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646章 我是总统(上)

第646章 我是总统(上)

    @@@@@

    1930年5月5日,清晨。

    随着中华民国第四任总统就职大典到来,很多国家都派出代表或特使前来观礼,大家都想亲眼看看这个笼罩远东上空近二十年的年轻人上台后,国家政策会不会有较大变动,所以这段时间情报部门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倦怠。还好,这样的日子终于到头了,封闭整整一年的**终于拉开大幕,朱红色的城墙、金色琉璃瓦、汉白玉的石柱和拱桥都被装点一新,布局恢宏尽显泱泱大国之风采。

    虽然民国总统府距离**有段距离,但不妨碍杨秋恢复共和国风貌的决心。从**延展而出,是和后世相同的国家广场,广场对面就是同样巍峨重要的国会大厦。在两个建筑中间点,一块高达数十米的方尖碑用厚厚红布包裹着,底座共分九层,全部使用汉白玉雕刻而成。后世每个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但现在很多受邀观礼的各国代表都指着红布窃窃私语,似乎想搞清楚里面的秘密。

    唯一不同的,是城楼上没有国徽,**前的大道被修改为从国会大厦前横穿而过,金碧辉煌的三朝皇城将彻彻底底成为国家博物馆,再也没有任何政治人物会待在那组高墙深院后面,天子和皇帝这些词汇从此将在中华大地陨落。

    从半夜起,被杨秋点名的邱文彬和王庚就各自率领中央警卫101师和国民警卫队18旅将士将广场四周彻底封闭。只有手持特备通行证的人才可进入,连获准进入观礼的市民都需要接受检查。虽然繁琐严格。但大家都还比较合作,毕竟这是民国最重要的政治事件。可以说全国最重要的人物都在北京。

    “仲恺、侠如。”

    廖仲恺和李烈钧刚走上国会大厦台阶,就听到远处有人喊自己,扭头看去,汪兆铭和蔡元培正在门口招手示意。民党拿到教育部长这个位置已经不是秘密,虽然很多国社党员对这个安排不满,但蔡元培的人品和对待教育的态度。让这些不满很快烟消云散。

    “还想去里面找你们呢。”南洋事件后,胡汉民等人因涉嫌串通莫斯科被捕,民主党主席章士钊被迫辞职。前共和党随着老一辈逐渐去世又找不到能继任之人,所以汪兆铭被大家推选为新任民主党主席。虽然大选以得票不足15%惨败。但他脸上却看不到任何颓丧,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如果换个人还能争一争,但杨秋还是靠边站比较好。

    “和仲恺商量黄河决堤的事情呢。别在这吹风了,一起进去吧。”李烈钧是四人中当之无愧的老大哥,寒暄两句带着三人一起向内走去,一路上不少人都向四位点头,连不少外国代表都亲自走来问好。

    杨秋能大度的让蔡元培接任教育部长出乎民主党上下预料,这也让已经奄奄一息的民主党稍稍焕发了些生机,但四人也知道。后面15年他们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所以大选结束后,汪兆铭立刻在党内大会上很干脆告诫大家绝了心思,一心走下层路线,安安稳稳当好在野党,撇开中央加强对各省议会的监督,争取利用杨秋执政这段时间扩大省市级议会席位。

    这件事他也没瞒杨秋,相反在见面时还全盘托出,没想到反而得到了很高的赞许。

    阳光渐渐升高。大厦内外的人声渐如鼎沸。大家或寒暄,或关注各地民生,似乎总有意无意的避开某个话题,但目光却有总是在不经意间就看向远方。国家广场上挤满了瞪大眼睛首次观看总统就职和阅兵式的普通百姓,国会大厦内外更是冠盖云集,议员、政府官员,各省市代表,学生代表,观礼嘉宾还有那串闪闪发光的将星。记者们为抢个好位子,早早将大厦两旁堵死,只留下中央铺着红地毯的狭窄通道。

    大家都在想,自己会见证怎么样的一个时代开幕式呢?

    黎元洪和胡惟德的专车出现在大厦前,前总统和前总理相继走出轿车的那一刻,闪光灯依然没放过他们,就犹如后世的明星般,缓缓从红地毯上迈步进入大厦,虽然前者表现自如,但细心的人依然能捕捉到那丝离开前的不舍。

    “来了,来了。”

    片刻后,一阵更强的骚动传来。六辆摩托车开道下,一辆加长防弹轿车徐徐驶来,那个19年来似乎永不会弯曲的身影携精心装扮的苗洛,在众目期盼下终于出现在国会大厦前。

    只有总统和元帅才能穿着的黑色将帅服,每个皱褶都被烫的整整齐齐,齐肩而下的两道金色璃龙绣纹庄严高贵,袖口五道烫金金边上,镶嵌着三枚排列整齐的银扣。银色和金色相映成辉,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剑,不敢正视!大家先是安静了一下,片刻后就是猛烈闪成一片的镁光灯。也不知是谁先带头鼓掌,渐渐地掌声连绵成片,声如震雷,而那些前来观礼的将军们,更是无一例外肃然立正举手敬礼。

    无论是临时无果的孙逸仙,还是偷得乾坤的袁世凯,亦或者是15年安稳太平的黎元洪,都无法获得如此高的荣誉和崇敬!没有人是圣人,即使现在,这幢大厦内都有一半人暗暗想过,如果没有他自己是不是有更大宏图?但想法永远是想法,即使再挑剔的人都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位才38岁,身材修长样貌英朗的男人,完成了怎样一段伟大光辉的国家道路!

    军官们不用说了,即使最普通的国防军士兵都已经被刻上烙印。他们从入伍的那天起。就学习他制定的战术,研究他率领将军们打过的每场战役。学习他战略思想,翻阅他编撰的军事书籍。就算那些开口闭口政治。比战场上的敌人更心狠手辣政客们,也无法否认如果没有他,他们现在或许只是某地士绅,或者早已留洋避居,而这个国家土地上还将是洋人横行!在冉冉昌盛的国家地位面前,他的所作所为。值得每个人尊敬!

    这就是杨秋的资本,即使普通人将过去的所有功绩都加在黎元洪头上,那又如何呢?说到底,决定国家未来。掌握话语权的永远不会是草根。只要过了今天,不用刻意做作,就会有无数人将无数以前的功绩翻出,然后一点点加在自己的王冠上,这就是政治!!

    “法国大使韦礼德先生,日本外相币原喜重郎男爵、大使重光葵先生,英国大使兰普森子爵。”杨秋夫妇在顾维钧的介绍下,穿过人群一步步向大会议厅走去,当他的手握住兰普森时,借着拥抱后者不经意的压低声音:“恭喜您总统阁下。非常抱歉现在说这个,但作为大使,我需要知道太古洋行威廉先生和汇丰银行这些机构。”

    杨秋早准备好有人会发难,也借拥抱之际悄悄说道:“他们犯法了!违反了我国金融和国家安全法,作为主权国家,法律不应该被任何人和国家干预,您说对吗?”

    兰普森眼角抽抽,他就知道杨秋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威廉等人,轻轻说道:“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当然,我会考虑的。”杨秋微笑着松开臂膀,两人心照不宣的对个眼神,继续向后面嘉宾走去。

    德国大使陶德曼,印度国大党代表、内志沙特家族代表本阿齐兹等等,直到莫托洛夫和叶戈罗夫两人,握手的时间又长了很多:“感谢两位来参加我的就职典礼,希望中苏两国能尽早解决边患,建立长期友好的外交关系。”

    “总统阁下说得非常好,我也愿意立刻就一些问题和您谈谈。”莫托洛夫长相斯文,仪表堂堂,说起话来节奏非常慢却很清晰。而叶戈罗夫杨秋只是淡淡的看了眼:“谢谢,请带我转告加里宁主席和斯大林先生,有机会的话,我非常愿意访问莫斯科。”

    叶戈罗夫脸色微变,因为杨秋居然把斯大林放在了后面!现在苏联上下谁不知道斯大林才是国家统治者?但他又不敢回话,因为加里宁确实是名义上的苏联最高领导人,至少现在外国在对待苏联进行元首级通信和对话时,依然是先加里宁后斯大林,而杨秋偏偏就是元首级的人物!

    按照外交对等原则,让人挑不出半点刺来!

    杨秋笑笑,继续向后走去。当见到特意赶来的美国国务卿亨利史汀生和大使纳尔逊詹森时,他就客气多了,握住手热情地用英语说道:“感谢您来参加我的就职典礼,请替我向胡佛总统阁下问好,我真是非常希望能早点见到他。”

    史汀生这次也是带任务来的,因为自从得知詹森的电报后,胡佛就仿佛着了魔般,没有一天不想尽早把20亿订单弄到手,当然也想尽早解冻被锁在中国的资金,让他们尽快回国救市。这股情绪也影响到了国务卿,热情的说道:“总统先生也非常希望能点与您会晤,他希望知道您确切的赴美时间,准备亲自迎接您。”

    “实在太客气了,我也很想立刻出发,但您知道我国最近灾害不断,所以过几天我会先去巡视河南灾区,预计要下个月初才能动身。”

    “我应该替中国人民祈祷祝福,能够拥有您这样尽职的总统是所有人的幸运。”史汀生很客气。旁边的詹森却担心杨秋继续拖延,插嘴道:“总统先生,我能冒昧的和您一起去看望灾民吗?我想做些事情,帮助他们。”

    “当然可以,只要不是押送我。”杨秋一眼看穿他怕自己找借口躲开,所以准备亲自督促的小心思,但詹森被看穿后也毫不尴尬,反而爽朗的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接见完嘉宾后,杨秋觉得嘴角都有些抽筋了,等他在顾维钧带领下步入宽敞的议会大厅后,整个人都猛地一顿。

    远远看去,黎元洪已经手握总统权杖,身着同样的一衣服和装扮静静地等在主席台上,旁边,还有主持总统交接仪式的国会议长邓孝可,还有已经挤满整个会议大厅的黑压压人群。

    那一刻,全场寂静……(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