为,在古老体制下无法诞生真正地领袖,但得知您的事迹后我才知道自己错了。您的年轻让我惊讶,您的伟大功绩狠狠扇了那些愚蠢之辈的耳光。您把握住了上帝赋予的机会,这对一个伟大国家来说非常非常关键,您是我见过真正地领袖,真正地!”

    “又是一次握拳。”看到希特勒最后握拳挥动手臂的动作,杨秋暗暗笑笑。这家伙演说本领很强,没想到夸奖人的本事也很强,换个人估计就直接轻飘飘了。还好他比任何人都熟悉这个人,更知道这家伙从心眼里看不起日耳曼以外的民族,这番夸奖估计连他自己都在暗暗唾弃。所以端起*啡,抱在手心里装作很赞同的样子,说道:“阿道夫先生,德国确实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国家,德意志民族也是我最钦佩的民族。不瞒你说,当年我的士兵可吃足了苦头,幸好一切都过去了,所以我认为战争不应该成为解决矛盾的唯一手段。”

    杨秋标准的德语让对话没有任何障碍,但希特勒显然对这番话不甚满意,两条蚯蚓般的眉毛悄悄拧了下,说道:“总统先生,我不能赞同你的观点。现在正是复兴民族的时刻,我们都承担着这个伟大责任!您已经先走一步,东方正在您的率领下建立新秩序。但这种秩序还没有固定,因为旧势力正在疯狂的阻挠和敌视你们!英国控制着香港和马六甲海峡,愚蠢的法国人霸占着法属东印度不愿意离开,荷兰这个走狗正在拼命汲取东印度的养分这些旧势力实在是太贪婪,他们盘踞在东方吸取人民的血液,就像丑陋贪婪的吸血鬼。

    难道这些您都忘记了吗?不!我相信您没有忘记,所以您积极向西北发展,积极介入西婆罗洲,更将纳土纳岛收回。我想,这些都是在以防万一吧?我认为,每个新势力的崛起都必须依靠长剑和盾牌,我对此深信不疑。英国正在衰老,愚蠢的法国任由**人蔓延发展迟早会自食其果。在我们中间有个邪恶的政体,沙皇虽然已经死去,但邪恶的本质却被一些人继承下来,您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携起手来惩罚他们吗?

    虽然他们现在都将刀剑架在德意志的脖子上,慢慢收紧绞索企图勒死我们,但我相信他们迟早被会德意志仇恨的怒火淹没。这两个国家正在消亡,这就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机会。〖中〗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德意志民族同样不是柔弱的民族!目前虽然遇到一些困难,但那都是羸弱的政府和对外妥协造成的!我正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

    说了一堆空话的希特勒眼中充满狂热,但这种强烈的〖肢〗体语言和激昂话语甚至让旁边的顾维钧都听得如痴如醉,仿佛中德联手真有多么广阔前途。还好杨秋却不会上当,中德联手?开什么玩笑!如果德国处于波斯湾位置,那么可以毫不犹豫去牵手,如果处于苏联位置,也可以暂时握手横扫世界,甚至处于澳大利亚或加拿大位置都能去拼一把,偏偏现在这个地理位置不行!

    除非卖核武器给这个小胡子,否则就根本不存在打赢的可能!问题是,核武器卖给这个疯子估计这家伙会满世界种蘑菇,到最后演变成东西方人种战争。

    没有前途,没有任何的前途!除非愿意单挑世界。

    杨秋悄悄吸口气,但他并没有立刻拒绝,因为他还需要这个狂热的小胡子,至少在拿到一些东西前,这家伙是个不错伙伴。所以他故作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身体微微前倾,问道:“阿道夫先生,您的意思是。”

    虚心求教的模样让希特勒眼中一阵狂喜,但又很快就恢复清朗,这种瞬变让杨秋暗暗提高警惕,一个雅利安至上的种族主义者,来和他眼中的低贱民族做交易,本身就说明这家伙趋利避害的本事有多强。

    希特勒浑然不知杨秋根本没心思合作,还以为已经打动这位东方强人,嘴角闪过一丝微笑,说道:“总统先生,您不觉得苏联才是最危险的敌人吗?GC主义的蔓延已经严重威胁到世界。英法的妥协让他们变得有恃无恐,所以才会在阿富汗挑战您的权威。那些肮脏的犹太地精秘密支持莫斯科,引发世界性金融危机后让苏联趁机满世界购买机器,然后武装自己重整军备,光是去年的军费支出就多达28亿马克(当时约合7亿美元)!军队数量已经从30万增加到100万!他们甚至扩张到了东印度,这样的大敌难道您不觉得是严重威胁吗?”

    杨秋暗暗好笑,经济危机和苏联有什么关系?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希特勒煞有其事的表情很具欺骗性,如果不是深悉内幕,一般人恐怕会被他骗到。想想后,故意问道:“阿道夫先生,您的意思是由我们一起夹击苏联?”

    “是的!我觉得我们可以签署协议,一起携手遏制苏联和波兰,将GC主义彻底消灭掉!”绕了个大圈子后,希特勒终于说出了想法,还好他总算理智还没叫嚣开战,只是说遏制,但还是让杨秋想起了历史上著名的反CG国际协定。

    “我同意您的观点,英法正在衰弱。但是美国人怎么办呢?”杨秋有意问道。

    希特勒对美国嗤之以鼻,不以为然道:“美国不会插手欧洲事务的,他们和英法有着强烈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们可以许诺不会干涉美洲大陆,甚至可以将南部非洲让给美国人管理,换取他们的中立。”

    杨秋放下杯子,这几句话算是绝了他心底最后一丝联手的幻想。这家伙根本看不透美国,完全生活在自己单方面的理想中,或者说趋利避害过头了,以至于把美国看得太简单。

    这时,严玉秋走了进来:“总统,兴登堡总统来了。”

    “好的。”

    杨秋点点头,决定趁机中止这次见面,起身说道:“阿道夫先生,您的想法非常具有建设性。但您要知道,目前我国正处于国家建设的转型期,我们需要美国和德国在工业上的帮助,所以我不能轻易作出决定。当然,我非常希望您能尽早率领工人党获得大选胜利,我相信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建立更加广泛的合作。”

    希特勒虽然雄心勃勃,但说到底现在还只是个比较出名的政党领袖。听到这句“尽快赢得大选加深合作”后,还以为杨秋已经心动,也起身说道:“您是我见过最尽职的总统,请您放心,我一定帮助您在工业上取得更大突破。”

    换做20年前,德国工业能让自己口水,但现在除了化工和某些科技领域外,民国已经能独立走路了。何况自己还有资料机,只要耐心锻炼工业制造能力,等待技术突破就行。但杨秋还是说了声谢谢,然后向顾维钧使个眼色。后者立刻拿出一只小公文包:“阿道夫先生,这是我国希望购买的一些工业和实验室器材,还有500万美元采购支票,希望能获得您的帮助。”

    希特勒皱皱眉,接过来后仔细看了起来。

    “高温高压烧结炉?透光分析仪?。”希特勒不懂技术,但却知道这些东西肯定不需要500万美元,杨秋这样做难道是?希莱姆也看出了蹊跷,立刻向他使个眼色。既然是生意那就不算受贿,何况现在纳粹党也的确急需资金,所以两人很爽快的答应尽快买到这些东西。

    杨秋暗暗一笑,不知道将来希特勒明白这些东西的价值后会是什么表情。不过他也不担心机密泄露,因为这份特殊清单已经分成好几批,多国家多源头采购,比如空气离心机实物和图纸从瑞士转手获得,其它的也已经从美发瑞典等国采购,这份只是边缘设备。何况即使把全部清单拼凑整齐,现在还没人知道它们组合到一起能有什么用。

    虽然杨秋没立刻答应合作,但总算看到了希望,所以希特勒和希莱姆心满意足的走了。等他们离开后顾维钧才走过来问道:“总统,您真要和这个人联手?”

    “和他?”杨秋摇摇头,说不出是丧气还是庆幸的叹口气:“口才好,懂得蛊惑人心,会趋利避害,是个人才。可惜啊,他生在了一片贫瘠的土地上。”

    顾维钧对最后这句很纳闷,拥有完整工业和世界最好工人的德国能算贫瘠吗?但还没等他多问,贝祖贻忽然冲了进来,飞速附在耳旁:“总统,印度得手了。”

    杨秋眼睛一亮……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